溶於法中 慈悲正念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五日】在十幾年的修煉中,各種心性的干擾,證實法中的神奇事蹟以及同修們整體提高等方方面面,無不從大法中得到了化解,得到了提高,得到了證實。下面我選幾件事說說,意在交流,有不足之處,望同修慈悲指正。

一、突破人念,用修煉人的觀點看問題

我是九六年得法的,我有一老公公,在「七﹒二零」以前就不怎麼認同大法,「七﹒二零」以後又受邪黨電視的毒害,加上我們夫婦倆多次去北京證實法而遭到邪黨的非法關押,非法抄家,勒索錢財等,又被邪黨多次欺騙和威脅,使公公變得更不認同大法,只要誰一提法輪功他就咬牙切齒的罵師父,罵大法。在社會上也給我們造了很多謠,說我們這不好,那不好,甚至到鄉派出所找警察抓我們,警察到我家,他趁我們不在家,把我們的錄音機,大法書,磁帶等都讓邪黨拿走了。

為了讓他認同大法,我們用盡了人的辦法對他好,想辦法讓他生活怎麼舒服。我家經濟不寬裕,但只要他想吃甚麼,哪怕借錢也要給他弄來滿足他,總是處處關心他,照顧他,讓他吃好穿暖,儘量做到無微不至,以為這樣就是在修善,就以為能感化他。但越是那樣,他越說我們看不上他,虐待他。

我們也不斷的給他講真相,也發正念,但就是不管用,講真相他也不聽,白天專人看著不讓我們學法煉功,晚上不讓亮燈,總之是想法阻止我們修煉。

剛開始我們對他很好,後來看他越來越壞,就轉為恨他了,以為他就是舊勢力一夥就是搞破壞來了,於是排斥他,否定他。最後弄的僅僅四口之家,卻分成了兩下,公公單獨過了。師父在《轉法輪》裏講:「佛家講普度眾生這句話的涵義:是把你從常人最苦的狀態中拿到高層次上去,永遠不吃苦了,解脫了,他講的是這個涵義。」「要叫人類甚麼病都沒有了,過的舒舒服服的,叫你當神仙你都不去了。沒有病,又沒有苦,要甚麼有甚麼,這多好,真是神仙世界了。可是你是變的不好了掉到這一步上來的,所以你不會舒服的。」

師父的法點醒了我,原來我是在用人的辦法在做,是對情的執著,愛是情,恨也是情,讓他在人中生活得舒服自在相反還不了業,業力大了就更難得救。而真正的善是使生命得法,得度,解決生命的根本問題,這才是修煉人講的善。

認識到不足,扭轉思想,去掉情,再用修煉人觀點一看,是因為我們沒修好,有情在,而舊勢力操控著常人在做壞事,最後被淘汰,好可憐啦。常人是受害者,是我們要救的人,我怎麼還去恨他呢!於是我們發正念清除操控常人做壞事的因素。再與他講真相,現在講真相也不再是帶著指責、埋怨的情緒講,而是把他當成是被毒害的眾生,心平氣和的慈悲的講。

於是公公也開始變了,真相他也接受了。後來他還走入了修煉。現在他也常常給周圍的人講真相了。突破觀念,用修煉人的觀點看問題,問題就迎刃而解了。

二、有師有法,甚麼都會變成好事

二零零七年底,由於忙於證實大法的工作而忽視了個人學法和修煉,被舊勢力鑽了空子,丈夫同修被一輛大車把腳趾頭壓掉了四個,司機立即打出租車,把丈夫送往醫院。我一看,在這救人的關鍵時刻出現這事,這不就是舊勢力干擾救度眾生嗎?於是立即發正念,同時不停的和丈夫背法,能想起哪段法就背哪段法。

有了大法的力量,丈夫升起了正念。他說,我去醫院不就是承認了舊勢力嗎?我所承擔的救眾生的使命就會被耽誤,那又有多少眾生會失去得救的機會,一個生命被毀,那將是一個大穹被毀,想起(《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中師父說:「我們是連舊勢力的本身的出現、它們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們的存在都不承認。」

於是他毅然決定不去醫院,就走師父安排的路。便叫司機開車把我們送回家,司機看我們不去醫院,又找來村幹部,找來社會上的地痞子,家庭中的親人,三番五次,軟硬兼施的想把他送去醫院。這一切都被我們從大法中升起的正念和大法弟子的善感化了。他們也親眼目睹了大法的神奇。他的腳沒經醫生的任何處理,卻只流了一點點血,也沒腫,也只有一點點的疼。後來司機又給拿來五萬元錢給予補償,也都被我們拒絕了。

在此同時,我們夫婦倆加強學法,發正念,同時向內找。為甚麼出現這麼大的漏,讓邪惡鑽空子迫害。學著師父的講法《走向圓滿》,對照法,查找自己的根本執著。當初因為有病,所以家庭經濟困難,妻子兒女也都過著貧困的日子,自得了法,希望煉功後身體好了,能掙錢過上一個好的日子。抱著這顆心走進了大法。用法一對照,這哪是修煉人標準啦,這不就是執著人世間的美好生活嗎?和師父的法、返本歸真的目標相差太遠了。於是決心去掉執著,提高上來。隨著心性的提高,他的腳也迅速好起來了。

有了大法,舊勢力的破壞不但沒成功,相反卻使大法得到了更好的洪揚,使世人看到了大法的神奇和修大法的人,有許多人紛紛三退和索要真相護身符。

三、手機短信講真相

從週刊裏看到同修用手機發短信講真相,於是也想做,便買了一個手機,讓孩子教我打字,發短信。通過一段時間的實踐,我覺得挺好,於是找到其他同修和他們交流,發展更多的同修都加入到手機講真相的行列中。

剛開始發展很慢,因為有各種人心的障礙。後來我們就找同修學法交流,同時破除他們的障礙,經濟上有困難買不起手機的,我們就買好現成手機,給他們用。有怕心不敢做的,我們就學法從法上交流。打字有困難的,我們就打好現成的內容,存在手機裏,只需按幾個鍵就可以了。

通過我們幾個協調人的共同努力,使我們地區由一個發展到十個,百個,把周邊地區也帶動起來了。甚至有七十多歲的老年同修也加入到手機講真相的行列中來了。他們說:「發材料,遠處我們去不了,現在有了這方便的手機,不用往遠走,就能把真相講到全國各地,還不用擔心有人舉報,這多好。我看手機應該是我們大法弟子人人都有一個,那真相就能達到無處不及了。」

現在有的同修發了幾千多,甚至上萬條了。其中回信中有支持的,有感謝的,有詢問的,當然也有罵人的,最先有收到短信罵人的,也會把同修氣夠嗆,有來電話的,也把同修嚇的把手機都扔到一邊。我們就經常走到一起學法交流,通過學法,從法中認識,修自己的心,用正念看問題。現在無論收到甚麼樣的短信,都能平靜的與其講真相。

剛開始,同修不知怎麼編號碼,只知道幾個親友的號,往下就不知往哪兒發了,我們就告訴他,只要把前三位如130~139固定下來,後面隨便編數字,只要夠十一位一般都有人收到。有針對性的號碼,如營救同修的或公檢法的號碼,我們就給能打字的同修發,方便他們有針對性的編內容,其餘的真相內容是:「自焚」真相、「四﹒二五」真相、《九評》、大法弟子遭迫害的情況,大法在國外的洪傳情況、活摘器官,善惡報應,神韻,三退等,內容多從週刊,週報或真相小冊子裏摘錄,隨時更換,使我們的真相短信內容與正法進程同步,也使真相內容不至於因同一內容發的太多而被邪黨封卡。有能力的教他們群發,沒能力的教他們一個一個發,只要持之以恆,哪怕一天只發十個八個,也不給同修說洩氣話,只是鼓勵他,讓他精進。有的同修卡被封了,不去指責同修心性有問題,而是幫助同修向內找,同時正念加持同修。

由於都在法中修,同修們在一起都能交流自己的心得,同時把好的經驗介紹給對方,同時也在幫助那些還沒參與進來的同修。

四、整體配合 營救同修

前一段時間,我地區有A、B兩同修在大集上講真相被惡警綁架,知道消息的同修立即通知別的同修,你通知他,他通知我。一時間知道消息的,無論是趕集的或是沒趕集在家中忙活的都放下手中的活趕到了派出所,不用協調,不用安排,同修們都在主動的配合營救同修。有直接到派出所找警察講真相的,有找A、B同修談話,提起她們正念的,有在派出所裏發正念的,有在派出所周圍發正念的。一時間,派出所裏裏外外全是大法弟子。

當有同修直接拉A同修,叫她出來時,而A同修沒認識到否定舊勢力,卻主動配合邪惡,說到那裏提高去了。邪惡讓她幹啥她就幹啥。看到此情況,有的同修有些波動,埋怨A同修沒有正念。這時,協調人立即從法理上進行交流:「我們不能看同修的不足,得看同修的長處,同修講真相救人是偉大的,是在做師父讓做的事。即使同修有漏,也有待於她從法中歸正,也不允許舊勢力來迫害,我們不能站在舊勢力那邊去指責同修的不足。迫害她,就是迫害法,我們決不允許。」於是從新調整心態,又形成 了一個強大的正的場。下午2點多,在同修們吃飯時,由於放鬆了正念,A、B兩同修被送往了縣看守所。

兩同修被送走後,我們仍然沒有放鬆營救她們的心。有打電話到縣公安局、鄉派出所、所長以及家屬的,有寫信的,有貼材料的,有同修用尋求救援的方式,把短信發給了我們鄉的各個村幹部,既曝光了邪惡,又震懾了邪惡,當然發正念就更不放鬆了。同時用正念加持同修:「同修到那裏,不是被迫害去了,而是到那裏除惡去了,大法弟子在哪兒,哪兒的邪惡將被滅盡。」時間不長,A、B兩同修回到了家中,又匯入了正法洪流中。

以上是我們近幾年在法中修煉的一些體會。不足之處望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