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老同修講述的修煉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九日】「七•二零」以前,在集體學法煉功的小組裏,我認識了同修A。同修A是一個六十多歲的老太太,她的丈夫和她同時得法,在集體學法、煉功的日子裏,兩位同修都是每天去的最早,六十多歲的人了走起路來兩腳生風,和年齡真是不符,我深感大法的神奇。可是因同修文化較淺,寫作困難,就找我代筆,兩位同修口述,講述她們在修煉方面證實大法、講清真相中的事蹟。

得法前,同修A患有嚴重的腎炎、心臟病、腰椎盤突出、尿頻、嚴重的風濕性關節炎等多種疾病。時常不能下地幹活,有時連飯也做不了,可是不做又不行,全家人還等著吃呢。經常坐著燒火時,就怎麼也起不來了,也只好等著家人回來扶起來。就是這樣,因為自家的「成份高」,邪黨的幹部還要她給隊裏餵豬,還揚言說,如果她餵不好隊裏的豬,年底就扣她工錢,再批鬥她。A在病魔的折磨下、邪黨的欺負下徹底垮了,無法活下去了,想一死了之。望著炕上躺著還小的孩子,淚流滿面。曾三次拿著繩子去死,都被孩子「媽媽」「媽媽」的叫回來了。看著孩子再也沒有勇氣去上吊了。A的丈夫也述說著修煉前的不幸,身體糟透了,多種疾病纏身,嘗盡了世上的苦楚,看透了世態的炎涼。他們經常祈求蒼天:「老天爺啊,救救我們吧,可憐可憐我們吧,這樣的磨難何時才有個頭啊。」

就在他們生死不保,苦苦掙扎的時候,喜得大法。那是九八年三月,鄰村的一個朋友修煉法輪功,找到A的家裏來,介紹了她修煉法輪功後的神奇變化。她對A說:「你相信這個大法吧,只要你不是特意去追求,肯定對你有百利而無一害的。」夫婦倆是抱著試試的心理請來了大法書。在同修的幫助下學會了五套功法,慢慢學、煉起來了。在聽完師父的講法錄像後,奇蹟出現了。以前坐下都起不來的雙腿,竟神奇的好了,走路不疼了,其他幾種疾病也好了許多。丈夫看到妻子的變化,受到了震撼,也積極的學、煉起來了。師父看到了兩位弟子的誠心,多次給清理身體,在一個多月的時間內,多年的疾病都不翼而飛了。由於兩同修的超常變化,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神奇。同修A根據自身的變化給周邊的人和親戚朋友洪法,讓很多有緣人走上了修煉之路。

九九年的五月,在部隊當兵的大兒子,在煙台辦事時,為救落水兒童而去世,當年二十九歲。在全國及部隊表彰了他的先進事蹟。老年喪子,這對同修A的打擊太大了,呆呆的說不出話來,部隊領導害怕老人出事,派專人看護,專車護送。這時同修A突然看到在車的正前方有一個很大的法輪金光閃閃在旋轉著。馬上悟到是師父在幫我,鼓勵我度過這個難關。部隊領導徵求兩位老人的意見,需要甚麼都可以解決。兩位老人說明自己是煉法輪功的,要聽師父的話,處處為別人著想,甚麼都沒要。同修光明磊落的態度,感動了部隊,感動了地方政府,展現了大法弟子的風貌。

正當同修們全心全意投入到大法修煉、幸福的沉浸在師父洪大慈悲的救度中、沐浴在佛光普照中的時候,九九年七二零邪黨利用謊言在全國媒體、公安、政府、軍隊等對大法和大法徒進行了鋪天蓋地的誣陷和迫害。同修A說:雖然當時惶惶不知所措,但自己心裏老守著一念,師父是清白的,大法是正的。自己修煉的身心變化就能說明這一切。

邪惡的迫害在逐步升級,彌天大謊越演越烈。同修A想;不能再等。要讓世人知道法輪大法是正法,是教人向善的高德大法,不能讓惡人這樣誹謗大法。和丈夫約了幾個同修堅決走出來去北京證實法。在去往北京證實法的道路中,也發生了神奇事。警察攔路搜身搜包,同修A心裏求師父:我拿的錢不許惡警看見,不要被他們搜去,留著錢還要去北京證實法呢。果然惡警搜遍了身上和書包也沒看見錢的所在,而同修A的錢就放在書包裏,搜包時同修都看見錢就在包裏平放著,邪警卻看不見。在北京證實法中遭惡警綁架,在派出所裏,同修A給警察講自己修煉大法後的身心變化,大法是教人行善的、做好人的,不是電視說的那樣,那是騙人的。警察明白真相後同修打坐煉功也不管了。被當地警察劫持回後,邪惡的警察惡狠狠的給同修用力砸上手銬,勒的很緊。同修A正念很足,感覺師父就在身邊,心想我不能在這裏受迫害,我要回家,有很多大法事等著我做呢。這時只感覺那手銬軟綿綿的,手腕一點也不疼,低頭看時,手銬已經鬆開了。同修A正念闖出魔窟,順利回家,自己悟到只要信師信法,師父處處都在幫你。

從九九年七二零後,到二零零四年期間,是邪惡迫害大法弟子最瘋狂的年代,同修A懷著對師父的堅信,主動肩負著做資料,自己做還沒有這個條件,就聯繫外地同修把做的資料都放到自己家裏,再發放給能做的同修。但不管怎麼忙,同修A和丈夫都能靜下心來學法煉功,從未間斷過。一天最少學兩講大法,時時以師父的教誨來指導自己,很少受干擾。在同修A的帶動下,很多同修去掉怕心,為證實法走出來。就這樣,同修A很自然的成了很大一片的總協調人。同修A及丈夫就抱著一個理:我們就相信師父,相信大法,堅修大法心不動。「六一零」的一次次迫害都沒成功過。

同修A口述這麼一件事也挺神奇的,她有一個大姑姐,也是滿身是病,最突出的是嚴重的高血壓,做甚麼事都發暈。有一次不小心從平房上摔下來,把腰摔斷了,躺在炕上不能動,大小便都得有人接,痛苦極了。同修想,我一定要告訴她大法,師父一定能救她。她每天在炕邊讀法給她聽,讓她默念「法輪大法好」。奇蹟出現了,三天後,大姑姐能自己起來了,慢慢能下地了,大小便能自理了。同修A教她五套功法,開始修煉起來。來回只有七天時間,摔斷了腰的人,七天後精神煥發自己走著了。丈夫看到後驚呆了,子女們都流淚了,認識她的人看見了都說神奇,法輪大法太神奇了。因為此事,大姑姐的丈夫也得法了,身邊的人受影響也很大,都說大法好。很多有緣人因此而得法。她非常感謝同修A,而同修A說:「不要感謝我,感謝師父吧,是師父救了你!」

大法在同修A身上出現的奇蹟,不但在社會上廣為流傳,最受影響的還是她的下一代。女兒看著爸爸媽媽身心的變化,也跟著修煉起來,走入了證實大法的行列中。尤其在救度世人、面對面講清真相中,同修A緊跟正法進程,師父怎麼說她就怎麼做,嚴格要求自己,遇到問題向內找,每一思一念都用大法來衡量對與錯。在一個暑假二十多天的時間裏,她勸退了五百多人。

同修A對我的幫助也很大。我得法比較晚,九九年正月二十得法,在集體學法的日子還挺精進的,晚上集體學法,早上戶外煉功,從未間斷過。在七二零迫害期間,看不清邪惡的本質,對法理只停留在感性認識上,在邪惡鋪天蓋地的打壓的迫害中,一度消沉、觀望,帶修不修的,不敢站出來為大法遭遇的不公待遇而鳴不平。同修A在一次打坐中,看到我就坐在她的面前,她悟到,是師父點化讓她拉我一把,一定是我不精進落下了。那是在零零年冬天的一個晚上,同修A打聽著找到我家,一看狀態不太好,就講述了自己修煉前後的身心變化,講了師父對眾生的慈悲,大法的美好。我是流著淚聽完的,非常感動,對自己的不精進而感到羞愧。通過那次切磋後,堅定信念,信師信法,走出來在證實法的道路中做著自己應該做的事,兌現著自己的史前大願,在師父的呵護下,跟頭把式的走到今天,感謝師父的慈悲,沒扔下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感謝同修對我的幫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