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正修煉路 跟師父回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九日】我一九九七年得法,在風風雨雨中已修了十一年了。走到今天,同千千萬萬的大法弟子一樣,我在修煉路上無不感受到是師尊的洪大慈悲和無微不至的呵護,使自己一步一步在大法中成長著、成熟著。今天我把自己在修煉中正念正行、信師信法救度眾生的體悟講出來,與大家交流。

只要信師信法,就能排除一切干擾

在近幾年的正法修煉中,舊勢力及邪惡因素對我身體長期干擾。表面反映在喉嚨,舌頭,胸,腰,腿上,干擾了近三年。但我每天仍然堅持做三件事,那真是「百苦一齊降 看其如何活」(《洪吟》〈苦其心志〉)。向內找自己還有很多執著心。「有些學員學大法之後碰到很多魔難,如果你不修煉,那些魔難就會使你走向毀滅。正因為修了大法,這些魔難提前來了雖然受到的壓力很大,對心性的考驗很難過,有時過的關也會很大,可是畢竟這些魔難都要過去,都要結賬,都要買單。」(《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舊勢力強加的堅決不承認,只走師尊安排的修煉路。真像一場激戰,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排除了干擾,堅定的走正了正法修煉的路。

零六年底,邪黨對低收入的居民搞偽善。居委會書記對我說:縣長(現已調走)要幫扶我,要我講幾句感謝邪黨的話,就可以給我安排個固定的工作。我想邪黨迫害我們這麼多年了,要我違心的感謝它,堅決不可能。這是邪靈的干擾。當時沒想好怎麼拒絕只好說考慮考慮。與同修們切磋後的第二天早上我就到居委會對書記說:謝謝你們的「好」意,因我家親戚多,在電視上讓人看到就要笑我窮。現在是笑貧不笑娼,常言說「人窮志硬,煙鍋巴味正」,我不要縣長幫扶。在場的人誰也沒有說甚麼。書記最後說:你骨氣挺硬,我另安排人好了。半個月後她又對我說:國家對失業職工有醫療保險的優惠政策。你辦個保險吧?我悟到自己是走在神路上的人,要你那個保險幹啥。我用平和的語氣說:我身體是健康的,用不著辦醫療保險。正如師尊在《轉法輪》中講:「修煉可是極其艱苦的,非常嚴肅的,你稍微一不注意可能就掉下來,毀於一旦,所以心一定要正。」事後我悟到。只要念正,邪靈因素就干擾不了。

講清真相,救度世人

我每天接觸的都是市場賣貨的、學生,以及熟人。工作是中午、下午學校放學擺攤兒做小生意。每天早上帶上真相幣,先發正念:我是帶著史前的誓約來救度眾生的,一切干擾世人得救的邪靈因素全部解體。只要有救人的心,師父就安排遇到有緣人,我每天可直接講真相二~五人,用出十幾張真相幣。

有幾天我剛擺攤,原單位的一個同事散步招呼我,我想等擺好攤再救你。可擺好後他已經走了,很後悔。向內找,找出是私心,怕個人利益失去了,沒把救人的事放在首位。馬上發了一念,他再來我不做買賣也要先救他,不一會他真的又回來了。我馬上就給他講真相,主要講了共產惡黨在執政後歷次運動中迫害死了八千萬民眾,現在又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修煉人。共產黨不信天,不信神,逆天意而行,現在天要滅中共,只有退出它的一切組織才能保平安。並講了法輪大法在全世界得到廣泛洪傳。他聽後很震驚,但對三退有點猶豫,說要考慮一下再說。我說不用再考慮了,全世界包括中國大陸已退出黨團隊有三千萬(當時的數據),還等啥,我看你也是個善良人才關心你,不需要你付出甚麼,用化名退,不影響你甚麼,天滅中共時你就不是它的一份子了,就平安無事了。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我給他取了個化名,他點頭認了,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

對學生講真相是在買物品時對方多付了錢或丟了錢時,我就以第三者的身份講真相。一個星期六晚上,有個高三學生在我的攤位上買了二十多元錢的物品,付錢時把一張伍拾元的當成十元的付給我,我還他說:「錯了,這是張伍十元的。」他一笑忙從另一口袋裏摸出一張給我,我一看還是伍十的,我笑著說:「你錢真是多,要遇到別人就不一定會還你,我看過法輪功真相資料,上面講人要行善積德。要為別人著想,不是自己的就不能得,法輪功對社會有百利而無一害,在全世界得到廣泛洪傳。電視、報紙上講的都是假的,是欺騙人的,是為迫害法輪功造的假。」他聽後沉默了一會兒,最後說了句:「你好好做生意,不要講這些。」由於學生群體從幼兒園就開始受邪黨的毒害,又很少能接觸到真相,一時很難接受,但我想我的話至少也會消除一些他頭腦中的邪惡因素。

精進實修溶於法中

前些年自己沒有重視學法修心,煉功一直是單盤,直到學了師尊針對單盤問題的講法後,悟到:新學員先單盤可以,但以後還是要雙盤,因為在你圓滿前必須要雙盤。不然上邊的佛看到會笑你的。當時覺的師尊就是對我講的,我一定要雙盤,一定要走向圓滿。這個念一發出,真就雙盤上了。開始只能坐十幾分鐘,但想到師尊在《轉法輪》中講:「有些人盤腿怕疼,拿下來了,不想堅持。有些人盤腿時間稍微長一點,就受不了。把腿一拿下來,白煉。」於是再疼也堅持不拿下來,現在有時還能坐六十五分鐘呢。

七二零以後,集體學法的環境就被破壞了。不過這幾年,同修們又陸陸續續的建立了一些學法小組。同修們在一起,我感受到這個場的純淨、祥和。

每個大法弟子都是大法中的一粒子,一切都是大法造就的,一切也都是為法而來的。人人都是協調人,大法需要甚麼,自己就幹甚麼。一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同化大法的過程。正法如同一台戲,每個大法弟子在戲中扮演甚麼角色,都是在史前就與師尊簽了約的。生生為此生,此生就是為法而來的。為珍惜這千萬年等待的萬古機緣我們要抓緊這瞬間做好三件事,不給未來留下遺憾,建立大法弟子的威德,當陰霾散盡,大法廣傳時,我們都能在內心坦然的說:我做了我該做的。

自己層次有限,不在法上的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