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信大法,師父自有安排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九日】我修煉法輪大法十多年了。七二零以後,在邪惡的瘋狂打壓下,面對單位的強大壓力、社區基層中共黨徒的干擾和全國一言堂媒體對大法和師父的妖魔化宣傳,在那種形勢下,要沒有對師父和大法的堅信,真的會寸步難行。反過來,只要相信師父和大法,正念抵制邪惡的迫害,師父就會幫助我們度過一個個難關。

我親身經歷的兩件事使我終生難忘。

幾年前的一天,我收到師父的講法錄像光碟後就在家裏專心的看起來。從上午十點看到下午四點,直到九講快結束時碟機出了故障,我才不得不關了電視。

剛要做晚飯,門外有人敲門。打開門進來兩個警察,說要看我家的電視機。我順手便指指兒媳婦和孫女睡覺的房間,警察進去了,過了一會甚麼也沒說就退出去了。我看到外面人很多,不知出了甚麼事,便出門問了一位太婆。她說:「有幾家的電視上播放了法輪功老師的講話……」我又回到家,兒媳婦說:「你快把東西收好,有幾個警察進我房間來摸電視機,說不熱就出去了,可能還會回來。」我馬上收好了碟子等物品。果然又有三個警察進兒媳婦的房間,四處觀看,又像在找甚麼,最後甚麼也沒有找到就又走了。在這期間我一直發正念,讓他們甚麼也找不到。就這樣直到晚上六點多鐘,他們也沒有查出結果。後來我發現來的人中不僅有派出所的,還有市公安局的,甚至還有帶著槍來的防暴隊的,連我們單位的領導等一大批人也來了,人和汽車把大院擠的滿滿的。警察三進我家,一直在兒媳婦房間裏找,當然甚麼也沒有找到,因為我是在我的房間裏放的師父的講法。要不是師父保護,怎能有這樣的結果呢!

在去年中秋節前的一天晚上七點左右,我單位一同修來我家跟我說,她剛從外縣出差回來,今天就有位好心人告訴她,說明天單位夥同市六一零要把她送去洗腦班四十天。我們認為絕不能配合邪惡,得想法離開。但又談何容易?我讓她先住我家。誰知也是小弟子的小孫女嚇的哭了,說:「奶奶,阿姨住家裏,要爸爸媽媽看到了怎麼辦啊?」我告訴她別哭,我們一起發正念不讓任何人發現。我們幾個同修堅信師父和大法,共同發正念鏟除企圖迫害同修的一切邪惡因素,並把這位同修安排好住在我家。

果然第二天從單位、街道辦和市六一零來了一幫人四處找她。

同修在我家住了兩天。我家的冰箱就立在我的床頭邊。這兩天內我兒子多次到冰箱取東西竟都沒看到床上多了一個人。兒媳更是啥也不知。就這樣,在警察的眼皮下我們又順利的把同修送走了。

返回家我哭了。這一切全是師父的呵護和安排啊。在當天煉靜功時我看到天上有五個銀白色的大字「偉大的生命」,還有一條大道直通天門,也是銀色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