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師尊走到法正人間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五月七日】我是九八年有幸得法。得法前我體弱多病,因在月子裏得了肺炎,從此一年到頭感冒咳嗽,吊瓶常年掛。得法後,師父給我淨化了身體。從此我再也沒有感冒,其它病也一掃而光。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面對鋪天蓋地的邪惡迫害,我抱著一顆感恩師父的感性認識,和同修一起去市裏證實法。回來後遭到各級組織和親友的指責、謾罵。我唯有一顆信師、信法、堅定的心,把我的身心變化講給他們聽。由於法學的太少,也不懂修心性,有時人家問我問題也回答不上來;有時候還和人家吵起來了。講不過人家很難受,知道是法沒學透,我就下決心,學好法。

「七﹒二零」後,集體學法的環境沒有了,我就一個人在家學法煉功。當時我捧著《轉法輪》,淚流滿面的對師父說:師父啊!我的命是您給的,我下決心跟您修煉到底!我每天晚上學法煉功,從沒間斷。通過靜心學法,師父把法理也顯現給我了,使我明白了許多法理。

從九九年「七﹒二零」開始,我面對面講真相直到今天。我是個個體戶,服務行業,白天上班就和人們講大法的美好、我身心的變化,常人提的問題,漸漸的我也能回答上來了。有時回家心想:今天常人問的問題怎麼回答的這麼好?突然在心裏打出一句法:修在自己,功在師父。我的心裏對師父和大法更加信了。現在我們村裏從村幹部到村民幾乎都明白真相,大部份都作了三退。

通過學法我認識到,光講還不行。常人還講一句話,言教不如身教。師父告訴我們要做一個好人中的好人。我就下決心嚴格要求自己去做一個好人,讓人們看到大法的美好。我的店前是公共場所,有時早點去打掃衛生。特別是冬天下大雪。九年來我一直堅持掃雪。後來同修們也都出來掃。過路人都知道我們是大法弟子,走到我們面前都喊一聲:「法輪大法好!」還有的回家跟家人講:「你看人家學大法的真了不起,黨員沒一個出來掃的。」

二零零三年春天,我和同修們成立了學法小組,每天晚上學一講法,再煉功。同修們雖然都是六十多歲的人了,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一個也不缺席,包括大年晚上,風雨不誤。大家從法中漸漸都提高上來了,都能識破魔難的假相,利用來向內找自己,整體提高。同修們也敢於面對面的講真相。有時候舊勢力也利用家人的這事那事干擾我們去學法小組,可是同修們都能做到破迷,放下情按時學法。

二零零七年,當地邪黨惡警綁架三名大法弟子,資料點被破壞,損失很大。我們小組五位同修堅持發正念,調整好自己的心態,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當時街道通知第二天來帶我(因同修供出我),我的心裏很平靜:它們說了不算,我有偉大的師尊在保護,你們誰也不敢動!我放下自我,開始做我該做的。我在小店裏學好法,發好正念,等著救人。不管誰來,他來幹甚麼,包括警察,我都要救,因為這是我的責任。我們學法小組一天也沒停。同修們學法、發正念,不給舊勢力機會,使它立即解體。就這樣,在偉大師尊保護下,我化險為夷。

因為當時有的同修認為公安不抓我是放長線釣大魚,一時間沒有同修敢來接觸我。我看不到《明慧週刊》(山村偏僻),很痛苦,就把以前的《明慧週刊》拿出來看,同樣得到啟發。突然有一天我給師父敬香時想,為何不求師父呢?我眼含熱淚,雙手合十,把心裏的話告訴了師父。結果當天師父就安排了同修送來了《明慧週刊》。當時我泣不成聲,師尊啊!您無所不能,弟子怎麼就沒早一點想到求師父呢?!

在家庭中也要注意修自己,把自己當成修煉人,一言一行都很重要,因為我們自身要證實法,去救家人的。我從「七﹒二零」到現在基本不看電視。兒子高一期末得大法,當時的學習成績是十幾名,到高三就是學校前十名。高三時,有一次老師把他排最後一排座位上,中間坐著許多差生,上課吵鬧,老師講課聽不清,兒子來電話想讓我找老師調位,我告訴他,你是修煉人,不要和常人一樣去爭去鬥,都想有個好座位,那後排誰來坐?師父說「你們今後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別人,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精進要旨》〈佛性無漏〉)。你要聽師父的話替別人著想,你不就是個覺者嗎?修煉的目標是甚麼?不就是覺者嗎?孩子說:媽,我明白了。並且說下星期摸底考試,這次我可能考不好。我告訴他:考好考不好並不重要,重視你的修煉過程很重要,當你放下那顆執著的心時,柳暗花明又一村,師父會給你最好的。考完試後,孩子電話告訴我他的考試成績是從來沒有過的好,全校第二名。我告訴他這是師父鼓勵你,給你的好成績。孩子高考前一直堅持每天晚自習拿出一定時間學法,結果考上國家重點大學。在大學裏一直狀態很好。

我的丈夫是常人,沒文化,雖不修煉,但是看到了我的身心變化,他從心裏服了,也為大法做了許多。過去他是個賭鬼,沒白沒黑的賭。現在已變成另外一個人,七年沒打麻將賭錢了。改邪歸正過日子,支持我證實法。

我的小店在車站旁,農村過大年時都貼對聯,小店的對聯好幾年都是我自己編寫的。上聯:做好人天天得福報。下聯:行善事歲歲保平安。橫批:真善忍好。來往行人都說這對聯寫的太好了,村民大部份都明真相都愛看。可是鎮公安警察看到後來找我,我就用平和的心態跟他們講真相,告訴他們世界都需要真善忍,不愛真善忍的能是好人嗎?他們也無話可說。以後經過多次講真相,也就不來干擾了。同修們說:以後過大年我們也貼這樣的對聯。

我文化水平低,也從來沒寫過文章。多次想把我在大法中得到的一切告訴大家,有多少次沒寫成。看了《明慧週刊》三五二期,同修文章令我感動的落淚。有師父的幫助還有做不成的事嗎?放下自我,站在法上,為了最後更好的救度眾生,我下決心寫,結果一氣呵成,使我去了不少人心和執著,更有了精進的決心。請偉大的師尊放心!弟子決不辜負您的期望,跟著您一直向前走直到法正人間!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