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的慈悲呵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五月五日】我是九九年三月得法的。修煉不到一個月,高血壓、冠心病這二十多年的頑疾不治自癒。一身輕,心裏真是高興極了。整個身心發生了變化,覺得自己年輕了,知道了人生的真諦。就在這時邪黨開始鎮壓了,真好像有人把我這個熱乎乎的身體從頭到腳澆了一桶冷水。由於學法時間短,沒有真正明白法理,而對邪惡的鎮壓,就用邪黨的手法耍了一個小把戲。心想:這個法就是好,我就是要學,別看我表面上、嘴上說不學了,但我就是要偷偷的學。沒有用自己的實際行動去證實大法,沒敢堂堂正正的說句公道話。沒有做到「真」。

九九年七二零以後,戶外的集體煉功點取消了,學法小組的門也關上了。自己感到非常的苦悶,就像沒娘的孩子心裏沒著落。就在這時,同修來到我家,提醒我、幫助我,讓我認清法理。明白了,認為法好,那就應該堅定的、堂堂正正的修下去,而且應該說明真相,還大法一個清白。我終於明白怎樣做了。當時自己好像又看到了希望,暗下決心,無論發生甚麼事情,自己都要堅定的學煉大法,甚麼也別想阻擋我。

每前進一步都離不開師父的慈悲呵護

二零零四年五月二十六日,我離開家,到瀋陽給大兒子看孩子。當時自己的思想鬥爭非常激烈,怕離開家鄉這個環境,被同修落下。正當自己犯愁、不知所措的時候,忽然自己就不由自主的背出「修煉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 萬事無執著 腳下路自通」師父在《洪吟二》〈無阻〉的這首詩。慈悲的師父點出了我怕落下的執著心,不願到兒子家那個複雜、艱苦的環境去魔掉這顆為私為我的心。明白了,就下決心去,再苦再難,也要堅定的修下去。

在大兒子家看孩子時,家務活多、累,我看孩子,兒子、媳婦去上班,買菜、做飯、搞衛生,這些繁重的家務就落在老伴身上。老伴一反常態,動不動就拿我出氣,大罵是常事,就連說夢話都在罵我,有時還想動手打。這些都是當著兒子、媳婦的面;當時覺得很委屈,心想:這也不怨我,累了拿我出氣,我跟誰說去?有時想到離婚,真是含淚而忍。其實都是為了提高我的心性出現的。

由於當時沒悟到,這種局面持續了一年,自己覺得非常的苦、委屈。後來把自己的這種情況跟同修交流,慈悲的師父借同修的口點化我,使我明白了師父在《轉法輪》裏說的「走在馬路上,誰踢我一腳,也沒人認識我,這我能做到忍。我說這還不夠,將來說不定就在你最怕丟面子的人面前,叫人給你兩個嘴巴子,讓你丟了醜了,你怎麼去對待這個問題,看你能不能忍。你能忍的住,但心裏放不下,這也不行。」這段法理。我感到委屈,又覺的在兒媳面前讓我丟了面子,就心裏放不下,老伴才表現出那個反常的狀態呀。這是為了提高我的心性,讓我過去這一關。認識到後,馬上發生了變化,老伴對我不罵了,還非常關心,也支持我做大法的事了。

在瀋陽二年多的時間裏,同修怕我落下,有新經文,就想辦法送給我。每半年我回來一次,同修在百忙中,都要見上我一面,及時跟我切磋,給我《明慧》《正見》週刊看,還給我《九評》及一些資料,這才使我始終沒有離開大法,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跌跌撞撞的走到了今天。

師父慈悲不落下一個弟子

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兒子讓我去加拿大給他看孩子,當時自己真是無可奈何呀,用常人的理看,給大兒子看了,不給二兒子看,說不過去。結果簽證沒簽上,加拿大就去不成了。可是大兒子的孩子不送托兒所,說三週歲以後再送,我還是回不去。

師父又在夢中點化我,說我抱著一個小孩,從很高很高處往下溜,溜到半路,看到下面有一個肥頭大耳、非常可愛的小狗,心想:一會溜到你那,我再抱你。醒後自己悟到,看這兩年孩子,離開了集體學法,離開了同修,即使三件事也在做,但已經是不進則退了。如果再去加拿大看孩子(老二的孩子屬狗),那就是一溜到底了。當時馬上發出一念,我要回家鄉,修大法救人去。

這之後,我的腿忽然不能動了,三天三夜,左腿九十度彎不能動一點,經醫院照相拍片檢查有三塊骨頭渣兒掉下來了,醫學上叫做「游離鼠片」只有做手術取出才行。就這樣,哪個兒子也不敢叫我看孩子了,「趕緊回家治病吧」(兒子說)。我這個拖拖拉拉的弟子,師父也在良苦用心的慈悲呵護著,我該回家了。

回到家,自己並沒有悟到,這是演化的病態,師父看我悟不到,借同修的嘴點醒了我。記得當時同修聽到消息後,馬上來我家,看我拖著一條走路吃力的腿,還想到醫院去手術,就著急的說,一個大法弟子已經是金剛不壞之體了,骨頭怎麼能掉渣哪,就是不讓你看孩子,你該回來了。

自己馬上悟到了,這不是假相嗎?下定決心不做手術。拖著吃力的腿,每走一步都非常的痛,那也不耽誤集體學法。一週不到,這腿神奇般的好了,走路不拖拉,也不痛了,手術當然也不做了。

這一下,老伴又一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並又主動捐二百元給大法資料點救人。從此,家裏的修煉環境更好了,我每天都出去講真相、勸三退,堅持三件事天天做。但比起身邊的同修還是差的很遠,但為了證實大法,還是寫出來了,願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