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做好三件事同時 修好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五月三日】慈悲偉大的師尊多次講法中要求我們做好「三件事」,這是我們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史前洪願。我們在做「三件事」中,實修自己,修去各種常人心,不像常人一樣做事。

幾年來,「三件事」我一直在做,但不夠精進。特別是前段時間,學法和煉靜功、十二點發正念時都會發睏,精神老是集中不起來,甚至打瞌睡。我想到這不符合修煉人的標準,不是自己在修煉,是魔在干擾,同修也提醒過我。是甚麼心給魔鑽了空子呢?之後我認真向內找,發現自己有一種追求形式的心,不講效果,每天要求自己學法、煉功各二小時和按時發正念,可是自己學的怎樣、煉的怎樣、發正念的效果怎樣,從來沒有注重過。找到了嚴重阻礙我修煉的人心,並決心改變這種不好的狀態。

由於我有了正念,師尊就加持我,學法時很清醒,是用心在學,是自己真正在學法,很快就清除了睡魔。我煉功也由原來早上煉動功、晚上煉靜功改為全球大法弟子集體煉功時間煉完五套功法。自己是用心在煉,清醒的在煉功,感到在這段集體煉功時間煉功,能量特別強。我除了四個整點時間發正念外,其它整點時間有空也發正念。發正念時感到全身發熱,能量強,很清醒,糾正了自己不正確的手勢。有一次我在煉靜功時,剛要打瞌睡,就感到有隻手輕輕的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我馬上振作起來。早上六點發正念的時間快到了,還不知道醒,就感到腳趾被彈了一下,我立即起來發正念。我知道是師尊在管我,師尊每時每刻都在看著我們,為弟子操勞。

我每天都按時起來發正念,靜心學法,救度眾生,心裏默默對師父說:「師父啊,弟子一定要精進,不辜負您的苦度!」前年國殤日,邪黨組織直屬機關單位和部份學校二、三千人在廣場升血旗,單位再三要我去參加。我想,我去是證實法的,我要去發正念,請師父加持我,不讓血旗升起來,幾個扛旗的士兵想把血旗拉起,怎拉也拉不起來,大家起哄了,有的在罵邪黨貪官。這時,我生起了歡喜心,當旗升到了旗桿約一半高時。我馬上調整心態,發正念,旗又停住了。約過了五分鐘,我發正念結束,旗升到離旗桿頂端二、三米處再也升不上去了,升旗儀式就草草結束了。我知道是師父在鼓勵我們,無論我們感覺到或感覺不到,只要用心發正念,都是威力無比的,用師父給我們的神通,都能把另外空間邪惡生命因素清除乾淨。

我時時記住師父的教誨,有機會就和眾生講真相,按師父講的做。我開始講真相時也有怕心,可師父在法中說過「你們已經知道相生相剋的法理,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講真相救度眾生,舊勢力是不敢反對的,關鍵是做事時的心態別叫其鑽空子」(《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頓法會講法〉)。我記住師父的話,在講真相中擺正心態,漸漸的去掉了怕心,慢慢的學會如何理智的面對眾生講真相。現在我能做到坦然面對眾生講真相勸三退。遇到不肯三退的,也請對方記住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得福報,一般人都容易接受。也有極個別有怕心的人聽到「法輪功」就叫我快走、別講,我知道這是在考驗我是否還有怕心,給我去掉怕心的好機會。有一次我碰到這樣的人,我就平靜的對她說:「請不要相信中共對法輪功的造謠宣傳,法輪功是正法,是修煉『真、善、忍』的,相信法輪大法好,您會平安得福報的」。於是,她的語氣緩和了許多說:「平安得福就好」。

我用錢幣寫真相已二年了,都很安全,只要自己心態正,沒怕心,對方一般不看就收下,有個別看的,只是說:「怎麼寫有字的?」我說:「上面寫的是甚麼呀?」有的看了不出聲,有的照念,這時我說:「這不是好事嗎,念『法輪大法好』有福報,去哪找這便宜呀!」對方不作聲就收下了。還有向親朋好友講真相勸三退的,有容易明白的,有難接受的。我有個弟弟就很難講通,一談到法輪功和三退,他就吵起來。我耐心的和他講了,法輪功沒有錯,是被迫害的;沒有共產黨的社會,人家過的更好。可他就是聽不進去。我知道他受邪黨宣傳毒害太深了,被邪惡因素控制了,經常發正念清除他背後的邪惡因素。我記住師父說的「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不放棄救他的念頭,幾次從八十多公里外回老家去,苦口婆心的和他說,終於在第六次勸退時,他同意退出邪黨團隊組織了,我為他能有個美好的未來而高興。現在我的家人全都得救了。

講真相救度眾生,每個同修面對的世人、環境都不同,師父安排的修煉道路也不同。我和同事講真相時是理智的講,有機會時就講。談到三退時,有的同事就像聽不見或扯到其它的話題,我知道他們受邪黨文化毒害的太深了,我不急、不害怕,發正念清除他們背後的邪惡因素,有機會再和他們講真相勸三退。有時節日放假或我休公休假、出外辦事時,領導就說:「如果遠行,要報告辦公室」。我知道是邪黨要他說的,誰也沒把這話放在心上。這是我講真相的機會,我說:「不要苛待法輪功,八十年代,誰遠行都要報告,現在只對煉法輪功的說要報告,法輪功是修煉『真、善、忍』的,全世界都煉法輪功,台灣從小學到大學都煉法輪功,就中共不讓人煉法輪功」。

我是在單位上班的,平時同事之間勾心鬥角、為名為利爭鬥,我時時按照大法弟子標準要求自己,同化真、善、忍,放淡名利心。在單位裏,一些正常工作,但別人不願幹,自己就主動多幹一些。對本職業務技術工作,做到盡職盡責,近二、三年來,我在省級雜誌、報刊上發表了八篇學術論文,得到同行的好評。我本來早有資格申報高級職稱的,因參與的項目獎被沒有參與的人暗地裏拿去了,所以沒有獎狀不能申報。同事都感到不平。一位退休老同事到我辦公室對我說:「你學歷高、資格老、文章好,工作做了那麼多,而獎給那個不做工的年輕仔,他得高工,有甚麼本事,現在社會就這麼黑暗,你怎麼不去找領導論理啊!」我說我學了法輪功,明白了許多道理,這些名利的東西我不和他爭,該是我的以後我一定會得。他說:「你真能忍,要是我,早和他吵翻天了!」我暫時在物質利益上是失去了一點,但道德已升上來了一點,常人中各種不好的心不就是這樣一點點修去的嗎?

我明白,我身邊發生的一切事情都不是偶然的,如果心態很正,把大法放在第一位,就能處理的好,把它變成修煉提高的因素、變成好事。一切都在師父掌握之中呢!同修們,讓我們更加珍惜這寶貴的時光,用心去做好「三件事」,修好自己,跟師父回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