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殘疾人的修煉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五月五日】我是有點殘疾的人,我老伴活著的時候說我只有公雞大個勁,可現在我快到七十歲了,反而比年輕時還有勁,二三十斤重的東西我都拿起來了。真、善、忍裝在我的心裏了,修煉大法是我最大的幸福啊!

一九九四年七月的一天兒子給我帶回來一本書,我一看書皮上寫的《轉法輪》,我從來沒聽說過這本書的名字,但是我一看就放不下了,一氣看完後,我自己心裏想這是一本寶書,我非常高興,非常願意看,只可惜沒有給我老伴念,只知道自己看。從一九九四年到現在我一天也沒離開過這本書。

在修煉以前,身體就覺的這不對勁、那兒不舒服了,甚麼肌腱炎、肩周炎、後背疼、便血,走路還需要拄棍,可是修煉一段時間以後,這些病都不治而癒了。自從修煉法輪功以來,十四年了沒花一分錢醫藥費。以前我愛生氣,生悶氣,誰說一點,心裏就難受,想不開事,現在我覺的自己心的容量大了,遇甚麼不對自己想法的事不生氣了,而且遇事首先為別人著想,寬待別人,善待別人。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我在瀋陽,和煉功點的同修早三點去了市政府門前靜坐,大道兩邊坐滿了人,時間不長來了許多警車,把人們往車上攆,上車以後把我們送到遼寧體育館。我到體育館時,那裏的人已經很多了,讓我們到看台上坐著,這時我看到人們的情緒都很好。七月下旬應該太陽很灼人的,可是今天的太陽好像被一層薄薄的淡青色的紗遮擋著,覺的很舒服。大家剛坐好,過來一個男同修,光著兩隻腳,臉上太陽穴上還掉了一塊皮,但還樂呵呵的,這時看台上鐵絲網外面有人往裏送麵包,餅乾,水,不一會兒又送進來一雙男式新拖鞋,不用問,這肯定是瀋陽的同修送來的。下午一點多鐘讓我們上汽車,要給我們送新民縣,滿滿的六大客車,我們走時,外面有許多人鼓掌送我們,我們也很激動,覺的我們做了我們應該做的。

二零零零年十月初我準備去北京,在火車站被抓送回當地派出所,帶的八百塊錢也被收走了,第二天給我送到龍山勞教所迫害。勞教所裏非法關押有一百多名女同修,三十多名男同修,和同修在一起就好,同修對我特別好,我們住在二樓,每天下樓三次吃飯,樓梯特別陡,都是兩名同修攙著我上下樓,還幫我洗衣服,處處關心我。同修是世上最親的人。

修煉法輪大法的人是多麼好啊,我們被關押的一百多名同修中,有修鞋的,有家庭婦女,有工人,有農民,有大學生,還有大學教師,這些人太好了。不說別的,就單單收拾衛生這件事,若是常人還得輪著幹,而我們同修都是一聲不吱的搶著幹,把房間廁所打掃的乾乾淨淨,同修之間互相幫助就不用說了。在食堂吃完飯也收拾的乾乾淨淨,根本不用別人說一點,他們是自動把一切做好,他們在哪裏都會是這樣。這樣的人多了,世界會變的多美好。

我被非法關押在勞動教養院八十天,勒索伙食費五千多元。我兒子因為我被抓,著急上火,滿嘴起了大泡。我小妹第二天就來看我,坐了三個小時公交車,到了教養院他們不讓見我,哭著回去了。零零年十二月二十日我保外就醫,回到了家。

到家後,又是同修來幫助我,有時一起煉功,經常一起學法,還幫助我收拾房間,尤其一年輕女同修懷孕已經九個月馬上要分娩了,每天還要做三件事,還幫助我收拾屋子,廁所牆都擦的乾乾淨淨,我真是感動。

零八年四月初的一天晚上我又被派出所綁架了,問我資料哪來的,我不告訴他們,還給他們講真相,有一個警察有點咳嗽,我讓他心裏默念「大法好真、善、忍好」,他點頭同意,我還給他一個護身符。

我和精進的同修比差的太遠,盡最大力量吧。我修的不好,寫的也不行,只希望得到同修們的慈悲指正。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