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些修煉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五月十四日】我是九七年元旦得法的大法弟子,沒有親身見過師父,這是至今為止我最大的遺憾。回想起九七年元旦得法的情景,真是動心,當時看了我嫂子從外地帶來的師尊濟南講法錄像,看完晚上就發高燒,像重感冒一樣,我嫂子說:看師父錄像師父要給清理身體。我妹妹給我買回家的返程火車票還要兩天就到期了,我卻神奇般的好了,我覺的真神了,我特高興,師父管我了。從這一天起我就走上了修煉的路。

修煉前的腦心疼的病、肺結核、坐骨神經痛、胃痛等病,隨著我修煉都不翼而飛,師父給我清理身體有時會有感覺,例如:有一次我在床上打坐,屋裏無人,突然感到有人一下子從我頭上摘下去一個緊箍在頭上的帽子(當時並沒戴帽子),速度快極了,我本能的想回頭看一看,不對呀,我馬上想到這是師父在為我清理身體,我意識到:我的腦心病從此不會再折磨我了。當時我心裏說:謝謝師父,謝謝師父為我做的一切。這樣的例子太多了。

九九年「七﹒二零」邪黨迫害開始,法輪功受到邪黨誣陷,陷害和攻擊,師父為救度眾生洪傳大法受到誣陷,我心裏非常沉重。我為了堅持修煉,講清真相,受到邪黨的瘋狂迫害,兩個孩子全下崗,丈夫(也修煉)下崗,我和兒(也修煉)被抓進了拘留所,丈夫隨即也被抓了進去。當時壓力很大,不知真相的常人指指點點,惡語相加。在公安局人的威逼下,寫了不該寫的東西,當時也想應付應付,現在認識到這是邪悟。我們是在做好人,更好的人。我們沒有錯,是邪黨誣陷法輪功。過後知道錯了,覺的對不起師父,大哭一場。後來馬上上網聲明:我所有寫的不該寫的東西全部作廢。我就走師父安排的路,今生今世就走師父安排的這一條路。我照常講真相,勸三退救人,發真相資料,建家庭資料點,做好三件事。一路磕磕絆絆的跌倒了爬起來緊緊的拉著師尊的手一直走到今天。

風風雨雨至今走過了十年,回顧起來不免有點辛酸,最多的是慶幸,最多的是感激。辛酸的是覺的修煉真不容易,經歷了不少魔難。可是我又覺得我的這點魔難和自己將要達到的目標相比又算得了甚麼。辛酸的是這麼好的法常人不理解,師父為救度眾生洪傳大法受到誣陷,心裏非常沉重。慶幸的是自己一直堅信大法,堅信師父,從未產生過動搖。

每次過心性關的時候,我就想到師父講的法:「我們作為一個真正的煉功人,應該在很高層次上看問題,不能用常人的觀點去看問題。」(《轉法輪》)所以我能想到看到事物的本質,常人的一切都不放在眼裏,不放在心上,這些東西離我們要的太遠太遠,我們要得到層次的提高,最後達到功成圓滿。這樣一想也就過去了,但有時也覺得委屈,甚至流淚。用法來衡量,我認識到這樣的忍是常人的忍,應該按照修煉人的忍去做,應該不覺得委屈,佛、道、神他們會為失去常人中的東西而委屈流淚嗎!我就要像他們一樣。這樣關就很快過去了,在家庭環境,社會環境裏,都能處理好這些關係,又不違反常人狀態。

每當過好心性關的時候,晚上夢見自己在天上飛,看到雲彩像白玉雕刻的一樣美,看到月亮那麼大……。我想這是師父在鼓勵我,我要更加精進。在修煉這條路上沒有師尊的呵護我根本走不到今天,師父為我們做的太多太多了,千言萬語彙成一句話,謝謝師父!

我要正念正行,做好三件事,兌現史前大願,助師正法,救度更多的眾生。有不對之處,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