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時刻離不開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五月十日】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兩名警察來到我家,問我是否學法輪功,是否知道街上有發資料的事,我如實回答了。我想,既然你們來了,我就要告訴你們大法如何好,我是如何受益的。可是沒說幾句,他們就要我到派出所去說,說是要把我說的話記錄下來。當時我還很高興,就配合著跟著去了。誰知這一去就不讓我回來了,隨後還抄了我的家,拿走了所有的大法書和真相資料,審了我一天一夜後把我關進了看守所。

路走的對與錯 衡量的標準只有法

我的家庭和千萬個同修的家庭一樣,如同天塌下來了,孩子哭、丈夫鬧,平時最疼愛我的公公,此時見我拒絕說『不煉』二字,也軟硬兼施,破口大罵,在打了我兩個耳光之後,跪在我的面前苦苦哀求。我理解他們的心,望著雙方老人花白的頭髮及在場所有痛楚期待的眼神。我只能流著淚說:爸、媽我沒有錯,我不能昧著良心說假話,大法是好的。因此我成了看守所大喇叭批評的「無人性」的重點人物,從而勞教三年。當時我把這當成了考驗,雖然也覺的不太對勁,但悟性差,不知錯在哪裏,師父夢裏點化也悟不明白,此時每天只能靠背法來堅定自己。

在勞教所裏,肉體上又經歷了殘酷的折磨,這一切雖沒有動搖我對大法的信念,但繁重的人心和法理的不清,最終使我走了一段彎路。但我深知,修煉是嚴肅的,大法已在我生命的深處紮下了根,修煉路上的每一步走的對與錯,唯一的衡量標準就是法。所以回來後不久,在同修的幫助下,我通讀了幾遍以前從未看過的七.二0以後師父所有的講法。我一下子全明白了:甚麼是舊勢力、甚麼是正念、甚麼是否定舊勢力的安排、甚麼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的責任是甚麼……。以前,學《轉法輪》「悟」這段法時,怎麼也看不明白,就問問同修甚麼是悟,此時我理解到:那就是在多學法的基礎上,在真正遇到問題與魔難時,你的信師信法成度!羞愧與喜悅的淚水奪眶而出。

在法中提高,心性在講真相中昇華

「溶於法中」,「正念正行」,「講清真相」,「救度眾生」,我把這四句話用白板筆寫在紙上,粘在床頭,用來督促我不斷的精進,既然知道了自己的責任與使命那就去做。

講真相首先從自己的親人做起。開始丈夫雖然干擾,但通過發正念和不斷的講真相,他改變了態度,但對我出去學法和發資料仍百般的阻撓,甚至提出要和我離婚。此時我冷靜的向內找,發現自己那顆怕傷害的心,把他當成丈夫,沒有把他當成眾生對待,而且還陷在其中默認這一切。分清這不是他本性要做的,這也是舊勢力的安排,堅決否定這一切,不承認這一切,我做的是全宇宙最正的事,誰也不配干擾。至於離婚,那他就更說了不算。觀念一變,念一堅定,甚麼都變了,他再也不反對了,而且從來不會做家務的他現在卻承擔一半的家務。

對公婆講真相,他們一聽就暴跳如雷,撕毀了所有的真相資料和《九評》,又哭又鬧,大罵八輩祖宗,甚至打電話威脅我的父母,把我們都告進去。我心目中那兩個笑容可掬、善良老人的形像頓失無形,怎麼講也不行,而且還口口聲聲告訴我:他們就是我修煉路上的魔。我清楚這是他們背後的舊勢力的邪惡操控說出來的、做出來的。而且師父在《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中還告訴我們:「不是在它們造成的魔難中去修煉,是在不承認它們中走好自己的路,連消除它們本身的魔難表現也不承認。」

從那以後我的心態比較穩了。每天對著他們發正念,清除他們背後操控他們的那些邪惡的因素,而且不論他們怎麼表現我都不動心。如此幾天還是不見效果,每天我回家時老倆口都躺在床上,婆婆呻吟著、有心臟病的公公痛苦的手摸著脈雙眼緊閉著,都不跟我說話,飯也不吃。我的人心起來了,雖然不承認這一切,可是他們怎麼老這樣?人心一動,正念就不足了,怨恨心、委屈心,甚至想遠離他們再也不回家了,不管他們了等等人心都出來了,知道不對可就是過不去了,看書也靜不下來。

晚上去了姐姐家切磋,也沒弄明白,連夜趕了回來。心想,修煉道路誰也代替不了,依賴別人怎麼行,法不就在那擺著呢!師父講了「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我求師父點悟,我也堅信法一定能點悟我。我靜下心來通讀大法,當讀到「在修煉界有這麼一句話,叫作『修在自己,功在師父』。可有的人講安鼎設爐,採藥煉丹,意念活動,他覺的很重要。我告訴你,一點也不重要,你想多了就是執著心。你想重了,你不就是執著追求了嗎?修在自己,功在師父,你有這個願望就可以了。而真正做這件事情,是師父給做的,你根本就做不了。」(《轉法輪》)大法的內涵再一次展現給了我,同時師父又把《洪吟二》中的《去執》、《無阻》的內涵打入我腦中,我一下知道了我誤在了甚麼地方:人情還有、太看重他們的表現和結果了,找到了,壓在心中的物質瞬間就解體了,悟到了,放下了,事情的結果馬上就變了。

第二天一大早,公公來到了我家,向我賠禮道歉,過程中再次跪下來求我放棄修煉。我沒有動心,善待他人的一面,不停的發正念,講真相。臨走時公公對我說了這樣一句話:「共產黨迫害你,我們也迫害你,你修的也不易啊!」每每想起這句話,我的心都會為這些善良的生命而酸楚。

緊跟正法進程 跟師父回家

我的工作接觸的人比較多,我把學法煉功、發正念、講真相這三件事當成像學生完成作業一樣認真對待──學生就得完成老師布置的作業,我珍惜每一個來到我身邊的客戶,我知道那是一種緣份,更是神要我救度的那一方眾生。所以每天要見的人,我就把他們的家作為我講真相的地方,不論路途多遠,我都會去見他們,為的是了解那地方的情況,是否是真相空白區以及那裏的人對大法的態度等等。我的包內隨時都帶著真相資料和彩筆,在拜訪客戶的同過程中走哪發哪,能寫的地方就寫,人多的地方就發正念解體他們背後干擾他們明白大法真相的邪惡因素。

對於拿到的真相資料,我每份都要認真閱讀,再進行篩選、分類,將不同的真相資料有針對性的發到不同的地區和場所。每次我都會把真相資料工整的疊好,而且將最能引起人的興趣的內容露在外面,工整的放進信封或自封袋裏。我知道這些資料是有生命的,裝完後,我會對所有的真相資料發正念並和它們溝通,讓它們也記住師父的正法口訣,解體所有看到它們的眾生背後一切干擾他們明白大法真相的邪惡因素,同時也請師父加持,讓每份資料都發揮他們最大的救度作用,送到最合適的眾生那裏。

後來師父要求資料點遍地開花,我就和一位老同修建起了一個資料點。真相做好了,講「三退」也就自然好講了。

在做「三退」的過程中,我有一個體會:我們能接觸到的人都是在等著我們救度的,所以在講的過程中,無論對方是如何的表現,都不要動心,除發正念之外,一定要定住一念:我們只有救人(講真相)的份,而對方也只有被救度(聽真相)和選擇的份兒。他們都不能干擾大法弟子。這樣效果往往很好。心性到位了,神奇的事情自然就會出現。我想這類事情可能每人都遇到過,因為師父講,法輪大法博大精深的內涵「只有修煉的人在不同的真修層次中才能體悟和展現出來,才能真正看到法是甚麼。」

寫到這裏頭腦中又出現了常常出現的那一幕:我如同三、四歲的小孩,師父在前面拉著我的手往前走,我卻留戀著身後,不停的向後看。回想自己過去的修煉道路,又何嘗不是這樣?跌跌撞撞走到了今天,我知道我還有許多人心未修去,還有未發現的執著,但我堅信,我一定會在大法中修去、歸正。不論時間有多長、路途有多遠、道路有多險,我都會緊拉師父的手,永不鬆開,跟師父回家。

這是我的一點心得,如有不妥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