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師父慈悲苦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二日】我是個老年弟子。得法十三年,既漫長又短暫,有辛酸也有甘甜,但都走了過來。我萬分感謝師尊對我的慈悲呵護。我把修煉中的幾件典型事例寫出來與同修交流,也是為了證實大法,讓世人了解大法的超常和美妙,同時寫下自己的決心,督促激勵自己更加精進。有不妥之處望同修慈悲指正。

百病纏身三日消

我自幼體弱多病,長期背著藥罐子,活的又苦又累。隨著歲月的流逝,身體越來越不行,從頭到腳都是病:腦血管硬化、鼻炎、咽炎,胸膜炎、膽囊炎、十二指腸糜爛,結腸炎、關節炎……家人打趣的說:你可以開煙(炎)酒公司了。由於身體不好,性格變的特別古怪,稍有不順心的事就暴跳如雷,誰都不敢惹我,子女也被我趕出了家門。

九五年七月十日這天,我碰見了一位老鄰居。她見我身體十分虛弱,就叫我晚上去煉功點學法輪功,並借給我一本《中國轉法輪》看。回到家我一口氣讀完了寶書,晚上七點鐘準時去煉功點學習功法動作。當晚煉功動作雖沒完全學會,但師父已給我下上法輪了。晚上睡覺時,我看見臥室的牆壁上一個金光閃閃的大法輪(當時還不知道是法輪)旋轉不停,他轉,我的小腹部位也跟著轉,人感覺特別舒服。學功的第三天晚上煉完功回家睡覺,剛躺在床上,聽見空中有人說:「我來了有聲音。」話音剛落,床邊的茶几「啪」的響了一聲。瞬間我感覺到床的周圍站滿了人,同時還聽到他們的說話聲,說的甚麼聽不懂。他們很快從我的頭和胸裏面大把大把的抓出黑乎乎的東西,抓完之後又給我洗胃。當時很難受,但心裏始終記著一句話:「難忍能忍,難行能行。」我一定要堅持。就這樣,師父三天就把我全身的病祛掉了。從此後我精神抖擻,真正體會到了無病一身輕,同時也暗下決心:今生今世修定這部大法了。

開頂

九九年二月初一早上三點整,師父給我開頂。前幾天牙痛,後來頭也痛,開頂的頭天晚上全身骨頭都在痛,痛的我坐立不安。我跪在師父法像面前,求師父給我緩解一下。剛跪下我越想越不對勁:這一關本身就是師父為使我提高而設的,師父能拿掉嗎?修煉不苦能行嗎?過不了這一難,就昇華不上去,長功才是關鍵。

就這樣痛到了三點整,我覺的頭一下裂開了,感覺就像孫猴兒從石縫中蹦出來一樣,輕鬆了,同時看見層層疊疊的佛道神從裂開的縫隙中走出來,個個都是慈祥慈悲的,最後師父給我安上了三塊像螢光屏一樣的東西,一塊比一塊大。從此,我在心靜打坐時可以看見不同空間的景物和不同空間的人。

雷火燒遍全身,有驚無險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惡黨對法輪功開始全面瘋狂的迫害,邪惡鋪天蓋地,當時好像天都要塌下來了。到底該怎麼做?我們心中都無底。

七月二十二日正吃午飯,外面突然雷聲隆隆,電光閃閃,大雨傾盆而下,屋裏變得一片漆黑。這時我想起臥室窗外空調上的《轉法輪》書,趕快去拿。書剛拿在手裏,一團蘭蘭的雷火將我全身包住,我急忙雙手往下趕,趕到哪火就燒到哪,大約半分鐘雷火熄滅了,全身哪也沒燒著。我立即明白了,在邪惡對大法如此殘酷的史無前例的瘋狂迫害中,只要你堅信師父,堅信大法,走正自己的路,一定是有驚無險,不會有生命危險。

兩次被非法關押 兩種心態

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六日我第一次被非法關進看守所。惡黨對法輪功迫害近一年來,同修失去切磋機會,非常渴望聚在一起交流。

六月二十五日,大約四、五百同修一起來到公園,像常人聚會似的邊吃瓜子糖果邊進行交流。雖然我們甚麼也沒做,但邪惡感到恐慌,安插了很多便衣進來暗中打探消息並已做好了準備。第二天早上大家一起到某公園開始煉功時,我們被邪惡團團圍住。大部份同修被帶進了派出所,照完像後被各片區派出所領走,最後就剩下我和一位年輕女同修。我們倆向警察洪法,告訴他們我們是修煉「真、善、忍」的,做一個好人,這沒有錯,國家對法輪功鎮壓是錯誤的,他們不能這樣對待我們。結果下午他們就把我們直接送回了家。

我這個人修煉前個性就特強,爭鬥心、顯示心比較厲害,在人中從來不服輸。第二天早上我獨自一人又去公園煉功,結果再次被警察抓走。在派出所,我不停地向警察洪法,沒有一點怕心,我不聽從警察的命令和指使,最後四個警察強行把我抬上警車送進了看守所。國安大隊長提審我,我根本不配合她,她從我這兒甚麼也沒得到。我被關了二十八天,最後由派出所來車把我送回了家。

二零零六年中秋節我第二次被非法關入看守所。中秋節是中華民族的重要的傳統節日,我和老伴想藉這個機會回家鄉拜訪老友,同時向他們講真相,救度他們。去之前我們打電話告訴了老友。這位朋友中中共的毒太深,對大法半信半疑,加之他有比較強烈的嫉妒心,對我家在各方面條件比他好心中總是不平衡,最重要的可能是有怕心,就把我們要去的事告訴了縣公安局。就在他家,居委會借「查水管道」為名來確認了我們的確在這裏。我們感覺到情況不對決定離開他家。剛一出他家門,等在街上的警察就把我倆拽上了車。在公安局折騰了一晚,早上約五點鐘將我們送進了縣看守所。

在看守所裏,我不配合邪惡,他們對我很兇,我不理他們。師父說:「一個不動能制萬動」。我整天背法、發正念,沒有怕心。我想既來之,則安之,這裏一定有我們要救度的人。師父說:「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監室裏搶東西、打架那是家常便飯,進去不挨打的更是極少數。我進去後給她們講真相,告訴她們少做壞事,同化大法,才有前途。結果她們不但沒碰我,還有八個人退出了惡黨組織,後來給她們都從中受益。我還寫字條傳進男監室,告訴他們大法的美好,相信「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給他們帶來美好的未來。不久,對我兇的幹警都被調離了看守所,新上任的所長比較善良,對我也比較客氣,見我吃不下飯,身體比較差,就在他管轄範圍內給我提供方便。他們能在這特殊環境下善待大法弟子(全所只有我和老伴是大法弟子),就是功德無量了。

半年後,我要離開看守所時所長說:你是一個好人,你為我們做了很多事,解決了很多我們無法解決的問題。回到家,我一邊學法,一邊找自己這次的漏在哪。很快歸正了自己,又走上證實大法之路。

剜心透骨去人心

因為個性強,家裏一切歷來都是我說了算,別人都得聽我的,按我說的做,如不合我意,先善說不行,就要來硬的,就要跟他鬥。在修大法前,我寧願輸個頭都不輸個耳朵,爭鬥心、好勝心就那麼強烈。

修煉後表面上改了些,根子卻沒斷。當看見老伴修的不精進,很多心不去,我心裏就很不是滋味,經常說他、指責他。我覺得我是在幫他,可他一點也聽不進去,還多次頂我,家裏環境搞的很緊張。到後來,矛盾越來越突出,子女都怪我總是指責他,從沒說過他的一點兒好處。我就說,他沒有甚麼好處值得我讚揚的。我把買菜做飯的事都做完了,還要做煉功人該做的事,夠累的,作為子女,你們有甚麼資格責怪我?同子女幹起來了。吵的厲害時,九歲的外孫女把師父的法像拿來放在我們面前說:「你們還在爭吵,看看師父怎麼想的!」我當時有所觸動,停止了爭吵,但執著的東西沒有放下,心裏還是怨恨對方。我進屋倒在床上,心裏越想越氣,飯吃不下,覺睡不著,眼淚大顆大顆往下流,真想離開這個家,永遠不再見到她(子女)。外孫女進來坐在床邊說:「外婆,你們雙方爭吵都是頭腦不冷靜。師父說修煉人都是修自己,誰修誰得,修煉人在矛盾面前都找自己的不足,那矛盾不就都解決了嗎?大家不就昇華上來了嗎?你和姨媽爭吵這麼厲害,現在你們是母女關係,生生世世轉生,哪是你的母親,哪是你的兒女,生你最早生命的母親那才是你真正的母親,你們都是師父的弟子。今天走到一起來了,要珍惜這份緣份,要像你跟陌生人講真相那樣親切、慈悲、善良。」她那顆心那麼真摯、純淨、善良,沒有一點雜念,真令人感動。

我知道這是師父看到我還有這麼強烈的執著沒去,利用她的嘴慈悲點悟,讓我趕快悟上來。向內找,原來一直認為只有老伴有怕心,怕得病,怕迫害,怕取消養老金,細想一想,我不也怕嗎?我怕和他一起出去,因他狀態不好,影響我講真相效果;看到他煉功動作不正確(多次放師父教功錄像給他糾正都不聽)心裏難受,怕影響自己入靜,影響將來圓滿……多麼強烈的自私心!私是舊宇宙的特性,一定是要去掉的,我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徒,要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師父把我們從地獄中撈起來,把這麼神聖的任務交給我們,我們不能愧對師父的慈悲苦度啊。我下決心要在這最後有限的時間裏修好自己,在這個基礎上幫助老伴,多與他溝通,幫他歸正。

謝謝師尊慈悲點悟,我一定走好最後這段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