煉就金體了洪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四日】

悲憤離家,因禍得福聞佛法

得法前,我是一個多災多難的人,身體不好,脾氣暴躁,好生氣。動不動就和公婆吵架,有時在大街上就大罵公婆的不是。每次都覺的自己很有理,在別人看來是很小的事,我都要吵出個裏表來,非得要別人向我賠禮道歉不可。

我越是這樣,別人越不理睬我,最後鬧的丈夫要和我離婚,嫌我不孝順父母。我覺的委屈,向親朋好友訴苦,可他們都不願理睬我,並有意疏遠我。我心灰意冷到了極點,有苦無處說,覺的周圍的一切人都不理解我,也不同情我,我越這樣想,身體狀況越差,丈夫又非要與我離婚,我連病帶氣的實在無法活下去了,一氣之下,帶著八歲的兒子去了東北姐姐家。

在姐姐家,我又向姐姐哭訴我的委屈,並說要與丈夫離婚。學大法的姐姐笑著對我說:「你帶著孩子能上哪去呀?那可能是你上輩子欠人家的。你跟我一起學大法吧,大法能善解這一切的。」我說:「我脾氣不好,愛罵人。」(當時我也奇怪,我還能認識到自己的不足?這可是頭一回。)姐姐說:「大法能給你改變這一切呀。」我說:「如果真能把脾氣給我改好了,我就相信,跟你一起學大法。」

就這樣,姐姐給我放了師父的講法錄音,我就這樣得聞佛法了,那是一九九八年六月份。可惜當時我沒有真正的去修煉,後來就回了家,回家後又沒有與同修接觸,就這樣,我與大法擦肩而過。

不修心性,回歸路上步姍姍

回家呆了幾年後,我與公婆的矛盾還是不斷,二零零四年春,我與孩子又去了東北姐姐家,姐姐勸我好好學大法,我也答應了,但還是沒有真正的去修煉。後來,姐姐買了樓房搬進城裏去住了,臨走前把房子和掃街道的工作也讓給了我,這樣,我就和兒子住下來了。

半年後,丈夫因想孩子,也來到了東北看孩子,要和孩子一起生活,我就和姐姐給他找了一份工作。開始還挺好的,後來他就想讓我跟他一起回家。由於人的觀念障礙著,我不想跟他回去,還找出一些理由來。

後來他就開始跟我吵架,可每次吵架後,我都要他跟我道歉,越這樣,他變的越兇,變本加厲的和我打架。

當時我似修非修的,並沒有真正的去實修,只知道是過關,提高心性,並沒有真正的去向內找自己,找也是為自己的執著找藉口。和同修交流自己遇到的家庭煩惱。同修說:「你就跟他一起回家吧,他家裏有老人,贍養父母也是他的一片孝心呀。」

其實,通過修煉,我也知道丈夫人挺好的,我以前對待公婆也太離譜了,是自己弄的無法收場。只是我人的面子放不下,不想再回去看公婆的臉色,就沒有同意。丈夫見我不跟他回去,就氣沖沖的回老家,然後又外出打工去了。

丈夫走後,我也後悔了,後悔沒跟他一起回老家,一切只能隨緣了。就這樣,一晃二年多過去了。

由於自己不修心性,工作中也是魔難重重。掃街道的工作是姐姐讓給我的,由於我的工作名不正,言不順,領工組長總想讓別人幹,頂替我。在掃街道的工作中,領工組長總是無緣無故的找茬和我吵架。一次組長又把我訓了一頓,我委屈極了,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覺的自己的命太苦了,自己的人生之路怎麼這麼難走呀。

煉就金體,一朝得法了洪願

晚上回到家,我拿起了師父的新經文《洪吟二》看了一遍。當看到「悠悠萬世緣 大法一線牽 難中煉金體 何故步姍姍」(《洪吟二》〈神路難〉)這段法時,我一下悟到:這是師父在給我煉金體呀!這就是我要找的真正的佛法呀!

這一晚,我才第一次真正的拿起了《轉法輪》這本寶書看下去,從此我也真正的走上了修煉的回家之路,那是二零零四年十月份。

通過通讀大法和煉功,不到半年的時間,我身體上的所有病都不翼而飛,全身輕飄飄的一身輕。

有一次,組長又和我大吵大鬧,不讓我工作,要把我趕回家,我善意的和她講理,她卻像瘋了一樣往我懷裏撞,讓我打她。我沒有為其所動,我一下悟到:我是修煉的人,要按照宇宙「真、善、忍」特性做一個好人,師父說「作為一個煉功人首先應該做到的就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得忍。」(《轉法輪》)我守住心性,沒有和她一樣去對待,走開了。到下午上班的時候,她找到了我,並向我道歉,說她自己錯了。遇到矛盾向內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呀,我第一次嘗到了向內找的甜頭。

我不斷的學法向內修,心性也提高上來了,能量場越來越大,周圍的一切也都充滿了善的能量。我所管轄的路段,交叉路口多,以前是事故多發地段,在我學大法後工作的二年時間裏,沒有發生一次事故,而其它路段出事故就比較多,工友們都覺的很神奇,其實,這一切都是大法的威力。

我雖然九八年就聽到了師父的講法錄音,但那時並沒有真正的去實修,不久迫害就開始了。而我真正走入修煉是二零零四年十月份,我個人修煉的魔難可能就大一些、多一些,但都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走過來了。

有一天騎自行車去上班,路過一座立交橋,後面上來一輛摩托車,飛馳而過,一下把我和自行車掛住向前拖出兩、三米遠,「啪」一下摔在地上,車大樑砸在我的腳脖子上,疼的我直冒虛汗,我從地上爬起來一看,車鏈子也掉了,衣服也磕破了。騎摩托車的人嚇的夠嗆,趕緊說:「摔的怎麼樣,咱們上醫院拍個片子看看吧?」有師在,有法在,我知道我沒事,就對他說:「沒事,我是學法輪大法的,不會有事的,你走吧。」那人一聽我說沒事,馬上騎上摩托車跑了,我望著他慌慌張張遠去的背影,笑了笑,心裏說:別騎那麼急,我不會賴你的。

碰巧,後邊過來了幾個同事,看見了剛才發生的這一幕,同事們都說我傻,不跟他要錢,如果骨折了怎麼辦?我說:「我是個修煉的人,不會訛人的,師父會保護我的,我不會有事的。」通過學法煉功,三天後我的腿傷全好了,同事們都見證了大法的神奇。我深知,是師父幫我還了一條命,不知師父為此給我承受了多少呢!

有時我就想:師父給我淨化了身體,幫我度過了那麼多難關,我難道就不能把大法的美好帶給世人嗎?在大法蒙難的時候,我難道就不能讓世人明白真相嗎?那時,雖有時也向世人講真相,但還沒有救人的責任感和緊迫感。通過學法和與同修交流,以及學了師父的新經文《向世間轉輪》,和奇書《九評共產黨》後,認識到救人的緊迫和自己肩負的責任重大,更加認識到自己學法,得法,煉就金體的目地,就是要助師正法,救度眾生,完成自己的史前洪願。這時,我萌生了要回家的念頭,助師正法,救度那一方眾生。

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神路寬

萌生了回家的願望,我就後悔自己以前的所做所為,下決心回去後,我要平心靜氣的向公婆賠禮道歉,今後和公婆好好相處,和周圍鄰居、親朋好友和睦相處,展現大法的美好,救度那一方善良的有緣人。

有了這個願望,心性符合了大法的要求,師父就給我安排了回家的路。表現上是婆婆外出時,在一個下坡的馬路拐彎處,騎三輪自行車翻到溝裏去,醫生說是跌壞了神經線,婆婆躺在醫院裏疼的哭天喊地的需要人照顧,丈夫打電話讓我回去。我爽快的答應了,並讓丈夫來接我拿東西回家。

整理東西時,丈夫不讓我拿大法的書籍,說火車上查的很緊。我知道這是舊勢力的干擾,就發正念解體它,並善意的對丈夫說:「甚麼東西都可以不拿,只有大法的書我必須得拿,這是我生命的全部。」丈夫沒說甚麼,把所有的大法書都給我拿回家來。

回家後,婆婆看到我也很高興,不幾天就出院了。出院時大夫囑咐,還需要針灸來幫助康復。碰巧鄰村的小醫院裏就有會針灸的大夫。

經過打聽,我知道那大夫也是學大法的,我很高興,知道一切都是師父在安排,剛回家就接觸上了同修。第二天,我早早的就陪婆婆去針灸,我直接問大夫(同修):「如果我婆婆學大法的話,病能好嗎?」那大夫(同修)笑了笑說:「相信嗎?相信就會有奇蹟發生的,甚麼奇蹟都會出現的。」和我同去的弟妹指著我說:「她就是學大法的。」大夫同修知道我也學大法後很高興,與我交流一會兒後,我倆就共同配合向我婆婆洪法,講真相,並勸婆婆三退。婆婆聽的入了迷,並不時的詢問真相,我們都一一作了解答,最後婆婆明白了真相,當時就起了化名三退了。

婆婆退出邪黨組織後,當時身體就好多了,身上所有的汗毛孔都出了汗珠,臉龐紅潤潤的,就像初生的嬰兒一樣,她高興的說:「我從來都沒有這麼舒服過。」並不斷的向大夫(同修)誇兒媳婦好,我知道又一個生命得救了,是師父與大法給善解了這一切,我們又一次親身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自己做正了,一切都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歸正,善解。

我轉變了對公婆的看法,和婆婆的關係處的很好,婆婆住院花的錢,我家給的比姐弟們還多,我也不計較。還不時的向婆婆洪法講真相。婆婆對大法也有了正確的認識,還拿我以前和現在比較做例子,幫我洪法,逢人就講:人家學的都是好事,你沒看見我的兒媳婦,她和以前真的就像變了一個人一樣。

我和婆婆的關係好了,人也變善了,說話也和氣了,街坊鄰居,親戚朋友看在眼裏,喜在心裏,也轉變了對我的看法,開始接近我。我趁機向他們講真相,勸三退,他們明白真相後,大多數都同意三退了,給自己的生命選擇了一個美好的未來。

我到本村委幹部家講真相,雖然他們暫時還沒有退出邪黨組織,但也都明白了法輪大法好。

有一次我站在街上,碰巧有一家信仰別的宗教的人家蓋房卸大磚,磚卸完後,拖拉機車卻怎麼也開不出來。原來那小巷很窄,車是倒過去的,車很重,卸完後,後車輪底下被壓下一個大坑去,而車的前邊靠牆處碰巧又有一棵大樹,車一開一倒的怎麼也出不來,向後倒是牆,倒不過去,上前是牆和樹也開不出去,車子好像嵌在那裏了,越折騰越深,急的司機和那家信仰別的宗教的人又是往車底下扔石頭,又是用棍子撬的。半個多小時了車子就是開不出來,司機和旁邊幫忙的人都急出了一身汗,累壞了,也沒辦法,除非拆牆或殺樹了,旁邊引來很多看熱鬧的人。

這時我想,這應該是大法弟子證實大法,救度眾生的好機會了。我走上前跟司機講:「你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車子就能出來。」那司機張口就念了一遍「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此時我暗暗的請師父加持,表面上在我的指揮下,車就像明白了甚麼似的,不到五分鐘就出來了。

圍觀的人和信仰別的宗教的人都說,還是人家學法輪大法的有辦法,這麼多人都不行。再一次讓周圍的人見證了大法的神奇,明白了大法好!我知道,這一切都是師父給做的。

師父給我們留下了集體修煉的學法環境,走師父安排的路是最好的。我從回家後就開始參加本地每週一次的一個集體學法小組。在學法點上,有甚麼問題,集體討論,馬上解決,誰有做的不符合法的地方,就會有同修馬上善意的給指出來。當然也有爭論的時候,但當爭論不休的時候,就會有法理清晰的同修給及時指出來:那是由於人的執著心不去,證實自我的心不去,被另外空間不好的因素加強了這種執著,才造成的這種爭論不休,妄圖間隔大法弟子形成整體,這時,爭論的雙方和在場的同修認識到後,都會及時向內找,並倡議全體同修集體發正念解體那些不好的因素,一切也就歸順了。集體學法太好了,那是邪惡最害怕的,那是整體提高圓容的保障。中間雖然有幾次波動,但我們都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走過來了,一直穩健的走到今天。

當然,也有做的不足的地方,也有守不住心性的時候,但我牢記自己是個走在神路上的修煉人,是個「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一切不足都會在法中歸正。

通過修煉,我才知道,一個人就像一粒土,一粒沙,一滴水,放在人間的大染缸中去攪拌,你很難找的出哪是土,哪是沙,哪是水,再加上人的執著,粘在一起,真是太髒了。如果不是修煉了大法,很難分的清哪是好,哪是壞,哪是善,哪是惡。到現在已經修煉了四年了,如果沒有師父的慈悲呵護,我很難走到今天,如果不是大法改變了我,我還不知道現在是個甚麼樣呢?

難怪丈夫在看到我的變化後,也捧起了寶書《轉法輪》來看。當看完一遍《轉法輪》和奇書《九評共產黨》後,送給我四句話,作為此文的結束語:

我是天上一位神
為了救人下凡塵
提高心性無執著
凡事做到真善忍

以上是個人層次所悟,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