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煉過程與一點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三月三日】

尊敬的師尊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二零零二年夏天在台灣得法的。有一天二弟從公園散步時拿回了一張法輪大法的介紹傳單,就放在桌上沒人理會,不知怎的我拿起來翻了一下,當我看到「真、善、忍」三個字就給吸引住了,並決定要去買《轉法輪》這本書來讀。但找了兩家書店都買不到,也就沒再繼續找。我想這是對我那顆要修煉的心的一種考驗吧!

幾天後,我與朋友相約一早去爬山,我們五點多就出門了,經過公園,看到法輪功學員在煉功,我就走了過去。那煉功點的輔導員很熱心的告訴我,她們每天都在公園煉功,問我是否有興趣學,並有九天的學法班。當下我心裏真是有說不出的高興。

隔天,我連續找了幾家書店,終於請到了《轉法輪》,當天就徹夜把他讀完了。後來又參加了九天學法及學功班。在上完第九天的學法班回家的路上,一路上我的身體輕盈的忍不住邊走邊跳躍著,心中有如甘泉溢出般的幸福感,我知道這是我要走的路。而每每談起此一得法經過時,我總是心懷感恩,感謝師尊不放棄任何一位弟子。

二零零三年我決定嫁給先生移民到美國。這是我人生,也是修煉路上的一個轉折點。剛嫁到美國來,由於兩個家庭的不同文化背景,不同的成長環境,和語言上的一些隔閡,使的與先生的家人相處產生了種種的不適應,再加上我的家人全在台灣,而在美國一時又找不到合適的工作(自認在台灣我好歹也是一家小公司的主管,所以也不願隨便就找一個工作)……,種種的不順心讓我覺的為了婚姻,自己犧牲了事業,又離開了疼愛自己的媽媽,沒有可以聊天的朋友……,所有的委屈與不平,種種常人心充滿了心中,卻沒有悟到:這不正是提供了一個要磨去一切執著心的機會嘛!

雖然自己也知道每次過關都沒過的很好,但每次矛盾來時,就像擰著你的心而忘了自己是一個修煉人要忍,要放下在心中糾結的常人心。慢慢的意識到自己的不足,要多學法,保持正念,並心中時時懷著一顆慈悲的心、祥和的心態,碰到事情若能總是先考慮別人,等矛盾來時也就不會生那麼大的氣了。

《轉法輪》<第四講>:「為甚麼遇到這些問題?都是你自己欠下的業力造成的,我們已經給你消下去無數無數份了。只剩下那麼一點兒分在各個層次之中,為提高你的心性,設的一些魔煉人心、去各種執著心的魔難。這都是你自己的難,我們為了提高你的心性而利用了它,都能讓你過的去。只要你提高心性,就能過的去,就怕你自己不想過,想過就能過的去。所以今後遇到矛盾的時候,你不要把它看成是偶然的。因為矛盾產生的時候,會突然間出現,可是卻不是偶然存在的,那是為了提高你的心性的。你只要把你當作煉功人,你就能夠把它處理好。」

同時我也時常與先生做心得的交流,及分析每次沒有過好關的原因,慢慢的家人的問題雖沒全變好,但已不再那麼尖銳。而先生也正式走進了大法修煉,成為了我的同修。

二零零六年我在美國開始了第一份工作。上班的第一天安排座位時,與我一起報到的另一位同事被安排到辦公大廳的辦公桌,而我的座位卻是在大門出入口的一個櫃台裏,沒有標準的打字桌,電腦就放在過高的櫃台的台面上,打字時要坐在高角椅上並將手臂抬高才有辦法打字。櫃台內坐椅的後面放著一台高速印表機,旁邊是飲水機,每天一早就要聽到那哄哄的列印機器聲,人來人往的開門、關門聲;同時每人要飲水時還要從櫃台的下面拿紙杯,因為櫃台也是儲物櫃。

工作了幾天後覺的背部、手掌、手臂已開始陣陣的酸痛,心裏真是有點不平,為甚麼我就不能有一個正常的辦公桌?況且我的主管還是台灣來的同鄉。回家跟先生談了我的情況,先生也不捨的我吃苦,就建議說,照理我可以向人事部反應安全問題,以爭取應有的權益。但是我心中悟到:我是個煉功人啊! 煉功就是要吃苦的啊,怎麼還放不下常人的觀念。這念一出也就放下了這顆不平的心。慢慢的手臂和背部也好像不感覺那麼痛了。

就這樣大約工作了約一個星期後,一天早上我依照同事交待的方式在處理資料,我的主管來到我的櫃台前觀察我的工作進度。他似乎有不同的意見;我沒有察覺他的反應,又在重複我的處理方式。這時他突然抬高了音量並把我帶到了辦公廳的中央,當著所有同事的面,告訴大家我犯了多大的錯誤,並講了一些讓人下不了台的話。這大概是從我學校畢業開始上班以來所受到的最大屈辱,我眼淚幾乎已開始湧上了眼眶,但我心裏知道我不能哭,我一定要過好這一關。我強忍住了淚水,說了聲:「謝謝,我會注意的!」

到了下午的休息時間。我打電話給先生,告知他發生的事情。但此時淚水再也不聽話了。先生說:「如不想做就不做好了,家裏也不需要你工作……」。我想:不行,這是我要過的關,應該吃的苦;於是擦乾了淚水,回到我的櫃台內繼續工作。雖然當時忍了下來但是還是沒做到不覺委屈。《精進要旨》<何為忍>:「忍是提高心性的關鍵。氣恨、委屈、含淚而忍是常人執著於顧慮心之忍,根本就不產生氣恨,不覺委屈才是修煉者之忍。」

接著而來的是辦公室內有位年資很久的同事也不知怎麼了就是看我不順眼,對我很不友善,每次都藉工作的機會與另一同事挑剔我。見了面打招呼,有時還故意不理睬,並與其他同事竊竊私語。我感覺到了矛盾的存在,但不知是何原因也不想理會。但有一天早上我清清楚楚的聽到了,她向我們的部門經理說我如何浪費紙張,不該列印都印了。殊不知這也是依照同事交待的方式處理,很想過去解釋。但接著,又聽到她與另一位同事繼續談論我的不是。聽了心裏真是難過,但轉念一想我是修煉人,這些常人不好的東西我要幹麼?我不在此矛盾中,所以心裏也就坦然了,不生氣、也不難過了。

後來有一天,那位有時也在一起挑剔我的同事對我說,看到你每天都是笑瞇瞇的,真好。她說,她有時就是性子急所以沒有注意到態度,不好意思啊,你真好,真是有福氣。我說:「是啊,是啊,因為我修煉了嘛。」

過了沒多久,人事部來做工作環境安全調查,將我的位子暫時調到一位離職的主管的辦公桌,因為辦公桌不夠而我的座位又不符合安全。事後我跟先生開玩笑,我說以前不喜歡做的事,修煉後現在做的就是我以前不喜歡做的。如我不喜歡做公務員,現在就在政府單位上班;不喜歡嫁給公務員,先生也在政府上班;不喜歡個子不高的男生,先生也是矮矮的……這一切的一切不就是去掉我的執著心嗎?

在二零零八年的紐約法會上,再次見到師尊時,我頓時熱淚溢滿了眼眶,自己知道在個人修煉路上、及心性過關中,一路上是跌跌爬爬的,而沒有真正的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好的三件事,心中不禁對師尊說:弟子這一次一定要精進,成為一名真正的大法弟子。從法會回來後,與先生一起先後加入了講真相的工作,並加入了天國樂團,大紀元報紙的排版,及神韻晚會的賣票項目。

在樂隊中,我是打镲的,遊行中當镲一打起,我真體會到了:「那些天兵天將許許多多都在往前衝。」(《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後來,當我成為大紀元的一員後,我體會到了無數的大法弟子都在發自內心的做著了不起的工作。當穿上皇后裝,或是發傳單,或是在賣票,我感覺到了大法弟子的能量,不畏天寒,站在那裏,一整天不喝水,不上廁所,不吃東西……都不累,而且還捨不得換下皇后裝或離開。

終於到了神韻晚會的開演,當舞台的幕緩緩的拉起,我的眼淚隨著一首首動聽歌曲、一幕幕如天人下世表演的舞蹈……,我的淚水溢滿了眼眶,似乎無法停止。我感受到了大法的美好,大法的偉大。我知道了我會在修煉的路上奮起直追。

謝謝師尊!
謝謝同修!

(二零零九年洛杉磯法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