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助年長同修上網講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九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原本對電腦一竅不通,學大法後為了講真相才接觸電腦,後來因為我們地區需要推薦一位網路窗口,又找不到適當的人選,協調人就要我接窗口。當時我想會找我當窗口肯定也不是偶然的,所以就答應了,就這樣走入了這個完全陌生的環境。

因為本身沒有電腦基礎,一開始就是現學現賣,但碰到專業名詞就一個頭兩個大了。有一次收到一封要推某真相工具的信,我把信讀了又讀,希望能搞懂它,可是實在太難了,裏面的電腦語言根本不懂,想打電話問負責該項目的同修,但不知從何問起。煩惱了好幾天不知如何是好。後來在學法交流時,剛好遇到一位在電腦公司上班的同修,我就告訴他我的難處,並把信轉寄給他。在那位同修全力的協助下,這個項目終於在基隆推出,也得到很好的效果。

逐漸的我理解到一個新項目的推出,背後都是許多同修長時間的研發、製作與配合才能完成,所以每次送到手中的真相工具都很珍貴,如果沒好好的在本區推動,不但辜負同修的努力付出,也會使許多眾生失去明白真相的機會。

後來,有位同修問我能否在本區找些學員幫忙上網做一些事,我直覺的反應是很難,因為每個大法弟子都很忙,但又反過來想:要是每個人都說難,這項工作誰做?於是請同修把程式寄給我看看再說。了解工作性質後,我發現此項工作操作簡單,但必須守著電腦,很枯燥也很耗時。稍微有一些電腦基礎的同修,一般都在上班,時間比較緊,未上班的同修都有很多項目在手邊,想一想確實很難找到人手來做。

因為我們煉功點年紀大的學員比較多,我就想為甚麼不找他們來做呢?畢竟老年同修較少有常人雜務纏身,幾乎可以整天做著三件事,可是他們文化水平都不高,電腦對他們而言是不同世界的東西。但我想如果耐心教應該不是問題,從而決定找他們來做做看。

然而為了讓他們儘快進入狀況,不僅要有耐心,還要花一些心思使事情簡單化。比如,那個真相工具須要輸入大寫英文字母,我就把二十六個英文字母放大用粗體列印下來,他們依樣畫葫蘆,一一對照鍵盤輸入,開始時他們往往要找好久才能找到,我就在旁邊加油打氣。隨著越做越熟,他們就有信心了,有人甚至會呼朋引伴一起來做,然後自己當起小老師。

後來也要輸入小寫,這對他們來說是另一個考驗。我跟他們說:「這是給你們提升的機會,不能在一個層次呆太久,應該提高了。」我就把小寫放在大寫旁邊,讓他們對照著鍵盤輸入,這個問題也就解決了。最後演變到要輸入中文字,年長同修本來就識字不多,要他們打字實在太難了,有些人想要放棄,我就告訴他們:「修煉就是要不斷的提高層次,如果遇到困難就放棄,那豈不是失去提高的好機會嗎?」話雖然這麼說,可是要教會他們打字,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跟台北窗口交流這個問題時,同修說有一個廠牌的手寫版很好用,這樣打字的問題又克服了。

經過一再的考驗、一再的突破,現在有些年長同修除了做證實法的事之外,也可以自己收信、上網看心得、使用電腦傳達訊息了。從這件事我悟到:在大法中沒有不可能的事,世上的一切都是為法而來的,就看弟子的心如何去擺正。

有些年長同修問我,每天這樣做就在講真相嗎?我說你們別小看自己,每件事都必須有人去做。大法弟子是個整體,縱然同修程式寫的再好,真相材料編的再棒,沒有人做這些基礎的工作也是不行的,你們是小兵立大功。

很多同修都說我很有耐心,我想是因為我本身也是從一竅不通開始的,一路走來,較能理解不會但又不好意思問的痛苦,所以再怎麼教不會,我也很少不耐煩,如果不耐煩的情緒上來,往往也能馬上排除它。話是這麼說,但從自己碰到的幾件事中,也讓我悟到自己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

我家有一位我稱為姑姑的同修,她從小就在我們店裏幫忙,幾十年同住一個屋簷下,就跟自己的家人一樣。她沒有上過學,不過她還是會上網講真相。因為住在同一屋簷下,互動就比較隨性,我們的電腦是並排的,當她做真相遇到問題找我時,如果正在忙我往往會說:「你等一下我在忙。」但是一忙就忘了這件事,有時口氣也不太善。有一天她跟我媽媽談論此事被我聽到了,她說:「她教別人時都是輕聲細語,教我時的口氣就不一樣,要不是碰到問題非問不可,真不想再問她了。」聽到以後,我才發現自己的不足,畢竟家人也是同修,口氣不好同樣會使她造成障礙。後來她有問題找我時,我就儘快放下手上的工作,幫她解決問題。

還有一位年長的同修我教她時,她都有做筆記,可是過不久又會問同樣的問題,我就說:「你不是已經做筆記了嗎?」她竟然回答:「不知道哪裏去了。」而且還不只一次,這種事一再的發生以後,我心裏就想:「為甚麼就不會替別人著想,我已經很忙了,還這樣浪費我的時間。」事後,我悟到自己沒修好,沒有站在對方的立場想,何況一味的埋怨並不能解決問題,如果我能協助她解決筆記遺失的問題,這種事應該就不會一再發生了。

另外,有一次我發現一位老年同修家裏的電腦閒置著很可惜,就主動去幫她安裝程式,並且把一些該做的動作都事先做好,她只要做複製、貼上的動作就可以了。但這位老年同修學習能力較差、記憶力也不好,經常丟三落四,一會兒這個東西不見了,一會兒又忘記怎麼做了,一而再、再而三的發生。當時我不好的念頭又上來了,心想:「我為甚麼要幫她安裝程式,簡直是自找麻煩嘛!」有了這個念頭以後,可能口氣就不對了,我發覺那位老年同修有點慌亂了,我意識到口氣不對就趕快調整過來。現在這位老年同修還持續在做,情況已經好多了,但有時還是會幫我提高心性。

年長同修多少都對電腦存有怕心,好不容易突破,我們不能因為口氣不好把他們推回去。打個比方,如果有同修很久沒有聯絡,我們一般都會想:「是不是發生甚麼事了?」但如果深入了解,實際上可能是被我們不好的態度給擋住才不來的。

我之所以會比較有耐心,也是因為我認識到:對同修的態度,也是我們修煉提高的機會。記的有一次參加北區集體學法交流,小組長私下問我為甚麼都沒有發言,我說我平常沒甚麼矛盾,所以也沒有甚麼可談的。小組長說:「其實不是沒有!是我們經常不把矛盾當矛盾,輕易的讓它溜走。」回家後,我不斷的反思這句話,也留意自己生活的點點滴滴,發現我經常把矛盾當成是常人的是非來看待,沒有和修煉結合起來,以致錯失許多提高的機會。

舉一個日常生活的例子。有一次,要送姑姑一條絲巾,打開抽屜的第一念頭是要找一條我不喜歡的送給她,當我正在找時,媽媽看見了,建議我選一條質料、顏色看起來都不錯的給她,我順著媽媽的意思把絲巾拿給姑姑。她拿到後披在脖子上,在旁邊的我覺的這條絲巾越看越好看、越看越漂亮,就很後悔把這條絲巾給她,很想要拿回來,就對她說:「我還有很多絲巾可以給你選,可能有更適合你的喔!」她回答說:「不用了!這一條就可以了。」沒辦法要回來,我有一點沮喪。在往集體學法交流的半路上,我心裏一直在琢磨著:「怎樣才能不著痕跡的把絲巾換回來?」一直快到交流地點時,我才猛然想起:「為甚麼連一條絲巾都放不下?我還是個修煉人嗎?」意識到自己的執著以後,整個人頓時輕鬆起來了。是啊!身上的一個大包袱去掉了,當然輕鬆了。

網路講真相要做的事太多了,經常從早忙到晚都停不下來。後來我悟到大法弟子是個整體,一個人的力量到底還是有限的,從而想找同修分擔一些具體項目。每當和他們提起時通常得到的答案都是一樣的,都認為自己不懂電腦,幫不上忙。每當遭到拒絕時,我都不氣餒,畢竟修煉就是不斷提高的過程,一時認識不到,一段時間以後可能就認識到了。

有位已經退休的同修,我看他做事的態度認真負責,某真相工具做的很投入,一直希望他能接那個項目的協調人,可是他認為自己不懂電腦,同修有問題時他無法解決,怕做不好,所以不敢答應。他雖然這麼說,我還是認為他很適合接這個窗口,為了避免他產生抵觸情緒,我決定緩一緩,等有機會再試試看。

經過一次次的接觸交流,逐漸的他的態度有所轉變,但還是怕做不好,會影響整體講真相、救度眾生,我對他說:「我們是個整體,工作不分你的我的,遇到無法處理的問題時你可以找我,我處理不了,我會去請教其他同修。」他聽我這樣說好像吃了一顆定心丸,就答應了。

當我聽到他親口答應時非常高興。事後證明,他對這個項目很投入,還帶動許多同修來做,做的可以說是有聲有色。此事也可看出:每一位大法弟子都是寶貴的資源,只要我們願意付出耐心,年長同修也可以成為專家。

謝謝師父,謝謝大家。

(二零零八台灣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