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講真相心得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七日】尊敬的師父好,各位同修好。我是宜蘭蘇澳學員遊本育,今年四十二歲,得法至今已七年多,在此和大家交流一下兩年多來十八次前往香港講真相的心得體會,藉此鼓勵更多同修一起走出來。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一、得法與煉功

我是在一九九九年看了電視上報導「四.二五事件」,法輪功學員將垃圾撿起來,地上沒有留下一片紙屑等內容時感到驚奇,對這樣的團體產生好奇,到書店買講法教功帶看。看完《轉法輪》第一講後,在夢中我看到肚子裏有個法輪,想睜大眼看清就不見了,以為眼花沒在意;幾天後,上班午休時,我又看到法輪,連卍字符都看的很清楚,感覺很神奇,再過幾天就將九講看完一遍。

以前我媽媽求佛拜神,拿香灰或符水給我們吃,但家運還是不好,使我對信仰很反感,就想將來若我有信仰,我一定要搞清法理,絕不做迷信的人。所以得法之初,我很少煉功,只想知道這個法正不正,每天都看一講或一本國外講法,把當時十七本書讀了一遍發現沒有相互衝突的地方,如果是假的絕不會這樣。

有一天讀到精進要旨《環境》這篇經文時,很受感動。隔天我就去找煉功點,第一次沒有找到,等再次讀到這篇經文時,我再去找一次,終於找到了,並答應輔導員隔天再來。第二天下雨沒去,這一耽擱又過了好幾個月才開始到煉功點煉功。

修煉前,我對自己的命運感到悲觀,對於算命、趨吉避兇很感興趣,認為人的命運早就定好,人為的想去改變它是不可能的。看到《轉法輪》第三講師父說:「作為一個修煉人,今後的人生道路會改變的,我的法身要從新給你安排的。」當時,我心裏仍有懷疑,直到有一天一位好久不見的朋友說我面相變的很好,我才確信修煉可改變命運,有脫離命運牢籠束縛的輕快感。

二、香港講真相的機緣

以前我都做郵寄、發簡訊等項目,從前年三月起開始去香港講真相。我曾在學法組上聽同修講去香港半山講真相的情況,當時就興起要去的念頭,礙於沒有同伴,遲遲未付諸行動。二零零四年二月農曆新年期間,宜蘭縣一位女同修利用休假單獨去香港講真相,這件事給我很大的觸動,我心想,女孩子都能自己去,我還在猶豫甚麼呢?不久後就成行了,師父還巧妙安排了另一位學員同行,我體悟到,當怕心去除後,一切就水到渠成。

去香港講真相的過程中,我感覺師父經常給我信心,幾乎每次去都有特殊的感受,有時幫你灌頂、有時讓你看到副通道上小眼睛、有時法身或法輪調整身體,有時在夢中考驗等,我深刻感受到師父的洪大慈悲,不斷給我加持與鼓勵。第一次去香港紅勘車站時,因為沒有經驗,看到香港老年弟子每天推著裝滿展板、橫幅的推車,我心裏想,我不會講真相,至少可以推車,我為找到了能勝任的工作感到高興。

前年我去香港三十天,去年去了六十天,今年已經去十趟總共一百五十天了,每次我都停留二個星期左右。剛去時,我只舉展板而不敢開口,幾天後,當會講真相的同修要回台灣時,我開始擔心明天換誰講?心想自己也應該開口講了,於是先看以前發簡訊的資料,幾句幾句慢慢的講,雖然講的不是很流利,但總算邁開了一大步。

我發現很多大陸遊客人在車外一個樣,上了車就像撕下假面具,對法輪功真相好奇而感興趣。有的人很愛看、聚精會神的看完一面展板還要你翻面;有人感動流淚;有人對我行九十度鞠躬禮;有人豎起大拇指;有些拉開遊覽車上窗簾的一角偷偷看;有次一位遊客下車說要和我們照相,並將其它展板拍照下來,說要帶回大陸給還堅持修煉的媽媽看,我覺的自己做的事情很有意義。

現在,一有休假我就去香港講真相。我曾經想,為甚麼我這麼常來香港呢?可能是我的使命就在那裏,每次去香港,我都感覺特別精神,狀態特別好,神的一面醒了,或許在那裏我可以起到很重大的作用。曾有同修問我,你有長休假難道不想去北美參加法會嗎?我認為去香港沒有語言障礙,每個人都是講真相的對像。

三、講真相與心性考驗

在香港,心性磨擦多來自同修之間,比如很多人不想在大陸遊客少的地方講真相,或要在涼快的地方擺展板,下雨天要不要出去講真相?綁好的橫幅、擺好的展板被拆下來,要求按照當地同修說的方式去做等等。

剛開始舉展板時,我都愛拿法輪大法洪傳的展板,不想拿學員被迫害的展板,怕太過於血腥,大陸民眾無法接受;後來看到《在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師父說:「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那血淋淋的樣子,手腳被釘著釘子,淌著血,不是掛的到處都是嗎?幾百年來、上千年來不都是人在看嗎?並不是畫面本身的問題。」知道是自己的觀念障礙著自己,突破這層障礙後,甚麼內容的展板對我來說,都一樣是講真相的利器。舉展板的時間正好用來發正念,我要把整車的邪靈及邪惡因素都消滅掉。

我講真相的突破點是在《九評共產黨》出來以後,每次去香港就看一遍《九評》。看了《九評》後,更了解中共的歷史與邪惡本質,以及種種宣傳手法,知道如何有針對性的去回答中國遊客一些似是而非的說法。我是這樣講真相的,因為我的聲音很洪亮,我許一個願,要讓來黃埔的中國人都聽到我講真相,譬如有一段時間我是這樣喊的:「共產黨從一九四九年到現在已經造成八千萬人非自然死亡,現在又迫害法輪功,已經被神判死罪了,如果你是黨、團員、少先隊你就是它的一份子,是神消滅的目標,善良的中國人要趕快退黨,退黨保平安。」

這樣說呢,經歷過各次運動的人是可以接受的,有些年輕人無法理解的還發出冷笑來。我告訴他們羅馬帝國很強大,橫跨歐、亞、非三大洲,它把基督教定為邪教,天降四次瘟疫,百分之九十的羅馬人都死掉了。現在中共栽贓陷害法輪功,神已經把它判死罪了,我們要跟它劃清界限,就是要退黨,否則瘟疫一來原子彈都打不到它,就像薩斯一樣搞的很慘。

有個中國人說你講真相就是在反共產黨,你不在那個環境下生活過,你不了解我們,甚至有個女生說她就是共產黨員,還露出很驕傲的表情。我就跟她說共產黨的殺人歷史(九評之七)講到她無地自容,這時我發現我的爭鬥心很強。晚上回宿舍就一直在想,我是在講真相,怎麼讓人感到是在罵人呢?現在我這樣說:「你們來到香港,才知道有退黨大潮、才知道天滅中共、退黨保平安,現在已經有一千五百萬人退出來,這些人在天滅中共那一天能得救。你可以用化名在網站退黨聲明,這樣神就看到你要跟共產黨劃清界限的心。回去還要告訴親朋好友,他退出來,你等於救了他,救人一命功德無量。」

狀態好的時候,你會覺的自己講的每句話就像一把利劍,穿透大陸遊客「迷」的部份,讓有緣人都聽到真相。我也體會到,迅速切入主題很重要,因為有時候,交談的時間很短,如何讓可貴的中國人聽到真相就很關鍵,我發覺用「大紀元鄭重聲明」來講真相效果很好。

還有大陸遊客說,你是哪裏來的,我說台灣來的,他們就提台灣的政治問題,批評政府當局,我回答說,在台灣,人民可以向政府表達不同的意見,但江澤民迫害法輪功,鎮壓最善良的人,你們敢講真話嗎?當時大陸旅客都不吭氣。後來當他們問我哪裏來的,我說我是哪裏來的不重要,但我講的真相才重要。

講真相的過程中也會出現爭鬥心,有時覺的講的好時,還會沾沾自喜。有時我對自己的不善感到慚愧,為甚麼自己講的話不能讓對方感動?是善心不夠?還是講的是他不關心的問題?我體悟到,講真相的過程就是修煉和向內找的過程,應該站在對方的角度去講才能讓他動心,讓他覺的和他有關,這樣他才願意聽。

從去年開始我感覺講真相自然多了,每次要回台灣時就想我如果能常常來不知道有多好。在師父安排下,我換了一個工作,薪水少了一萬多,請假卻很方便,現在我可以半個月在台灣,半個月去香港講真相。有一次,主管不能理解的問我說,你需要每個月都去香港嗎?我向主管講真相,講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殘暴,主管明白後欣然同意。我體悟到,只要你有願望,師父就會幫你,一切自有安排。

另外,講真相不是對著大陸遊客講才是講真相,其實一出門就是在講真相,一言一行,一思一念,都是修煉。而且去香港講真相,不是去幫當地學員講真相,講真相誰修誰得,都是在為自己做。

四、講真相中常見的對答

我感覺每次去香港都累積一些經驗,以下舉出一些我講真相的具體說法供同修參考。很多大陸遊客會問:你一天領多少錢?起初我說,我用休假來講真相,拿工作證給他看,但遊客們不太相信。現在我反問他,請問給你多少錢,你會願意在這裏站一天?給你多少錢,你敢在這裏揭露共產黨的邪惡?遊客說,那你們道德很高,我回答說,當然,因為我是大法弟子!

有遊客說,你們這些(揭露迫害的)展板都是電腦合成的。我說,這裏是香港,是中國領土,你想,有誰會在共產黨統治的地方造這樣的假?希望你能將這些真實的訊息帶回中國大陸。還有人說,煉法輪功的都不愛國,我說法輪功從中國傳出,教人以「真、善、忍」做好人,而共產黨提倡的是「假、惡、鬥」,你比較一下,就知道誰好誰壞,再說中國人是炎黃子孫可不是馬列子孫,信奉馬克思、列寧這些外國人的共產思想,這叫愛國嗎?

曾經有位屏東的女同修,拿著蘇家屯集中營及希特勒集中營的展板向大陸遊客講真相,大陸遊客指著展板說,這些迫害,你有親眼看到嗎?同修義正詞嚴的說,希特勒的集中營你也沒有看到,你怎麼相信?加拿大獨立調查團的報告讓全世界都知道有活摘器官的事,你怎麼不相信?不知道或沒看到就可以說沒這回事嗎?大陸遊客啞口無言,這番話像陣陣警鐘,敲進了大陸遊客的心靈深處。

有個中國人說我在北京都不知道,你在香港怎麼知道。我說:打人的知道、被打的知道,如果被打的人把事情公布在互聯網上,第二天全世界都知道。有時他們問說你看到了嗎?我會說你看到電嗎?你看到氧氣嗎?一個你摸到會死,一個你沒有它還不能活。比如「自焚事件」,天安門那麼大,警察沒有背著滅火器巡邏,有人自焚,等找到滅火器時,人都燒死了,不可能有攝像機照到,外國人一看就知道是造假的,只有不明真相的中國人相信。

有個老太太說每個團體都有好人與壞人,共產黨也有好人。我說沒錯,中國人大部份很善良,但是你們入黨時都在紅旗下宣誓,要為共產黨奮鬥一生,隨時準備為其犧牲一切,這可是毒誓會應驗的,趕快退黨。有人說共產黨這麼不好,美國怎麼到中國投資。我告訴他:二十多年經濟成長,很大程度是靠壓榨資源與犧牲環境為代價(九評之九)。

有人說哪個國家不殺人。我說所有政黨奪取政權後,一般都實施特赦,只有共產黨奪取政權後造成八千萬人死亡,比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戰死亡人數加起來還要多。有人說共產黨現在變好了。我說「文化大革命」後,你以為它變好了,它鎮壓六四學生。改革開放你以為它變好了,它鎮壓法輪功、維權人士。共產黨的邪惡本質根本沒變。

我建議:到香港時間短的同修,最好先待在同一個景點講真相,可以累積經驗將那個地方講真相的工作做的更細緻、更完善。同時,也要鼓勵台灣同修到香港參加遊行,我發現,辦過遊行等活動後的第二天,另外空間的邪惡爛鬼被清理掉了,所以派發真相資料的效果特別好。

另外,導遊是整個旅遊團的靈魂人物,起著極關鍵的作用,許多遊客被不明真相的導遊所誤導,不敢接受真相材料,所以嚮導遊講真相非常重要,除了可以影響大陸遊客拿真相資料的態度外,或許他們還是有緣得法的眾生。記的有一次,我遇到一位四十多歲的導遊,當同修向團員講真相時,她出面阻止;第二次遇到她時,她開口問我,你們到底為甚麼這樣?我趁機向她講真相;第三次遇到她時,她跟我說,可不可以借給我一本《轉法輪》?後來再遇到她時,我想向她要回《轉法輪》,發現她變年輕了,就跟她說,你好像變年輕了,她笑著說,煉了法輪大法都變年輕了。

最後以師父的經文《快講》和同修共勉:「大法徒講真相 口中利劍齊放 揭穿爛鬼謊言 抓緊救度快講」。謝謝師父,謝謝大家。

(二零零六年台灣法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