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懷慈悲救世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五日】

師父好!
同修們好!

我是在瑞士旅遊景點講真相,發《九評》勸三退的學員。師尊多次教誨我們,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使命就是救人、搶救人,可見時間是非常緊迫的。在旅遊景點講真相,發《九評》、勸三退,正是面對面,最直觀的救人方法。三年多來,經過在景點講真相,我深深體悟到這是師父給我安排的救人之路。我每天堅持學法,遇到問題向內找,不斷用法來歸正自己,使自己漸漸成熟起來,路越走越順暢,勸退的人越來越多,下面談談我的體會。由於層次有限,如有不妥之處,請同修們慈悲指正。

一、整體配合

我每週從週一至週五,風雨無阻去旅遊點講真相,每天都會有一個同修和我一起合作。剛開始我只重視發材料,認為發的材料越多,救人就越多。經過不斷學法,我逐漸認識到,發材料固然重要,可是不知道對方被救了沒有。我就想如果我要把他勸退了,不就清楚的知道他被救了麼?於是我就把功夫下到勸退上。過去,對那些不要材料的,我就想辦法勸他拿材料,再不拿,我就不管他了。後來我逐漸悟到,要不要材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要讓他知道真相,勸他退。勸退時,當遇到不理智的人,同修配合發正念支持我。

一次,我勸退時遇到一個很不理智的人,說話很噎人,但是這個人不壞。我當時想起師父說:「工作中的語氣、善心,加上道理能改變人心,而命令永遠都不能!」(《精進要旨》<清醒>)我就心平氣和的勸他,給他講真相勸退,同修在旁邊也發正念支持我,這人最後終於三退了。

二、整體講真相,個別勸退

在景點,我面對的絕大部份是從中國來的遊客,是受邪黨毒害最深的,非常清楚邪黨整人的殘酷手段。我體諒他們有怕心,所以就採取集體講真相,個別勸退的方法。

一天,我發給一個人的真相材料裏有《中國特寫》,頭版就是黨內呼籲逮捕江××。在這裏四十幾人等候上車,其他人都沒拿材料,我正要給他們講真相,突然拿材料的人就問,你能給講講江××麼?這正是我切入的好機會。我就講江鬼如何賣國,出國訪問時的醜聞,如何不懂外交禮節,當眾拿小梳子梳頭等。一個人問道,是不是他還摳鼻子?我說是,大特寫都出來了,很多人都在譏笑他。看的出,人們都很厭惡他。

我又講了,它在法國接受費加羅報記者採訪時,信口雌黃,毫無根據的誣蔑法輪功。回去又開人大會,又給政治局委員寫信,又炮製天安門自焚假案等,鋪天蓋地大抓捕,用了各種酷刑迫害大法學員,特別是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高價出售牟取暴利,焚屍滅跡,天理不容。

大家都專注的聽著,看的出他們很同情法輪功。我又講法輪大法洪傳世界八十幾個國家,獲得一千多個褒獎,使無數人受益。比如我過去多病纏身,每天以藥代飯,走路需要拄拐杖,煉功五十天後,無病一身輕。我還曾爬過二千三百公尺的高山不用坐纜車,你們看看,我快七十歲了,耳不聾,牙沒掉,一個人大聲問,你的頭髮是原裝的麼?我說,是原裝的,不是假髮。這個人立刻大聲喊,法輪大法好!這時大家的目光都轉向我,有的說真不像快七十歲了,有的說像五十幾歲的。有個人說,「我剛四十多歲比你還老,我一身病啊,你能不能給我一本書(指《轉法輪》)?我回去也煉。」有的說:「給我份材料,我得好好研究研究。」他一拿大家都拿了。

我接著講,中共邪黨害死了我們八千萬同胞,現在又打壓法輪功,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做了人神共憤的事,現在天要滅中共,趕快三退吧,現在已有四千多萬人退出邪黨及相關組織。用化名,小名都可以,我可以幫助三退保平安,保未來。然後我幫他們起了名字,個別勸退,勸一個退一個。這時導遊喊,大家準備上車了,有人跟我揮手告別。一位女士急匆匆跑來問我,聽說你能幫助退甚麼,你還管起名字。我說對,我可以幫助退黨、團、隊,我還幫著取名。她說:「我也退,你幫我起個名字吧!」我看看她說,哦很漂亮,就叫美麗吧,美麗的女郎!她高興的連聲說,謝謝,謝謝!向我揮手離開了。四十幾個人裏,有三十二個退了。

三、不放過一個有緣人

一次我遇到一位高級知識份子模樣的人,我們交談的很溶洽,當講到法輪功時,他的看法很正面;當講到邪黨如何壞時,他也很有看法,還做補充。可當我勸他三退時,他就是不答應。當時我就想,這麼好的人,沒有退出邪黨就走了,這是遺憾。之後我又不斷的碰到他,我想這都不是偶然的,是安排我救他的。每碰到一次,我就勸一次,他還是不答應;我就向內找,還是我的耐心不夠,慈悲心不夠,我救人的心沒有完全到位。這使我想起師尊的教誨:「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我要按照師父說的去做,他要上車了,我再勸他一次,於是我說,先生,我們就要分別了,你跨過千山萬水,我們能見一面,有多大緣份呀!你入了黨、團、隊,不退還真不行,天滅中共,你怎麼躲過此劫?你是好人,我才這麼苦口婆心,我為你好啊!他說我感應到了,你真是好人,就聽你的吧!我說自己起個名字吧,他說就叫三可吧!我問甚麼意思?他說退黨、團、隊三樣都可以。我說真為你高興,分別時,他說,回去我也找本書(指《轉法輪》)看看。就這樣經過五次終於把他勸退了。

四、師父就在我身邊

有一次,我在景點等了兩個多小時,只勸退了一個,沒有遊客來,我就想,今天勸退了一個,我也沒白來。一會就來了一車孩子,我立刻迎上去發材料,跟來的五、六個老師都拿了材料。接著我勸孩子退隊,老師一聽,害怕了,就把孩子們帶到手錶店裏,還讓班幹部看住,不讓和我接觸。我見不到孩子,怎麼救呀,我又難過,又著急,就發正念求師父。一會兒一批一批孩子就出來,開始走出一個孩子,見我就笑。我就問他,小朋友,想把平安帶回去嗎。他說想,我就說四川地震凡是退黨、團、隊的都平安,我給你起個小勇士退隊吧。他說行。接著又有四個走來,我就向他們揭露邪黨如何瞞報四川震情,如何貪污,造成校舍豆腐渣工程,致使大批孩子被砸死,現在共產邪黨無官不貪,天要滅中共,你們趕快退隊吧。他們都說行。我就起了三個名字,很快三個孩子搶先退了,第四個不吭聲。我就說自己起個名吧。他說,我叫笨蛋。我問,為甚麼叫這個,不笨呀。他說,三個名字都被他們搶去了,就我落後,我還不笨呀,就叫這個。我說,其實名字就是個號,沒關係,你要認真,我就用這個給你退了。他說行。

這時又來了兩個十五、六歲的男孩,見面就問,退甚麼退,我們不僅入了隊,還是團員,我們還想入黨呢。我就問他們,你們知道甚麼是××黨?他們說××黨讓我們出來玩呀。我又問,是××黨給你們的錢嗎,那不是你們爸爸媽媽辛勤工作掙的錢嗎,你們爸爸媽媽的辛苦錢還要納稅養活××黨呢;現在××黨無官不貪呀,再想想,共產邪黨領袖是中國人嗎?那不是馬列嗎。兩個孩子都說,有道理。我接著說,我們要做中華好兒女,不做馬列子孫。一個說,我的理想破滅了。另一個也說,我也破滅了。我說破的好,就起個化名,退出團隊吧。他們都說退。一個孩子問,您是煉法輪功的嗎?我說是。我就跟他們講大法的美好,使我的身體非常健康,我還曾經不用纜車,爬二千三百公尺的高山。孩子們問,您穿登山鞋了嗎?我說,沒有。他們說,您真了不起。我說,不是我了不起,是法輪大法了不起。

這時又有三個女孩來聽,我就拿出貴州藏字石給他們看,「中國共產黨亡」。一個女孩說:「看呀,是真的。我媽在聽勸三退的電話時,就提到藏字石,我媽不信,這回我可看見了。」我說,回去你要把這事告訴你媽呀。她說,那當然。我勸她們,那我給你們起名字退隊吧。三個女孩都退了。我又問那女孩,你媽退了嗎?她說,沒。我說回去勸你們的親人退呀,讓他們保住平安呀。她們都點頭答應。有三十幾個孩子,十七個退了。

五、眾生在覺醒

一次,從車上下來四十多人,我就大聲說,告訴你們一個消息,天要滅中共了,現在退出中共及其相關組織的四千多萬。你們知道嗎?四千個貪官,帶出四千億。一個人說,何止這些,緊接著一個人高喊,打倒××黨。這時走過來一個中年婦女,對我說,把材料給我,我幫你發,我就跟大家說,趕快三退,三退保平安,保美好,保未來,我可以幫你們退,起化名,別名都可以。這時那位發材料的女士回來問我,你說退甚麼?我說,退黨、團、隊,我可以幫助起名字。我給你起名退了吧,她說,我退。然後我就一個個的問,問一個退一個,連導遊都退了,一共退了三十幾個。

六,結語

三年來,我一直堅持在景點講真相,發《九評》,勸三退。剛開始,瑞士對遊客控制較嚴,遊人比較少,中國人就更少;近一兩年遊人多起來了,特別是中國人也多起來了。我開始只重發材料,兩年多只勸退二百多人。後來對師父講的救人的法理越理解越深,深感救人急,我就在勸退上多下工夫,認識到多勸退就是多救人。僅從今年五月到八月就勸退一千一百一十一人。這其中有教授、工程師、高級工程師,老師、孩子,也有導遊、普通黨員、黨委書記、一般幹部,還有帶保鏢的高級幹部、和公安局的,「六一零」的等等;他們真的發自內心的退了,得救了。有的退了還給我留下名片,希望保持聯繫。有的互相介紹,我才知道他們的身份。

今年「十一」前後,我去巴黎參加呼籲歐衛恢復新唐人對華髮送信號的活動。期間,我去巴黎景點講真相,救人,看到巴黎每天都有六、七百人,聽同修說,最多時有一兩千人,我真不想離開那裏,想多救人;於是,我將回程票推延了,和巴黎同修一起講真相,勸退。

前來參加呼籲歐衛事件活動的北歐同修也積極參加勸退活動。同修們那種救人的急切心情在激勵著我。我們不斷學法交流,我向他們介紹我在勸退方面突破的經歷,又和大家在法上切磋,大家在法理上清楚了,又到景點去勸退,大家很快有所突破,開始勸一、兩個,三、四個,逐漸方法也多起來了。在巴黎的十六天內,據不完全統計,我和巴黎同修一起勸退了九百六十多人。

我最大的體會是,我之所以在第一線救人這條路上,越走越順暢,救人越救越多,就是我有堅定的救人正念。師父看到了我這顆心,不斷淨化我的心,使我救人的心越來越純,源源不斷的給我救人的智慧。因此使我遇到各種類型的人,我都會用各種方法切入,恰到好處,說話既慈悲又簡練,勸退越來越多。我深深體會到,我所有的行為和智慧,我所有的一切都是從法中來的,都是師父給我的。我自己做的還很不夠,離師父的要求,大法的要求還差的很遠,我有決心,繼續精進努力,做好三件事,做好師父要的,快救人,多救人。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二零零八年歐洲法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