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幸修大法 精進不止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五日】

師父好!同修好!

我從二零零七年四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修煉時間不長,但自從修煉大法以來的種種經歷和認識卻使我感到重獲新生。其實在三年前我就已經聽說了法輪大法,但並不知道有《轉法輪》一書的存在,所以法輪大法當時並沒有引起我人的這一面的注意,但是我神的那一面卻提醒我必須深入的了解他。我那時也一直在力圖區分自己和隨波逐流的常人社會,讓自己向歷史、藝術等領域探索;但是我人的一面卻又不願意放棄繼續作常人的事情。

當我最終有幸開始閱讀了《轉法輪》一書後,我在還不十分清楚為甚麼的情況下預感到這部大法是非常特別的。在我通讀全書後,我決定去公園煉功點煉功,但卻有很大的干擾。那時我的妻子只要一聽我說想去煉功就氣的不得了,跟我吵鬧不讓我去。但最終我還是下定決心要去,任何事情都不能阻擋我。但是心裏卻想著我回家以後等待著我的是不是會是一場軒然大波。而讓我驚訝的是在我回家後卻甚麼都沒發生;我妻子並沒有像我之前擔心的那樣生氣,甚至還問我煉功煉的好不好。

修煉初期,我並沒有感覺到像其他學員一樣,在身體上有甚麼特別大的變化。因為我在修煉之前身體上也沒有特別嚴重的疾病或者疼痛。但慢慢的,我感覺到我的身體也在漸漸的被淨化,感覺到自己原來就像一個骯髒的下水管道,裏面全布滿了污穢的東西。尤其是我的個性,原來我是一個脾氣特別不好、固執並且狂妄自大的人。在我修煉之後,我妻子、父母,甚至工作的同事都感覺到了我脾氣的變化。

我從十六歲時就開始抽煙喝酒,在修煉法輪大法前,我一天抽一包煙,喝酒也是常有的事,後來也曾幾度想戒卻都戒不掉。而修煉後,在師父的幫助加持下,我輕而易舉的戒掉了煙、酒。我悟到:要去掉任何執著,首先要有一顆想真正去掉這個執著的堅定的心,這樣一定能去掉。我身體上的受益使我更加堅定了修煉大法的心,我決定將會用我的畢生修煉法輪大法。

曾經有一次,在我來說很大的消業關,那時我剛剛修煉不久。一天上班時,我感覺身體不適,雖然我全身都很痛但還能忍受。可是當我晚上下班回到家時,突然感覺體溫上升,我的整個腦袋脹的很厲害、而且非常痛,像要爆炸似的,身上不停的冒汗,一陣一陣的哆嗦。週六下午的時候我的體溫接近四十度,頭痛欲裂。我心裏知道這是師父在給我淨化身體。儘管我當時燒的很厲害,身體很難受,但是我也很堅定,週日的時候一定要去公園裏和大家一起煉功。第二天,儘管我妻子建議我不要去,但是我還是堅持去了公園,當我剛一到公園的時候,我身上的痛就立刻減輕了許多。當天晚上我感覺身體舒服多了。這是我經歷最大的一次身體消業。

在修煉法輪大法後不久,我開始讀新經文,我意識到其實修煉大法還包括做很多事情。比如:學法、發正念和講真相。可是我每天要上十個小時的班,再加上來回路上的時間,到家已經挺晚的了,回家還要和妻子一起做做家務,再洗洗涮涮,經常是學了法就沒有時間煉功,要煉功就沒有時間學法。還怕妻子生氣,還要抽時間陪著妻子看一會電視。業餘時間很少。同修建議我參加每天早上五點鐘的在網上的集體學法、發正念和煉功。我一聽早上五點鐘,哇!那麼早!我每天要上十個小時的班,很疲勞,我可起不來!但是我明白這是惰性在阻擋我精進,如果我不盡力克服這個惰性,早上起來和大家一起學法煉功,可能我永遠會像原來的老樣子,永遠也抽不出時間做好師父要我們做的三件事。於是,我下決心參加早上五點的集體學法。一旦下了決心,馬上就付諸行動。我發現事情並不像我想像的那麼難;就是說,我們正念很強的時候,惰性就越來越弱,很容易就把它克服了。至今我和同修們堅持每天早上集體學法、發正念、煉功。使我意想不到的是,雖然我的睡覺時間少了,反而卻比原來睡覺多時還要精力充沛。

我並不會任何一種另外的語言,所以無法作翻譯的工作,也不會電腦方面的技術,沒有一技之長。我感到苦惱,不知該做些甚麼來證實法。一天我接到了一位同修的電話,他問我是否可以用我的車去發大紀元報紙。我的第一個反應是說「不」,並且還找了一個沒有時間,早上起太早的藉口。在我放下電話三十秒鐘之後,我不斷的在大腦中想:「但是,這不是我一直在尋找的機會嗎?」於是我立即回了電話,甚麼具體情況也沒問,就告訴同修我可以做這個工作。我當時為自己這個變化感到十分開心,感覺到好像從胸中拋出去一個沉重的包袱──一個為私為我的黑色包袱;頓時我感到呼吸都順暢了。此後我們一直在每個星期天的早上做發報紙這個工作;之後還能余出時間去公園煉功。

我現在利用每天所有能利用的時間來為做證實法的事,我利用休息時間到馬德裏和周邊城市發大紀元報紙。我們在發報紙的同時,也向他們徵求支持法輪功學員反迫害的簽名。我們每個星期還會到中國商店去發大紀元和講真相的VCD光盤。我們週末還會去西班牙一些其它城市去洪法和給當地的中國人講真相。在講真相的過程中,有的中國人出於對中共邪黨政權的懼怕,或者是被中共邪黨的謊言所矇蔽,不願接受大紀元報紙,但是我會在下一個星期再去給他送報紙;有時雖然沒有立刻看到效果,但是我知道,只要我們憑著一顆純淨的、沒有私念的心,堅持做下去,一定會打動他們塵封已久的心,使他們接受報紙,明白真相。事實上也正是如此:慢慢的,那些原來不願意接受報紙的中國人變的開始願意接受報紙了,繼而也願意接受講真相的光盤了。

一次,我和兩位華人同修一起去中國人聚集的商業批發區發真相資料,勸三退。由於我不會講中文,在發真相資料時,我就拿著一張華人同修給我的中文三退表格給他們看,告訴他們,這很重要。使我非常驚喜的是:有些中國人在認真閱讀了表格上方的《大紀元鄭重聲明》後,竟然在退黨表格上認真的寫下了自己的名字,宣布退出邪黨組織。由此我更加悟到:即使不懂中文,但憑著一顆真正為他人著想的心,也能做勸三退、救度眾生的事。

為了向中國人發報紙和真相光盤,我學會了一點中文,如:「你好」、「送給你」、「法輪大法好」。為了向中國人講真相,我學會了刻錄真相光盤。我用自己的積蓄,買了大量光盤,刻錄《九評》、《風雨天地行》、《我們告訴未來》等揭露中共邪惡本質和法輪功真相的光盤,發給中國人,使他們了解真相,退出邪惡中共。

現在我感到沒有足夠的時間來救度眾生(因為正法的時間越來越快)。所以我都爭取用每一天的每一分鐘,用我的大腦思考如何更好的做好三件事。在工作中、在家裏、在和鄰居在一起時、在車上或去任何一個地方,我都想著並且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生活中,在我身上發生的每一件事情都是我自己修煉或救度別人的一個機會,在大街上碰到的任何一個人,儘管有時我沒有足夠的時間向他講真相,但是我都會送給他們一份傳單,或善意的幫助他們去做一些事情,為將來給他們講真相做一個積極的鋪墊。在我下班後和回家前的這一段時間裏,我會發西文和中文報紙和徵集一些簽名。

剛開始,我在離家較遠的地方徵簽;後來慢慢的,我害羞的執著心和怕心一層一層的被去掉後,我開始在我家附近徵簽;後來是我的家人和同事,最後是我住的樓裏的鄰居們。但是我仍然在徵簽和講真相方面有很大,很多層執著心;但是我很高興能夠救度這麼多眾生。每天我從出門上班到下班回家公文包裏都裝著徵簽的表格和講真相的傳單,在徵簽的同時我還會利用這個機會讓他們來公園裏煉功。基本上我每天都是這樣過的。每次我坐到電腦前一定都是為了大法的一個工作。

一天,我正在做一個證實法的項目,需要在家裏打印一些東西。由於某些干擾,打印機在被我修理了三十分鐘後還是一動不動。當時我雖然知道是干擾,但是卻不知道如何戰勝它。而這時正好響起了發正念的音樂;發完正念後我還是不知道該怎麼辦,我只知道不能由於這個干擾而在這浪費時間;我想:「我必須利用起這個時間」。於是我打開了明慧網站,隨便找了一篇中國大陸大法弟子的文章來看,這位學員講到她利用下班後時間給其他大法弟子修理打印機時發生的事情,一天她必須修理一個從來沒修理過的另一個牌子的打印機,當時已經很晚了,她不能確定如何修理那個打印機,她把它全拆開,但是心裏很害怕不能把它原樣裝回去,因為她並不熟悉那種打印機,她只是把它清掃了一下就從新裝回去了。這位大法弟子說到,當時就好像師父指引著螺絲刀把每一個釘子釘回到原來的地方,而她自己甚至不知道這些釘子是從哪下卸下來的。在重裝了打印機後它就能運行了。當我讀完這篇文章時,我的電腦屏幕上突然不知怎麼的出現了一個對話框,我點了一下OK之後,我的打印機就開始運轉了。這就是大法的奇妙,當你精進的時候,師父就會指引你。

今年八月份,我和同修們一起去巴塞羅那就歐衛屈從中共中斷新唐人信號事件舉行新聞發布會,並向歐衛最大的股東講真相。在凱旋門,我們向來往行人、遊客發放真相傳單講真相,徵集簽名。中午時分,行人較少,但我沒有消極的等待遊人過來簽名,而是走到有人的地方去給人們講真相。我看到,世人們都有善良的一面,只不過有的人被各種現實利益所驅使,逐漸變的麻木和冷漠;也有的人則是被中共的謊言和其製造的一些表面繁榮所迷惑。但如果我們在講真相時去掉怕心和羞怯心,懷著無私念的純淨心去講時,幾乎所有的人都會簽名支持我們,並且譴責中共的無恥行徑。前來採訪的記者在了解了真相後,也都簽名支持新唐人。

在歐衛最大的股東某某公司,雖然當時幾位大股東都去度假未歸,但我們跟遇到的所有該公司的員工發放傳單、講真相,也徵集到許多員工的支持簽名。我悟到:我們不僅僅是呼籲歐衛儘快恢復新唐人信號,也是在這個過程中救度我們所遇到的各階層各行業的眾生。

在修煉法輪大法後,我感覺到過去那顆為私為己的心正在逐漸逐漸縮小消溶,心胸越來越寬廣,能夠越來越更多的為他人著想。每天雖然很忙,但卻很充實。而且我也發現,我家裏的環境也在不知不覺中發生著變化。比如:我的妻子原來不喜歡大法,因為她覺的我每天用很多的時間學法、煉功、講真相,陪她的時間少了。但我發現,隨著我修煉不斷去掉為私為情的執著、能為更多的人著想的時候,我的妻子也發生了變化。比如早上五點鐘起床學法、煉功、發正念,開始時我還擔心妻子不高興,因為我們剛結婚不久。但慢慢的我發現:妻子由不高興到現在接受了我的作息時間,也不再發牢騷了。又比如,我發送報紙時,有時帶她一起開車去發。後來有一次,我們去外省洪法講真相時,我因為來不及送報紙,就把裝了中文報紙的車留在了馬德裏。我對妻子說:「如果你願意,可以去發報紙。」我當時想她肯定不願意去發報紙;我這麼說,只是建議她。可沒想到,當幾天後我回到馬德裏的家裏時,發現妻子一個人開車將所有的報紙都發出去了!而且在我返回馬德裏的當天下午,妻子沒有要求我陪她看電視逛街,反而是她陪我一起發了下一期的大紀元報紙。正如師父所說:「佛光普照,禮義圓明」(《轉法輪》)。

法輪大法是我一生都在尋找而終於找到的宇宙大法。我會堅定走好師父安排的修煉的路,努力做好三件事,請師父放心。

謝謝師父!
謝謝大家!

(二零零八年歐洲法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