徹底否定舊勢力 救度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一月五日】

師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一、來馬來西亞的起因

有同修在聽法中了解到海外講真相很缺乏人手的情況,於是動了要去海外的一念,並邀請我們同行。當時,該同修和我們都屬於所謂的「重點監控對像」。經過討論,我們決定堂堂正正的去辦理相關的出國手續,主要把握兩點:其一,不要把過程中碰到的事情當作常人的事情來辦,而是把自己當作一個煉功人去證實法。其二,在平時的發正念中加上一念,清除對此事的任何干擾。

在辦護照的過程中,雖有「小插曲」,但都通過向內找和發正念,順利拿到證件。臨出國的前兩天,邪惡借親戚的口,向我們發動攻擊。他們打來電話說:「你們幹甚麼,我們都知道。別搞那麼多事了,你們的名字都在黑名單上,你們出不去的……別浪費金錢和時間啦。就算給你出去,你沒有多少錢,還不是熬苦日子嗎?」電話中,言辭激烈,軟硬兼施,見我依然不為所動,便大發脾氣,狂罵之後掛斷電話。

接下來,唱「紅白臉」的電話又來了幾回,我意識到矛盾已經很尖銳了。妻(同修)問我怎麼辦,我說我們應該靜下心來,用法來衡量一下。我盤腿而坐,看看自己的心態是否平穩,同時回想一下剛才接電話時是否有不尊重別人的地方。排除方方面面的原因後,確認是舊勢力在干擾,而且這種地域限制其實也是邪惡的迫害手段。因為它妄圖把我們限定在它的勢力範圍內繼續迫害。我們決定對事情的結果不起念,按照原定計劃行事。因為不管能否出國,只要我們用行動和正念來否定舊勢力的安排與迫害,這就是意義非凡!

出行那天,從清晨到傍晚,我們幾乎不間斷的發正念,另外還有些熟悉的知道消息的同修也相約發正念相助。結果,在師父的加持下,我們順利來到了海外。後來,我們打電話給親戚,他們很驚訝,覺的不可思議。

二、講真相體會點滴

到海外來了,在寬鬆的環境裏,更應發揮大法弟子的作用。新馬泰旅遊必經的馬六甲古城、黑風洞、獨立廣場景點、那些燈光燦爛的夜市以及華人聚居地,都是我們講真相救眾生的重要場所。主要形式是發大紀元報紙、真相資料和《九評共產黨》,後來也自己印發一些明慧網上的真相小冊子。

在講真相的過程中,經常有魔煉人心的事情,尤其在遇到被中共邪黨宣傳欺騙洗腦的眾生的時候。《轉法輪》中說:「雲遊是相當苦的,在社會中走,要飯吃,遇到各種人,譏笑他,辱罵他,欺侮他,甚麼樣的事情都能遇到。他把自己當作煉功人,擺正與人的關係,守住心性,不斷提高心性」。在講真相的過程中,也同樣會遇到各種各樣的人,說各種各樣話──有贊同的,有冷漠譏笑的,有辱罵的,甚至有做各種動作裝作要打人的。剛開始遇到這些情況時,最容易的反應就是氣血翻湧、想和對方爭辯一下,或者不知所措、覺的這個人怎麼這樣子的不可救,或者心裏氣的很不平衡。

如果在講真相中不能守住心性,平靜慈悲的場就會受到干擾,講真相的效果就不好。出現這些情況的時候,一般在意識上都知道怎樣去對待。但要真做到內心不被常人所帶動而平靜慈悲的繼續講真相,甚至能夠破開對方的誤解與疑慮,把對方圓容過來,那是要經過魔煉心性的。

學法中,我們都知道,世人都是為法而來,三界的歷史都是為眾生的得救而造就的,每個眾生明白的一面都是很急切要明白真相。根據這個法理,在遇到說那種話的人的時候,我們就不再為對方的反應而波動,而是在內心裏直接面對他的明白的一面,把思想定在他佛性的一面上,雷打不動。還有一點就是發正念,針對講真相多發正念:比如,要去哪裏講真相,去之前發正念清除那個地方及干擾相關眾生的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講真相過程中,最好有同修在旁邊發正念;事後再發正念,讓接到真相的眾生能從正面去認識真相。

除了發資料外,還要針對眾生的誤解與疑慮,在道理上破除它。我們發現一旦破除思想障礙後,很多華人都會展現其明白的一面,對我們表示理解和支持。例如,有人說:「中國現在很強大了,為甚麼還說中國不好?」我們會告訴他:「我們就是從中國出來的,中國的真實情況怎樣我們很清楚,中國所謂強大的印象其實是一種虛假的宣傳,而且這種表面的經濟繁榮是過度掠奪環境資源和道德資源所帶來的泡沫經濟。」然後,我們會告訴他一些國內民眾痛苦的真實例子,最後會談到中共對海內外的子民、華人都是毫不關心的,一九九八年的印尼騷亂就是明顯的例子,海內外華人的痛苦完全可以說是中共造成的。接著,談到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真相。了解這些情況後,很多華人都表示震驚和同情。

有人說:「那是中國的事,與我無關,就像那個狗,它不咬我,我為甚麼要理會它?」我們便對他說:「今天那個狗不咬你,您能保證它明天、後天不咬你嗎?那個狗不咬您,你能保證它不咬你的子孫後代嗎?歷史上中共支持馬共,現在馬共沒有了,但中共採取了經濟文化的滲透方式,融資了這裏的主流中文媒體,這裏的華人都喜歡看中文報紙,那它就經常有意無意的影響您的思維方式,影響您的思想,赤化你的思想。當有被赤化思想的人當選政府官員的時候,它就會用共產的那一套來治理這裏的民眾,那你說中共的存在跟您無關嗎?中共不讓人有道德信仰、教人賺錢就行了,所以有些人為了賺錢,甚麼都幹,有些中國女性來這裏做妓女,有好些華人家庭都受到影響,你說是不是?」普遍的,對方都會認真想一想,然後點頭稱是。

有人說:「說中國不好對你有甚麼好處?」我們以反問的方式回答:「甚麼是真正的愛國?真正愛國是愛國家裏的老百姓,讓老百姓生活好一些,多一些幸福,少一些痛苦。愛國不是愛中共,中共不代表中國。中共一直都在殺害老百姓、文革殺人、六四殺人、現在也在迫害法輪功,中共就是殺人犯,愛中共就是愛殺人犯……」還有人甚至不理解的罵我們賣國,我們便對他說:「誰是賣國賊?你賣不了國,我也賣不了國,因為我們都是普通老百姓。只有掌握了國家資源和權力的人才能賣國。江澤民把相當於四十個台灣、約一百六十萬平方公里的土地(不算外蒙古)拱手給了俄羅斯,那真真實實賣國。」

也有人問:「你為甚麼要告訴我真相呢?」我們便告訴他:「我們告訴你真相,不是要你和我們一樣,因為很多人以前聽的都是中共的不實宣傳,那是謊言;中共歷來都是先欺騙宣傳然後殘酷迫害。如果人相信了它的謊言,那麼就會形成一種傳播謊言的氛圍,無形中就會幫助中共迫害善良的人,協助迫害。我們告訴你真相,就是讓你了解事情的真實情況,不再受中共的欺騙。人們不再相信它,沒有了謊言的市場,迫害就會減輕或繼續不下去。所以你的明白真相很重要。」通常,對方聽明白後,都會很鄭重的說:「我回去好好看看資料。」於是,我們便把各種資料送給他。

三、對徹底否定舊勢力的認識

學法中,我們知道整個宇宙在正法,而舊勢力卻認為是它們在做正法的事、在安排所有的一切,包括對大法弟子的迫害、救度或淘汰眾生。現在舊勢力雖然不存在了,但它以前安排的因素還在起作用。那麼如何做到徹底否定舊勢力呢?在修煉中,我體悟到兩點:

1、對修去執著的根本態度

師父教導我們:「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轉法輪》)無論有沒有舊勢力的干擾迫害,我們都要按法的要求修去執著。向內找修去執著不是走舊勢力安排的路,也不是為了避免迫害而做的。剛好相反,是按法的標準同化法,也是否定舊勢力。而舊勢力要幹甚麼壞事,都是抓住了學員某方面有漏或有執著為藉口。這裏我體會的是自己應該有一個徹底去掉執著心的堅定的根本態度。很多時候,並不是我們發現不了執著或者用於學法的時間不夠長,而是在去執著時有點拖泥帶水的感覺,而執著不修掉或去的慢,提高層次也就慢,相應的制約邪惡的能力和智慧也受到限制。

2、大法弟子應該成為主動按照法引領眾生走向未來的主角,包括解體中共。

「天滅中共,結束迫害」,這句話說過很多遍了,誰來解體中共這個宇宙的最大邪惡呢?誰來結束迫害呢?是中共自行解體嗎?等著舊勢力的安排讓中共倒下從而結束迫害嗎?在前段時間,網上流傳了將在甚麼甚麼時間發生地震等天災,中共將在奧運前的天災人禍中解體,後年如何如何的預言,甚至學員中也在傳,人心浮動。舊宇宙的歷史即將過去,舊勢力的安排因素也應堅決否定,解體中共這個宇宙的最大邪惡的歷史大事應由大法弟子的正念來引領,因為大法弟子的正念就是構成天意的重要部份,而不是在舊勢力邪惡因素指使惡人污染了世人後,我們被動的去講真相救眾生。

(二零零八年馬來西亞法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