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的目地:助師正法 救度眾生 圓滿歸位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三月三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一九九九年二月二十一日,在洛杉磯法會,我見到了慈悲偉大的師父,從此走進了法輪大法修煉之門,成為一名法輪大法弟子。至今已經整整十年。回顧這一段不算短而不平凡的歷程,心中感慨萬千。自己從一個被動受無神論洗腦,對修煉文化一無所知的「常人」,到在師父的呵護、引導下,在大法中一步步的走過來,成為一名堅定的大法弟子,時至今日,我終於清醒明白:作為一名法輪大法弟子,我此生的目地就是:助師正法,救度眾生,圓滿歸位。

這個認識是從被動而轉為主動,也是逐步清楚的,而關鍵的一步是師父的點化。

回想當初進入法輪大法修煉之門,一個明顯的動機是:做個好人也不錯。那是在那次法會上,聽到師父講出──人心變好了,也不需要那麼多法律,社會也就變好了的法理,觸動了我;也聽到許多同修「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如何做好人,這些感人的心得體會,其中無不飽含對師父、對大法的感恩,觸動了我。

修煉以後,覺的做好人也不容易,因為那不是按常人的標準,而是要按宇宙最高的標準「真、善、忍」去做。師父說:「告訴你一個真理: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轉法輪》

當碰到來自家庭、同修,各種矛盾時,不斷的去執著心的過程中,很多時候,自己的忍是強忍,甚至當時忍下了,但在後來的某個時候,當碰到機會時,還會出一出這口氣,覺的才舒服。其實也是沒有做到真和善。這個過程我修的很累,因為是強為。明確說也就是不真正明白修煉的真諦是甚麼,返本歸真也只是為了免除生命在六道輪迴中遭受痛苦。

當師父向我們展示正法的洪大目標,告知我們、大法弟子助師正法的責任時;當師父告訴我們今天的人,尤其是中國人,他們的來歷,他們是可貴的,需要大法弟子去救度時;當師父告誡大法弟子必須做好「學法,發正念,講真相」三件事時,當師父講出:「法度眾生師導航 一帆升起億帆揚」(《心自明》),師父導航,億萬弟子都跟著動起來,身為大法弟子,自己覺的也是一步步跟了上來,認為聽師父的話沒有錯,圓容師父要的是宇宙最大的善,其實並沒有明瞭其中更深的內涵。所以人的一面的狀態有時就會顯的明顯,就會不精進、比如懈怠、執著某一樣東西、滿足某一種享受、片面的去看待同修、掩蓋私心等等。這種狀態下所做的一切,就會有一種去完成任務的感覺、即使是不等不靠做自己能做的,也感覺是被推著走,但師父告訴我們所做的一切,卻是很偉大神聖的。

有一陣子,自己被惰性帶動,一切都是按部就班,每天做著相同的事,修煉似乎突破不了層次,自己覺的還很舒心適意。其實師父說過,修煉就是要吃苦的法理。我也知道舒心適意並不是好事,吃苦才能修成。這時慈悲的師父打開了我的記憶,使我一下子真正明白了此生的目地。

那是一個晴朗的早晨,我發完正念後,與往常不同的是腦海中顯現了一個畫面:感覺是離現在非常遙遠的時候,在一個非常聖潔寬廣的地方,宇宙之主威嚴而坐,但他的慈悲包容一切。

無數的神肅立在他的面前,周圍乃至整個宇宙都是肅然無聲,萬物都在等待一個莊嚴時刻的到來。眾神在傾聽宇宙之主講述一件有關天體未來的大事。此事關係每一個生命的去留。宇宙之主對眾神說:天體從上到下、每一層都偏離了法,我要歸正,去正法,到最底層,願意相助我的,可以在這個簿子上,那上面有許多事情要做,你可以在那項你認為能做的事情上面簽上你的名字。這上面所有的事都包含在我要做的一件事情裏面。但是下去時,你們的一切記憶將會被清洗,不復存在。你不會知道原來的自己,是從哪裏來。過程中也會被污染,甚至導致你回不來。

眾神感到事情嚴重、責任重大、摒住呼吸恭敬傾聽:但是,你們也有返回的辦法,我將會告訴你們二樣東西:一本書《轉法輪》和三個字(即師父的名字),到時候你們都會碰到,你們同化,就會返回。你們想一下,願意相助我的,就簽名。

眾神明白:此行將意味著甚麼,但神是宇宙的保衛者,捍衛宇宙是天職。於是,宇宙之主莊重的宣布:現在開始吧。

眾神面對宇宙之主,在那份神聖的薄子上、在需要做的事情上選出一項,簽上了自己的名字。然後排到一邊。當所有的神都簽名完後,宇宙之主囑咐:你們要互相扶持,並指著一個大漩渦說,你們現在就從這裏下去吧!那是天體的旋轉形成的大漩渦。這時眾神一個接一個跳下去。宇宙之主流下了血淚。

以上的一幕一瞬間打開了我的思維,使我對此生的目地,有了一個連貫和清晰的思路,那就是:助師正法,救度眾生,圓滿歸位。同時,這一幕也徹底沖刷了黨文化灌輸給我的無神論。

從此以後,我明白了我曾經對宇宙之主的誓約,我承諾救度眾生的責任;我必須修煉返回去的意義。也就是說:我到了這裏,此行的目地包含以上三個因素,互為一體,缺一不可,這也就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內涵。

師父在《二零零二年波士頓法會講法》中說:「大法弟子,你們面對的事情偉大,你們面對的責任重大,當然啦,還有你們自己的來源,都算在內,我才說你們偉大。要配的起「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稱號啊。那是宇宙中再也不會有的,開天闢地也就這麼一次,宇宙的開天闢地就這麼一次。」師父的講法使我堅定了以上的認識和要走的路。

關於救度眾生,師父《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中說:「救度眾生貫穿在你們現在生活的每一件事中,如果大家都能夠認識到、認清其重要性,我想,那可能會救度更多的眾生。」

當這種認識從生命深處衝破表面人的觀念障礙時,感覺內心無比暢通,踏實、堅定。一切擋在我與大法、與師父之間的干擾消除了,擋在我與同修之間的間隔不起作用了。我的生命浸溶在師父無量的慈悲與大法無邊的威力中。

此後,每做一件事,或碰到一件事,我就會把:助師正法,救度眾生,圓滿歸位這三個因素聯想起來,結合起來。在師父的正法進程中,如果我沒有跟上,那我就是沒有做好助師正法;要做的事情中,如果我沒有做好,那就是沒有救度到我該救度的眾生;在做事情的過程中,不注意修煉好自己,達不到大法的標準、做不好事情,也給圓滿歸位造成損失、給整體帶來干擾。我想,作為一個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我應該這樣看待這些問題。

從此,在助師正法,救度世人、個人修煉中,碰到各種問題,人世間的、甚至同修之間的,雖然有困惑、沮喪、有時很難、也有路不通的時候,但是我已不會陷入其中。我認識到這一切都是表象、假相,而且往往我還會感覺到那些問題背後的真實的含意,而比較清楚我的目標是甚麼。其中除了學好法、以法為師,去破迷;還有,一個堅定的信念就是作為一個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我應該承擔的責任。而我也應該為當初的誓約負起責任。

由於講清真相、救度眾生有許多項目要做,以前,當碰到困難時就會覺的如果具備自己缺少的某種技術專長多好啊。比如跟主流社會,主流媒體打交道、講真相,力不從心,就想如果能操熟練的英語多好啊。其實自己具備甚麼條件、能做甚麼,是當初自己選擇的結果,就充份利用自己的條件、在自己可以做的工作上認真用心去做好。每個人都做好自己的一部份,整體就完整了。整體協調了,法力會很大。
在協調項目或參與項目中,總是會覺的有的同修比較不容易互相配合,不容易溝通,這個問題也困擾過我。但是,學了師父《北美巡迴講法》,我想通了,知道在創造人類文化歷史的過程中,大法弟子扮演過不同的角色,有時甚至是對立的兩方。比如說,有的扮演仁義之士,有的就扮演不講仁義的;有人扮強盜或殺人者,就有人扮被搶、或被殺……。到今天雖然大家都成為大法弟子了,但還存在因果業力輪報的關係,就會發生相互扭勁,相互頂撞等事情。

但是,想想當初我們助師正法的誓言,冒著天膽,跟隨宇宙之主歷經千辛萬苦,同心來世間。一路走來,所扮演的各種角色,是宇宙之主的旨意,是正法的需要,是我們的使命。大法弟子是一家人,跟著師父做同一件事情,不要被過去的戲中人的恩怨情仇的假相帶動,這樣去想時,看待同修,就會諒解、包容、多看同修優點,也珍惜同修,間隔就會化解了。

當我重溫師父《致紐約法會的賀詞》,師父說:「在歷史的過去,你們創造了人類應有的輝煌;歷史的今天,大法賦予你們救度眾生的使命;歷史的將來,你們純正的一切就是大穹成住不破的保證。走好你們的路,得救的生命將是你們的眾生,你們所做的一切就是成就你們圓滿的一切。」

讀這段法時,更深感師父的慈悲偉大、深刻領會自己是誰而感到責任重大。師父正法洪勢橫掃一切敗物,師父為宇宙天體的未來、承受著我們難以想像的巨難,師父為救度眾生含辛茹苦、萬般操勞,師父還為弟子的不精進操心指點。自己,作為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回顧以前,很多地方沒有修好,沒有做好,浪費了寶貴時間。想到這些是很慚愧的。今天的交流也只是談出我所在層次、一個方面的認識,也作為反省自己、鞭策自己,在今後的助師正法,救度眾生中修好、做好,不負師父、不負眾生、也不負自己。

如有悟的不對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二零零九年洛杉磯法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