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信法敬師中修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一日】我是得法較晚的大法弟子,在此把自己的心得向師尊做一個彙報,與同修交流。

走入修煉

我是進入花甲之年的老年大法弟子。家中有孩子先修煉的。我是一個個性很倔強的人,由於受邪黨宣傳的影響,從九九年「七•二零」之後,對孩子非打即罵,說了許多謗師謗法的話,罪孽深重。就是這樣,師父也不嫌棄我,在夢中點化過我兩次。那時孩子流離失所,在外地打工領我去了一個學法點。那些陌生同修,和善的面孔,關懷的話語,身處其間感覺就像親姐妹一樣,這對我觸動很大。沒有錢,沒有衣服,大家熱心幫助,那個場真好!後來我知道了那是修煉的場,又祥和又慈悲。當我第一次捧起《轉法輪》時,法的力量牽著我的眼睛在走,從左邊第一個字,一下子帶到右邊最後一個字。那時光學法,不會煉功,不幾天孩子就回家了,教我煉功動作,這樣我走進了修煉的門。那是零三年。

看書背法

師父說:「那部法可是造就一切洪大穹體無量王、主的,那是一切宇宙生命與各種因素的存在的保障,其中包括小小的你。」(《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我每天都在看書,看的速度快,那時是默念,有時一天看九講。一次做夢,夢見大法書從上到下有一個像五分硬幣那麼大的洞,醒來悟到,那是師父點化我,讓我學好法,不能追求速度。師父說:「我為甚麼叫你們學、念、記《轉法輪》呢?目地是指導你們修煉哪!」(《精進要旨》〈何為修煉〉)我學法愛走神,這樣我就改背法,總共背了十遍,但背的不好,不像有些同修背的那麼紮實,坐著背睏了就站著背,有時一抬頭,看見師父坐在我的對面在給我講法呢。每背一次,心性也在一次次的不斷被法點悟著、同化著。

不配合邪惡

師父說:「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零四年,新搬了一個住所,居委主任問孩子住哪,孩子如實就告訴了,(事後她悟到這樣做錯了)。結果,七月十日這一天,一個邪黨成員先敲門,孩子從門鏡一看,以為就他自己呢,就把門打開了。這時從後面又鑽進來一個迫害大法弟子的「六一零」頭目和兩個派出所的警察,進屋後,就讓她在三書上簽字,不簽就讓收拾行李去洗腦班。孩子當然不簽。我說你們知道洗腦班是甚麼地方嗎?你們的孩子怎麼不送去呢,那裏不是致死就是致殘,我義正辭嚴的質問他們,這樣僵持了快一個小時,後來惡人們說不去就不走。我讓孩子拿來紙和筆,把今天誰來了寫上,讓他們簽名,誰也不簽。最後邪黨「六一零」頭目著急了,說我簽。把筆給了他,結果他簽的是X主任,看來他們自己也不敢寫真名。我始終發著正念,請師父加持。他們都堵在門口,我推推哪個也推不動,他們一看我推,就去了門口兩個人,門口左右一邊一個。剩下兩個在屋裏,我用一個椅墊擋著讓女兒悄悄的換上鞋(當時穿拖鞋),又塞給她兜裏僅剩的二十元錢,她就往陽台走,在師父的加持下,從二樓順利的下去了,平安的離開了。這時,惡人才反應過來,往陽台去,後來他們四處找,東紮一頭西紮一頭,最後灰溜溜的走了。我心裏默默的說:「謝謝師父救了我女兒」。

第二天,我想得去證實大法,就去了邪黨「六一零」。我說,你們看,人從這麼高下去一點事也沒有,還是煉功人呀,孩子走的時候就穿著短袖、短褲,今天氣溫突然下降快十度,這人要是在荒郊野外不得凍死呀,你們得負責呀?第三天,我又去了。邪黨成員說,找回來還是得送洗腦班,就這樣我沒有再去(後來悟到,這樣也是順從了邪惡,按著他們的思路想問題了)。他們搞不明白,我怎麼不配合他們,和原來不一樣了呢?我說:我就是怕報應,你看那迫害法輪功的人有幾個有好下場的。後來街道主任的丈夫讓拖拉機撞死了,她自己又讓三輪從腰上壓過去了,住了很長時間的院,現在自己領著一個十三四歲的兒子生活。善惡有報真是天理呀,結果現在誰也不打電話參與迫害了,都怕遭報。

參加正邪大戰

零四年九月份,我和孩子帶上僅有的兩千元錢去了邪惡的老巢發正念。一路上邪惡的檢查很嚴。快進站時,我的怕心起來了(因帶了一本《轉法輪》),想提前一站下車,後來孩子與我切磋,在法中悟到:「一個不動,能制萬動」。我們順利的下了車,出了檢票口,就有一輛接站車,我說離前門近點的,價錢便宜的有嗎?這樣我們住進了一個旅店的後院,好像倉庫改裝的,由於宿費低,沒有人打掃衛生。我們自己打掃,走動的人很少,發正念、學法、煉功就像在家裏一樣,吃著方便麵。每天上、下午去天安門,其餘的時間就在旅店裏發正念。感謝慈悲偉大的師尊為弟子安排好了一切,在那住了八天,平安的回到了家。

堅持晨煉

自從大陸早三點五十分的集體晨煉開始至今,只差了三、四次晚了。原來煉靜功,雙盤只能半個小時,被惰性左右著,隨著學習師父講法的深入,自己也覺的應該堅持一個小時。等集體煉功時,別人煉一個小時,我就半個點兒,那算甚麼大法弟子呀,別人行的,我也能行。現在堅持快十個月了,沒差一分鐘。有時腿很痛,就想你痛死我也不往下拿。有一次腿痛的又噁心又要吐,真想放下腿躺一會,這時我想起《洪吟》中「苦其心志」就一遍遍的背,終於堅持下來了,竟像個孩子似的委屈的哭了起來,在心裏說:「師父我挺過來了」。這時,耳邊有個聲音說,挺過來了,還哭甚麼。師父每時每刻都在弟子身邊,諄諄教導著我們。還有一次打坐時,還看到了很強的光,特別明亮,我說孩子:「師父在鼓勵咱們呢」。從那以後,我打坐一個小時,一直堅持到現在。經過煉靜功,我的大周天也通了,真像師尊說的那樣「騎自行車好像有人推你一樣,上樓上多高也不累」(《轉法輪》)。

信師信法有驚無險

修煉到今天,時時感受著師父的慈悲苦度,同時也感謝同修的無私和幫助,每期《明慧週刊》我必讀。一次夢中,說我笑著坐在床上看《明慧週刊》,地下有一排陌生人看著我笑,醒來後我想那些都是投稿的同修吧。

當我第一次發資料時,手也哆嗦,腿也哆嗦,就覺著千萬雙眼睛看著我。發第一份資料,跑的比小孩還快,後來隨著學法的深入,在師父的加持下,漸漸的怕心去了很多。有一次,在一個住宅樓發資料,邊走邊發正念,心裏想著我是神,救你們來了,只讓有緣人得救,不讓壞人看到。就在我到六樓(頂樓)正要往一家發放時,從屋裏突然出來一個老太太,我走也不是,退也不是,當時愣了一下,這時就看見一個小「我」(大概一尺左右吧)上去了,老太太也沒有看到我。感謝師父,又一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我一生命運淒苦,有時情上來心裏酸酸的,但猛然想起,有師在,有法在,我不苦,此生唯有修煉、唯有證實大法、唯有走師尊安排的路,才是最幸福的,才是最幸運的。

今後我依然堅信師父,堅信法,永遠尊師敬法,時刻向內找,走好自己的修煉路,按師父的要求去做,執著與人心在法中快些歸正,在面對面講真相上繼續努力,跟上師尊的正法進程,報答師尊的救度之恩。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