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信師父 堅信大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一日】我很慶幸成為師尊的弟子,偉大的佛法從新歸正了我,在大法中,我走過十三年的修煉路程。這是我一生中最大的幸福。在正法修煉的十三年中,中共邪黨不斷向這個善良的群體犯罪,我和千千萬萬個大法弟子一樣,無辜的被迫害、流離失所、家屬被株連。但是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修煉中從來未動搖過,堅定的走在回歸的旅途中。

一、抓緊時間多救人

回想自己十多年的證實法走過的路,為了兌現自己的史前大願,助師正法、救度更多的眾生,把真相送到家家戶戶,在此次過程中,我修去了很多執著心,用善化解了惡,用慈悲包容了一切。

有一次。我和甲同修到農村講真相,進到一戶人家,屋裏出來一個三十多歲的婦女、年輕漂亮。我上前先打個招呼:姐妹到你家串個門。她很熱情的把我和甲同修讓進屋裏坐下,我們先和她嘮了幾句家常話,我看她面善又熱情,心想這個人一定不會反對法輪功,能三退,就把話語轉到法輪功上。還沒講三退呢,這女子、一下就炸了,啊!你們倆是法輪功!說著臉一變,把門打開說:「馬上給我出去,我甚麼也不信也不聽,快走。」這時我立即發正念,清除她背後的邪惡因素。同修甲仍不肯放棄她,就笑呵呵的說:姐妹別生氣,聽我把話說完好嗎?剛說法輪功,那個女的又說:「快走!快走!不然我就叫……」

我們一看實在不行,就走出了她家大門。我們馬上向內找,是甚麼原因促使她這個樣?我們一下找到了沒先發正念清除她背後的邪惡因素,只是從表面上去看一個人,有區別的心,另外慈悲心不夠。師父說:「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當時我看到她那個樣子時動了一念:救不了就不救,死不死不關我的事。由於自己當時念不正,發出的場不好,才導致她惡了起來。認識到了,以後我一定注意修這方面。

師父說:「全面講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惡,救度眾生,堅定的維護法」(《精進要旨二》〈大法堅不可摧〉)通過學法,我更加明確了自己的使命,沒有怕,大膽講。

有一次去農村講真相,遇到的情況和上一次相似,甚至比那次還兇。對方一聽是煉法輪功的,就讓我們走。這次我們倆人心態很穩,沒有被帶動,發正念清除一切阻礙眾生得救的邪惡因素,然後我說:「您聽我把話說完,我們是為了你們全家人能得福報,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災難來時神佛保!」還告訴她:現在世界上有一百多個國家都煉法輪功了,可不像電視說的那樣。講到這時,她的老伴從屋裏出來說:「快到屋來。」我們進屋一看,屋裏有她們的兒子、兒媳,還有一個來串門的親戚,我就和甲同修繼續給他們講:八九年六四時中共是怎麼槍殺手無寸鐵的大學生的;四川大地震中百姓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而得救的;還有貴州的「藏字石」等等,告訴他們天要滅中共,趕快退出中共的一起相關組織才能保平安的道理。他們聽完後,全都三退了,我們走時他們一再說謝謝。我倆也為他們得救而高興。

再一次,我講真相時遇到一市委秘書,我跟他講了大法洪傳和「天滅中共」等等。當他聽到「天滅中共」時,他很激動,並告訴我共產黨如何腐敗,老天早就該「滅」它了。還講他當市委秘書時,本應早就該提幹了,可當上面要提他當局長時,提出的條件是讓他拿一萬元人民幣。他拒絕了,幹也沒提上。後來又有多次提他的機會,條件是讓他先出人民幣二、三萬、五萬,最後竟達到了四、五十萬人民幣,把他氣壞了。一次一次的拒絕拿錢,最後他含著眼淚退休了。當我和他說三退時,他非常高興的退了,而且感激的一遍一遍的表示感謝。

真的是所有人都是為法而來的。正如師尊講:「你們在講真相、救度眾生中所救度的生命也不是普普通通的常人,每個人的背後都有他引申的、連帶的更深遠的宇宙關係,所以救度的不是一個人,很可能是一個龐大生命的群體,甚至於是很高層次的龐大生命群體。」(《二零零三年美中法會講法》)

二、發放真相時遇到的神奇事

我們經常到農村發放真相資料,每次都要走三、五個屯子。在一回出去發資料時,天黑的伸手不見五指,我們沿鄉間的路一直發下去。可就在這時,在我們前面大約五米的地方突然出現了一個小亮球,非常漂亮,向我們飄來。就在小亮球飄過的地方,我們看見靠牆有兩個人在那坐著,一聲不吭。我們悟到這不能再發資料了。然後小亮球在我們面前飄了一下,便向著前方飄去,我們就隨著他走,每飄到一家大門,他就停下,似乎在等著我們,讓我們往那家發,就這樣小亮球帶著我們走過了一段路程,然後消失在夜色中。此時我們悟到:是慈悲的師父在為我們引路啊!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我們正念更足了。

一次,我們坐車去農村發真相,那時是邪惡最猖獗的時候。又趕上那天是大搜捕,路上的所有車輛都要進行搜查。我們帶了一千多份資料,在慈悲師父的保護下,資料沒被發現,我們順利通過了檢查站。當時也有點害怕,但想到我們有師父,救度眾生是最神聖的事,誰也不配干擾,心態也就穩定了。

我們一行分成五個組,約好了等車的地方,車停那也沒動。神奇的是,五個小組,不管是哪個地方的,每當資料發完了,準備往回返去找車時,車就神奇的在面前了。大家都深感師尊佛恩浩蕩,感覺師父就在弟子身邊,時刻呵護著弟子。

三、向內找提高自己

在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過程中,自己也不知道發了多少真相資料,但卻從沒有想到過要自己成立一個家庭資料點,就是等、靠、要資料。資料點一次次被破壞,做資料的同修一批批被非法抓捕,似乎與我沒有任何關係。有一次我讓一個上班同修給做一千本小冊子及傳單,限定時間半個月,又讓另一個也是上班的同修做光盤三百個。準備半個月後發放,半個月後我去同修家取資料。

當同修高興的把資料幫我裝上車時,我心裏突然難受了,心想:我只知道要資料,這麼短的時間,同修又要上班,是怎麼做出來的呢?我為甚麼不為同修考慮?給同修增加這麼大的壓力。我為甚麼不買設備,自己做資料呢;我向內找自己,原來是有怕心,這些年的迫害,是我承認了舊勢力的安排。師父說:「修煉中出現的一切情況都與你有關係,所以你得修。」(《北美首屆法會講法》)此時我找到自己的執著,我要修掉它,不要它,大法弟子在正法中的事與我有關。我也買電腦和其它設備了,不再等、靠、要了。

四、一切都是師父在安排

二零零一年,我兒子大學臨近畢業,當時我因負責大法真相資料的傳遞工作,被公安局通緝,被迫流離失所。惡警闖到我兒子所在的大學,要校方找我兒子配合非法抓捕我,被我兒子拒絕了。兒子畢業後找工作時,考上某市政府機密處,在「政審」中,因我煉法輪功,兒子沒有被錄用。這些年在大法的佛光普照下,兒子的心態很好,並沒有怨恨我,也沒有怨恨法,反而對我說:「媽媽,你該煉就煉,我有一雙手,到哪都能掙一口飯吃。」我當時真為有這樣的兒子高興。

過了一段時間,兒子又考公務員,還是上次的原因,又沒有被錄用。這時兒子有些承受不住了,默默的掉眼淚,但從未怨恨我,依然支持我走修煉路。

我卻放不下,心疼兒子。人都說:母親都想把最好的東西留給孩子。我這個母親因邪惡的迫害株連著孩子,每天面對一個三十來歲的大男孩,屋裏屋外的,心裏苦哇;年復一年,日復一日,千餘天的時間就這樣過去了。

在這過程中,我看到師父在《轉法輪》中說:「而真正做這件事情,是師父給做的,你根本就做不了。」我心敞亮了,信師信法,放下對兒子的情的執著。我站在師尊的像前說:有師父、有大法才有我,我把一切都交給您。執著放下了,反而沒過多久兒子就有了一份理想的工作,沒花一分錢。我深知是慈悲的師尊有序安排的結果,呵護弟子,也呵護弟子的家人。

在十三年的修煉中,我能踏踏實實的走到今天,離不開大法,離不開師尊的呵護。在修煉的過程中還有不足,還有沒完全去掉的執著,我會在法中歸正自己儘快達到師尊的要求,救度眾生,兌現我的史前大願,助師正法,圓滿隨師還。

如有不對的地方,請同修給予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