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的慈悲苦度帶來了我身心的不斷變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九日】首先感謝師父對弟子的慈悲苦度!還要感謝同修喚醒我走上了返本歸真的大法修煉之路!

一、修煉後帶給我身心的變化

雖然自己得法晚,但回想自得法到今天的幾年時間裏,身心的巨大變化無一不在展現大法的神奇。

1、身體的變化

得法前,我是一個患有多種疾病的「藥簍子」,特別是腰椎間盤突出一天也離不開藥,讓人家說就是和「藥」有了不解之緣。再加上老伴,每年的藥費支出不下萬元。得法時間不長,就開始了第一次消業,一整夜的高燒,在後半夜,老伴看我實在難熬,給我吃了兩片退燒藥(第一次沒過好關),可從此以後多年纏繞不去的疾病陸續的消失了。雖然偶爾還有一些「病狀」出現,可和藥卻徹底斷絕了關係。

2、去掉了執著心

修煉之前,我是個名利心極強的人。表現在名上,爭強好勝,哪怕是生活、工作中的一件小事,也要跟別人爭個高低,處處都想高人一籌,苦於沒有用武之地。在日常工作中,名列第二都不會甘心。獲得一點殊榮都會喜不自禁,能有機會得到顯示,才覺的是一種滿足。對超過自己的、特別是自認為還不如自己的人,那種心理狀態,正像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的:「這個心受到很大的傷害,覺的很苦,很累,心裏老是不平衡。吃不好,睡不好,心灰意冷,到老了,把自己搞的一身糟,甚麼病都上來了。」經過不斷的學法修煉,我越來越明白了妒嫉心不去這個問題的嚴重:「妒嫉心要不去,人所修煉的一切心都變的很脆弱。」(《轉法輪》)再遇到這一類問題的時候,我就首先想到自己是修煉人,是大法弟子,對照大法修心,使這一在常人中多年形成的妒嫉心一次比一次減弱了。

記的我得法後的一段時間裏,曾一度出現了強烈的爭鬥心,這個不服,那個也不怕,表現的很反常,比修煉前還要嚴重。特別是表現在工作中,(因自己是基層工作的領導)對上頭的安排不滿意,發牢騷、有怨言,導致工作中出現了越來越多的不順利。「作為一個煉功的人要捨棄的心太多了,顯示心、妒嫉心、爭鬥心、歡喜心,很多很多的各種執著心都得把它去掉」(《轉法輪》)。師父在講法中說的明明白白,而自己卻因為學法不入心、常人心太重致使長時間的被魔性干擾,沒有及時向內找,並在大法中歸正,表現的狀態都不如一個常人了。悟到了這一點之後,工作狀態也就出現了轉機。寫到這裏時,我真實的感受到,自己長期在邪黨文化毒害下形成的爭鬥心又消除了大大的一塊!

提到錢,這也應該是我修煉之前為之苦苦奮鬥的又一人生目標。老伴經常說我把錢看的太重,諸多的煩惱和苦悶也就由此而生。也是在走入大法修煉以後,我才真正體悟道「為名者氣恨終生 為利者六親不識 為情者自尋煩惱 苦相鬥造業一生」(《洪吟》〈做人〉)中深刻的法理。特別是看到身邊的一些同修、還有《明慧週刊》中那些可親可敬的同修,自己節衣縮食,生活清苦,把節餘出來的錢拿到資料點救度眾生、幫助受迫害同修家屬度過難關,而且有的同修僅有的幾百元生活保障金,還要拿出一大部份用作救人,無私無我,讓人感動的落淚。我們是修煉人,師父捧給我們如此高深的大法:「如果你昇華到高境界中去,你會發現有那一境界中美好的狀態,比人類這更美好的一切,美好的無法說,但你要得到那美好,你就必須得放下常人被情帶動從而對人的利益執著的這個心。放下常人的執著,你才能得到更美好的」(《各地講法一》〈新加坡佛學會成立典禮講法〉)。我們大法弟子還需要再去攢錢存物以安度晚年嗎?師尊給弟子的是全宇宙中最好的,而師尊要求弟子的是放下人心,做好三件事,全力講清真相,救度眾生。我們如果還在一邊修煉,一邊做著人的「長遠打算」(新學員較多),存錢防老,享受天倫之樂,這不是嚴重的不信師不信法嗎?那豈不是愧對師尊的慈悲苦度嗎?我悟到這一點後,就努力在學法中修去自己對金錢的慾望。努力做到,不是自己的勞動所得堅決不去獲取,只要是正法需要,自己就會毫不吝惜的把錢拿出來。

對那些明真相後願意學法的或想看資料、光盤的親朋、同事,我就毫不猶豫的為他們買mp3、DVD、刻錄光盤、錄製磁帶等,花這些錢,自己沒有感覺到小氣,也沒有想到圖甚麼回報,而且感受到從來沒有過的,花掉錢以後還那樣心安理得的感覺。因自己工作特點之便,適合做資料,我就購置了電腦、打印機、刻錄機,自備耗材,利用放假和業餘時間刻錄光盤、製作真相貼、護身符,為同修印製資料、錄製磁帶等。自己有車,基本上解決了本地區運送耗材、資料等問題。

因自己是單位領導,自走入大法修煉以後,嚴格按真、善、忍做人,不為物質金錢所誘惑。首先,利用各種機會和場合向職工們講做人的道理,努力引導下屬做好人並適時講清真相。堅決不收職工以各種理由、各種形式送的金錢和禮物,實在無法退還本人的(數量較小的),就只有交到資料點救人。對各種業務來往中的所謂「回扣」,實在迴避不了的,都用在職工福利或救人上。我真的感謝師尊幫我拿掉了對錢的執著!如果不修煉大法,像我這樣愛錢的人是絕對做不到這一點的。當然,長時間在人中形成的利益之心,並非一朝一夕就能徹底根除的,還需要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自己努力去歸正。

「人類社會裏邊就是有一個情在」、「所以有很多從情中派生出的執著心,我們就得把它看淡,最後完全放的下。慾和色這些東西都是屬於人的執著心,這些東西都應該去」(《轉法輪》)。師父的法告訴我們,要想修煉,這個情和欲必須得去!可我卻又是天生一個多情善感的人,事無巨細,沒有我想不到的。在兒女方面,想著這個,放不下那個。學法時明白了,遇到問題時又動了常人心,用了常人的辦法。一次又一次,有時弄的是焦頭爛額,愁苦時曾對自己的未來失去了信心。由於這個情放不下,使自己在修煉的路上坎坎坷坷,多次守不住心性,導致一個時期狀態不好,繁重的「包袱」也就接二連三了。真正是「人心凡重難過洋」(《洪吟二》〈心自明〉)啊!後經同修的多次切磋,不斷的在法中認識,我才逐漸的從兒女情中走了出來。

師父在多次講法中都在告誡我們,大法弟子情慾關必須過好,它是人和神的根本區別。我提醒自己這方面一定要做好!可走入大法後不久,關就來了。單位的一個女職工,年輕漂亮,工作有專長。可結婚幾年了就是沒有小孩,遠近大醫院沒少去,不見效果。據說是她有病。我給她講了真相並請了大法書,可她看了一天就送回來了,說是看不下去,看著護身符都害怕,說啥也不學。此後我多次給她看神韻光盤,讓她聽大法歌曲,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可她一直是半信半疑,仍是在想著常人的辦法,直到有一次險些送命。之後她才認真的按我告訴的去做了,去年,神奇的生了一個胖兒子。事情出在我給她講真相以後,幾次接觸她竟然對我產生了情,過程中我自己也沒太處理好,有一次她突然忘情的擁抱住我,讓我大吃一驚。我努力讓自己冷靜:我是大法弟子,不是常人,絕不能跟她動了人情。可又不能傷害她,一個心不動,也使她很快冷靜下來了。我又一次感受了大法的神奇,能讓我在那樣一種狀態下控制住自己。

由於我自幼就是「主意識不強」,所以在過情慾這一關時也是非常難的。看到《明慧週刊》上的那些同修、還有身邊的一些同修做的那麼好,更是氣恨自己不爭氣。可欲速則不達,睡覺的時候總是迷迷糊糊,駕馭不了自己,一睡過去,神智就不清醒,做夢時很少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曾有兩次在睡夢中關沒過好,也一度使自己失去信心。可這使人返本歸真、走向新生的大法我怎能放棄啊!同老伴切磋,堅持多學法,不斷的發正念,求師父加持,堅定了信念。是師父看到了我這顆堅修大法的心,幫我清除了色慾的干擾,主意識越來越清,惚兮恍兮的狀態也在逐漸的消失。

怕心,可能是我幾年修煉路途中最難突破的障礙了。因自己在常人中是「天生的膽小鬼」,做事謹小慎微,前怕狼後怕虎,甚至夜間自己走黑路都很困難。修煉之後,大法給了我智慧,也給了我膽略。在這方面我更是多次感受了師尊的慈悲和大法的神奇,一次又一次的讓我體悟到師尊的幫扶和鼓勵,也一次又一次的讓自己更深刻的感受「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的高深的法理。是慈悲的師父、神奇的大法促使我逐漸的從怕中走出來了。

3、家庭的變化

老伴與我同時得法,之後家族遺傳帶給她的肺心病、氣管炎等頑症,及其它一些疾病也都不治而癒了。得法前暴烈的性格、脾氣逐漸的沒有了。在我們夫妻得法的同一年出生的小孫女,也隨我們走入了大法。三歲教她背《洪吟二》,後來開始讀《轉法輪》。孩子表現的記憶力超常,熟讀成誦,集體學法時能讀的有聲有色。正念也很強,甚至於經常提醒大人,說出很多讓你想不到的話。有一天我在發正念,她突然說:「振作起來!」我當時還真有點精神不振。她還經常給她熟悉的親屬講真相,告訴他們念「法輪大法好」。更神奇的是她知道哪些人可以說大法的事,而不該說的人她從來不說。做資料時,她總是要做一會,說:「我幫你救度眾生。」有一個同修的丈夫a,經妻子多次講真相就是不聽,說自己和大法無緣。弄的妻子也萬般無奈。一次a同妻子來我家串門,小孫女對他表現出了超常的熱情(過去他倆從沒見過面):端茶倒水、拿西瓜、給他背誦《洪吟二》,而且反覆背誦「十年傳法大門開 多少眾生進不來 迷在世間忘了本 狂風起時隨著壞」(《洪吟二》〈還吧〉),這年她剛四歲。使在場的人大為驚奇,也使a從迷中驚醒,從此走入了大法。在幼兒園,老師們都說這孩子超常。兒子雖然沒修大法,可了解真相,同時幫助做了不少大法的事。我們一家人的變化,特別是身體上的神奇變化,為很多了解我們的親戚、朋友和同事了解真相、見證大法的神奇,並走近大法奠定了一個很好的基礎。

二、邁開了救度眾生的腳步

我體悟到:怕心的背後就是人心,由於自己經常用人的思維去做大法的事,做事前總愛分析前因後果,瞻前顧後,甚至是有目地或是完成任務式的去救度眾生,導致多次達不到好的效果。過後後悔不迭,甚至長時間放不下,從而形成了執著,忘記了師尊的教誨:「真正修煉,就得向心去修,向內去修,向內去找,沒有向外去找的」、「我們還講了,我們人人都向內去修的話,人人都從自己的心性上去找,哪做的不好自己找原因,下次做好」(《轉法輪》)。自己做的不好不去很好的向內找,往往還要把出現的一些矛盾和不好的狀態都歸結到上次做事的失誤上,人為的又求來了新的執著。通過在不斷學法的過程中歸正,使自己真正認識到帶著人心、用所謂人的聰明去做大法的事是一事無成的。

記的得法之初,在沒有任何私心和怕心的情況下,當時就感覺這麼好的大法應該告訴所有的親朋好友、要好的同事,走出去面對面的以自己的切身體會講真相、送資料,還真沒有想到怕。可隨著人心的泛出就不時的生出了怕心,以至於講真相越來越所謂的「慎重」,以致錯過了很多有緣人。

師尊在(《洪吟二》〈法正乾坤〉)中告訴我們:「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我體悟到,離開師父的法,空談講真相、救眾生是很難做好的。記的有一次對一個當領導的親戚講真相,講著講著,成了辯論之勢,而且我是越辯越沒詞,最後也沒有說服對方。事後向內找:同修們講真相可以滔滔不絕,表現出超常的智慧,我為甚麼會無話可說了呢?在學習師父各地講法時找到了答案。關鍵是自己講真相時的心態不純,沒有慈悲心,甚至生出了爭鬥心,那一時刻,自己就已經完全是一個常人了,沒有智慧可言了。

同修交流,認識到真相講的不好,主要是法學的不夠。我就除了堅持學習《轉法輪》、背誦《洪吟二》和近幾年師父發表的新經文之外,學習了師父的各地講法。《明慧週刊》每期必看,我又下載了幾屆大陸大法弟子網上法會交流稿(mp3),利用做資料等一些時間反覆的聽。學法,不僅給自己增加了能量,而且使我堅修大法的信念更加堅定。更加明白了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講真相、救眾生的緊迫和重要。

首先是緣份極深的那些親屬,這些人大多是面對面直接講真相、三退並送護身符,非常順利。兩個大爺都是老黨員、幹部,非常有個性,可在退黨上是出乎意料的痛快,而且認真的帶上了護身符。叔叔在外地,曾有朋友多次講真相送大法材料,就是不信不看,回來後老伴給他講大法好,他一聽就高興了,說聽的明白,願意聽。不僅同意退黨,回去後還要學大法。特別是老父親,已七十多歲了,因年輕時勞累,積勞成疾,心臟、胃功能已無藥可治,只能用藥物療養了。因耳聾又沒文化,初學大法時只能是聽mp3。(當時我還沒有師父講法光盤)而兩年多時間他竟然就在聽第一講(回家來時才發現),煉功的動作也不很準確,可再也沒有去醫院,基本上沒再吃藥。家人都看到了大法的神奇!這就應該是神看人心吧,老父親修煉非常用心,每天學法煉功從不間斷。還有一個親屬在政府負責「六一零」的有關工作,各種原因不能直接給他講真相,我就通過間斷發短信的形式告訴他真相,因其家人的諸多不順,使他終於明白了他的工作是在害人、在造業,主動辭去了工作職務,也明白了法輪大法的神聖。到現在為止,除了幾個家在外地一直未見面的之外,我夫妻倆的近親基本上都知道了真相、辦了三退,而且有些人已走入大法。

同事、同學、同鄉、朋友都應該是和我們有特殊緣份的人,救度他們,這就是我的責任。對這些人,我針對各自不同的情況,有的是直接講真相、有願意學法的,給大法資料、光盤及學法煉功的相關材料。有的是間接講真相,幫他提供真相光盤、辦三退。還有的如上級領導、一些部門領導、要好的同事、同學等直接或間接的為其提供自由門上網,用u盤、小光盤等。給u盤的就把我在網上拷的一些相關的材料有針對性的拷上一部份,並提示他可在網上辦三退。同事中有一領導班子成員,一直不認同大法,對邪黨充滿自信。直到有一次我們同車時出了一次車禍,翻車後我們同車的幾人都安然無恙(幾個人都戴著真相護身符),才讓他見證了大法的神奇,他要了真相護身符,也辦了三退。我真實的感受到,正法到了最後,師父在把很多有緣人送到我們身邊,真的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啊!機緣難得,錯過就要留下遺憾。

幾年來我一直在使用真相幣、寫真相信,後來又開始使用手機群發短信。搜集本地區各類人員的手機號碼,同事、同學、朋友等沒有機會講真相的電話號碼。同時明慧網上還提供了大量的手機號,發短信講真相涵蓋面寬,打破時間、地域等多種客觀條件的制約,效果很好。

由於怕心的影響,使自己走出去講真相、發資料等一直做的不是很好,以至還有一些親戚、同學、同事、同鄉等(因自己學習、工作、生活過的地方較多)這些有特殊緣份的人還有的沒有講到真相,對陌生人講真相還一直沒有突破。看到、聽到同修每天幾十、上百的救人,看到同修在寒冷的冬夜,甚至在常人的除夕夜,還去發資料救人,真覺的很慚愧,還時常以人的私心來搪塞,這哪像個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啊?我想,以新學員修的不好為理由而不走出去大面積救度眾生,是不符合大法弟子的標準的。有時候還用「各盡所長」為自己找藉口。因為自己有家庭小資料點,刻錄光盤、打印資料等,採取一些自認為符合自己特長而且相對比較安全的(隱藏著私心)方式救人。如果用常人的標準衡量這樣似乎也不錯了,可我是大法弟子,師父賦予了我們超常的智慧,我應該無所不能。

最後,用師父的教誨與同修共勉:「學好法、做好講真相的事,救度眾生是第一位的。正念足就能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事」(《致美中法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