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好自己 救度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七•二零」後由於怕心停止修煉三年多。從新修煉後,為了抓緊趕上,始終把學法放在首位。由於我上班工作不是很忙,每天約有六個小時學法,通讀師父所有講法和經文的學習,使自己很快溶於法中。二零零七年我開始背法,到今天《轉法輪》已背六遍,「七•二零」以後的講法也背了一些。我牢記師父一再囑咐我們的「學法、學法、學法」,只有學好法才能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世人。

修去名利情

在利益方面,過去覺的自己已經看的很淡。我是搞房地產工程造價的,和對方商定造價時,對方一般都承諾給回扣,我每次都能把握心性不為所動,沒有收人財、物這個概念,多次回絕受賄。但有時數額較大時,心也會稍有不穩。如一次電梯招標、考察、簽訂合同過程中,某公司中標送我六萬六千元,我心稍有不穩,但很快正念出來,不收他的錢,而是給他講大法真相。我說我是修大法的,不收錢,對對方的好意表示感謝。因此,電梯公司對我有好的看法,對大法有了好的認識。我公司的領導對我非常信任,我連續三年被評為「先進工作者」,領導知道大法好。後來我在單位上大法網站被公安發現,當邪惡要對我進行迫害時,單位給了我很多保護。

我本來覺的夫妻情已經很淡了,因為修煉中長期以來家庭關過不去,不能在家看書學法,我只要學法,妻就要來撕我的書,她只准我煉功,不准我學法。我說學法不影響工作、生活,並說學法後我的變化你不是沒看到,她卻說,不行,只有兩個選擇:一個是要家,一個要法輪功。我說「兩個都要」,她說不行,只能選擇一個。那我就只好說「我要法輪功」,她說要法輪功我們就離婚。我知道離婚會給大法帶來負面影響,所以堅決不離婚。連續兩晚上她不讓我睡覺,抓住我的頭髮拖,大吵大嚷。當時已是夜裏,我怕聲音大吵的小區鄰居無法睡覺,我把窗戶關上,她就把窗戶打開,大嚷:學法輪功不要家了!逼我寫離婚協議。我就是不寫,整個星期六、日兩個晚上都不讓我睡。我是最怕整夜不睡覺的,她卻越鬧越兇,沒辦法,最後我只好寫了離婚協議:兩房兩廳的房子給妻、子所有;十幾萬元儲蓄妻、子所有;我不要任何財、物空手出門。寫好後我簽了字。簽字後還是覺的離婚會給大法帶來不好的影響,我讓妻把協議給我,要作廢。她說不行:要麼她離開家,小孩給我。無論如何她堅決要離婚。沒辦法只好同意離婚,我搬出去。協商好後,心中盤算:我每月幾千元工資,離開怎樣安身、生活,算算工資還有些富餘,心裏反而有點輕鬆。這一想壞了,妻馬上說不行,小孩上學每月你得給一千元生活費。我一下受不了了,發脾氣了,我說,我把錢物都給你了,還不滿足,不同意這個要求,不同意不行。她又吵鬧不停,只好同意每月給她一千元作為小孩上學費用。

協議書寫好,星期一早晨我們一塊到市民政局去辦離婚手續。在路上她問我:「(大法)書看不看了?」我說:「看。」她說:「看就看吧。」我又說「功也得煉。」她說:「煉就煉吧。」我堅定正念,情放下了。這時她倒不要離婚了。之後幾天師父點化我,大法弟子和常人之間發生矛盾一定是大法弟子不對(指每月給孩子一千元生活費的事)。是啊,我這方面做的很差。

修去各種執著

講真相主要是發光盤,利用中午休息時間發。雖然堅持三、四年了,可覺的怕心還有。如在電話亭放光盤,看到有人向我走來,我就有點怕,趕快離開。師父說:「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洪吟二》〈正念正行〉),我努力把心放下,還是怕。我也知道怕的不是我,我是主佛的弟子,要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可是怕心還是沒徹底去掉,加上舊勢力成天叫囂要「勞教」我,「轉化」我,使我怕心更重。最後師父對我說給我半年時間,意思是再不去這怕心,舊勢力就會要抓我。我很努力的用各種方法去怕心,於是師父又點化我看《第五屆大陸大法弟子網上心得交流會》文章。我打開合訂本,一下子看到一篇「解體迫害,從心做起」。文中說這位教師阿姨在監獄裏講真相,放下生死,並把蘋果分開給大家,慶祝師父生日的故事很感人。她向內找:「為甚麼被抓,我怕啥呢?怕死嗎?怕失去親情嗎?怕利益損失嗎?不同層次都在放,有但不是這次出事的直接原因。最後我明白了,怕『轉化』。就是怕『轉化』,我信師信法到甚麼成度,真信假信,當把這顆心揪出來時,師父法身出現在我面前。」我也向內找,我怕甚麼,怕死?怕失去親情、利益?怕被轉化?一個個排除都不是。最後明白了,我是怕被勞教後受不了「轉化」了,從而去不了天國世界,怕失去我的天國世界。是的,就是這個怕心。我找到了,心裏感覺到一個黑洞由一塊一塊磚快速砌起,把洞填滿,這時覺的怕心沒了,執著和漏找到了,怕心就沒了。我認識到向內找多麼重要啊!真的感謝師父的慈悲點化。

後來師父點化,要想去掉怕這個根本執著,出去面對面講真相,突破自我修煉狀態,我向師父承諾每天出去講真相,有時中午懶不想出去,心裏悟到不能違背對師的承諾,就這樣每天堅持著,儘管會遇到各種人,有各種干擾,但總的來說怕心越來越小。

去色心:我的色心較重,業力較大,做過錯事,二零零七年時由於色心較重,我有時連續幾天每天六、七小時對著自己的色心發正念,師父也給我清理身體,不承認它,不是我,思想中重視它,一思一念中不承認,也能克制自己,夫妻生活三個多月一次,覺的還行,但在夢裏過關很難把握住,過不去,發正念滅它也未能解決。由於色心和不能在家煉功兩個原因,在一次發真相光盤時被抓,在拘留所裏我正念正行,十五天闖出魔窟。出來後舊勢力還緊抓色心不去不放,最後慈悲的師父幫了我,色慾之心大大減小,像換個人似的。

講真相

我講真相重點是發光盤和面對面講真相。

我重點在城市的電話亭、自行車筐、警車、公共信箱、報警崗亭等公共地點發。光盤內包括《九評》、法輪功真相、三退信息、神韻晚會光盤、上網軟件、本地真相資料等等。每週發一百五十張左右,目地是讓人了解真相,三退保命。光盤發的較順利,我通常在路邊的報亭買份報紙,再送他一個光盤。發神韻晚會光盤也如此,簡要的向對方介紹晚會內容,一般都愉快地接收並答應回去看。

二零零七年底一天,中午在發光盤過程中,由於帶了一百張光盤,一路發,回來上班時發現還剩幾張未發完,於是就回頭往剛發過的電話亭走去,原發的已被人拿走,又我放了一個,剛放下,幾個保安就跑過來抓我。我被送到派出所。我拒絕回答一切問題,就是給警察講真相。我背《論語》給他們聽,警察拍桌子要打我。我給犯人講真相,一個搶劫犯當時就三退了。晚上把我送到拘留所給車上的警察講真相、三退,警察靜靜地聽。到拘留所給提審人員講真相,講「三退」是在救人,到監室給犯人講真相,拒絕報數,背監規時我就背《洪吟》,當我背到《龍泉寺》、《訪故里》、《找真相》時,我問犯人詩寫的怎麼樣,犯人說寫的不錯,誰寫的,我說是我師父寫的。每天就做著講真相、發正念、背法三件事,同時向內找,保持神念,不想常人事。犯人說煉法輪功的態度不好的話要拘留三十天,我否定它,發正念二小時解體三十天。最後以『無名氏』的名字非法拘留十五天放出。這十五天內共勸十一人三退。

所以一定要信師信法,正念強才能闖出魔坑。

一次到大連出差幾個月,每晚在路邊的小車玻璃上發光盤,有時坐車到較遠的地方去發,接受率較高。一次在火車站旁發時,路兩邊兩排車,發過一邊到另一邊發時,被另一邊車裏的一個便衣發現,問我發的是甚麼,我說沒發甚麼,我甩開他,跑到一個商店,稍後把外套脫下,坐上外面剛開過來的一輛出租車,路上發現有警車鳴笛向火車站方向趕去。我乘出租車到三、四站外把剩下的光盤發完。在大連的幾個月共發光盤四千多張。

我利用中午休息時間出去講真相發資料。當天的上午我會抽空背《轉法輪》八、九頁,使自己溶於法中,出去用慈悲的心態去救人,看到人就講,沒有分別心,就是要救他,一講就能退;有時有人心、觀念時就不退,甚至還要報警。我每天勸退人數一~四人。講真相主要是路人、商店服務員、修鞋師傅、公園遊人、發廣告的,有時坐車到較遠的地方去講。講真相的主要內容:先講目前的天災人禍,按著簡要介紹《九評》中第六、七講,共產黨破壞民族上下五千年文化和殺人歷史,接著講藏字石、南亞大海嘯、四川地震、雪災,三退人數,天滅中共,三退保命,能退者再接著講法輪功內容:法輪功是甚麼,為甚麼迫害法輪功,中南海上訪,天安門自焚偽火,活體摘取器官,法輪功在世界洪傳盛況。發神韻晚會光盤,先介紹晚會內容:上下五千年文化,有歌、舞、詩等,看了心曠神怡,心靈震撼,在國內看不到,送你一張,一般都能接受。

有一次到報亭心想買份報紙,送一份神韻晚會光盤他肯定要,買完報紙介紹晚會內容送他時,他說甚麼也不要,心裏有點生氣,剛才要是不買他報紙就好了。事後悟到沒有把他當作眾生來救度,沒有把它當作修煉,而是用人心在做事,當然眾生不接受。一天,看到保安給保安講真相,心裏有點怕,當把他當作眾生來救度,怕心少,一講照樣能退,退了三個保安,有退黨員、少先隊的。

我家隔壁剛搬來一個警察,師父點化是有緣人,我去救他,心裏怕講不好,退不了以後難堪。過了幾個月抱著一定慈悲救他的心態去講,在上班車途中給他講真相、三退,他爽快答應,退出邪黨。最後看起《轉法輪》,看了神韻晚會,並給他介紹怎樣無線上網,警察得救,有了一個好的未來。

總之,講真相只要抱著慈悲救人的心態,把自己當作神,眾生就好救;用人的辦法講,我講的再好,人也救不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