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真、善、忍同修 才是真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八日】我是2007年初走入大法的新學員。近來學法偶然悟到自己修煉中有一個失誤,特寫出來與同修切磋。法理不清的地方還請同修慈悲指正。

做常人時我有一個習慣就是喜好讀書學習,有時還寫點稿子。走入大法實修後我基本上保留了這個習慣。但除了讀師父的書,就是上明慧網看同修的交流文章,其它的書報、雜誌都戒了;有時還給明慧投投稿,明慧同修為了鼓勵我,還不時給我刊載點出來。按說這兩點都是好事,但由於我沒有把握好,結果把好事變成了個人修煉中的障礙。一是認為自己會學、會修、比別人修的快、修的好,在潛意識中有高人一頭瞧不起同修的心理;二是把寫稿子當作個人修煉的一條「捷徑」,用寫稿子代替學法、修心性(當然給明慧寫切磋交流稿件也是一種修煉,我這裏只是覺的主次不能顛倒)。這樣呢就導致兩個關係擺不正:一是沒有擺正學法與寫稿的關係,把寫稿子放到了首位。

由於三件事都要做,加上我是新學員,個人修煉與證實法溶到一塊了,這樣就更加顯的時間、精力不夠用。於是只有在學法上打「折扣」(不是有意而為):一是參加集體學法時間少了;二是個人用來學法的時間短了;三是學法為了求進度求數量,就拿出做常人時養成的「一目十行」的習慣快速閱讀,導致學法不入心:法理不顯現,心性提高慢,長時間在一個層次中打轉還不自知。

二是在集體學法小組內沒有擺正與同修的關係。由於經常上明慧(實際上幾乎是天天上),所以我掌握的資訊就比其他同修相對要多一點。特別是對於邪惡迫害和安全隱患方面的問題,我想為了整體提高共同昇華,覺的有些事情有必要對同修說一說,提醒一下。按說這個出發點也是好的。但由於我學法走了過場,囫圇吞棗的看起來學了不少法,其實好多法理並不清晰。以至在與同修相處時常常出現好心沒有好結果的不正常現象。現在才意識到我在個人修煉中只注意了修「真」,而忽視或者說輕視了修「善」和「忍」。

仗著自己能上網、能寫稿這點「本事」(其實同修並不知道我給明慧投稿的情況),那說話的口氣和態度就多少有點居高臨下、盛氣凌人、得理不讓人的架式,有時還不顧及同修的臉面、情緒、感受。直言直語的弄的有的年輕同修下不了台。這樣一來就產生了一種矛盾的現象:我說啥同修也能聽,同修大都是年紀大、得法比我早,涵養比我好,一般能忍。但有時從神情、態度上還是能看出一些他們心裏的憋屈:你一個新學員,又不是協調人,是不是太嚴格了啊?是不是有逞能、顯擺的心啊?我這樣寫這樣說並非無地放矢猜忌同修,我一旦察覺到了周圍這種不對勁的情況後就趕緊向內找(其實也沒好好找深挖根),就忙著給同修道歉剖析自己。同修這才舒了心、有笑容,誇我「悟」性好。但過不了多久又是一個原地踏步式的「惡性循環」。搞的我身心俱疲,不由的生出一些不符合修煉人心態的怨恨、疏遠之心。走了舊勢力邪惡因素間隔同修的路,心想「獨善其身」吧,少管「閒」事。

由於我個人修煉狀態和整體修煉狀態總是在這個層次中提高不上去,不說是一盤散沙吧也有點像一盤散沙了,就給了邪惡以可乘之機。在一個多月時間內,本城區先後有四名同修被邪惡綁架,一人被非法抄家,造成的損失還比較大。其中有兩名同修被劫持到洗腦班迫害,至今還有一人未回。痛定思痛,我想應該是徹底向內找、清醒的時候了!

我放下了多寫稿、求發表的執著,靜下心來通讀大法。當一次通讀《轉法輪》到第十二頁最下面的三行:「鋪開講,法很大。到了極高點上去講,那就很簡單了,因為法就像金字塔形的。到了極高層次上用三個字就可以概括,那就是真、善、忍,顯現到各個層次就極複雜了。」讀到這裏我的心動了一下,若有所悟。過了幾天,再一遍通讀《轉法輪》到第十四頁倒數第七行至九行時,我的眼睛久久不能離開。師父說:「我們法輪大法這一法門是按照宇宙的最高標準──真、善、忍同修,我們煉的功很大。」是啊,我做到了「真、善、忍同修」嗎?這段法何止學了上百遍,我怎麼就沒留心到「同修」這兩個字呢?

我覺的,我們作為一個修煉人,僅僅說真話、辦真事、直截了當、坦率坦蕩那是遠遠不夠的,有時甚至還是錯誤的、快言快語、不顧及他人的承受。雖然「真」也是宇宙的根本特性,但在我們修煉中只是一個基礎、一個起點、一個最起碼的要求。重要的還要修「善」。師父教導我們:「善的最大表現就是慈悲,他是巨大的能量體現。他能夠使一切不正確的都解體。」(《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如果不注意修善,那麼有些事情很可能就會弄的事與願違。有時不但幫不了人、救不了人,甚至還有可能把事情做壞,適得其反。我在個人修煉中僅滿足於求「真」而忽視了修「善」,不注意善待同修,以至「忍」也沒能做好,擺不正與同修的關係就是一個例子,也是一個教訓。其實同修的種種「表現」,都是在給我提供修煉環境,幫我去心。可惜我悟的太晚。在此,我要向同修真誠的道一聲「感謝!」

至於「忍」,我們作為一個修煉人,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則必須做到。因為有的時候能忍就是「真」,不能忍就不是「真」;有的時候能忍才是「善」,不能忍則不「善」。忍時雖然無聲,卻能使「真」、「善」和「慈悲」的力量和作用發揮到極致。在啟迪良知、救度眾生方面,「忍」的無聲常常勝過有聲而效果殊勝!師父教誨我們:「忍,它是個很強的東西,是超過了真和善的。整個修煉過程都得叫你去忍,守住心性,不可妄為。」(《法輪功》)

正準備結束本文時,我突然又想到了「同修」的另一層意思。不管悟的對與不對,我還是想順便說幾句。我們要做到「真、善、忍同修」,那是師父開示的法理,沒得說的。但我們作為正法時期同一師門的大法弟子,是不是應該互相幫助、互相提醒、共同修好一塊回家呢?「各人自掃門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那是「同修」嗎?只顧自己修好、修圓滿而不管其他同修如何,你能撇下那些一般化的同修獨自上天回家嗎?師父要求的可是「等你們都成熟起來了,下一步就開始。」(《別放縱別招鬼◎師父評語》)我理解的這個「都」就是要我們整體提高、共同修好、一起回家的意思。大家不都是眼巴巴地盼望著師父開始下一步、法正人間嗎?師父的法都講白了,標準也出台了,那就是要「都成熟」!要不將來面對神的大審判時,問你一句:「正法中你在正面起作用中盡職盡責了嗎?」(《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你如何回答?所以,想圓滿回家就要「都成熟」。要「都成熟」就必須「同修」!只有真正做到了「同修」才是真修,才能真正地助師正法。不是空喊幾句套話,「隨著龍船叫叫號子」,湊湊熱鬧,就可以過關的、修成的。

一點體悟與同修切磋,不足之處敬請指正。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