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人心的瞬間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三日】我就把自己在一次做真相資料的親身經歷寫出來,希望能給到現在仍然不走出來的同修一點啟悟,讓我們都成熟起來,整體提高、整體昇華。

記得在二零零八年邪黨要開奧運前幾天的一個晚上,我和女兒帶上真相小冊子、光盤和不乾膠打車去農村做真相,一路上我發著正念,來到村子裏,我們邊走邊貼不乾膠,挨家挨戶撒小冊子、光盤,時常也有人走動,我們理智的一街挨一街的做。由於平常很少去這個村子,地形不熟,又加上天黑,當我們做到村子後邊一條街時,從一家院子裏走出一個男子,我們一直朝前走去,可前面是玉米地,兩邊是一塊窪地,當時也看不清,一腳下去全是水,我背著女兒趟了過去。

就在我倆剛走出玉米地時,一輛摩托車從遠處開來,停在面前,車上那個女的是村婦女主任,很兇的問:「你們是幹甚麼的?」那個男的是邪黨書記,就打電話。這時,從其它方向一下來了四、五個人把我們攔住了。我心裏真有點慌了,我心裏想:我和女兒都是有工作的。可是,我馬上就鏟除了這一念,那個婦女主任認出了我說:你不是某某學校的那個老師嗎?

我想你既然認出了我,乾脆我甚麼都不怕了,放下人心的一瞬間,師父的法打入我的腦子裏,我的心清透起來,整個空間場感覺特別純淨,當時一點也不害怕了。這時女兒已經在那講上真相了,我也發出強大正念,給那個書記、婦女主任、治保主任講真相

那個書記和其他幾個人到一邊不知說了些甚麼,過一會兒回來說:「這個時候你們做這事,只要我打一個電話,派出所的人馬上就來抓你們,你們的工作就沒了。」那個婦女主任也說:「現在要開奧運了,你們要做也得開完奧運哪。」另一個男的說:「你們白天就做唄。」我知道他們明白了真相,所以才這麼說。我就平和的對他們說:「如果明天就災難降臨了,這裏的父老鄉親都不知道真相,就失去了生命,那不是晚了嗎?我著急呀。」

他們這些人通過我和女兒講真相,態度轉變了,有的還拿真相看,那個婦女主任說:「你們怎麼回家?」我堅定地說:「走回去。」他們讓把資料留下,說:「你們走吧。」女兒說:「不給你們添麻煩了,這些資料我們帶走。」

離開後,我對女兒說:「遇不到車我們就走回去。」可剛一上道,一輛車從前面開過來,我馬上意識到,師父派車來接我們了,在車上我和女兒給司機講真相,他很反感這個社會不公的現象,不反對大法。車到樓下,當我們下車時,司機突然說:「祝你們平安。」我又一次感悟到了是師父借他的嘴在安慰我們,鼓勵我們。

從這件事,我深深的體悟到了:「如果正念強,師父與護法神甚麼都可為你們做。」(《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回到家裏,我們靜下心來認真的回憶事情的全過程,以前做資料都很順利,這次為甚麼會這樣呢?問題出現不是偶然的,我們找到了自己的幹事心、完成任務的心(資料已很長時間沒做出去了)、不嚴肅的心(女兒去時在車上給剛交的男友發信息),這些人心被邪惡因素鑽了空子。通過這件事以後我們在做資料的時候,站在救度眾生的基點上我們更加嚴肅了。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