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點滴滴匯成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一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女大法弟子,今年六十多歲,住在一個小集鎮。九九年七二零邪惡迫害大法時,由於我出門在外沒跟同修聯繫上,一度中斷了修煉。直到二零零一年春天,我從外地回來時,一同修來到我家問我看見師父新經文沒有?我說沒看見。她就將師父的《建議》這篇經文給我看。

我捧著經文認真讀著,師父說:「那些得了法的人從表面的人這講知道了法的內涵的,有的從法中得到了生命的延續,有的得到了身體的健康、家庭的和睦、親朋好友的間接受益與業力的消減,以至師父為其所承受的等等這一切好處;從另外空間講身體在向神體在轉化,然而當大法要圓滿你時卻不能從人中走出來,在邪惡迫害大法時你卻不能站出來證實大法。這些只想從大法中得到好處、卻不想為大法付出的,在神的眼裏看,這些人是最不好的生命。」(《精進要旨二》〈建議〉)

師父的法點醒了我,我悟到今生得法不只是為了個人圓滿,大法是傳給每一個眾生的,邪惡迫害大法的目地是為了阻礙眾生得救,不能讓邪惡的陰謀得逞,要走出來證實大法,告訴世人大法是遭迫害的。於是我又從新走入修煉並走出來證實法。

一、恢復集體學法

我們鎮上的同修普遍文化較低,還有幾個不識字的,讀法都有困難,因此集體學法就顯的更加重要,所以我就一直承擔組織集體學法的責任,並把這當作頭等大事。即使偶爾出門在外,也一定要趕回來參加集體學法,從沒耽誤。

我們小鎮離縣城有六十多里路,我是二零零二年回到鎮上來的,當時鎮上堅持修煉的只有六、七名同修。兩個年輕同修與我們隔一條河,來往不方便,再有就是五、六十歲及年齡更大的。我回來後,就和同修們商量恢復集體學法,同修們都很高興。我們從二零零二年十月開始恢復集體學法,一直到現在沒有間斷,這對我們學法組整體配合、救度一方眾生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以前我們每週一次集體學法,從二零零八年起改為每週兩次,因白天要出去講真相,都是晚上學,每次先學法,學一講《轉法輪》,剩下的時間讀《明慧週刊》,了解當前的形勢。由於我們持之以恆的堅持集體學法,維護了修煉的環境,因此參加學法的人數也在增加,除去在外地證實法的四位同修外,現在還有十一人每週堅持學習。有幾位曾經放棄修煉的同修又從新走入修煉,今年又進來一名新學員。

幾位怕心較重的同修,通過集體學法和共同切磋,從精進的同修那裏受到很大鼓舞,從今年起也走出去參與講真相勸三退,提高很快。現在能堅持出去講真相的有七至八人,全組每週勸退至少五十多人,多則達一百多人。

二、兩次摔傷的經歷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我們三個同修結伴在鎮上講真相,我被一摩托車狠狠撞倒在地,摩托車後面坐的人都重重的摔在地上。我被撞的左側盆骨處軟組織損傷,當時站不起來,而且感到右側腰部以下疼痛難忍,右側頭也被撞破了,出了不少血。周圍一下圍過來很多人,看我摔的這麼重,都紛紛指責摩托主開車不慢點,看把人家老人撞成這樣。一司機也熱心的要送我去醫院,我說我是煉法輪功的,我也不怪人家,師父讓我們做好人,遇事不找人家的麻煩。我又當著眾人的面,送摩托車主一個真相護身符還有真相資料,平靜的對他說,你記住法輪大法好,今後開車多加小心,以免撞著別人。摩托車主很是感激,不知如何表達他的感激之情。

同修把我扶起來後,我走路一跛一跛的,由同修把我扶回家。沒過幾天,我就又出現在街上給世人講真相,眾人看見我都說法輪功真好,被人撞了不要人家一分錢,也不找任何麻煩。有位四十多歲的女縫紉師說,我看就人家法輪功最好,其它那些教的信徒們遇到這種事都要跟人家爭來鬥去的,看人家煉法輪功的多正,那才真正像煉功人。

那段時間天天聽到讚美聲,不知不覺中生出歡喜心來,結果腿又開始痛的厲害,不能走出去救人,只能在自家開的小商店裏對來往的顧客講真相勸三退。我知道自己錯了,就加強學法並向內找,漸漸的找到很多執著心,如顯示心、歡喜心,求名心,愛聽好聽的等等。當我學會向內找,並逐漸修去這些執著心時,腿也逐漸的好了,現在又能走出去講真相了。

二零零八年臘月初五早上六點鐘正發正念時,就聽到同修敲門約我出去講真相。我下樓去給同修開門,猛一個跟頭摔倒在樓梯下面,左側小腿處當時就有三處凹陷下去。兒女們看傷勢這樣重,就一定要送我去醫院治療,我堅持不去,兒女們說已是臘月間了,又沒人安置您,要快點好才行啊。我當時動了心,我想醫院肯定是不去的,那就讓我表弟給弄點草藥來敷一敷。結果這一念動歪了,腿開始劇烈疼痛,結結實實的痛了一宿,沒有一點間歇,沒有閤眼的時候。我心裏對師父說:師父我錯了,弟子不該動人念。

第二天表弟來了,說不上醫院拍片我也不敢給你用草藥。我說我也不要草藥了,昨天一想要用草藥,腿就開始大痛不止,痛了一夜好難熬哦,我是修煉人有師父管,甚麼藥都不用。兒女們也就沒再堅持了。

到了臘月二十八早上,我就自然的有一念想把腿盤上來,剛把左腿往上一搬就聽到喀嚓一聲響,骨頭斷裂處就給接上了,感到小腿上熱烘烘的,身體十分輕鬆,接著就像好人一樣能正常下地了。我再一次體驗了大法的神奇與超常,兒女們也都見證了這一幕,說真是奇了,骨頭斷了又沒住院又沒用藥,這麼快就好了,更加明白大法威力無比。

三、救度各方有緣人

今年五月下旬的一天,我們三個同修結伴在農村發資料,正在一家農戶講真相勸退時,一個男子騎著摩托車趕來了。同修連忙說,你來的正巧,送你一張海外華人新年晚會光盤看看,是世界一流的演出水平,你一定會喜歡。同修又給他一個真相護身符,他接過護身符一看說,法輪功不許煉呢。我們就給他講做好人無罪的道理,告訴他一百多個國家都許煉,就是因為這個功好,對社會有百利而無一害。

那農戶主告訴我們說,他是村長,是管這個事(法輪功)的,但是他很善良。我說看你這麼善良的樣子,相信你只要認真的看完這台晚會就會明白了。我們用正念把他定在善上,他很樂意,還接過我的話說,我要不是善良,今天一個電話一打,你們就走不了了,看你們這麼大年紀,該怎麼辦囉。我們三人互相配合,一人講,倆人發正念,一直坦然的向他倆講真相,那村長一點也不干涉。我們走時,村長還送我們到屋山頭,我們就藉機單獨給他講,要他也趕緊退出,以免跟某某黨遭殃。他立刻點頭同意。看來有緣人就等著得救啊。

今年八月的一天我與甲同修相約出去講真相,在外面吃早餐時,和我們同桌的是派出所的一個警察和他的妻子。這時,我就給他們夫婦講做好人有好報這樣來打開話題。那警察說:我相信,我每次抓犯人後都悄悄給他把銬子鬆開,只囑咐他不要跑就行了。同修給他倆真相護身符,他們接受了。當那警察一出早餐店門,我就趕緊追出去,單獨給他勸退。我說現在各種天象變化都顯示出共產黨要解體的徵兆,你要退出它的組織才能保平安,這可是天機呀,你要多為自己著想。他點頭認同這個理,並告訴我他姓張,我說給你取個名叫張某幫你退了,他立即點頭同意。一個生命得救了,我真心的為他祝福。

到了九月份開學後的一天,我和甲同修在一家餐館講真相,我就先給一個年齡稍大些的男子講,他不反感。我送他一個真相護身符,他接受了。接著我就問他入過黨沒有,他說入過,我就說:我今天給你辦個不出錢的保險,你看共產邪黨殺了那麼多人,現在老天要滅它,這是天意,人無回天之力,你要從內心裏退出它的組織,才會遠離災難。我這樣說,他不反對,他說考慮考慮。我就抓緊時機說:機會不多呀,難碰難遇碰到一起,誰知何時才能再見面呢?他一聽在理,完全是為他著想,就點頭同意了。

這時只見旁邊桌上有三人在吃早餐,我就善意的對他們說:來,我們結一份善緣,給你們一人送一個護身符。他們很高興;接著我又給他們每人送一本小冊子,其中一人有碟機,就又送他一張神韻光盤。正準備勸退時,外面進來一個男子,對著我們大聲吼叫:你們搞甚麼?法輪功啊?法輪功現在不許煉,是犯法的哩。我們立即用大法修出的一身正氣正言道:法輪功可是教人做好人哩,接著送他一張真相碟子,說您回去看看就明白了。他接過就走了。我們趕緊給剛才得真相的幾個人勸退,其中兩人退出了黨團隊,另一同修也在旁邊桌上勸退兩人。那天,我們在那家早餐店裏共勸退五人。這時其中有個人勸我們快走,我想是師父點化讓走的,就理智的離開了那裏,到別處救人去了。

我有三個佛教界的朋友,還有兩個信基督教的,一共有五個人。我為了勸他們三退,就首先根據師父的法理對他們說,他們的信仰也信善的,叫人做好人;然後再慢慢打開他們的心結,告訴他們現在是末法時期,人心也變的不像古代的人那樣純了,用那時候的經書來度今天的人已經沒有那樣大的法力了,要法力很大才能度過劫難。這樣講他們聽的明白。我再告訴他們只有法輪大法能救人度過最後的劫難;最後進一步講到你們一定要退出黨團隊保住自己的清白,才能得到神的護佑,才能真正在大難來時保住自己的命。這樣慢慢給他們講,他們漸漸接受了,就給自己全家都退了。我囑咐他們一定要給家裏人講清楚,自己願意退才生效,他們表示回去就給家人講。

以上是我走在修煉路上的點點滴滴,雖然做的很不夠,但是我想,我們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而每位大法弟子在師尊呵護下,所做的點點滴滴匯成了浩瀚的大海,在人間形成了強大的正念之場,令邪惡無處藏身,使眾生得到救度。今後唯有精進再精進,按師父的教導做好三件事,更多救人,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