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跟師父回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三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底接觸大法的,當時的心情是非常的激動,每天到煉功點聽師父的講法、集體煉功。從得法那天起,我一天也捨不得耽誤,隨後又請了《轉法輪》,翻開書,看到師父的照片,師父是那麼的慈悲祥和。師父書中講的法,每一句都溶入我的心裏。多少年來解不開的迷,現在一下子全明白了。

我當時捧著寶書:我可找到師父了,我可看上天書了,這是我多少年的願望。我如飢似渴的讀完這本書,這是教人向善、人心歸正、走向返本歸真之路的天書。我不知道對師父有多麼的感激,我的眼淚流下來了。當時我發誓:不管遇到甚麼困難,我要一修到底,跟師父回家。

我在煉功點煉了半年,「七•二零」邪惡開始瘋狂迫害大法,我們當地大法弟子也被鄉里上了「黑名單」,鄉邪黨幹部又是對我們謾罵,又是對大法侮辱,看到他們被邪黨欺騙而對大法、對大法弟子的犯罪,感到很痛心。由於我學法不深,怕心重,寫了「不煉功的保證」,給大法抹了黑,也給自己修煉路上留下了污點。在消沉了一年後,我又從新走入大法,從新開始學法、煉功,證實法。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使我對證實法所做的三件事有了更堅定的正念。

在幾年的講真相、救度世人中,我看到我們當地的資料拿取不方便,我就想,我要能自己做資料,也「開一朵花」多好啊。既解決當地同修用資料的方便,又能減輕大資料點的負擔。不久,同修給我送來一台複印機,一個小的資料點之花就這樣開了,我身邊的同修資料又得到了充足的供應。

做了兩年多後,我和同修商量想買台電腦,因為這樣才是資料點真正的獨立。於是同修又給我送來了電腦、打印機。面對陌生、從未碰過的法器,自己真不知從哪學起。同修耐心的教我上網、下載資料,我用心的學,很快也能自己上網、下載了。這真是大法的超常體現!

可是資料現在不缺了,同修們卻出現了不願意看,更別提去散發了,以致積攢了一大堆。我開始向內找,有顯示心:自己的這一份很快就散發了,你們的資料都壓著呢!還有爭鬥心,怕心、執著自我,認為同修對自己不關心,我有些憤憤不平。這時,同修在其他一些事情上也出現了分歧,都向外找,矛盾越來越激化,搞的不可收拾。同修們就這樣被舊勢力分散了。

2008年邪奧前,邪惡瘋狂迫害。在7月14日,縣公安惡警闖進我家,非法抄家,把家裏所有的東西都翻了個底朝天,把我的電腦、打印機、大法書籍都搶走了。老伴雖沒有修煉,但只因不讓他們搶東西,也被綁架了。我當時在女兒家,惡警又去女兒家把我綁架。

後來惡警非法審問我,讓我說出電腦是誰幫安裝的。我當時就想:我決不配合邪惡,決不出賣同修,天塌下來,我一個人頂著。(現在悟到,有師在,天也塌不下來,我也不能承認迫害。)我給這些人講真相,告訴他們做好人沒錯。他們恐嚇我,不讓我講。我想起師父《洪吟二》〈無阻〉中的法「修煉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 萬事無執著 腳下路自通」。想到了法,面對眼前的情景,我沒有害怕的感覺。

當晚,我被非法關進了看守所。那裏對大法弟子的迫害非常嚴重,每天超負荷的幹奴工,還被打罵。每個監室裏都非法關著四、五個大法弟子。我們給這裏的刑事犯人講真相,告訴她們法輪功是教人向善,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好功法。她們也都想聽,而且都退出了邪黨組織。我給不明真相的警察講真相,他們不接受。

我們每天晚上一起背法、煉功,時間非常緊迫,睡眠時間只有二、三個小時,我有點承受不了。這時我的情也上來了,想親人了。我知道我在情這方面修的不好,還挺重的,同修也這樣說我,我覺的這是師父點化我,我的「情」這個執著心是該放下了。

我開始向內找,想起師父的話:「生無所求 死不惜留 蕩盡妄念 佛不難修」(《洪吟》〈無存〉)。法的威力展現出來,這時我一下覺的這些執著甚麼也不是了。師父在《亞太地區學員會議講法》中說:「天塌下來修煉人的正念都不動,這才是修煉,這樣才是了不起的,(鼓掌)修煉人不執著世間所有的一切。」我決心一定要走出這個不配關大法弟子的牢籠,出去證實法。

第二天我開始絕食。在絕食期間,邪惡號長還是讓我幹活、罵我,我不動心,想起師父教我的「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絕食半個月後,直到我不能幹活躺在床上,邪號長又向惡警反映。惡警叫來醫生強迫我輸液、吃藥,我不配合。

第二天又找來四個男犯人把我抬到地下室輸液,我又給他們講真相。我喊「法輪大法好,師父救救我,我不輸液」,惡警惡狠狠的打了我三個耳光,我不覺的疼,師父在為我承受。

後來,還要到醫院檢查,當時心裏一念,你叫我去醫院,我就喊「法輪大法好」,結果也沒去醫院。這事就這樣過去了。

我在吃的方面還是有慾望,不想吃饅頭,只想喝點稀飯。獄警怕出事,端來一盆稀飯。我流下了眼淚,這都是師父的看護和安排。師父看護著、引領著我向前走。

有一天中午十二點發正念,感到看守所黑乎乎的,我一下看見五顏六色的彩雲,真是無法形容的神聖,又看見師父來了,師父把看守所的鐵牢門一下打開了,我心裏說不出的甜蜜,師父救我們大法弟子來了。有一天我正在幹活,聽到對講機說讓我回家,我太激動,我收拾好衣物走出那個不配關大法弟子的監室。惡警把我叫到外邊,還想威逼我放棄修煉,我堅定的回答,法輪功是我的信仰,我要繼續做好人。就這樣,我堂堂正正的走出了看守所,老伴也在一個月前回到了家。師父慈悲,又讓我回到了證實大法的洪流中。

回家後,我多多的學法。通過學法,我認識到,邪惡不配迫害大法弟子。我向內找,找到了很多自己不在法上的地方,也看到了我們整體的許多不足。我不會消沉了,我一定好好的多學法,實修自己,配合同修,圓容整體,繼續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不辜負眾生的期望!

層次有限,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