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做好三件事 干擾離我越來越遠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月十九日】我是二零零五年得法的弟子,但是由於在情上的執著心始終沒有放下,以至於被其帶動著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浪費了很多時間和精力在常人的生活中。自己總是為自己的不精進苦惱,卻又總是做不好師父安排的三件事。

在得法初期,我真的有種說不出的激動和興奮:突然間迷茫的生活有了目標和歸宿。雖然法理還不清楚,怕心還很重,卻有莫名的強烈意識要去發真相資料,面對面講真相,勸認識的人三退。自己很快掌握了上網技術和一些電腦知識,但因為怕心重,不敢走出去幫助同修,只是不停的為自己搞安全措施,結果電腦反而經常出故障。

在那時我經常做同一個夢:自己在天上飛,但飛不高,飛著飛著就落在一片荒涼的海灘上,面前隔著大海。當時不明白甚麼意思,後來才意識到是師父點化我:只有和同修共同精進才能提高自己,跨越執著。怕心和私心的共同作用,使我失去了當時能結識更多同修的機會。至今只和當初引我走進大法的,一位沒有暴露過的同修來往。

因為沒有和很多同修的往來,上明慧基本上是我與其他大法弟子交流的唯一途徑。從同修的文章中我經常能找到解決自己執著的參照,那些精進同修的言行極大的鼓勵、激勵了我在修煉的道路上不斷前進。我曾經經常在執著心很重的情況下突然間就不能上網,從技術上還找不到原因,發正念請師父加持也不是每次都管用。後來經師父在思想上點化,我終於意識到:明慧是師父安排的弟子們交流的平台,特別是在大陸當前特殊的環境下。不論大法弟子們有怎樣的執著,都不應該被與明慧間隔。常人沒注意甚麼安全措施都能上去,何況有師父看護的大法弟子!有此一念,從此我很少有上不去網的時候,即使最近邪黨瘋狂封網,我還是能用舊的自由門上明慧。就像學生上學校,即使沒學好,去課堂裏學習也是他的權利。因為不會才去學習,怎麼能因為學不好就不讓他進課堂了哪?

做好「三件事」,才能真正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最近幾個月來,我因為在情上的執著始終未去,在狠狠摔了一跤之後,自己還是不能做到向內找。爭鬥之心、怨恨之心形成了強大的思想業力,拼命在干擾我,寢食難安,幾天內瘦了近十斤,畢業論文的壓力、找工作的壓力統統湧上心頭,以至於在和一個常人朋友吃飯時,忍不住失聲痛哭。那時師父的詩「百苦一齊降 看其如何活」(《洪吟》〈苦其心志〉)突然印入腦海。我馬上止住哭聲,意識到自己是大法弟子,怎麼和常人一樣看待這些困擾哪!回家後我開始多學法,每天上明慧,通過同修文章的對照和啟發,我終於悟到自己這些年「三件事」沒做好後,偏離了師父的安排。沒有正念加持的我,自然誤入了舊勢力根據我的業力安排的,讓我無法逾越的巨關巨難之路。

找到自己的執著之後,我堅持每天背一頁《轉法輪》,每天上明慧網,在全球整點發正念的時候加上:否定舊勢力對自己的所有安排。利用所有的機會給師父安排的有緣人講真相、勸三退。在做論文做調研時,找出話題給對方講真相;給房東的兩個女兒退了團。回家後正好外甥女結婚,外地的親戚來我家看我媽,我就用第三者的身份結合從動態網上了解到的歷史真相給當警察的親戚講真相,談《九評》引起的退黨大潮。現在出去花的錢基本上都是有真相的紙幣。

從新努力做好「三件事」後,那些干擾離我越來越遠,清淨的我感覺到自己新的世界的美好。

個人體會!請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