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一思一念都在法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月十四日】多年來,自己一直沐浴在慈悲洪大的師恩中,受益頗多,而師父要求我們做的三件事,自己卻做的不到位,真是汗顏。不是不想做好,只是每當面對常人時,總會冒出各種各樣的想法,阻擋了我給其講真相,事後總是為自己又錯過一次講真相的機會而懊悔,也常常因自己不精進而未開創出正當的學法修煉環境而自責。

當潛心靜讀師父講法時,周身環繞的那種妙不可言的感覺讓我體驗到了大法的神奇;當救度眾生出現危機但心依然相信大法,在拋掉一切雜念狀況立即好轉時,我體驗到了大法的殊勝;挖根找到自己的執著去掉後,生活環境發生的變化讓我體驗到大法的威嚴……,我明白了,是後天的觀念和即將被銷毀的敗物、我的懶惰和不精進讓舊勢力鑽了我的空子。我感到真的要抓住自己的一思一念,時刻用法來衡量,即使是自己覺的再不重要的想法,只要不在法上,都不能要。垂死掙扎的舊勢力虎視眈眈,你稍有鬆懈,它就鑽你的空子,就干擾你做證實法的事情。

例如,前一段時間身體反覆出現消業狀態,通過不斷學法向內找,提高了認識闖出病業關,當時感悟很深,很想給明慧網投稿,談談體會,卻由於太懶惰沒及時寫下來,今天終於提筆要寫了,可當時的那種體悟似乎又覺得有些遙遠了,心裏想:如果再體驗一下文章就能寫的更好。這念頭一閃即逝,我也馬上意識到不對,並立即清除它。但由於正念力度不夠,還是讓它鑽了空子,不日,就出現了和上次一樣的消業狀態。這下我真的體驗到了師父在《轉法輪》中說的,你想它了,「實際上你就是求了,你求得病,那病就能壓進去。」是啊,我不是明明白白的在求它嗎?它就來了。所以我們真的不能容忍隨便產生的一念,那麼唯有多看書,以法為師,正念才會越來越強。

如果正念強,情況就完全不同了。

一次去發真相資料。在一住家門口,我剛想將小冊子粘到門上,手還沒拿下來,門突然開了,把我嚇了一大跳,一看主人,他也正在門口捂著胸口「媽呀!」「媽呀!」的叫起來,半天說不出話來。我不知所措但很快冷靜下來,想:這真是給他講真相的好時機,反正我是為他好。於是,我把資料從門上取下遞給他說:「這本小冊子送給你,請你看看,對你一定有好處……」還沒等我說完,他接過資料扭身放到屋裏,說:「行,行,先放這,我回來看。」接著又說了一句:「嚇死我了。」出乎意料的結局讓我體驗到,當我們的心性符合了法的標準時,你就算過關了,自然不會出現危險。就像《轉法輪》裏講的那個人,「手裏拿著我的書,在大街上一邊走一邊大叫:有李老師保護不怕汽車撞。」那是不行的。心性不到位,法是不能顯示威力的。

媽媽因堅持修煉被非法關押,在被迫害中邪悟了。相當一段時間我被情牽扯非常痛心。當我意識到這點,放下對親情的執著時,母親又重回到大法修煉中來。

還有,當我放下對電動車的疼愛,來自電動車的巨大的響聲馬上消失;當我真正的放下名利時,能感受到心在物外的輕鬆。真的是「事事對照 做到是修」(《洪吟》)。當學生家長給我送禮時,如果是錢當場又退不回去,那麼放學時就讓其孩子帶回家;如果是物且已無法退回,那麼改日就買一件稱心的禮物作為回贈。當然,平時我會教育孩子:老師關心學生、教好學生是老師的責任,不必給老師送禮。當常人家長從孩子那裏聽到此話的時候,真的不相信會有如此廉潔的老師。在家裏也是如此。婆婆家用錢,大到萬兒八千,小到三百五百,自己捨不得用他們需要就拿去吧,雖然有時也動心,但用法來衡量的時候就知道怎麼做了。

是大法讓我變得如此豁達,如此寬容,是大法讓我明白了人生的真諦。我是幸福的,因為佛恩普照;我是充實的,因為大法在我心中。

師父說:「你的社會工作不是修煉,但是你的修煉會反映到你的社會工作中去。」(《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那麼大法弟子的每一思每一念,就都要用法來衡量,使之符合法的要求,做好師父要求做好的三件事,從而不負誓約,不負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稱號!

個人現階段的一點粗淺認識,不足之處請慈悲指正。
合十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