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是個修煉之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月十七日】我的家庭成員有四人:母親、妻子、女兒和我。我們都是大法修煉者。

我們家是一個獨立運作的家庭資料點,妻子和我製作資料;母親擔任資料的傳遞,只和協調人保持單線聯繫;我負責耗材採購和機器的維修。

我們很注意資料點的安全問題。我們都嚴格要求自己修好口,對關係再好的朋友和同修都不提這件事情。女兒帶小朋友來玩,如果知道我們正在製作資料,就會將小朋友帶到其它屋子去。所以雖然家裏人來人往,至今包括同修在內,無人知道我們這裏是個資料點。

在資料點用錢問題上,我們嚴格保證專款專用,絕不會從中提取甚麼路費、辛苦費之類的,同修的錢是用來救度眾生的,我只有義務向裏加錢,沒有任何理由從裏面拿錢,就算有時候為我們自己的需要用了些打印紙,我們也會自己花錢買紙補上。家人需用的設備,自己出錢購買,不使用資料組的。我們的這朵小花一直平穩的開放著,沒有遇到甚麼波折。

我們家也是一個家庭學法小組。當今社會的風氣太壞了,我們工作、學習都在其中,而且師父要求我們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狀態修煉,要想不被污染,就需要我們不斷的用大法洗滌自己。師父既然給了我們這個條件,我們每天都會集體學法四十分鐘,最少二十分鐘,其間只學法,不討論。因為我們有很多的時間在一起,可以利用其它時間進行交流。特別是,學法中我們會看到自己或同修的不足,我們會在交流中討論如何改進,包括以前做的事情都可能翻出來用現在提高了的思想境界重新衡量,這對我們保持精進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我們彼此看到誰有執著時會相互指出,最常碰到的一個問題是怎樣對待孩子的問題。大人常常沒有把她當作小同修去看待,教育方式通常會是家長式的批評,態度生硬,不是站在同修的角度上心平氣和的去互相督促。另一個比較普遍的問題就是不願意接受別人的意見。有的不能被說,一說就炸;有的表面不吭氣,點頭說的怪好,其實心裏不贊同,遇到問題依然還犯。

為解決上述兩個問題,我們相互約定:大家都是修煉人,我們都要明白相互的提醒是希望對方好,為對方負責,這裏沒有報復和借題發揮的因素,雖然很可能會有說的不對的地方或方式不當的時候,都應該相互諒解;如果自己覺得對方指出的問題自己暫時不能接受,可以解釋,也可以存疑,或直接告訴對方我再考慮考慮。但不要表面答應,心裏嘀咕,口是心非就不是修煉人的做法了。

我自己就時常犯這樣的毛病,即表面答應,心裏嘀咕。雖然大家沒有明確給我指出來,但大家也能感到我的圓滑和世故,我已經意識到自己心性需要提高,並在努力改變自己。

母親是長輩,被小輩說當然面子上有些下不來,而且以前在常人管理工作中養成了說不得、對事情精益求精的挑剔習慣,現在也在主動的改進中。

我妻子以前別人一說就千般辯護,明知有錯也不承認,即使知道自己錯了,也得找出對方許多的不是來,這些方面現在也有很大的改觀。

母親三件事一直做的很好,四個整點發正念基本不耽誤,尤其在發真相資料上,走遍了我們這一片的大街小巷,從家屬樓到市場,從固定攤點到流動小販,有時還騎車到較遠的郊區散發資料,從不嫌辛苦。她還準時參加其它學法點集體學法,除了外面學法點上分發給她的真相資料(其它學法點的同修不知道我們做資料),她自己還要求我們每天做兩個小冊子給她去發放,因為小冊子中的真相說的清楚,系統、全面。有時候順便和相遇的人講講真相,就將小冊子直接遞到了對方手中,有些人當場就「三退」了。母親常說:我講的不太好,就多發吧,給其他大法弟子講真相勸三退做好鋪墊。其實,我母親這些年勸退的數量也不少,親戚基本都被她勸退了,來家的一些有緣人也勸退了很多。

母親雖然三件事做的好,但在修心上做的不足,還有不少執著沒有及時修去,不知道向內找,結果被舊勢力鑽了空子,碰到了相當大的魔難。她現在悟到做好三件事是大法弟子的使命,但做事並不等於修煉。當她老人家決心在提高心性上下功夫後,遇事知道向內找了,狀態發生了奇蹟的變化。她決心修好自己,跟隨師父回家。

妻子走入大法比較晚,零七年才開始真正修煉,並努力做好三件事。她感到很多事情很神奇,進步很快。現在已可以獨立操作資料點,經常和我配合做真相資料。雖然我經常出差,她一個人總能保證真相資料的平穩供應。

我妻子有個確實認為邪黨好而沒有「三退」的朋友。此人在常人中是個相當不錯的人,卻不幸遇到事故身亡了,而做了「三退」的人在這次事故中都沒有受到傷害。妻子感到很內疚,覺得自己沒有盡力去救這個朋友。妻以前很少串門,現在她會利用各種機會去找自己的朋友、同事勸三退。因為是朋友,真相說的比較透,大家都可以從談話中感受到她的善心,所以基本上勸一個退一個。現在,她也能在各種場合對陌生人講真相了,比如在出租車上等地方,雖然還是不很習慣,不過她心裏總想著讓他們能有一個平安的未來,而且好像很多有緣人會主動來和她搭話,甚至還會主動聊到這個話題。這讓她覺得修煉是很奇妙的事情,感到自己的容量和境界和以前是截然不同的。她對這個世間的看法也發生了根本的變化。感到自己生活的充實和從容多了,覺得很多很難解開的思想問題,不知不覺中都消失了。因為是新學員,看到自己有了快速進步同時也知道自己還有很多沒有意識到的執著需要發現和修去。

女兒是個小天使,師父經常在她淘氣的時候點化她,讓她栽跟頭,比如說謊呀,愛打扮呀,嬌氣呀。在她身上也出現了不少神奇事,她也能悟到是師父讓她做的更好。現在她每天可以堅持煉功打坐,也參加集體學法。她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和小朋友友善相處,小朋友們都很喜歡她。入校學習時間不長,但成績還不錯,老師也喜歡她。

以前女兒是個小藥簍子,經常吃中藥,現在身體好多了,不需要吃藥了,個子長高了。偶有病業反映出來,但時間都比較短,而且一般都在休息時間,比如放假呀,週末呀,不影響她的學習。

我比較注重面對面講真相和勸三退,朋友、同事、同學都勸退了不少。講真相講的比較細,基本上能破除對方被邪黨誤導的觀念。對陌生人講真相基本能達到「三退」的效果。今後在講真相中也要注重講大法的美好和被迫害的真相。發正念我做的不好,不但時常打瞌睡,有時夜晚十二點或早上六點起不來。我要修去怕吃苦和懶惰心,提高對發正念的認識,真正把發正念重視起來。

這些年我在引導有緣人得法、拉動沒有走出的同修和挽回昔日的同修等方面做了些努力。我經常向一些我認為有善根的人推薦大法,有些人因此看了大法書。我經常找一些沒有走出來的同修交流,將師父的新經文給他們,其中包括一位引導我得法的同修,可惜效果還是不好,他們都願意看師父的講法,自己也願意三退,但還沒有願望去救度眾生。其實還是一個怕,怕被迫害,怕家人不理解。我還會繼續努力。

我發現,那些一直在看《明慧週刊》的同修,勸其走出來救眾生就容易的多。某同修一直在外圍講真相,主要講共產邪黨的謊言和發動歷次運動整人,就是沒有開口勸三退。他說《明慧週刊》每期不落的看了,知道勸三退這個法理,但開口勸退的障礙還是比較大,主要怕別人認為自己在搞甚麼政治,怕人誤解。就此我們相互進行了交流。前些日子他告訴我,已開始勸三退了,可是別人沒有理解他說的話,還發短信質疑他。於是我與他就對甚麼人如何講進行了討論,分析。後來他告訴我,已經勸退了一個,這給他增加了信心,相信以後會做的更好。我真為他感到高興。

修煉這麼久了,我的情還是沒有修掉,有時候還會被它牽扯引起情緒波動;惰性的心比較強;事業上的名利心還有,色心也還比較大。這些都是亟待我認真對待的。為了眾生的救度和資料點的穩健運行,這些都是隱患,是該決心修掉它們的時候了。

我們家是一個修煉之家,但家庭成員之間也不是一團和氣的,也有心性的考驗和碰撞,但我們事後都會向內找自己的不足,總可以找到自己要提高的地方,所以壞事也就變成好事了。正因為如此,即使有碰撞但關係還是很融洽的,常人說婆媳難處,鄰里卻都知道我妻子對我母親和親生母親一樣。女兒時有逆反心理,有時候會受到社會上的一些不良的習氣的影響,我們不急不躁,用大法的法理開導她,使她在一個一個的問題出現後,又一個一個的得到解決,每次解決後她的心性都會在原有的基礎上提高一步。夫妻之間也不像別人看到的那麼夫唱婦隨,各自都有自己對事情的看法,但都能坦然說出,從不掖著藏著增加間隔,而是通過在法理上的討論得到比較一致的看法。

感謝師父給我們安排了這個修煉的環境,我們會珍惜這萬古機緣,互相扶持和鼓勵,穩健的完成我們的史前大願,對的起對我們無限期盼的眾生,不辜負師尊對我們的期望。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