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定」──一位七十歲同修的心得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日】我今年七十歲了,就在我寫稿的今天,我家又有一件喜事發生了,那就是三千年一開的佛花──優曇婆羅花又一次在我家開放了。我真是感謝偉大的師父時刻在我身邊看護我,鼓勵我。

我是九八年有緣得到法輪大法的,至今已有十一個年頭了。得法前我全身被十幾種病痛折磨著,吃不下,睡不好,最讓人受不了的是坐骨神經痛,開始只是腿痛,還能走點路,後來小腿肌肉萎縮,兩腿無力,痛得不能走路了,後來嚴重到下不了炕了,病痛的折磨使我心情煩躁,脾氣暴躁,整個人瘦的皮包骨頭,臉色乾黃,真有生不如死的感覺。

在這種情況下,我有緣得到了千年萬年不遇的大法,得法後,我就像換了一個人,全身的病痛一下子消失了,心情也順暢了,渾身輕鬆,也能睡覺了,這在以前是想都不敢想的。神經衰弱曾折磨的我整夜不能睡。覺睡好了,飯也能吃了,臉色白裏透紅,腿不痛了,能走路了,幹活也有勁了,每天的家務活我全包了,八十斤體重的我能搬動五十斤一袋的面。不僅如此,我還學會了騎自行車,現在我經常騎自行車出去辦事。

法輪大法給了我一個健康的身體,讓我有個幸福的晚年,不管惡黨這些年怎樣打壓,風風雨雨的我都堅定的走過來了。我相信大法是教人向善的,是讓我做個真、善、忍的好人的。

我頂著壓力在家成立了學法小組,大多數是老年人,我們一直堅持一起學法,我知道唯有學好大法,才能做好我們要做的三件事。我到整點發正念,一點不敢放鬆。每天早晨堅持參加晨煉,偶爾哪天起不來,就聽見師父喊我名字:「某某某,你不是簽合同了嗎?」由於我有幫助同修的心,許多同修有困難都願意到我家找我幫忙。我記住師父的話,我們是一個整體,同修的事就是我的事,要先他後我,我們要一起跟師父回家。我騎上自行車跑前跑後,一點不覺的累。

師父時時處處告訴我們做大法的事要智慧的做,我每天都出去講真相救人,出門前,先發正念,請師父加持。看見親朋好友,以前的同事,我都直接給他們講真相,發資料。他們說謝謝我,我就叫他們就謝師父行了。看見陌生人,就笑著問:「你們相不相信天,天要變了,誰能管的了?人不治天治。」他們就問是不是學法輪功的,我就說:「真、善、忍是天理,是天法,現在做個好人都難,共產黨把好人當成壞人抓,好壞不分,如果入過黨,團,隊,現在要為自己生命負責任,用化名退出共產惡黨。老天滅共產黨的時候不跟著它做陪葬。世界上甚麼藥都有,就是沒有後悔藥。」這樣每天至少能退兩三個,多的時候能退八個。

有時起歡喜心,面對面講真相時被惡人先後綁架過三次,我都理直氣壯的跟警察講真相,「我做好人有甚麼錯?犯了哪條法了,我有言論自由權、人身自由權,人民警察愛人民,你們比法西斯還壞!」警察說:「這是上級命令。」我就說:「上級命令睜一眼閉一眼!小伙子,為自己留條後路,善惡有報是天理,這不是我呆的地方,我還要回家做飯。」「你的小冊子哪來的?」「哪來的?揀的,大街上多的是,你就沒揀到?」這三次我都是當天就堂堂正正回家。還有一次有三個警察來我家讓我去派出所一趟,我正在家裏做飯,他們三個拖我走,我就高聲喊:「法輪大法好!師父救我!」他們輕輕把我放下了。我就嚴厲的告訴他們,今天誰要拖我走,我就跟他豁出去了,這三個人一聽嚇跑了。

我也沒文化,師父就要我這顆堅定的心,我每天學法,煉功,講真相,發正念一樣也不落下。這是萬年不遇的大法,在今後的修煉路上,我一定聽師父的話,做好三件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