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正自己 走好剩下的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二日】今年以來,慈悲偉大的師尊發表了許多經文,使我從消沉中清醒了很多。師尊不斷反覆講的向內找的法理,我似乎才注意到、才入心。發覺自己在這方面有嚴重漏洞。向內找、向內修一段時間以後,感到自己好像才剛剛懂得一點點修煉,內心的變化很大。在此,向慈悲偉大的師尊彙報自己在「三件事」實修中的心得體會。

一、學法

最近在看明慧網的文章時,看到師尊的一段講法,覺的對「自己」有針對性,同以往一樣想把這句話粘貼下來,這時電腦突然黑屏並重新啟動。我警覺起來,感到這個習慣有問題,應該向內找了。首先想到的是這樣做對大法不敬,雖然摘錄時想著以後要看,或者是寫文章時方便引用,可後來根本也沒有再看,即使看了也失去了上下文的聯繫,也會片面的理解大法,沒有嚴肅的對待大法。暴露出對待大法還像對待常人的理論一樣,沒有從理性上真正認識到大法。我在寫的過程中才明確了這個問題。

再往下挖認識到,自己在學法上存在嚴重誤區,惡黨學習政治理論的惡習一直在影響著我。師尊早在《精進要旨》〈學法〉中就講過:「知識份子學大法,要注意一個最為突出的問題,就是把大法當作一般常人中學習理論著作的方法來學,像選擇有針對性的名人語錄來對照自己的行動一樣的學,這對於修煉者的提高是有阻礙的。」雖然字面上知道,但對具體表現形式還不清楚。現在認識到其表現形式之一就是對法有分別心。其實大法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字都同樣珍貴,學法時每字、每句都要入眼、入心的學,不能一眼帶過,更不能以自己的心態來劃分輕重。現在學法時,每一個字都愛看,甚至唯恐少學一個字,圖學法數量想讀快的思想一冒出來,我就抓住它,清除干擾,保持學法的莊嚴、神聖。

第二個問題是把學法時悟到法的內涵當作學法的目地,不懂得對照、查找自己。也是不向內找的一種表現。師尊在《轉法輪》「煉功為甚麼不長功」一節中講:「不知道高層次中的法就沒有法修;沒有向內去修,不修煉心性不長功。就這兩個原因。」修煉中我把這兩個原因分隔開來。知道了法在一個層次的內涵就像多學到了知識一樣對待,盲目樂觀,甚至還自高自大。不知道向內找來衡量自己,更不知道自己離法的要求相差甚遠,體悟不到師尊的安排,失去了很多修煉的機緣,個人的修煉提高受到阻滯,嚴重的影響了救度世人。師尊在《轉法輪》「不同層次有不同層次的法」中講:「其實就是同一個法在不同層次上都有不同的變化和顯現形式,對修煉者在不同層次能起到不同的指導作用。」學法時大法展現了法在不同層次的內涵,是為了指導我在不同層次的修煉。只有在學法修煉中時時對照自己,才能不斷的用更高標準來看待和要求自己,才能認識到以前意識不到的執著,才能在干擾、難關面前不斷的提高心性。

還有一種表現形式就是:拿法去對照同修。首先入眼的都是同修的不足,有一個階段看常人更是一無是處。完全曲解了法。在主意識清醒時,知道總看別人的短處不對,但在思想深處還是不能釋懷,和同修有間隔,讓邪惡的因素鑽空子。甚至在學法時還會想:我沒有這樣的問題,誰誰有這樣的問題。而不是去想這樣的問題為甚麼讓我看到,我有沒有這樣的問題,哪方面有我要修的,還有哪些不足沒有認識到。只有在這個問題上提高心性,才是我應該做的,也是師尊希望看到的。

二、講真相

因為法沒有學好,個人修煉提高緩慢,正念不足,嚴重的影響了我講清真相救度世人。至今對陌生人還不敢講真相,怕心和顧慮心很重,即使個別有講的時候,效果也不好。我就以自己能做的方式在做。由以往在網上或生活中收集郵件信箱,發往明慧網;在生活中用紙幣講真相;節假日大量郵賀卡;到今年三、四月份開始用手機發短信講真相。

講真相是救人,也是修煉,不是做常人的事情。只有時時不斷的修正自己,才能講清真相、救度世人。回想剛開始用紙幣講真相,一天轉下來也沒花出去一張,到現在很自如的花真相紙幣,就是從滿腦子怕、顧慮、想像等亂七八糟執著中,修到現在除了救人其它甚麼思想也沒有,真是不斷修煉的過程。在發短信講真相時,也同樣經歷了這樣的過程。剛開始接到回撥的電話或短信時,心都會「咯登」一下緊縮起來,整個人都緊張的不知所措。我在問自己怕甚麼,你做的不是最正的事嗎?有甚麼可怕的,還是沒有從心底裏真正信師信法。我就加強正念,清除讓我心跳的物質,讓自己平靜下來。逐漸的沒有了這種物質。可還是有不願意收到回信的思想,雖然不緊張了,心裏還會彆扭一下。我就抓住這個思想,這是怕麻煩的一顆心,還有不願意看到罵自己的短信。我就告訴自己不能這樣想。不管是甚麼樣的回信都是好事,我都可以了解到世人的想法,有針對性的講清真相,救度世人。因為這畢竟是世人得救的一線希望啊!所以無論是甚麼樣的回信,我都一定會回覆。通過一段時間的講真相體悟到:站在要救度對方、發出去的短信要讓對方感到是為他好的基點上,就知道話該怎麼說了。不但體會到了善的力量,也體會到了為別人好的心態和語氣。

舉幾個例子。一次發的短信內容是:在疾病和災難中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能逢凶化吉遇難呈祥,以地震、火災、肇事中神奇逃生事例為證。收到的回信是:看不是你。我在理解回信的意思並思考如何給他回信的過程中,暴露了別人針對「我」提出了問題,有不願意承認、迴避的心。我就抓住這顆心,不但要坦誠告知我沒有這樣的經歷,還要肯定對方的判斷,對方就會感受到我的真誠,下面的講真相就容易接受了。我回信:您說的對。每個人的經歷是社會的一部份,千千萬萬人的經歷就是一種驗證,是上天賜予人類的福祉,您也有權利受益。希望您了解真相,破除謊言。還有一次收到的回信是:忽悠。我回對方:我對你沒有任何企圖,只是向您傳遞在未來可能遇到的災難中,如何保護自己的生命保險。沒有哪一個人生來就該被欺騙的,如果您放棄自己的知情權我無話可說。可我還是想告訴您,登錄海外華人網可以看到真實資訊。並附上網址。對方回信說:你幾歲了。因不明確他的意思,回信問:您何意?他說:你何意?我說:好的事物希望您能了解並受益,僅此而已。他回信說:那你是好人了?我說:謝謝您能這麼看。

對於罵人的回信,不能被罵所牽動,以祥和的心態,平靜的口氣,一定要讓他知道,他罵了一位為他好的人。對於要舉報的回信,不能被邪惡嚇住,一面清除操縱世人的邪惡,一面要讓他明白法輪功是合法的。有一次回信是:去死吧。我說:煉功人不但身心健康,還要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大法已經洪傳一百多個國家。不知法輪功甚麼地方得罪了您,您卻讓我去死。他回信說:因公出差去過幾次歐洲國家,看見法輪功穿的跟要飯的似的,也沒人搭理。你去死吧。我看了很難過。給他回信:從您的回信中看出,您是一位有見識的人。難道一個貪污納稅人的錢卻穿的西裝革履就是好人嗎?而法輪功學員省吃儉用,用自己省下來的錢印製傳單,完全是為了向那些被謊言矇蔽的人講清真相,風雨無阻,風餐露宿,只是因為穿著簡陋就不是好人嗎?在當今社會裏您還能找到這樣的人群嗎?(寫到這裏,我被國外同修的艱難和辛苦流淚了。)對方回信:你再騷擾我,我就舉報了。從回信中我能感受到他覺的理虧了,但我動了對同修的人情,指責了對方,沒有了慈悲,才有了這樣的結果。我繼續回信:我沒有危害社會,也沒有危害任何人,只是向您傳遞在人生道路上可能發生的危難中保護自己的生命法寶。因為您罵了我才有後續的短信,希望您了解真相,明辨是非,有個美好的未來。以後不會再打擾。之後對方再沒有回信。

發短信時表面看似平靜,有時接發短信真是令「我」內心翻江倒海,甚至是驚心動魄。這個時候正是暴露了我不好的東西,是我及時去掉的好機會。每到這時,我都要向內找一找,看看觸動了「我」甚麼東西,讓「我」如此不平靜。在平常的生活中,我做不到事事向內找。可是在發短信中,我知道疏忽不得,不能把我不好的狀態傳給世人而影響了他們得救。每到這時我都要平靜一下自己,想想對方的心態和癥結,想想我該怎麼說才能讓對方感受到是為他好。不要帶有人們反感的說教,證實自我,得理強加別人等。沒想好就不回信,一定要想好了才回信。甚至有的回信要想好幾天。找到執著站對了基點,大法會給我開啟智慧,也就知道怎麼說了。其實救人的是大法。我也是被大法救度的一份子。我能走到今天、能做成甚麼事都離不開師尊的呵護,離不開師尊的嘔心瀝血。

我知道自己還有很多不足,懶惰、消沉、懈怠、怕苦怕累,這些修煉人最基本應該修掉的東西仍是我最大的障礙。正法都到了這個時候了,有時還會執著電視,浪費大量寶貴的時間。正念強的時候,每天都能出去發短信。正念不足時,一個月也不能出去一趟。今天我就趁著寫心得體會的機會,把這些執著都暴露出來,增強我修去這些執著的信心,去掉它。

三、發正念

師尊在近年的講法中,多次反復講有關協調、配合的法。以前我都覺的是在說協調人或海外的同修,我只要配合就行了。最近反覆再學這些講法時才發覺,在這方面我的心性沒有得到提高。發正念沒有莊嚴感,沒有神聖感,像做平常事情一樣,長期有雜念干擾,人為的抑制一會兒,不一會兒雜念又上來了,有時還被睏干擾,漏發正念。我知道最主要的原因是自己修的不好,執著太多,心不靜造成的。我在寫心得體會的時候就在想:發正念是師尊賜予我們的神聖法寶,是全球大法弟子同時在另外空間的正邪大戰,是何等的莊嚴、神聖。既保護著自己,救度著眾生,又是助師正法極其重要的一部份。我這兒沒有配合好,不但與神聖的事不相符,還幫了邪惡的忙,讓邪惡有了躲藏之地。不但迫害著我,還迫害著其他同修,拖了整體進程的後腿。如果我能夠像發短信講真相一樣重視起來,抱著同樣關係到救度芸芸眾生,不得疏忽;抱著同樣莊嚴、神聖的心去對待,發正念就不會長期處於一個不好的狀態。邪惡至今還能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毀滅著世人,我作為一名不精進的大法學員有著很大的責任,愧對師尊的選擇,愧對眾生的期盼。師尊講:「大家知道,我們救一個人不難,難在邪惡的干擾與壓力。」(《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現在要救度眾生,就牽扯了一個互相協調的問題、配合的問題。」「我希望越往後大家應該越像大法弟子的樣子,配合的越好。」(《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我有信心按照師尊的要求做好。找到不足就去掉它,修好自己,與同修一道除盡邪惡,更多救人,助師正法。儘快的成熟起來,不辜負師尊的等待、期望。

寫的不妥之處,請同修指正。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