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信師信法 才能救度更多的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九日】我走進大法修煉已有十三個年頭了。在大法的熔煉中、在師父的慈悲、苦心救度下,深感自己,好像從一個不懂事的孩子,逐漸的成熟為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

在這風風雨雨的十年中,在救度眾生的日子裏,深深感到了學法的重要性。更加感悟到在救度眾生中,需要我們有強大的正念與慈悲,然而正念與慈悲來源於學法及信師信法。

一、面對面講真相的心態、做法

在面對面講真相時,時刻要保持一個慈悲、祥和、穩定的心態,要以救人為目地,形式及方向都不定,可以坐車、也可以行走。無論在車上、還是在路上遇到有緣人,首先的第一念就是我一定要救了你,當發出這一念時,慈悲心油然而生,內心的祥和自然溢於言表,話語自然溫和、有力,就能穿透他們的心靈,很快就能叫他們「三退」。因為我們的念很正,場也很純,有些人在這種正念的感召下,感動不已,連聲道謝。

在對學生講真相時,不僅要慈悲、念正,而且要嚴肅、智慧的去做,取名字要快速敏捷。幾年來,我也不知道自己勸退了多少眾生,每週都有一、二百人退出惡黨的邪惡組織,獲得了新生。

二、面對邪惡的干擾與迫害時,念一定要正

四年前的一天,我在交通路的一個服裝店裏去講真相、發真相資料時,店內有一個人到勝陽港派出所舉報了。當時來了三、四個警察,把我帶到派出所,路上我就一路發正念。到了那兒,我就給他們講真相,他們問我甚麼,我甚麼也不回答,只發正念、講真相。快到十二點的時候,我說我要回去了,你們也該下班了。在師父的加持和慈悲呵護下,我平安的回到了家,到家正趕上十二點發正念的時間。

時隔不久,我在文化宮發真相資料時,一下發到了一個便衣警察的手上,他又把我帶到派出所。我還是講真相、發正念,這次呆了一下午,天黑了我說我要回去,他們要用車「送」我回去,我說不必,他們中有一個人說我打的「送」你回去,我說不用!那人說我花錢打的「送」你,就這樣那人就「送」我一起出了派出所。走了幾分鐘,那人突然說:你等一下,我去拿點東西,我說:那你快去快來。就這樣他往派出所裏走,我往大道上走,再次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平安的走脫。

在講真相中,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干擾也十分嚴重,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闖過了幾次生死關。有一天上午剛吃完早飯準備出去講真相(那時還沒有勸三退),突然口像被鐵焊焊住了一樣,張不開,用手使勁掰也掰不開,心裏有點緊張,但心裏明白這是邪惡因素在干擾、用所謂的「生死」來考驗我。我雙手合十站在師父的法像前,心裏念道:「師父啊!我沒有太多的時間耽誤了,舊勢力安排的所謂的生死關我不能承認,我要抓緊時間救人」。就這一念,口就張開了,我當時感動得淚流滿面。

三、在講真相、勸三退的過程中,經常展現出大法的神奇

我是一個年近七十的大法弟子,聽力方面一直不大好。然而在講真相,勸三退的過程中,不僅心性與語言要到位,取名字、記錄都要在極短的時間內完成。尤其在給學生講真相、勸三退時,他們基本都是成群結隊的,為了讓他們都能得救,所以在給他們取名字、記錄時都要非常的迅速、敏捷,手、口、耳都要十分靈活的配合好。每次遇到紮堆的人群時,我的手口腳都靈活得像二十幾歲的人一樣,這時的聽力特別靈,他們再小的聲音我都能聽得到,真是妙不可言。還有其它的一些超常的現象,在此就不一一敘述了。

我還有很多不足之處,比起精進的同修還相差甚遠,特別是家庭環境,總感到很彆扭,費了很大勁也沒有完全正過來,我知道這是我對親情還存在著一定的執著所造成的。由此,靜心學法、紮紮實實的向內找,真正用大法衡量自己的一思一念,將是我今後修煉路上更需努力做到的。

慈悲的對待眾生,慈悲、耐心的對待自己的親人,真正的去救度他們,不負「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歷史使命,是我們來此的大願!

層次有限,不對之處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