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現史前大願 多種形式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五日】

一、證實法

(一)上京護法

「七•二零」邪惡對大法和大法弟子開始迫害,當時一聽到廣播,我就連夜寫信送到市裏,因晚上無人接待,所以第二天又去,向他們講法輪功真相,要求他們向有關部門反映,澄清事實,還我們師父清白,還我們大法清白。

市裏根本不能解決問題,上省裏也沒有用,所以後來我就上京護法。當時本地車站已有人把守,我和同修就繞路坐火車去北京。到了北京,因信訪辦已不能為百姓說話,我和同修就直接去天安門廣場煉功。

當時同修見那麼多警察開始心裏有些不穩,我就鼓勵她:「不要怕,為了大法,為了師父,我們還有甚麼放不下的。我們是走在修煉路上的神,還怕他們人嗎?等巡邏的警察走過去我們就進去煉功。」由於廣場上便衣警察川流不息,不到二分鐘我倆就被抓了。

到了派出所,大法弟子在一起大聲背誦《論語》,聲音響徹雲霄。後來我們被非法關到拘留所,在那裏大法弟子也是背法、煉功,明真相的犯人幫我們放哨。提審時問為甚麼來北京,我就告訴他為了護法、為了給我們師父、給我們法輪功說句公道話,我們是冤枉的,叫老百姓不要相信媒體上宣傳的。

過了兩天,我被當地公安帶回,關到當地派出所,後被非法關到拘留所,在拘留所裏白天幹活,晚上被戴上手銬提審。由於他們對我的回答不滿意,四天四夜不讓睡覺,不讓睡覺我就向他們講真相,叫他們自己要有頭腦,不要輕易相信媒體上的宣傳,那電視裏講的全是假的,其它工作你們可以賣力幹,對法輪功問題上千萬不要賣力,應付一下就行了,免得遭報應,你們都很年輕要為自己留後路才好等等。

有警察說,老太婆沒有睡覺倒是很精神的嘛!我說是呀,就是煉了法輪功才會有這麼好的精神,不然我以前的身體經得起你們如此的折騰嗎?我告訴你們:我們大法弟子的堅定正念是任何力量都摧毀不了的,用不讓睡覺摧殘動搖不了我堅信大法的心。看你們白天一個個都睡覺了,晚上還香煙一支接一支的抽來支撐著,我看你們也活的太可憐了。你們還是乖乖的讓我去睡覺吧,這樣你們也不用在此受罪了。

後來我被非法關了三十多天放了。被非法關押我也要做證實法的事,有機會就向犯人講法輪功真相,使他們了解到法輪大法的美好。加上我們主動關心有困難的犯人,犯人也跟著我們背《洪吟》,表示出去了以後也要煉法輪功。後來他為我們大法弟子放哨,讓我們輪流在裏面煉功。

邪惡對法輪功怕的要命,開始幾年一到邪惡的敏感日,就會有戶籍警上門或者電話關照:不要煉功了,不要去北京,不然我的飯碗都要丟了。我對他們回答的很乾脆:這麼好的大法叫我放棄,這不可能,我已下了決心,要一修到底,以後你們別再說了,說了也白說,至於北京去不去我自己說了算。你如果因為我煉法輪功丟飯碗,你不能怪我,你要怪中共。我勸你一定要記住一句話,其它事情可以反對,法輪功你千萬不能反對,這樣對你的未來與家人都有好處。戶籍警說:本來我來做你的工作,現在反而是你在做我工作了。

各派出所有指標抓人去洗腦班,他們藉口我去過二次北京,把我三次綁架去洗腦。後來由於我自己正念不強,加之這多方壓力、恐嚇,自己怕心出來了,在修煉的路上做出了有愧大法、有愧師父的事。師父如此慈悲,如此珍惜我們,而自己卻不爭氣,感到自己都不配做師父的弟子。多虧我們師尊大慈大悲,不嫌棄我,叫我們摔倒了爬起來繼續修,才有機會有幸走到今天。

(二)面對面講真相

師父多次講法都強調大法弟子要抓緊救人、多救人,作為師父的弟子就要聽師父的話。我修大法後深感法輪大法好,所以十多年來,我從未停止過向世人講真相的事,向親戚朋友講,向同事講,買東西時向陌生人講。

「七•二零」後只要電視上一播放污衊法輪功的,我就會去單位,叫他們不要相信媒體上的邪說,那都是假的,是騙老百姓的,真實的情況政府根本不讓我們在電視上講,所以以後你們聽到電視、廣播、報紙宣傳污衊法輪功的東西,你們將它反過來理解就好了。

單位的同事也因以前聽我講的多了,所以他們根本不相信媒體上的宣傳,很多同事說:我們不相信電視上講的,我們就相信你這個活生生的事實,我們心裏有一桿秤,不會上當的,你對我們放心好了。

後來三退開始,我去單位勸三退,他們都很痛快的退了,親戚中經過多次講真相,目前已全部三退。朋友中也勸退了一些。勸退中我體會到要耐心、要真誠,千萬不可操之過急,我勸退的人中有長達二三年時間才退的。

開始時,有的同事與她講過不少次真相了,材料也多次送給她看,可她還是不相信,這時我心裏就想:「以後不管你了,我對你夠意思了。你自己不要未來,你願淘汰就淘汰吧,救你,為你好,上門還帶禮物給你,你還不領情,真是不知好壞,哎!我們師父也太慈悲了,一拖再拖要救他們,換作我早就不管他們了。」後來聽了師父《對澳洲學員講法》,我感到臉紅,感到師父說的就是我。於是我放棄了原來不好的念頭,仍然去關心她,結果在前幾天她同意三退了,我真為她能得救而高興。

勸退的人中有公安人員、黨委書記、工程師、教授、轉復軍人、機關幹部。對普通老百姓我都是買東西時與他們講真相,與這些人講要等待時機,要趁他們生意不忙時講,不然他們會煩你。所以有的時候要等待十來分鐘,有的等待二十來分鐘,做法是先試探一下對方的口氣,能講的就講,不能講的也不去勉強,這樣基本上講一個是一個,有的時間長了,對我們了解了,見到就主動與我們打招呼,說:「我就喜歡你們煉法輪功的人,你們買東西錢找多了會退回來,買東西也不挑三揀四的,更不會稱好了再抓一點。以前電視上說法輪功怎麼怎麼不好,原來全是欺騙我們老百姓的,共產黨太卑鄙了,我都給你們法輪功抱不平 。」

出去講真相前一定要先發正念,請師父加持,將有緣人領到自己身邊來,然後我出去總是一邊騎自行車一邊發正念,腦子裏清除操控路上所有行人背後的一切邪惡因素,讓「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打入他們的腦子裏,讓他們能聽法輪功真相,能接收《九評》、能看神韻晚會光盤並能三退,為他們自己選一個好的未來。我充份利用時間,做到順利時不起歡喜心,不順時也不灰心,並向內找一找今天為何不順利。

我深感到講真相是在救人,所以在外講真相,心裏沒有一點怕心,思想上只有一念,我就是聽師父的話,就是要抓緊救度有緣人。

(三)發真相信講真相

我有個有利條件,能了解到很多人的姓名地址郵編,所以從「七•二零」開始我就堅持年復一年的向各個人發真相信,信封上用多種筆跡,並從多個郵箱投寄,一個郵箱投寄兩三封。

後來《明慧週刊》上刊登嚴重迫害案例,這樣只要寫有單位、姓名的我就給他們寄人心與因果、善惡必報的真相信,材料都用週刊上遭報應的事例綜合一起複印而成,每次寄上二張四頁,要是同一單位的人就寄不相同的材料。

發信也要發正念。對信上的人說:我們師父很慈悲,連你們這些幹壞事的人也要救,不想把你們都淘汰掉,希望你們收到信能認認真真看看,千萬不要氣呼呼的一扭丟進字紙簍裏了,那樣把你們自己的未來生命就丟了,也希望你們看了這些材料能立刻停止對大法弟子的迫害,改惡從善,將功補過,不要再為邪黨賣力了,為自己選擇一個好的未來吧!

然後去寄信也總是一路走一路發正念:請師父為弟子加持,我要清除所到郵箱周圍的一切邪惡爛鬼,讓監控器失靈,對大法弟子不起作用,並發正念清除操控郵電總局分檢人員背後的一切邪惡爛鬼,舊勢力的黑手,不准他們干擾、扣壓我發的真相信材料,讓信順順利利的到達收信人手中。發的真相信中每封附上一張自編內容的小條子,標題為:

要珍惜
真相資料要珍惜;珍惜它是珍惜己;給你資料好救你;希望你能明以理。
自己生命要珍惜;好壞分清有益你;今天機會給了你;未來命運取決己。
能分真偽者可喜;善者將來福報你;走哪條路靠自己;勸者真心為了你。

寄真相信的過程,也是提高心性的過程,有時一忙就會惰性出來,不想跑遠點的地方去寄,但一想到這不是為了自己,是為了救度眾生,想到海外的大法弟子為了大陸的大法弟子少受迫害,他們付出了那麼多,自己多跑點路算得了甚麼?這樣想時惰性頓時煙消雲散,馬上就出去發信了。

發真相信過程中我還體會到師父處處都在呵護著我,如有兩次出去後,不一會兒天黑壓壓的,好像馬上要下大雨了,這時我就對師父說:師父,弟子發真相信,下大雨信無法投入路邊的郵箱,能否讓我投完信再下雨?哎!可神了,等我信投寄完了,離開郵箱不到一分鐘就下起傾盆大雨,而且附近正好有躲雨的地方,當時內心的激動無法形容:師尊啊師尊,您太慈悲了,太偉大了!

(四)在紙幣上講真相

正式開始使用真相紙幣是二零零八年年初,以前聽師父對紙幣講真相肯定後,心想師父講的就是法,作為弟子就應該去做,可是我字寫的不好,寫上去一看就像自己的筆跡,結果當時寫了四張五角的卻燒了三張,只用了一張,後來就停下沒做。

到後來想到了刻橡皮圖章,這下就解決問題了,字跡工整清楚,簡單方便又節約時間,可以在一元、五元、十元、二十元、五十元紙幣上印上真相短語,每天平均能花上四五張。反正只要出去買東西就花這紙幣,用紙幣時沒有一點怕心,只有一念,這是師父肯定的我就去做,這種形式也是在救人。碰上有時收銀員會反過來看,當時就要發正念,清除她背後不好的因素,讓真相紙幣暢通,這樣收銀員看後一笑也就放進抽屜了。

(五)傳神韻送晚會光盤

二零零七年、零八年發神韻光盤時,除親戚、朋友、同事面對面給外,其餘的大都放到信箱裏、車筐裏,後來了解到有的人拿到後就交到派出所去了,有的人往垃圾堆裏一丟,感到損失太大。

為避免不必要的浪費,所以今年發光盤我都問了人家有沒有DVD或電腦,有DVD或電腦的,人家又願意要的就送給他一張,並關照他們要認認真真看,這是國際一流水平的,是純真、純美、純善的,是弘揚五千年文明歷史的,一般人家聽了都會樂意的接受,並表示謝謝。有的沒有DVD,聽說後他馬上說:送我一張吧!我馬上去買上一個DVD機來看,也有的說,也送我一張吧,我去借個DVD機來看看。這樣做雖然發的不多,但發一張是一張,沒有浪費。有時也會碰上有DVD機但不要光盤的,那我也不生氣,只是為他惋惜。

二、正念救世人

師父在《曼哈頓講法》中說:「還有一個問題,你們是在常人社會中修煉嘛,面對不修煉的家人這個問題,一直處理不好。」看到這時,我心裏一震,師父這不是在說我嗎?

多年來我對丈夫的問題就一直沒處理好,由於我思想上一直來羨慕那些夫妻修煉的同修:他們可以一起學法,一起講真相,一起做大法的事,互相配合,互相切磋,有共同語言。唯獨自己,丈夫不修煉,做大法的事還得避著他,所以就希望丈夫也能修煉。他不聽我的,我就不高興,認為他人很固執、主觀、先入為主,又有怕心。我多次說他,甚至諷刺他,說他好窩囊,失去了做人的價值等等。

多次對他說,他就是不聽,而且當我去了北京,非法關進拘留所,邪惡深夜非法到家抄家,又加之幾次被非法關押到洗腦班去,對他打擊很大。開始見我回家後又照樣學法煉功,他就阻止我,不讓煉功不讓看書。當時我就想,這個環境一定要正過來,不能聽他的,我就說,今天明確告訴你,千年得一個人身,我們得大法是三生有幸,這麼好的大法我是決不會放棄的,你干涉不了我堅信大法的心。我就跟隨我師父一修到底,哪怕就剩我一個人我也要堅持修。這一念出來,他當時就改變了態度,說:好好好,你自己看書吧,煉功吧,以後我也不管你了。

可是他政治觀念太強,邪黨媒體宣傳他中毒很深,時不時就會說我們大法如何如何,師父如何如何。我聽了就會馬上反擊。由於自己的不善,與他說話也不投機,說說就會不歡而散,於是他就在外面與喜歡吹他、捧他的那些老太婆混在一起,與她們在公園裏一起跳舞,家也呆不住了,活也不幫幹,一吃完飯就走了。我知道後氣的心口都疼。子女也勸他,勸他不要跳,出於面子他表面上答應我與子女,背後卻變本加厲還買了月票,騙了我們一年多。

後來好些人對我說:你不去公園看看,你還蒙在鼓裏,你老頭子天天抱著其他老太婆在跳舞你知道嗎?這時我的心反而平靜下來了,多年來我就是對丈夫缺乏耐心,太看重讓他修煉了,因此每當他先入為主不尊重事實,每當他拒絕看神韻光盤時,我就會說他一通,使他心裏不服,以至一有機會就會重蹈覆轍,沒有絲毫悔改。

遵照師父說的,我對丈夫改變了做法,開始真心主動關心他,並發正念清除背後操控他的一切邪惡因素、邪黨文化的影響、色魔對他的干擾;另一方面我主動的向他道歉,說明以前自己修的不好,沒聽師父的話,對你不慈悲,簡單化,只看你的缺點,缺乏耐心,喜歡強加於你,使你反感,對你還有妒嫉心,看你對外面老太婆關懷備至,對我卻是冷淡,我的心就不平衡,有時會氣的胸口發悶。這些不好的執著心,以後我一定通過學法修掉它,使自己成為大法和師父所要求的無私無我、先他後我、大智大覺的人。同時我也想通了,正如我們師父所說的「強制改變不了人心」,你心不動,嘴上答應也是不解決問題的。所以以後你願意跳舞你就跳吧,我不管你了。

聽我說的真誠,當時丈夫很感動:連連說有進步,有提高,以後你就好好修修吧。你不要執著於我,其實這些都是讓你提高心性的,你卻將它推出去,不想提高,弄得你自己心裏也不開心。其實你不要逼我修,我也知道你是為我好,如果你真的修的好,說不定哪一天,我也修煉了。跳舞我以後也不會去跳舞了,逐漸與那些老太婆拉開距離,逐漸冷淡。放心吧,看我的行動好了。

從那以後我這裏順過來了,他人變的勤快了,家務活也幫助了,原來對到點我們發正念,他視我們神神叨叨的,後來到點會主動提醒我了。

三、發正念清除邪惡

二零零七年過年前,我接到一個鄰居打來的電話說:「有人叫我打電話告訴你,公安注意你了,叫你去外地去住上幾天。」聽到此消息我沒有動心,在電話上說:「謝謝你打來電話,你放心我不會有事的,我也不會到外面去住,他們說了不算,我們師父說了算。」而且我腦子裏馬上閃出《洪吟二》〈怕啥〉,我心想:我沒有幹壞事,為甚麼要怕他們,我是師父的弟子,做的是全宇宙最神聖、最偉大的事,邪惡不配迫害我。對於它們的一切干擾、迫害、考驗,我一切都不承認、不配合、不接受。我就聽師父的話,走師父安排的道路,一修到底。

我心想出現的一切都是假相,排除它、全盤否定它,即使我有漏你也不配管,我由我的師父管。我向內找,發現那段時間,做真相的事做的比較順利,有歡喜心出來了。然後我每個整點高密度發正念,然後一切化為烏有。

有一次做夢夢見安全局局長找我聊天,後來說著說著,就拿出手銬要銬我了。夢裏的我當時就對那局長大聲說:住手,不准你銬我,我們煉法輪功的都是做真、善、忍的好人,如果你今天銬了我,你一定會遭報應的,是你們在做壞事,應該銬你們才對。

我被自己在夢中大聲說話驚醒了,醒了後我就在想,為甚麼會做這樣的夢呢?不會無緣無故吧?後來向內找,發現那段時間其它整點發正念放鬆了,當時沒有睡意,立刻出來發正念,不准舊勢力安排的任何東西在我空間場內出現,徹底的、全面的否定迫害自己的一切形式,後來舊勢力的又一個安排破產了。

從鄰居的電話和夢中的情況使我體會到:一個人的正念非常重要,聽到或夢到不好的信息時,千萬不要受不好信息的帶動,要立刻全盤否定它,不准舊勢力安排的一思一念在自己空間場中出現,並加強學法,有時間多發正念,做好師父讓做的三件事,正念正行,邪惡就動不了你。

四、主動關心勞教所出來的同修

我地區有個同修,到要從勞教所出來前我們就給他發正念:不准邪惡干擾,讓他按時回家,同時考慮到同修在勞教所天天被灌輸不好的東西,回來後很需要大法的相關書和資料,於是事先就準備了許多期《明慧週刊》,讓有關人等他回來就交給他看。後來了解到他家中所有的大法書、師父講法、電腦都被抄走了,於是找到大法經文及每期週刊送給他,讓他了解到目前的正法形勢。

這樣一段時間下來,這位同修很快就恢復正常狀態,怕心也慢慢去掉了,正念也足了,目前三退的事做的也很好,從中使我體會到對勞教所出來的同修要主動去關心他們。

師恩浩蕩,在正法修煉的艱辛路上,在偉大師尊的呵護下,我做了一些證實法的事,但離大法的標準,離師父對自己的要求還差的很遠。特別自己在修煉路上還存在不少問題,如晚上十二點發正念,有時會發睏,出現後又懊惱的了不得,但未能杜絕,說明自己思想深處對發正念還不夠重視;學法有時不靜心;有幹事心;講真相對路上的陌生人至今開不了口,影響救度更多的人。以上問題有待自己通過多學法修掉它。要切切實實聽師父的話,做好師父叫做的三件事,兌現自己史前大願,不辜負師尊與眾生對自己的期望,不辜負師尊的慈悲救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