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高校證實法的修煉點滴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三日】我的十二年修煉歷程都是在某高校內走過來的,在此借第六屆法會的之機,把我證實法的一些經歷寫出來,向師父彙報,跟同修切磋,找出差距,整體提高,走好最後的路,跟師父回家。

我的修煉環境很簡單,就是兩點一線──家和學院。我要救的眾生也很單一,就是面對全院師生和住在院裏的所有人。我是一名校醫,所有來就醫的病人都是我要救的對像。

怎樣智慧的做?在這些年中,我覺的做了很多,也積累了很多,這是一個很大的講真相的場所,每年都有幾千學生畢業出去,又有來自全國各地的幾千新生進來,畢業後也同樣走向全國各地。一個學生明白了真相,那麼他將把真相帶到他所到之處。下面是我具體的一些做法。

一、創造學院內的修煉環境

九九年「七•二零」後的一段時間,我和院內的幾位同修當時都很迷茫,法沒怎麼學,功也沒怎麼練,很不精進。但我始終堅信師父,堅信大法,那時學院內搞了很多誣陷師父和大法的活動,我從來都沒有配合過,看污衊師父的錄像,我堅決不參加。誣陷師父的集體簽名時,每個人都必須排著隊過去,我堂堂正正的走出去了,也沒人叫我。後來又發試卷做題,我拿著試卷當場就走了,回到辦公室一把燒了它。每週邪黨搞升旗,我也不參加,反正不管甚麼污衊師父和大法的活動我都是堅決不參加。過後邪黨又搞所謂的煉過功的人都統統上報。一天保衛處的人突然拿一份表來找我登記,我瞬間發出的一念是:我是不是大法弟子?只有我師父知道,誰說了都不算。由於當時我非常激動,大罵來人。結果他馬上灰溜溜的走了(那時我還不知道發正念)。以後也再沒人問過我了。

那段時間我的心裏非常苦,有一天沒事在報刊欄突然看到有誣陷師父的所謂豪宅,我當時雖然不知道真相,但是我卻高興的不得了,我反覆告訴我的丈夫,我們的師父就應該住這樣的豪宅。這樣心裏好像好受些。後來在師父的講法中,才知道師父為了弟子,為了眾生,那段時間是多麼的艱難啊!

再後來看到了明慧網,看到了師父九九年「七•二零」之後的講法,更增加了堅修大法的信心,也知道了要發正念。這樣我們院內幾位同修一起切磋,每天都抽出一到兩次時間針對學院發正念,徹底解體院內一切干擾我們共同證實大法,救度眾生的一切邪惡生命、一切邪惡黑手爛鬼和共產邪靈,不管環境怎麼樣,我們一直堅持到現在,結果每週的全院師生邪黨升旗永遠取消了,學院當時有很多誣陷大法、歌頌邪黨的專欄、標語等也在短時間內取消了,而且連旗桿上的血旗也取下來了。

整個校園內從表面上看沒有邪靈的東西了,我們也更有信心了。首先是我所在的科室,反覆給每一個人講大法被非法迫害的真相、大法在世界的洪傳以及三退,並給他們做了三退。《九評》和很多小冊子他們也看過。更重要的是看到我在生活和工作中的做人理念、做人原則,我告訴他們我就是在用我的生命、我的一生去實踐真、善、忍,我所做的一切都不是為私為己,而是為了他人。我的行動說明了一切。

我們科室還可以放錄像,神韻、《九評》和很多真相光盤我可隨意在科室放給他們看,也送給他們回家看。我在科室空閒的時候,一直都可以隨時看大法電子書和真相資料,放大法歌曲,一直到現在都是如此。我想環境是我們自己開創的。

二、用不同的方式救度師生

1.理智智慧的收集各系、部教職工及學生的姓名、職務、住宅電話、手機號碼、電子郵箱,發往明慧,供海外同修打真相電話、發電子郵件(這裏反饋一下:學院很多家庭都收到過海外同修打來的真相電話、錄音電話,反應非常強烈、震撼)。

2.把電話給院外發真相短信的同修,每個職工都收到過真相短信,影響也很大。後來又直接給他們發最新動態網網址,一次發兩個網址,告訴他們這裏是超級網絡代理,在地址欄打開。因教師每天都有上網的習慣,有很多人都登陸了,有的登陸不了,就馬上發短信過來說明原因,就給他說詳細一點,就能登錄網站了。有的還回短信、打電話說謝謝。當然也曾有罵髒話的,從反饋的情況看,我看到有的系職工群聊QQ上,掛了很多動態網上的新聞和人民報的一些諷刺邪黨的搞笑段子。我知道他們進了動態網,這裏希望同修大量做。

3.關於學生的電話。每個輔導員以及招辦、教務處、學生處那裏都有,可根據自己不同的情況,智慧獲得,同樣給他們發真相短信和動態網網址。現在的學生大多數都有電腦,上網的時間很多,特別是晚上和週末,沒有電腦的很多都要到網吧去上網。他們收到網址幾乎不用想就直接輸入網址去看。這也是一個很好的方法。還有所有學生寢室都有一部公共電話,每間寢室住著四到八名學生。這些電話可智慧的找到並傳到明慧網,效果非常好。

三、向每一位來就醫的學生講真相

1.首先向來就醫的教師和職工,包括院領導講真相,當然也不能別人一來就告訴別人大法怎麼樣,匆匆來匆匆去的師生我就讓他們感受我的服務態度和質量,包括問好的語氣及祥和的面容。對病重一點的需要打針輸液的,我就以第三者的身份告訴他法輪大法被非法迫害的真相,大法在世界洪傳和退黨大潮的真相,並且詢問他是否聽說過,到底是怎麼回事。他們一般都會發表很多不同的見解。可根據他們的疑問,把一切真相講給他們。當然在講的過程中,正念要強,並根據個人的情況智慧的做。有時像閒聊一樣,有時像開玩笑一樣,總而言之,潤物細無聲。我想,聽到大法真相就是緣!

2.給來輸液和住院的學生講真相(這是我的主要講真相方式)。因為時間非常充裕,有時至少一個上午,有的要住一到三天,有的學生身體很差,還是常客。對這部份學生,我首先像父母一樣在生活上照顧他們,心理上安慰他們。在整個治療護理過程中更是無微不至,既是醫生,也是父母,更是朋友。開始我先針對他們所得的病,給他們講解怎樣照顧好生病的自己,及日後的預防保健措施和健康的重要。然後跟他們講神傳文化、人生哲理、心靈陽光(希望之聲廣播,明心網文章)之類的文章和五千年的傳統文化。儒、釋、道的修煉文化以及怎樣做人。他們儘管都是大學生,但是他們知之甚少,有時聽的簡直忘記了是在病中一樣。有時我忙不過來時,我就有MP4的外放喇叭跟他們放希望之聲廣播的自在人生路和心靈陽光,讓他們幾個人同時聽。每一篇文章我都下載來聽過多遍,並精選每一篇文章,他們聽到的每一篇文章都是精華。儘管有的正發著高燒,但我發現學生聽的簡直一個字都不想落下,讚不絕口。很多同學對我說:「原來做人應該這樣啊!某某你太好了,我從來沒有聽過這樣的文章,感覺聽了都上了一個層次了。」也有的說:「你的文化程度肯定很高,你太有親和力了。要是跟我們同學做幾次心理講座多好啊!」有的同學馬上要求我把這些音頻文件轉到他的MP3裏。

接下來我就開始同他們講大法的真相和三退大潮了。學生當中有的信神信佛,有的則不然。不信的我就告訴他,你現在正發著高燒或別的,我知道你很難受,現在我告訴你兩句話,你就像小孩讀書一樣,誠心的反覆的念誦,你的病就會很快減輕或很快好了,既不花錢也不痛苦,不付出也不損失,你願意嗎?通常學生都爽快的說願意,這時我就告訴他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兩句天法牢記在心裏,並在今後的生活工作過程中去實踐真、善、忍這三個字,好的運氣、好的福份和美好的一切都從這過程中來,包括你正在生病的身體也會受益。當然,這兩句話不是給你治病的。那麼為甚麼念了這兩句話就有這樣的威力?這背後的原因和神奇我再一一給他道來。

現在就堂堂正正的給他們講大法在中國被非法迫害的真相,特別是天安門自焚,他們都知道,對他們毒害最深。天安門自焚真相要詳細的分析每一個環節,講的清清楚楚,直到沒有疑問,還有對大法弟子遭到非法的殘酷迫害、活體摘取大法弟子器官等,以及所有新聞報導大法弟子殺人放火的都是栽贓的,都是假的。然後大法在世界洪傳一百一十多個國家和地區的洪勢及為甚麼要三退保平安等。凡是我接觸的這些學生都明白了真相,並做了三退。很多學生病好了,有時間還經常來找我聊天,成了好朋友。此時我就把《九評》給他們看,有的同學幾個朋友互相傳看,有的看了又還我,我再送出去,不還的我也不問。後來實在忍不住了我就用U盤直接把破網軟件給他們,讓他們自己上動態網去看。應該說效果不錯。

3.關於講真相中的神奇事件太多了,所有接受大法真相、認同大法好的學生,看似有很重的病,結果輸一天液,很快就好了,不來了。而在外面的醫院就醫,那樣的病至少是一週的輸液療程。學生既方便又減少了經濟負擔,還少耽誤學習。凡是聽到並相信我講的真相和三退的學生,我發現幾乎沒有再生病來了的。但有時我因為忙或者正念不足、狀態不好其它原因沒有及時給學生講真相,這些學生的治療效果就非常不好,結果回去沒幾天又生病來了,有的甚至治療幾天都沒有效。這時部門領導都要叫我去給那名學生聊聊。

其實,我知道這些學生就是來被救度的,他們都是我要救的有緣人。一般情況下,一個學生生病都有一名或多名學生陪同,一次就能讓幾位學生聽到真相。講的效果好不好,直接反映我們的修煉狀態和精進程度。其實只要學好法、發好正念、聽師父的話,就能做好我們想要做的事情。下面我僅舉兩個例子。

①食堂一位老人是從農村來打工的,一隻腳被正開著的水燙了,燙的很厲害,當時沒及時就醫,繼續幹活,結果第二天這位老人的整個下肢腫的老高,皮膚呈紫色並有大泡。來就醫時叫苦不迭,又沒有錢治病。我馬上告訴他反覆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有奇蹟出現,並且他當即答應退黨。就這樣在科室的眾人面前,親眼看著這位老人一邊誦讀著,一邊他腳上的紫色大泡在二十分鐘後得到了很大的緩解──皮膚顏色恢復了正常,並且水泡也漸漸變小,疼痛大大減輕了。在場的各位同事看到這樣的事實都簡直不敢相信,最後我只給老人一支幾塊錢的燙傷膏去搽,並叫他繼續誠念這兩句天法。沒幾天,這位老人的腳徹底康復了。在這裏真是感歎大法福澤眾生啊!

②關於三退,記的是一名學生。她大一、大二一直在生病,表現出來非常嚴重,檢查後又沒有病,各項指標都正常。父母、朋友和她自己都被折磨夠了。由於各種因素,大一進校時我就和她相識了,但一直沒有跟她講真相,直到大二上學期,我才系統的給她講了真相。我們在一個比較大的房間裏面對面交談,她非常相信大法。在她立即答應用某某名字三退的瞬間,我看到她額頭的上前方突然有約五公分直徑的圓球像禮花一樣炸開,整個屋裏都明亮了。我當時非常震驚,而她還以為是有人開燈。片刻我才回過神來,我知道她身上的邪靈被瞬間解體了。從此以後,這名女生直到畢業時跟我道別也沒有像從前那樣病了。在這裏我也要替眾生謝謝師父啊!

結束語:

我想說的太多,無法一一說出。我和同修共同配合做了一些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情,好像我寫出來的都做的很好、很順的感覺。其實不是。在這十二年的修煉歷程中,也有正念不足、做的不好的時候,法沒學好、功沒煉好的時候,講真相證實大法也畏畏縮縮的,效果也不好,甚至被舉報。整個過程中,我不斷的總結,不斷的摸索,從開始不知道怎麼做到後來會做了,並且是理智、智慧的做。

另外明慧網上同修的切磋文章給了我很大的幫助,在這裏向同修們說聲謝謝。現在一般情況下,我要向誰講真相,都沒有多餘的想法了,堂堂正正、敞開胸懷、底氣十足的講。我終於體會到沒有私心、沒有怕心而慈悲講真相的玄妙結果。這是我們整體提高的見證。

最後叩謝師父呵護我,一路走在證實大法的路上。

(明慧網第六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