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魔難 走向光明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三日】看到明慧網第六屆大陸大法弟子網上心得交流會徵稿通知,感到很慚愧,法會已經開了五屆,自己還沒有投過一次稿,主要是覺的修的不好,對不起師尊的慈悲苦度。昨天看了明慧網的交流文章,認識到作為一名大法弟子,修煉十多年,怎麼可能沒有甚麼可寫的呢?踏實的反省一下自己的修煉,寫出來參加法會投稿,交上一份答卷。師父講過:「我們從這個班上下去,你帶的是真正的功,是高能量物質。你回家也寫兩筆字兒,字不在好壞,可有功啊!」(《轉法輪》)我悟到,如實的寫出自己的體會,而不是過多的想別人怎麼看,才是一個正確的心態。下面將自己的修煉體會與同修交流如下,層次所限,懇請同修慈悲指正。

一、喜得大法,初經魔難

我於九六年十月喜得大法,當時正在長春讀書,同學和老師中有許多人修煉,周圍的老弟子非常多,大家在一起學法、煉功。那真是一段非常可貴的時光。記的第一次靜下心來讀《轉法輪》時,一下明白了這是一本教人修煉的書,當讀到「佛性一出,震動十方世界」(《轉法輪》)時,就發了一念「我要返本歸真!」感到身上一陣陣熱流湧動,彷彿天上層層的神佛都在向下看著。很快師尊就給我淨化了身體,天目中看到法輪,還聽到另外空間美妙的音樂。

畢業後,因為年輕、有熱情,參加了很多洪法活動,回想起來當時的幹事心很重,把大法當作常人的工作對待,經常參加各種會,但學法不入心,遇事不能向內找自己,就是對大法的堅定,也僅體現在用人心維護法上。所以在九九年「七﹒二零」之後,在邪惡的壓力面前,沒有堅持多久就妥協了。因為是違心的,所以每天被痛悔煎熬著。公司的同事受謊言的矇蔽,被邪惡利用來監視我,「六一零」也經常來騷擾我,在那樣的環境裏,就覺的心裏好像壓著一塊石頭,喘不過氣來。當從明慧網上得到同修被邪惡凶殘迫害致死的消息,我默默流淚很久。決心一定要進京發出自己的心聲,大法被迫害,作為弟子不能忍辱偷生。

進京後,我遭到邪惡迫害,因為不放棄信仰,幾次被綁架,最後被誣定勞教三年,在勞教所中,因為沒能堅持正念,被「轉化」後,做了對一個修煉人來講最恥辱的事。

從勞教所黑窩出來後,是我生命中最黑暗的一段時光,怕心非常重,長時間不學法,各種人心繁雜,也不敢去找同修,擔心受到牽連。雖然經常上明慧網看師父新發表的講法,因為沒有勇氣做到,所以很沮喪,看不到自己的出路。一度放棄和放縱自己,覺的毀在這裏了,心裏的苦悶無法用言語表述。

二、師尊慈悲,同修喚醒

經歷了種種魔難,在坎坷中消沉,在苦難中掙扎。慈悲的師尊從未放棄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時時看護著、點悟著我。大學時期的同修慧鈴(化名)一直與我保持著聯繫,不遠數千里,來找我學法、交流,發正念,幫助我從魔難中走出,從新匯入到正法洪流中。後來才知道,為了讓我清醒過來,遠在千里之外,素不相識的同修們,一直在堅持不懈的努力。

在得知我被綁架到勞教所後,慧鈴就開始堅持和自己能聯繫到的同修向勞教所集體發正念,幾年來從未間斷。在勞教所中,一天早晨我做了一個夢,夢見自己在勞教所操場中站著,周圍沒有人。天空清澈湛藍,一隻白色的天鵝在我的頭頂盤旋,一圈又一圈不肯離去,不停的對我鳴叫,聲聲呼喚。我正看的入神,忽然周圍一片黑暗,我從夢中醒來。晚上吃完飯,八點多了,獄警告訴有妹妹來看我,我一時摸不著頭腦,因為家在外省,幾年除了父母外沒人來看望過我,而且我也沒有妹妹。結果一到接見室,發現原來是慧鈴。因為有獄警在場,簡單的聊了幾句,得知我不久就會解教,她囑咐我出去後要去找她,然後就離開了。

過後我才知道她從東北坐火車早晨就到了勞教所,因為沒有證明,看門的警察不讓見,她就圍著勞教所一圈一圈的發正念,天很冷,她穿著一件白色的鵝絨服,一直到晚上,才見到我。

零五年的時候,她找到我,與我一起學法,交流,發正念清理我家的空間場。終於使我清醒過來,發表了嚴正聲明,我的妻子從那時也走上了學法修煉的道路。後來通過學法,我明白了這是彼此在大法中結下的聖緣,是下世前互相的囑託。

這些年我也是這樣對待別的同修的,一個曾參加過兩次師父傳法班的老學員,被邪惡綁架到勞教所兩次,到現在還不能清醒,我經常去看望他,與他交流(他不願學法),發正念清理他的空間場,堅信一定能喚醒他,今天的大法弟子每一個都非常珍貴,是眾生得救的希望,我們都不應該放棄。

三、走出怕心,遍地開花

零七年,受到明慧網資料點遍地開花的交流文章啟發,我想自己也要開一朵小花,發了這一念,很快得到了一位外地同修志剛(化名)的幫助,買齊了設備,因為自己從事IT行業,操作電腦、打印設備很快就上手了,做出資料供給周圍的同修講真相,後來供不應求,陸陸續續又建立了幾個家庭資料點。開始的時候,大家有技術問題就問我,我就到大法弟子辦的論壇上去找答案,試驗解決問題後再教給大家,也有解決不了的時候。在這一過程中,我越來越明白,做資料也是修心的過程,機器出毛病了要找自己心性上的問題,大家越來越走向成熟,現在這些資料點,從耗材到技術,基本上都獨立、平穩的運行著。

做資料的過程還是一個修去怕心的過程,開始的時候,有很強的依賴心,甚麼東西都伸手向同修要,有時上萬元的設備、耗材都是同修甲買好、送來,再分發下去。後來同修甲被邪惡迫害,受到嚴重的酷刑摧殘折磨,被判刑,開始聽到這個消息,我很擔心,擔心資料點的安全,擔心他承受不住迫害。於是就發正念加持他,後來明慧網登出文章,說他被折磨一個月後,因為承受不住,在神智不清時,被邪惡押著去了原來的資料點。幸好資料點已經轉移,沒有造成損失。當時我就想,我家的資料點該不該轉移,我們雖然不在同一城市,可是畢竟有電話和郵件的往來。我家當時的情況是祖孫四代住在一起,孩子很小,還要照顧生活不能自理的奶奶,也沒有甚麼地方可以轉移。

我和同修甲是在遭受迫害時相識的,他對大法的堅定一直鼓舞著我,使我走入了正法洪流。我們都曾經歷並切身感受到迫害的邪惡,彼此幫助從新走好修煉的路,憑的是對大法的堅信,和對大法造就生命的堅信,我想他只是一時的錯念,不會再次糊塗。所以沒有轉移資料點,為了保證資料點的運轉,大家各自開闢了耗材採購渠道。

後來,我悟到,自己當時的想法真是太自私了,遇事先想到的是自身的安危,如果能早一點去掉依賴心,同修甲就會少一點負擔,多一點時間學法。在出事之前,他的狀態就是非常忙,惡警經常在他家門前蹲坑,他的電話和網絡也被監控,經常換手機,換卡。可是他沒有過多的想自己的安危,始終正念否定這些迫害。其實同修有漏的背後,是我們整體有漏,他所在的地區遭到大面積綁架迫害,損失慘重,是因為我們沒有按照師尊的要求做好,真正遍地開花,給了邪惡迫害的藉口。現在我周圍的家庭資料點,都是自己解決耗材和技術問題,有不懂的少數幾個人交流,大家平時很注意修口,有的親人同修,因為不住在一起,也不知道自己的親人有家庭資料點。最近面對邪惡對網絡的瘋狂封鎖,大家也悟到一定要去掉依賴心,珍惜、利用好明慧網這個平台,走出自己的路。一些年紀大的同修買了電腦,開始學習上網。

我體會到,怕心是一種物質存在,是要在實修中不斷突破去掉的。幾年來,從一開始上網膽膽突突,慢慢敢和周圍同修接觸了;從交談中試探別人的想法,到坦誠的說出自己的意見;從買耗材左思右想好幾天邁不出步,到現在隨時隨地想用就買;從依靠別人下載大文件,跑很遠路去取回來,到自己掌握技術,經常用代理下載明慧、新唐人的大文件。在實修中,越來越感覺到證實法的路充滿光明,之前那種大石壓心的感覺消失無蹤,渾身輕鬆,精神十足。感受到師尊時刻看護著弟子,啟悟我們儘快提高。

記的剛得法時做過一個夢,朦朧中自己是一個蹣跚學步的孩子,師尊牽著我手,走向一個光明的世界。現在得法十多年了,其間有得法時的精進喜悅,有魔難中的迷茫失落,有人心不去時的剜心透骨,也有迷途得返後脫胎換骨的幸福。現在我漸漸明白,改變了當初我要修煉,我要圓滿的念頭,意識到了肩負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神聖使命與責任,並努力兌現自己的誓約。雖然修煉中有很多不足,面對世俗的誘惑,有時把握不住自己,救度眾生中,善心和智慧不夠,經常做錯事。但我有信心走好今後修煉的路,加倍彌補之前的損失。再次感恩師尊對弟子,對眾生的洪大慈悲。

(明慧網第六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