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文藝形式救度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三日】

一、用文藝形式救度眾生

我是一個搞文藝的,在四十年的文藝演出中,積累了一些舞台經驗和技能。當年出了「二零零六年神韻晚會」時,同修們都說太好了,我更是高興的無法言表。同修們也建議我用文藝形式救度眾生,於是在兩位同修的參與和協助下,成立了三人演出小組。甲同修發正念,乙同修管音響,我管演唱,演出過程中效果很好,喚醒了很多眾生,同時也修去了我很多人心。

首先去的是怕心。雖然我想好通過這個方法救度眾生但心裏還是沒底,總邁不出第一步,同修為了鍛煉我,就利用她過生日的機會,請來親朋好友,先在屋裏唱,儘管在屋裏都是親戚,但還是有點緊張,因為這是第一次唱大法的歌曲。正如師父所說:「我們救一個人不難,難在邪惡的干擾與壓力。」(《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因我曾受過兩次迫害,所以剛開始做三件事時有壓力,通過學法和實際鍛煉去掉了怕心,正念也強了。這時我就主動在親朋好友家結婚時去唱。那次當我唱第一首歌:「請幫助我們的親人回家」時,歌詞很傷感,當時我公婆剛去世不久,因為那時我被關在洗腦班,邪黨沒讓老人見我一面,也沒讓我給二老送終,邊唱邊流淚,鄉親們也掉下了眼淚。當我給他們講真相時,他們對大法的看法也有了轉變,效果很好。

有一次到一個農村演唱時,本村有一對老倆口醫生,聽同修說多次與其講真相都聽不進去,在看了我們的演唱後,觀念也轉變了,高興的說:「聽了你唱曲全身特別舒服。」我們又趁機給他老倆口講了真相並做了三退,效果很好。又一次過年到同修弟弟家去演唱。剛開始沒幾個人,唱了不大一會兒人就滿了屋子,其中一個小伙子說:「我們正打麻將,聽見了你們的歌聲,一會兒麻將也打不下去了,是你們大法歌聲把我們吸引過來了。唱吧,多唱會兒。」臨走時甲、乙同修把「二零零九年神韻晚會」光盤送給他們。我說:「這上邊唱的更好,都是世界一流歌唱家,還有舞蹈更精彩!」他們高興的接收了光盤,我知道是師父在鼓勵我。經過幾年的學法和鍛煉,心性提高了,做這個項目漸漸成熟了。這時常人也邀請我們去唱,他們目地是聽我唱戲,可我藉機唱的大法弟子創作的真相歌曲,救度他們。過年時鄉親們請我到大街上去唱,到舞台上去唱,說到舞台還有鍛煉機會。那是今年大年初八那個村過廟會,鄉親們請了大戲,還有秧歌隊,鑼鼓隊和各種熱鬧的活動來慶賀新年。開始聯繫人告訴我們的演出場地在平地上,而且還設在了戲台的對面。我們想這干擾的能聽的見嗎?而且一部份人還敲鑼打鼓請狐黃白柳的,我們還去不去?經過商量,因為這是第一次常人邀請,我們得去,而我們是本著證實法、救度眾生而去的,定能一正壓百邪。果然我們去後問聯繫人,我們的場在哪?他指向戲台,說:「今天上午他們不唱,下午才唱。」我們三個人都笑了。知道這都是師父安排的。當時廟會上人特別多,村書記也去了,開始我唱戲時他們也都在看,鑼鼓還照樣敲,神奇的是,當我唱大法歌曲時鑼鼓停了,人也不喧鬧了,很多人都過來了,村書記問本村大法弟子,「怎麼好像唱你們的歌兒?」同修說:「是呀!我兒子結婚你不是見過嗎?」他倆笑著說:「怪不得看著眼熟。」直到看完才離開。

最近一個同修的父親病故,邀請我們去演唱,並和常人小歌舞團同台,他們唱時沒幾個人看,人們該幹甚麼還幹甚麼。因為人們尤其上歲數的人不愛看歌舞,對地方戲他們非常喜歡,當聽到我唱戲時,齊刷刷的看向了舞台,笑的合不上嘴。當我唱大法歌曲時,他們都很開心,我下台後鄉親們還要我唱戲給他們聽,說你唱的真好,我們還沒聽夠,我又借此機會又唱了大法歌曲,並給他們講了真相,很多人不住的點頭。

有時候到環境好的大法弟子家,孩子結婚演唱時,一唱就是整半天,從九點開始一直唱到中午吃飯,唱的都是大法歌曲,很受常人歡迎。

有一次到外縣去演唱,也是和常人同台,等我上台演唱時,因為我先唱了兩段戲,人們願意聽戲,很多人跑回家叫來了家人一塊聽,等我唱大法歌曲時人們好像驚呆了,因為那個地方很邪惡,環境不好,迫害死幾個大法弟子,所以當人們聽到法輪功幾個字都害怕。在這次演出過程中也去掉了我一個怕心,當我想到師父說的「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師徒恩〉),救人要緊,心馬上平靜了,唱到「法輪大法好,字字金光閃」時越唱越有勁,聲音特別響亮,台下不斷響起掌聲。就這樣在師父的保護下安全返回了。後來聽同修說,你們走後當時都在議論法輪功肯定好,要不人家都到舞台上去唱呀!

在做這個項目過程中,去掉了我很多人心,有一次我剛唱完一首歌曲,有個人就把觀眾叫走了,我知道這是邪惡的干擾,也是衝著我愛面子的心來的,在師父加持下,我平靜下心,心想就是有一個人聽我也唱!不一會兒觀眾慢慢的多起來了。我知道師父在鼓勵我。

二、找回昔日同修

今年我們又增加了「找回昔日同修」的項目,乙同修說:「悟到了就去做,不等不靠!」於是我們在不影響正常工作情況下,每星期抽出三五天去以往修煉過的同修家。當地的煉功點也散了人也不好找。我們考慮到農民平時都下地幹活了,中午或晚上一般都在家。夏天天氣很熱,胳膊曬掉了皮,汗水把衣服濕透了,別人都在午休,我們就要一個村一個村的跑。我生活在縣城裏沒有吃過苦,同修就鼓勵我,為了救度眾生苦不算甚麼。我們就互相鼓勵,我們是一個整體堅固不破。有一個村的同修三年沒有修了,同修們跑了幾趟怎麼也說不進去,我們不嫌麻煩一有時間就過去,在打開她的心鎖後感激的眼淚含在眼裏不知怎麼表達。

很多事情我們只是有一個想法應該做就做了,但離師父的要求還差的很遠,我以後要更好的做好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感謝師父的慈悲救度。

(明慧網第六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