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小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三日】我是一名在法輪大法的佛光普照下成長著的大法小弟子。在我五歲的時候,媽媽就每天帶著我去學法點和大同修一起學法。當時學法點在一所幼兒園的教室裏,裏邊有好多玩具。有時候同修阿姨見我乖乖的坐在那裏,可能怕我坐不住吧,就把玩具放在我手裏讓我玩,可我不玩,阿姨們都說我乖。有時候媽媽也帶著我煉功。小時候我身體就特別好,媽媽說我天生對藥物就拒絕,偶爾趕上個頭疼腦熱甚麼的,媽媽就只能餵我點藥水或把藥片擀成藥面兒給我吃。所以連甘草片那麼大的藥片都沒吃過,吃了就吐,根本吃不了,更沒有輸過一次液。學了大法後,遇到病業的心性考驗時我也都能過的很好。在我幼小的心裏明白,我不舒服的時候,那是師父在給我消業,我根本沒有病。那段時間真是每天都沐浴在佛恩浩蕩之中,真幸福。

在我上一年級的時候,邪惡的迫害開始了。忘記了是哪一天了,我發現家裏少了一個人──媽媽。原來媽媽那天去北京替大法說公道話去了。而後媽媽就被非法關押。只記的那時候回到家裏少了很多溫暖,只記得爸爸的頭上多了白髮。也不記得是過了多少日子,媽媽回到了家。我把獎狀捧給了她,她消瘦的臉上露出了笑容。我知道媽媽不在家的時候,師父一直在我身邊呵護著我。我不斷的用大法法理嚴格要求自己,除每天做好功課外,放學就把爐子主動生好,還幫助爸爸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務,鄰居和親戚都誇我懂事,像個「小大人」,我知道我是大法小弟子,是有師父在管的,與其他常人小朋友不一樣。媽媽不在家,我更應該做好,不讓大人為我操心。那時壞人到我家破壞、騷擾,問起有關媽媽的一些事情,我從來不回答他們。我也從來不在人面前哭,但晚上可沒少在被窩裏偷偷流淚。

四年級的時候,我經歷了一次病業考驗,腰上長了叫蛇盤瘡的東西,又疼又癢。聽老人們說,如果腰間的蛇盤瘡長滿了,把腰圍起來了,那生命就危險了,用任何藥都無法醫治。期末考試的那天早上都把我疼哭了。但是媽媽和其他同修都鼓勵我,幫我發正念,我也每天學法煉功,除了覺得疼痛和癢外,我沒有把它當回事,當疼或癢的時候,我就在心裏默念:「難忍能忍,難行能行」(《轉法輪》)。在師父的呵護下,兩週就全好了,這真是大法的神奇!

初中的時候,老師安排了我們班的另一個人當班長,我心裏就特別不服氣。因小學時我都是當班長。我心裏不平衡:「哼,她有甚麼好,我當了這麼多年的班長難道還比不上她?」心裏既氣又委屈。回家學《轉法輪》的時候,學到「妒嫉心」這一節,我一下子驚醒:呀,我不是和那個以為自己有才能但沒能當上領導的人一樣了嗎?師父說:「所以我們講隨其自然,有的時候你看那東西是你的,人家還告訴你,說這東西是你的,其實它不是你的。你可能就認為是你的了,到最後它不是你的,從中看你對這事能不能放下,放不下就是執著心,就得用這辦法給你去這利益之心,就是這個問題。因為常人悟不到這個理,在利益面前都要去爭,去鬥的。」(《轉法輪》)看完這段話之後,心裏一下子開朗了,是啊,我學到了這麼神聖的大法,我還去爭常人中的班長?心裏輕鬆多了。

中考前,我的成績不是很好,正處在危險邊緣,老師替我著急。媽媽說:「把心放下,學好法是最重要的。」我照媽媽說的做,上課認真聽講,回家也就不用怎麼學習,只是學法。記得媽媽還對我說:「你考個好成績就是證實了大法。」我把心放穩,踏踏實實的做好每件事,中考時果然考了個好成績!

在中考前夕,我和媽媽之間過了一次心性關:體育加試的時候,因為在以前的幾次模擬加試中我的成績都不是很好,所以我很擔心在體育分上吃虧,這時班主任就告訴我和班裏的另一位同學可以去醫院開個傷病證明,這樣就可以免試得到一半分了。老師叫我們倆回家和父母商量。當時我想:任何事情的出現也不是偶然的,這樣做是可以保證不丟分,但這樣做不是造假嗎?明明沒有病卻要說成有病。但是家裏人對我的期望都很高,如果因為體育分而沒有考上好學校,不是太冤了嗎?回到家和媽媽說了這件事,媽媽說可以去醫院看看。我很高興,但我又有些顧慮,可還是把疑問留在了心底,認為得分是重要的。下午媽媽就去了醫院。一個護士說,隨便哪個醫生都給開,上午已經給開了好幾個了。於是媽媽找到了醫生,說明了來意。但那兩個醫生都說不能隨便開。隨後媽媽就看見了同修,與同修交流這件事,同修說這樣做是造假,只要我能把心擺正,就一定會順利通過體育加試。媽媽轉回家對我說了這些話。當時我很委屈,特別擔心不能通過,就哭了。後來有好幾個同修都來勸我,在學法的過程中,我明白了我是沒有真正做到信師信法,沒有把學法放在第一位,卻把分看的那麼重要。在去加試場地的路上我就在心裏想:我是大法小弟子,我要走師父安排的路,不承認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加試完成了,雖然沒有得滿分,但我的成績比在學校的那幾次強多了。我知道這是我信師信法的結果,還有同修們的幫助。

師父一直在強調學好法的重要性,我也體會到了這一點。我家在二零零七年建立了一個小型資料點,我和媽媽一起製作真相資料和負責供應周邊同修《明慧週刊》,以便同修們在一起整體提高,整體昇華。當一份份精美的資料被製作出來的時候,我和媽媽就一起發正念,讓每一個看到這些真相資料的有緣人都能得到救度。當我們不精進的時候,機器工作就容易不正常,心性提高上來的時候,機器馬上就恢復正常。有時候我會和媽媽一起出去發資料。有一次發揭露當地邪惡的資料,干擾很大,下了很大的雨,但是我和媽媽依舊按計劃把自己所負責的片區的真相資料發了出去。回來的途中看到路邊停了一輛警車,還亮著大燈。因當時已是夜裏十一點多了,我和媽媽都沒有害怕,對著那輛警車發正念,讓車裏的人看不見我們。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們順利的回到了家。回到家衣服和鞋都已經濕透了,但我們的心裏暖暖的。

我現在是高一的學生。剛開學不久,我教室所在的樓層玻璃上開了二十三朵優曇婆羅花,我知道這是師父對我的鼓勵。學校要求我們住宿,學習時間很緊張,但我時時不忘自己是個大法小弟子。每天熄燈後都貓在被窩裏打著手電學法,這樣一天的疲憊都一掃而盡。作為大法小弟子,在做每件事的時候,都有一個準則在規範著我的行為,但有時候也很懈怠,遇到事情不冷靜,愛發火,事後又後悔。我會盡力改正這些毛病,努力跟上正法進程,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小弟子。

(明慧網第六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