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中成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三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一名十四歲的大法小弟子,年齡雖小,得法卻十一年了,借助這第六屆大陸大法弟子交流會的機會,向偉大的師尊彙報自己的修煉體會,與大家分享。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一、隨爸爸到天安門證實大法

我知道的師父曾救我兩次命。一次,我剛會跑時,頭朝下栽到門前的排水溝裏。對面的奶奶顫抖的腿,好容易走過來,把我拔出來。我的臉和頭都是稀泥。還有一次,我掉到二米深的魚池裏,當時和我在一起的同修叔叔鼓勵我說:別害怕,求師父,後來我被同修叔叔抱了上來。

在我四歲的時候,迫害就發生了,我隨爸爸到天安門證實大法,從警察手中搶回一個大條幅,藏在懷裏,後來外地的同修拿著這個條幅又證實一次大法。

我也有怕心,在天安門爸爸將我的手抬起煉抱輪,我嚇的趕緊將手放下。但在後來被綁架中,女警用好吃的哄我很長時間,我都沒有說出爸爸的名字和我家的住址。我們被放了幾次。我現在知道如果沒有師父看護,四歲的我哪有膽量和智慧呀!但後來爸爸還是被非法勞教三年。

媽媽那時不光帶我還帶另外兩個孩子,生活很艱難,但那時我們很精進,每天在一起學法,長時間發正念。姐姐和小哥也相繼開了天目,當我們做的好時,姐姐能看到師父鼓勵我們,那段日子在師父的呵護下走過來了,真是既艱難又快樂。

二、跌倒又爬起

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大法弟子開始向世人講清真相。媽媽開了個輔導班,一年後,爸爸回來了。媽媽爸爸開始對輔導班的學生講真相,每天都很忙,也沒有時間管我。那時候我已經上一年級了,學法也很鬆懈,發正念帶發不發,煉功就更不用提了。

就在這時惡人找爸爸媽媽,爸爸媽媽被迫流離失所了。我和不修煉的親人在一起。就在同修們都在忙著救人、講真相的時候,我卻在往下掉,每天像常人似的,離法的要求越來越遠……學習成績也往下降,由原來的前幾名,變成了中等。

大約過了半年,一天我非常想念爸爸、媽媽,也想起了師父,我就在心裏求師父:師父,讓我和爸爸、媽媽在一起吧!和他們在一起,每天學一百遍法,煉一百遍功我也願意。結果就在第二天,在我上學的路上,爸爸就把我接走了。

在以後的日子裏,開始每天大量學法,在學法保障的情況下,我們開始發資料,救眾生。有時週六週日也到人多的地方講真相。

上學以後,剛開始還行,在班會上,我給同學講了七頭十角獸的故事,最後讓同學表態跟神一夥,還是跟妖怪一夥?同學們也都選擇了跟神一夥。但是在我的修煉中,做的最不好的一點就是不會修自己。漸漸的,在學校裏,我又忘記了自己是一個修煉人,跟同學一樣去爭去鬥,每天也都在媽媽的催促下不情願的學法,這樣又掉下去了……

後來,我家因種種原因,又搬了家,換了一個新的地方。到那之後,媽媽讓我靜心學法,找一找自己,可是離法已經很遠的我,學不進去,但是不學,媽媽又不讓。在這種情況下,我開始把師父在九九年以前邪黨沒迫害時的講法,和迫害後的講法都看了一遍。

在看法的過程中,我漸漸的學進去了,那一刻我才知道甚麼是修煉?為甚麼要修煉?為甚麼要多學法?從那以後,為了消磨時間,坐在那胡思亂想能不累並快點煉完功的我變了!因為我真正明白了師父為甚麼讓我們學法、煉功、發正念。同時我也為師父度我,操苦心,救了我好幾次生命而感到深深地愧疚,心裏也很難受。

表面上修了這麼多年,可是我修了嗎?我修甚麼了?我下定決心,以後一定要好好修,不能一錯再錯。從那時到現在,我一直都在看網頁上的交流文章,也給了我很大幫助。

三、在講真相的過程中修去人心

通過那一段時間的大量學法,我認識到了講真相的重要。但是未修去的人心一直干擾我,怕給同學講完真相,同學回去跟家長說,怕家長再來找我,怕失去這個安穩的環境。一直不敢跟同學講,但是,通過學法我知道,講真相是在救人。師父說:「講真相救度眾生,舊勢力是不敢反對的,關鍵是做事時的心態別叫其鑽空子。」(《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頓法會講法〉)學了師父的這個講法,我知道帶著不純的怕心,才是真正的禍害。認識到這些,在一次放學回家的路上,我給四個同學講了真相,他們聽的很認真,而且知道了大法好,並退出了邪黨的少先隊。

回到家,我很高興的把這件事跟媽媽說了。媽媽提醒我說:「這很正常,大法弟子就應該做師父要求的三件事。不要起歡喜心,你才救了四個人就這麼高興。」當時只是應和一下就完了,並沒有真正找自己。

過了一段時間,其中一個同學找到我,對我說:「昨天,我和丹丹給我奶講了,可是我奶不聽,我們就更深入的給她講,她不但不聽,還越來越勁兒,說要來找你,還要告校長等。」我一聽,當時就炸了,說:「我不是不讓跟你奶說嗎?」回到家後,我把這件事跟爸爸媽媽說了,爸爸媽媽都說讓我好好找找自己,並說:「師父不是講了嗎?「哪塊碰到困難了不能躲著走,哪有問題哪就需要你們去解決、就需要你們去講真相了,你們一定要記住這一點!哪一旦出現問題,就是需要你們去講真相了。」(《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不用怕,今晚我們就去那個同學家,給他奶講清真相。」聽了這些,我的心平靜多了。

過後,我也找了一下自己:到底是甚麼人心讓邪惡鑽了空子?在一開始的時候,我就怕給同學講完真相,同學告訴家長,家長再來找我。這個「怕」真的把這件事給求來了!這不是你在求嗎?而且邪惡往你腦子裏打的邪念你沒滅掉,這不是你在安排這件事嗎?眾生聽明白了,想給自己的父母講真相,你攔著,你不是被邪惡利用攔著眾生講真相嗎?想到這兒,我才明白,是我的這些人心把邪惡招來了。

下午放學回家,媽媽說:「他們在家發了一下午正念,清除眾生背後的邪惡,讓眾生不被邪惡利用,明白真相。」我們一起去了這個同學家,媽媽和爸爸給他奶講了真相,他奶奶聽明白了,知道了大法好。臨走時,這個同學的奶奶還對爸爸媽媽說:「大老遠來的,真謝謝你們了!」通過這件事使我悟到:當整體配合、了卻人心時,邪惡自然就敗了。師父讓做甚麼我們就去做,在這個過程中,會修去我們很多人心。

四、修去人心  精進跟師父回家

其實我還有很多未修去的人心,如:名心、安逸心、妒嫉心、顯示心等。總好為做不好的地方辯解。師父近期發表的新經文,談到了不讓人說的人心。請師父相信,我一定會努力修去這些人心,多救人,跟師父回家!

同時謝謝對我幫助過的同修,在我不精進的時候,叮囑我的同修。更要謝謝師父對我這個不爭氣弟子的慈悲苦度!

謝謝偉大的師父!
謝謝同修!

(明慧網第六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