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三件事 修好自己 救度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二日】

師尊,您好!
同修們好!

我是一名金融幹部,今年六十歲,小學文化。一九九五年,聽單位一同事說法輪功好,並推薦我一本《法輪功(修訂本)》讓我看。看了封面之後,覺的這個功法確實很好。看見老師的法像這麼年輕、善良,就覺的這個功法一定很好,於是我走進了法輪功。在十四年的修煉路上,我始終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做好三件事,修好自己,圓容整體。現借第六屆大法弟子網上法會之際,向師父和同修們作一彙報。有不當之處,請批評指正。

一、學法煉功修心性

1 學法、煉功

記得剛剛走入修煉場時,一聽到煉功音樂響起,大腦就非常舒服,不知不覺身體就淨化了。那時全縣只有三十多人煉功,於是我從一九九五年到現在一直參加集體學法煉功。我家就是學法點。九九年「七﹒二零」之後,我學法更加精進。每天除了集體學法之外,回到家裏抓緊一切時間學法煉功。現在我就按照明慧網的要求每天三點五十晨煉,天天堅持五套功法一步到位。

2 修心性 發真相資料時遇到魔難向內找

二零零三年的某一天,我和幾名同修到外鄉發真相資料。晚上十一點多鐘,一老年同修正往一家院子裏放資料,馬上就聽到警報聲,這家的燈也亮了。一同修說:快跑快跑,警車來了!我的心也有點動了,是甚麼心?我馬上找到了:是怕心。我不要它,解體它!我與同修說:別跑,我們做的是最神聖的事。有師在,有法在,誰也動不了我們!同修的心漸漸穩下來了,院子裏的腳步聲沒了,邪惡因素解體了。我們繼續發資料。那天晚上我們走了六、七個村屯,發放五六百份真相資料,直到下半夜三點多鐘。我們不覺的苦,都很欣慰。

二零零五年七月七日晚,我和幾名同修去外鄉發《九評》和小冊子。去的這地方離縣城比較遠,汽車得走兩個多小時。當我們發完一個村子,另兩個同修的條幅還沒有掛上,這時已是晚上十一點半了。當時我就急了,出了怨心:拿這麼多資料,甚麼時候才能做完!好不容易把條幅掛上了,我們又到一個大村子發資料。

當在一新蓋的大房子發時,就看見房東一片平地 ,周圍就像一片花的景象。我想走近路,就從這邁過去。這一邁不要緊,一下頭著地,掉進一個一米多深的大溝裏。溝裏全是石頭和水泥。當時大腦都不清晰了,兩隻鞋也丟了。

一同修聽到「撲通」、「銧」的一聲趕緊跑過來扶我,喊我的名字,叫了半天,我才明白過來。明白過來後,第一念就是:法正乾坤 邪惡全滅。我在救人,誰也不配迫害我。我和同修一起念:法正乾坤 邪惡全滅!連續念了幾遍。這時就覺的全身往起鼓,沒有疼的感覺,就是麻木。

這時已是半夜兩點半鐘。一同修問我:你還能做嗎?我非常乾脆的說:能。但往起站的時候,腿不聽使喚。同修攙扶著我一步步往前走,走了十幾步,我自己就可以單獨發資料了。這時還剩一百多份資料,司機見我臉腫的嚇人,堅持回縣。我想這麼遠的路來一趟不容易,救人要緊!必須發完。

到家已是早上四點多鐘。我照鏡子一看,嚇了一跳,臉都變形了。我趕緊發正念清理自己的空間場,清理迫害我的一切邪惡生命因素。這時全身發熱,一下悟到:邪惡之所以迫害我,是因為我有急心、怨心、名心、愛面子心。我過去得過白癜風,特別愛面子。這下放不下的執著全暴露出來了。當時同修說:這回你那白癜風就好的快了。果然是這樣,我臉上身上黑一塊白一塊的,皮膚全變成粉紅色。真像師父說的那樣,像出生的嬰兒那樣白淨、細嫩。

二零零九年五月九日晚八點多鐘,我和兩位同修到大街上粘貼「解體中共 制止迫害」的明慧公告。緊接著又貼「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天滅中共」的真相標語。要貼完時,突然我們面前出現兩輛警車和十來個警察,把我們三人綁架到派出所,又送到拘留所。

在這期間,我們一邊發正念一邊向內找:是甚麼原因出現這麼大的漏,讓邪惡鑽空子?我們三人交流切磋悟到,其實在警車沒來之前,就有一人問我們在幹甚麼,我們沒有正面回答他,又奔大道兩邊去做。師父說:「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精進要旨二》〈理性〉)想到師父的話感到很痛心。我們這種不理智、證實自我沒有怕心、歡喜心、執著同修的執著等人心導致了邪惡迫害。

師父說:「無論你認為再大的魔難,再大的痛苦,都是好事,因為你修煉了才出現的。魔難中能消去業力,魔難中能去掉人心,魔難中能夠使你提高上來。」(《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

遵循師父的教誨,我們把這次魔難當作提高的機會,向內找,歸正自己,每天二十四小時整點發正念,背法煉功講真相,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十天後我們闖出魔窟。

二、正念制止邪惡

發正念是師父賜予我們的佛法神通,讓我們排除干擾,解體邪惡。一次,我與同修下鄉發真相資料,發到一家門口時,突然看見一個人直奔我們而來,抓住我倆的胳膊不放,要送我們去村委會。我們當時就發出一念:我們在救人,不許邪惡干擾。我們用善心講真相,告訴他我們是來救他的。小伙子聽了真相把我們放了。正念制止了邪惡,用慈悲救了人。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一日,縣法院非法庭審大法弟子。二百多名大法弟子參加,我也是其中一個。到場後我就開始發正念,徹底清除法官、法警頭腦中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因素。告訴他們善惡有報是天理,不要做邪黨的替罪羊。這時我感覺全身發熱,就感到功直接打到台上法官、法警身上。他們頭耷拉著,有的還到外邊走一圈,真是正念制止了邪惡 。

我每天發正念十次以上,特別是半夜十二點發正念一直堅持很好。集體學法每個整點發正念,講真相、做大法事前發正念,同修被迫害時發正念,抓住一思一念發正念。

三、講真相

邪黨「十七大」之前,我與同修去農村發資料。從一家院子裏突然闖出一男子,惡狠狠的喊:你們是幹甚麼的?我與同修都不害怕繼續往前走。當走到另一條街時,兩個男子手拿著大鐵鍬站在路口問:你們是幹甚麼的?我們說是給你們送福音的。那男子惡狠狠的說:你們是不是煉法輪功的?我們堂堂正正的告訴他們:我們是煉法輪功的。來發資料是為了救你們,讓你們了解大法真相,知道「真善忍好」。我們從自身的變化講法輪大法的神奇,講好人一生平安的道理。告訴他們善待大法一念、天賜幸福平安。他要了一本《九評》,就讓我們走了。通過這件事情我深深的體會到師父說的:「其實慈悲是巨大的能量,是正神的能量。越慈悲這個能量越大,甚麼不好的東西都能解體掉。」(《 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今年一天下午,我和同修出去講真相,遇到一位退休幹部。她已經聽過真相,沒同意退。我想一定要救她。我們談了點家常話,我就切入話題:從我身心變化談起,告訴她我修煉大法後,全身的病都好了,孩子們都很孝順,都知道大法好,都很支持我。現在社會腐敗,貪官污吏遍地。只有法輪功是淨土,不求名,不求利,處處為他人著想,按真善忍做好人。就是這樣的修煉者,卻被邪黨抓去勞教、判刑進行迫害,甚至摘器官高價出賣。善惡有報是天理。共產黨的惡行令天地動怒,天要滅它誰也保不住。這時我看她的表情變的祥和了,認真的聽我講。我又告訴她,當你舉手對著黨旗宣誓時,另外空間已打上獸印。天滅中共時一律被淘汰。阿姨你真心退了吧,你就平安了。她馬上表態同意退,並真心的說了聲謝謝。一個生命得救了,我發自內心的為她高興。

從發真相資料到面對面講真相,我幾乎走遍全縣各個鄉鎮、幾百個村子,發放《九評》幾萬本,小冊子無數,光盤無數。每次出去都是上百里地,一走就是一夜。我從未覺的苦,因為救度眾生是大法弟子的使命。全縣居民區都留下了我們的足跡,我們心中裝的就是救人!

今後我還要抓緊時間做好三件事,修好自己,救度更多的眾生。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們!

(明慧網第六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