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月十一日】我今年64歲,有10多年的糖尿病史。2009年4月5日在縣醫院做了膽結石、卵巢切除手術,醫生為我做了各種檢查,運用了各種治療方案,可兩個月過去了,仍然傷口不癒合,胃腸嚴重癱瘓,水米不進,僅靠輸液維持生命。來探視我的親朋好友為我難過,以為我要死去,妹妹在家為我找好了墳地。89歲的父親來看過我一次,看見我面如土色,表情淡漠,骨瘦如柴,含淚長嘆回家,兩天後便與世長辭。

醫院讓我轉院,我要回家,家人也無可奈何,於是帶了一大包藥回家了。當天晚上,有人到我家,叫「大姐」一聲。他的到來,開始我怔住了,但很快又有一種難以名狀的興奮。他說:「聽說你病得很重,我來看看你。」

我們沒有打過過深的交道,只是在15年前,我們一起煉過法輪功,他是輔導員,時間不長,我因在單位上班人多事雜,自認為執著心難去,等退休以後再學吧,便帶著對師父的崇敬與對大法的不捨,與他不辭而別了。我很佩服他堅持始終,刻苦修煉,也敬佩他在惡警的威逼下,不屈不撓,但也有點不理解,所以見到他,心情有點複雜。

他話不多,很有親和力,不一會他說,「你念『法輪大法好』吧,師父會保祐你的」。由於惡黨的反覆造謠宣傳,使我對大法有一些誤解,便說:「我不念。」他不急不火,似乎看透了我的心,臨走送我一些法輪功的資料,告訴我,「你好好讀讀吧,我明天再來。」等兒子給我讀完,我好像明白了許多,但還是半信半疑。果真,第二天,他又來了,並帶來了「天安門自焚事件」的光盤,我目睹了事實真相,原來是中共一手策劃導演的,我感慨萬千,我上當被××黨矇蔽了,我誤解了老師,誤解了大法,誤解了同修,此時心中從新升起了學煉大法的念頭。

自此,他每天下班晚飯後準時來和我學法,風雨不誤。我們先後學了《轉法輪》、師父在北美、紐約,悉尼、澳洲、東南亞地區法會講法,和新經文等。白天我還用他給我的MP5反覆的聽《廣州講法》、《濟南講法》、《九評共產黨》等,並背誦了《洪吟》、《精進要旨》等。精神輕鬆了許多,身體也漸漸的好起來了,逐漸的能喝一些稀粥了。同時我也丟下了令人作嘔的中草藥及看了就發愁的藥片子和每天長達8小時的輸液,擺脫了無休止的各種治療,更節省了大量的醫藥費。

又是一個月過去了,當我第一次坐起來,並吃了半個饅頭,全家人親眼見證了大法的神奇,都激動的哭了。確實,在我病重期間,兒子和老伴沒日沒夜的守護著我,女兒給我買來了各種好吃的,我卻看見就想吐,她急的沒辦法,又去30里外的地方去求菩薩,然而,醫院和菩薩都沒能救得了我,法輪大法讓我奇蹟般的活了下來,並逐漸的恢復了健康,全家人怎能不感激萬分呢。

全家對那位法輪功學員表示感謝,我也說:「確實是你在關鍵時刻指點迷津救了我。」他嚴肅的說:「其實你的命早已經終了,是師父慈悲的把你拉了回來。」看我不解,他又說:「因為15年前,你曾經是大法學員呀,師父是不會丟下一個弟子的。」我羞愧的簡直無地自容,我哪配做大法弟子呀。我暗下決心,我一定要信師信法不動搖,精進不懈怠。

因為家人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兒子女兒先後走入了修煉,並在家裏成立了7人學法小組。我每天按時發正念,學法煉功從不耽誤,認真做好三件事,兒子女兒又買來了電腦打印機等,在他的幫助下,建立了家庭資料點。有著40多年惡黨黨齡的老伴在我的勸說下也作了三退。有時候在我懈怠時,他還能督促我發正念,做好三件事呢。

現在,我體力在逐漸恢復,生活能夠自理了,只是由於長時間的臥床,肌肉無力,站立不穩,煉動功時不能堅持,不斷請師父加持,經過刻苦鍛煉,可以完整做下來第一套功法了。

是大法救了我,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感謝偉大的師尊,感謝各位同修無私的幫助。我一定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勇猛精進,圓滿隨師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