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時處處都在師父慈悲呵護中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二月十二日】

一、慈悲有力的大手

我是一九九七年正月開始修煉大法的。得法前,我身體素質很差,從小就患有氣管炎,一有傷風感冒總是落不下。隨著年齡的增長,慢性胃炎、膽囊炎、乳腺炎、口腔潰瘍等多種疾病相繼纏身,一年到頭不是吃這種藥,就是吃那種藥,一聽到有人說甚麼藥管事,就趕緊去買。可是,藥也吃了,錢也花了,渾身的病痛卻不好轉。有時自己心裏感到很苦,很累,總覺的人活著真是沒啥意思。

就在這時,母親介紹我學煉法輪功,她說煉了以後非常受益,還說這不是一般的氣功,是佛家修煉大法,這大法師父是來度人的,比一般的都高。我從小受奶奶影響,相信有神佛的存在,也就同意了。一開始跟著大家聽錄音帶,又學會了五套功法,開始在家裏自己煉,煉功以後,我的身體和心性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師父先是給我調整身體,各種病痛都不翼而飛了。以前因為胃口不好,根本不敢吃甚麼瓜果梨桃的。那年夏天我真是吃甚麼水果都沒事了,真正感受到沒有病是甚麼滋味。

正當我感受著大法的美好,準備好好修煉的時候,一九九九年這場邪惡的迫害開始了。我家是煉功點,村幹部找上門說不讓煉了,我心裏沉甸甸的,就對村幹部說:「我們煉法輪功的都是在做好人,為甚麼不讓煉了?」我不明白這麼好的功法為甚麼會被禁止,村幹部說是上邊下的通知,全國都不讓煉了,說別的也沒用。當時報紙、電視沒有別的內容。都是誹謗大法的那一套。我流著淚對家人說:「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早晚有一天會給我們平反的。」家裏人迫於壓力看著我,不讓和別的同修接觸。鄉里的、村裏的頭頭還經常到家來干擾,讓寫保證,讓說大法師父的壞話。有一次由於怕心,覺的說了沒事,不說就抓到鄉里去迫害,做了一個大法修煉者絕對不能做的,給自己的修煉留下難以彌補的,這是恥辱。我知道自己錯了,覺的後悔也來不及了。我變的消極了,也不怎麼學法了。可是心裏的苦卻是無法形容的,因為一個人一旦走入了大法,根本無法從心裏放下。一想起自己的所做所為就覺的無地自容,覺的自己太骯髒了。

當我正在痛苦的煎熬中時,有一天晚上做了一個夢,一個非常清晰的夢:睡夢中,是一片無邊無際的汪洋大海,也像是洪水中,伸出一隻小孩的手,那種白白胖胖的小孩的手,從水中伸出來,像是要淹沒了。突然從空中從上往下伸過來一隻大手,一只有力的大手,一把抓住了那只小手。這個畫定住了,定在了我的腦子裏。從沒做過這麼清晰的夢,我醒了之後,這個畫面還清晰的印在我的腦子裏,直到現在。

我哭了,我知道師父沒有放棄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當我消沉的不能自拔時,也就是快被洪水淹沒的時候,慈悲、偉大的師父向我伸出了他那慈悲有力的大手,使我這個快要毀滅的生命重獲新生。我又開始學法煉功了,也跟別的同修接觸上了,學了師父發表的新經文,知道我們當前要做好的三件事,走上了講清真相,證實大法、救度眾生的正法之路。

二、發真相資料救世人

一開始,沒有真相資料,我就從小店裏買來那種人們記電話號碼的小本子,在裏面寫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輪大法是正法」等句子,然後放在電話亭、小攤上、商店的櫃台上。或者是用複寫紙一式四份寫成真相資料,晚上再發出去。我們發明了一種用學生用大橡皮,用刀刻成「法輪大法好」等字樣,再用雙面膠粘在小木片上,用來印不乾膠。後來同修給送來了真相資料,我們方便多了,發放真相資料的過程,也是修煉的過程。有時心態不穩,有怕心。師父就點化我,鼓勵我。

有一次,我和一同修晚上去到一個村子裏發真相資料,村裏狗特別多,剛到一戶門前,裏邊的狗就狂叫起來,我心裏直發慌,正念也沒了,再去放資料時心裏膽膽突突的。我給一家柵欄門裏放進一份趕緊起身就跑,還不由的回頭去看,就在我一回頭的時候,看到我剛放下的那份資料閃著白藍色的光。我知道是慈悲的師父在鼓勵我,我心裏平靜下來了。是啊,怕甚麼?我們是在救人,是在做最正的事,害怕的應該是邪惡。只要我們把心擺正,做甚麼事都不會出現危險,師父時刻在呵護著我們,真正救人是師父。

三、邪黨旗升不起來

我們住的是一學校家屬樓,能看到學校的一些情況。有一次我看到學校升旗,心想:不能讓這個血旗升上去毒害世人,就默默的發正念,解體學校隱藏的共產邪靈和共產惡黨的一切因素,解體學校邪惡的升旗儀式,就看到升上去的旗又掉了下來,那些人又接著升,升到一半時,突然繩子斷了,旗子又掉了下來,就看到那些學生解散了。後來知道那些學生中也有我們的小同修在發正念,從此隔了很長一段時間不升旗。我們的正念是起作用的,希望同修們千萬別忽視了發正念。

四、奇蹟打開自由門

有時我們的真相資料會很長時間供不上,我想要是自己能做資料多好啊,也許這一念,一次看似偶然的機會我得到幾張《九評研討會》電腦兩用真相光盤,在電腦上打開一看,裏面不但有真相資料,還有個「小鴿子」的圖案(自由門軟件),也不知是甚麼。其實我以前也沒上過網,更不懂甚麼軟件了,只是會一點最簡單的表格排版。

我試著打開那個「小鴿子」時,打開的內容把我驚呆了,動態網出現在眼前,我才知道這是個「自由門6.0」破網軟件,當我找到明慧網,打開了。我只是在週刊裏看到同修說上明慧網,我今天也真實的上了明慧網,看到師父在山中靜觀世人的照片,我的心裏激動的久久不能平靜,覺的不可思議,我竟然也上了明慧網。因為以前我覺的能上明慧網得是技術很高的人,是很神秘的。後來我悟到這都是師父的安排,憑我的能力又能做甚麼呢?

五、資料點遍地開花

師父要求我們資料點遍地開花,我們不能總是等、靠、要。我有這個條件,雖然我這個小小的資料點量還不大,但這也是遍地開花中的一朵小花了。我在做資料的過程中得到了提高。有一次,我請同修給重裝程序,光盤運行了一半就不運行了。同修試了好幾次都不行,我心裏非常緊張,就坐下來發正念,如臨大敵,一遍一遍的發著正念,可光盤還是不運行,就看著屏幕上運行條在一點一點的移動著,當動到那個位置時,又停住了。

我一看同修鎮定自若的注視著電腦,一點不緊張,我一下子冷靜下來,是啊,慌甚麼?我電腦是證實法的法器,應該是最好的,這程序就應該裝上。根本就不應該有甚麼干擾。我起身想給同修倒杯水,這時就聽同修說:「快看,運行過去了。」我忙過去一看,是的,程序在一步一步的運行著。不一會就安裝成了。我高興極了,和同修說了剛才的想法,她說:「是啊,剛才我在想,這光盤也是有生命的,要是不能用了,它就失去了它的作用,真是可惜。」我聽了很是感動,感動於同修的慈悲心,我又找到了與同修的差距,看到了自己該修的。過後,這位同修告訴我:「那天走的匆忙,沒告訴你,其實安裝程序的那張光盤確實壞了,你看後來安裝成了,其實光盤在光驅裏根本就沒運轉,」她感歎著:「是師父在看護我們,在幫我們啊!」還有一次,我打印週刊,第一面順利的印完了,第二面只印了兩張就卡紙了,我一看,我把紙放反了,幸虧卡紙了,要不整個全作廢了,我心裏一熱,這看似偶然的事情,又見證了大法的超常和師父無微不至的關懷。

零七年六月份,邪黨的網絡封鎖的很瘋狂,我的電腦基本上穩定,沒出現過甚麼問題,我的心裏暗自得意。突然有一天,上不去網了,我沒在意,心想我上不了網,就先讓別的同修給下載一下,反正誤不了我做資料。就這樣一天天過去了,雖然也想辦法找人修,可是還是不能上網,我這才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師父叫我們遇到問題向內找,肯定是有我該修的。我靜下心來反思自己,深挖自己,我不禁大驚,我還有這麼多的人心沒修去啊!幹事心,我把做資料當成工作,做完了像完成任務一樣鬆一口氣;麻木的心,沒有救人的緊迫感和慈悲心;自滿的心,認為我做的還可以,反正期期都在做,沒耽擱,我這是修煉嗎?是在救人嗎?看到了自己這些不足,我在心裏求師父加持,清除一切邪惡的干擾,靜心學法,歸正自身一切不正的因素,這時我的電腦又能上網了。

在這裏我建議還沒上網的同修,也來上明慧網吧,這也是一個修的過程,我感到時時處處都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之中。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