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隨師尊志不移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二月七日】我原是部隊駐京醫院的一名正連級軍官。九四年得法之前,我就是一個氣功迷。北京的氣功功派很多,我也學了不少,但總覺的它們有許多東西都沒講透,講不透。之後我又去了寺廟、道觀找經書看,也未能解決根本問題,這時幾乎有了出家的念頭。其實那就是因為那些東西不過都屬於師尊所講的「小學課本」水平而已。直到一九九四年三月份有緣參加了師尊在石家莊辦的傳功學法班,才頓覺耳目一新,得法的感受無以形容,堅修之心猶如金剛。慈悲的師尊為我們的求道、修煉打開了一扇大門,而且這扇大門開的已經沒有門了。這是千年萬年不遇的。

從迷茫到醒悟

一九九九年我參加了北京「四二五」的上訪,之後在部隊有關人員的威逼利誘下,違心的寫下了所謂的「保證書」,當時認為只是搪塞一下而內心的堅定無需向它們表白。雖然後來發表了嚴正聲明,但那畢竟是一個大法弟子的污點。

在邪惡的高壓下,失去了集體學法、煉功的環境,自己感到過彷徨、無助,精神幾乎處於崩潰的邊緣,也就是從那時起,慢慢的不精進了,特別是轉業後身邊又找不到一個同修,儘管真善忍已深扎根於心,儘管還時時想著師尊,可畢竟消沉了兩三年,荒廢了大好時光,想起來真是慚愧難當,愧對浩蕩師恩。

二零零三年五月份放假回鄉下時,母親和弟弟極力勸我走出來證實法。這時我也悟到光在家裏發正念、學法、煉功是不夠的,必須「三件事」都做好了才能算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於是暗下決心:一定要追上師尊的正法進程。

事情就真像師尊所說:「我只要你那一顆心」。有了這顆精進的心,一切都由師尊在安排。從鄉下回來後很快就認識了本單位一位精進的同修(簡稱乙同修),而且還有業務上的往來,自此,我就能及時看到師尊的經文和《明慧週刊》了,自己感覺又回到大法中來了。當時這位同修的資料都是從別的同修處取來的,有時會延遲幾日。由於工作上的便利,我辦公室的電腦可以上互聯網,我就嘗試著上明慧網。可是我和乙同修對電腦只知皮毛。剛好身邊有一精通電腦的同事,我就不恥下問,學到了不少基礎知識,為我以後上明慧網打下了基礎。

我家建立了資料點

逐漸的自己學會了上網,當我第一次登陸到明慧網時,當我第一次在網上看到師尊的講法法像時,我淚如泉湧,彷彿一個迷途的孩子見到了久違的親人;彷彿一個迷途的孩子找到了自己的家門。漸漸的我就基本掌握了一些破網軟件的使用方法,學會了上傳、下載。同時把所下載的資料及時送到乙同修處。我的辦公室有激光打印機,所以打印資料很方便。目前我打印的份數不多,一份送乙同修處,一份送回鄉下。

之後由於工作的變動,我離開了辦公室,這下上網、打印的問題就擺在了我們面前,經和乙同修商量,我們就添置了一台愛普生彩色噴墨打印機,加上我原有的帶刻錄機的台式電腦,又置辦了一台筆記本電腦、一個無線上網卡、一台激光打印機,這樣一個家庭小資料點就初具規模,可以正常運作了。過程中得益於乙同修的很多資助。整個過程看似是我和乙同修做成的,其實細想想,每一步都是師尊給做成的,每一步都離不開師尊的精心呵護。正像《轉法輪》中所說:「修在自己,功在師父」。例如,我們原本想買台戴爾的筆記本,去之前發了正念,並請師尊加持買一台經濟、耐用的筆記本。我在那裏轉了幾處戴爾筆記本電腦都無貨,只有惠普的。我也相中了一台,就買了回來。後來在論壇上才得知低端筆記本惠普的比戴爾好,實際使用中也感覺挺好。我悟到這就是師尊的慈悲安排。諸如此類的事有不少,這裏不再贅述。

我也悟到做任何事之前,發正念,並請師尊加持,(當然不能執著有求)會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當然和所有的做資料工作的同修一樣,一定要修好口,採取必要安全措施,不給邪惡任何漏洞和藉口。

講真相莫畏難

隨著正法進程的不斷加快,總覺的自己做的不夠,不用和別的同修比,和乙同修比就有很大的差距。乙同修講真相和勸「三退」做的比較好,所以她周圍環境也開創的很好。當時經她勸「三退」的人已經不少了,可是我還不知如何開口跟人講呢。我開始嘗試著先向身邊熟悉的人講,可話一到嘴邊就又轂碌回去了。我知道這是一顆執著心,怕別人聽不進去,怕別人知道自己是煉法輪功的,怕……。那就從第三者角度講吧。當我第一次給一個同事的家屬講時,只說了一句法輪功不錯,誰知她說的竟比我想說的還多,旁邊的人也跟著應聲說是。這對我是一個不小的震動。平時沒人說,原來大家心裏都已明白了。我悟到:一方面是師尊在鼓勵我必須得講了,一方面說明我已經落在別的同修後面一大截了。從這時開始我就能在機會成熟時向身邊的有緣人講真相和勸「三退」了,雖然到現在才勸退幾十人,但我畢竟能面對面講了,今後仍需努力多講、快講。因為工作的關係,我時常去外地,這是師尊給我安排的又一次次講真相機會。去之前我先準備好真相資料、真相紙幣及光盤等,去哪裏就把真相資料和光盤撒到哪裏、把真相錢幣使用到哪裏,以此來促使世人早日明白真相,早日「三退」,真正擁有美好的未來。

開創好家庭環境,穩健走在神路上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份我結婚時,妻子還不知道我煉法輪功。我想這事得讓她知道,我就在她面前煉功,她問我是不是煉的法輪功?我說是。這下她可急了,說要是早知道你是煉法輪功的才不和你結婚呢,並告訴了她的母親。她媽說:凡是因為煉法輪功鬧離婚,責任全部由我負。我跟她講大法真相,她不聽,並說以後不許煉功,不許看書,哪兒也不能去,除了上班就在家裏呆著,否則就離婚。
我沒跟她急,只是好言相勸,漸漸的她發現無論她使出甚麼辦法也未能動了我的心,她也就不再說甚麼了。

有一次晚上我發高燒,她給我一量體溫三十八度多,說甚麼也要送我去醫院。僵持不下,我就急中生智(其實是師尊的點悟),我說你讓我在這打坐十分鐘,如果體溫能降下來,就說明煉功是管用的。然後我就靜靜的打坐十分鐘,一量體溫三十七度多,正好降了一度,我說你看見了吧煉功是管用的。等到了第二天早晨我的體溫恢復正常,也沒影響上班。後來我送她一個護身符,她就帶在身上了,到現在一直帶著。

我們結婚快五年了,她也沒有身孕,去了幾個醫院也沒甚麼結果。我結婚時都已經三十多歲了,家裏人都很著急,我想就順其自然吧。後來趕上了「三退」,我就勸她退團,開始她不肯,我就不斷的對她發正念,最後她欣然答應了。又過了一個月左右,去醫院檢查發現懷孕了,往前一推算時間,正好是退團的日子。
妻子懷孕七八個月時,她所在的班組要裁減人員,裁下的去又髒又累的清掃班。不知怎麼,她覺得自己肯定是被篩選的對像,可是她又快生小孩了,所以很發愁。後來班長說為了不得罪人,實行無記名投票,誰票多誰走人。回來後妻子愁眉苦臉。我勸她說,既然如此那咱們明天投票時,誰的名字也不寫,就寫自己算了,因為我是煉功的,咱們有師父保護,心眼就得好。她也答應了。等晚上她回來時滿臉笑容說,早上還沒進到班組呢,就有人告訴她已經有兩個人主動報名要求走,原因是忍受不了班長的嚴管。另一班的班長跟她說:本來你們班就想把你這懷孕的減出去,結果這著不靈。之後她們班組就再也沒有減人,直到孩子出生。

經過一系列事實,妻子已經體會到大法的美好和美妙了,雖然暫時還未煉功。現在,她有時還提醒我該發正念了。這也為我能夠繼續在家庭裏做好大法的事情創造了條件。

修煉這麼多年,我還存在著許多的人心和不足,與精進的同修相比差距還甚遠,在今後的助師正法中,我要只爭朝夕,不放過任何不符合大法的一思一念,直至同化大法,溶於大法。同時做好三件事,達到師尊對自己的要求,讓師尊感到欣慰。希望那些和我以前一樣不精進的同修,不要趴在原地不動,趕快清醒過來吧,跟師尊回家的時候就要到了。

個人所悟,敬請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