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神的正念走好正法修煉的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二月一日】

(1)我是怎樣學法的

我的一家共有九口人,在常人中也算是兒孫滿堂,這麼多年來我做的事情大家都很支持,所以我的修煉環境很寬鬆,雖然這樣,人多事也多,做證實大法的事比家裏的事還多,所以我每天的時間很少很少,但是每天都在做這方面的事,所以我的身心也都在其中,有的同修說一天能學三講,還有的同修說一天能學一遍《轉法輪》,我很羨慕這些同修,和這些精進的同修比起來相差的很遠很遠。我也每天都在學,不過我要學法時,不管時間多少,得靜下心來,哪怕只能學幾頁,也得把他看明白,記在心裏不能白學,不論是坐車還是走路心裏總在背法,幾年來我已經養成了這種習慣。所以不論遇到甚麼事情,師父講法的聲音都在我的腦中迴響。同修在一起時,有人問我,你一天能學幾講啊,我真是感到很慚愧,有時也就不正面回答了,可是今天是跟同修們交流,也是向師父彙報,必須要說真話。從寫這篇文章開始,我就下了決心,一定要好好的安排一下時間,我必須要多學法,師父在哪篇講法中都苦口婆心的告訴我們說要多學法。

(2)考驗面前

從「七二零」以後,我一直負責幾十位同修的資料,零三年到零六年邪惡給我演了三次假相,期間有一次我們的協調人就提醒我,叫我不要在家住了,為了對法負責,去外面住一段時間吧,並且外地的同修也給找好了地方。當時在那個緊張的環境下,怕心也出來了,後來就去了外地,在外面住了兩個多月,家裏邊的同修剛剛學會打印,還不成熟,那時也是每個週末都跑回來一趟,後來在一次坐車的路上,心裏正背著法,突然就想我這是幹甚麼呢,師父傳的是宇宙大法,我是來助師正法的,現在救人的時間這麼緊,怎麼還有時間坐車跑來跑去的呢。瞬間感到我的臉在發熱,我感到做出的這一切真是辜負了恩師對我的慈悲苦度,愧對眾生對我的渴望和期盼,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是來助師正法的,怎麼還在半路上當了逃兵了呢。

從這天以後我就回到了家,那時家裏就我一個人,孩子和他爸爸都在外地打工,到家後,就靜下心來好好學法,把所有師父講的法都學一遍。當時一下悟到很多很多,師父這不是早就告訴我們了嗎?這個三界都是為傳大法而造就的,現在這個地球能走到今天,就是為了正法所用,以前的那個地球是在成、住、壞、滅的舊宇宙法理中形成的,師父為了能救度宇宙中所有的眾生,又把這個壞滅的地球從新圓容更新,並且躲過了多次舊勢力定下的劫難,才使這一時期的人們能夠穩定的在這裏生存,為的就是讓他們自己選擇他們自己的生命未來留與不留。此時大法弟子的生命因素都是新宇宙的標準,如果我們的心很正,那個邪惡多邪惡它也動不著我們。

那時資料點還沒有遍地開花,資料還很緊張,每天要資料的數量也很大,正在這救命的時刻我還躲起來了,這是一顆多麼自私的心,多麼骯髒的行為呀,通過這件事,去掉了自己很多的心,只要我們多學法,我們的一思一念都能溶到法中,邪惡是不敢動我們的,因為它們已經是被淘汰的生命自身都難保哪,表面上的囂張是假相,實際它們是真正怕我們的。有師在,有法在,基點擺正,還怕甚麼呢。

(3)抵制邪惡回訪

零七年八月這個時候正是各個地區的邪黨人員調查法輪功摸底那段時間,那一天我和一位同修約好到我家學法,可是還沒等那位同修來哪,惡人先到了,我是九四年走入大法修煉的,這麼多年來一直緊跟師尊的正法進程,努力的做好我應該做的一切。平穩的走到今天,很少跟惡人面對面的談話。當時一看他進來的時候,覺的精神有點緊張,屋子裏都涼颼颼的,心裏也有點不安。可是我是大法弟子,師父告訴我們每個人都是為法而來的,他今天能來到我的跟前,就一定要救他。他當時很狡猾邪惡的樣子,我穩定一下心態,立即對他發正念,這時他問我,我都上你家來三趟了,今天才碰到你,聽說你不煉了,不煉好把你的名字拿下去,免得在上邊一大堆。當時我想他來到我的跟前就一定要救他。

這時我就給他講真相,講我得法的經過(得法前我的身體很不好,有多種很難治的病),我說我要不學這個法,可能都活不到今天。他說你們現在不是在學法,是在搞政治,哪管你們貼「法輪大法好」也行啊,到處貼「天滅中共」。我告訴他,不是我們說的天滅中共,我給他講藏字石的故事,天安門自焚真相,可是他很不耐煩的樣子不讓我說了。他說,誰來問你,你都說煉嗎?我說那當然,這麼好的法,誰得著誰能放下呀,你掙多少錢身體不好,命都保不住了有甚麼用呀。他說行了,把你的照片給我一張。我說,沒有照片,我不愛照像。他說那你就跟我走一趟吧。說完就在屋子裏來回走,不懷好意的東張西望著,其實剛才他來敲門時我正在屋裏打印《九評》,聽到敲門聲趕緊把表面處理一下,就給他開門了,這時打印機就在眼前,電視下邊用三角鬥蓋著,還有很多東西就在面前的立櫃裏邊,他在屋子裏越來回走,我的心提的越高。就想趕快讓他走吧,一看梳妝台上有我的一個服裝裁剪等級證書,就想把那上邊的照片拿下來讓他快走吧,可是打開一看裏邊放了一張我在兒子家裏住時,照的一張坐車用的照片,他說這個沒用了吧,就這個吧,我說你拿去吧。等他走後,才發現那上邊有詳細的地址。

這是我修煉以來最深刻的一次失誤,因為我兒子不在家,所以那裏是我的大本營,電腦在那裏上網,並且好多東西也都在那裏,現在網費還到期了,還沒續交網費呢,怎麼辦?經過慎重考慮,決定先停一段時間再說,我馬上向內找,又出了哪顆心,為甚麼邪惡敢到我的空間場來?

(4)同修的提醒

這時有位老同修來告訴我,她說前天她上我家來,剛一進胡同口有一個老太太認識她,這個老太太問她,說小林(小林是我兒子的名)他媽是不是法輪功的頭呀,等等,我也沒在意,隔兩天又有一位同修告訴我,說有一個女的賣豆腐是不是你們鄰居,我說是呀,她說你可注意點吧,咱同修給她講真相,她說你別說了,我們鄰居也是學這個的,她家的資料可多了,你這個可能都是她做的,一袋子一袋子的往出拿,等等。這時我就開始找自己哪裏沒做好,我這個鄰居,你跟她說甚麼都行,一講真相就不聽了,她家平時很愛看光盤,有一次我把《九評》的光盤送給她看,我說你好好看看這幾本可好了,說的全都是真事,有的我們都沒聽說過,她樂呵呵的拿回去了,可是沒到五分鐘就送回來了,不聽也不看。後來也就不再跟她們說了。又過了幾天和我直接接觸的一個資料點的同修來問我,說你前幾天找人來修電腦了嗎?我說沒有呀?她說前天晚上七點多鐘,有一個人敲門說有人讓他來給我修電腦,我還以為你帶來的呢,進屋一看沒有你,我問他是誰叫你來的,他支支吾吾的說好像是一個姓陳的。我一聽也不對呀,我說你找錯門了我家電腦沒壞,你走吧。我告訴這位同修,咱們要靜心學法,多發正念,不承認它。它不配考驗我們。同修走後我就在想,這個資料點加上我就三個人知道,並且這幾天電腦還真出現點小問題,那兩個人我不叫他,是不會來的,這是怎麼回事呢。我就在向內找,哪裏出現問題了呢,我想找位同修交流一下,正在這時,想要找的同修來了。

我們這位同修,她很會講真相,我們周邊的村屯都讓她走了個遍。我倆也經常在一起切磋。她在講真相時甚麼人都遇到過,都是有驚無險,她告訴我說那天她去公安局辦事,看到政保科屋裏坐著「六一零」的頭,她就去給他講真相,前幾年他也綁架了不少我們的大法弟子,通過我們大法弟子的不斷努力,利用各種方式啟迪他的正念。使他終於能很正確擺放他自己的生命位置了,他說我知道你們大法弟子都是好人,你看我現在做的這樣還不夠嗎?有人舉報你們的資料點我都沒動。同修告訴他,你做的很好,你有福報了,希望你以後做的更好,彌補你以前的過失,再不要抓大法弟子了。我一聽她說完這個事,心裏有點吃驚。出現這一連串的事情,再一聯想,就好像邪惡掌握了我的一切。這四件事情的出現,使我猛然驚醒,這是慈悲的師父,在利用同修來點化我,平時在安全這方面我做的很差,用我們協調人的話說,要看你們家這樣好像是和平時期了。其實我們家的人多,事也多都沒有工作,就靠打工生活,今天去這,明天去那,經濟收入也不穩定,有時別說買衣服就是買米都得挑便宜的,再加上同修要資料的量越來越大,所以也就不管那麼多了。有時打印機用時間長了,聲音很大,我就把這聲音當作是打出的功能,聲音越大功能越強,我加持它專門滅宇宙中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做出的資料就把他當成都是法器,是專門解體黑手爛鬼、共產邪靈和層層空間那些壞神的。救度所有宇宙眾生的。

現在看來就算我哪方面做的偏激有漏,邪惡也不配鑽空子,我是師父的弟子,是宇宙大法真、善、忍熔煉出新的生命。有不好的物質我找到它,修掉它,我要乾乾淨淨的做師父的弟子,這時我又挖出了一個隱蔽很深的一個怕心,並且還被為法負責的外衣包裹著,每次一到關鍵時刻,它就很強烈的蹦出來了,包括邪惡拿走照片,去外面住,停一停再交網費等等。都是在穿著它的華麗外衣,一點都沒覺得多不光彩,在同修面前還覺得理所當然的。從現在起我要時時修正自己,走好以後的路。

(5)人神一念

8月1日這天電腦網費就到期了,3日正好是星期五,我要去外地辦事,去同修家下載週刊週報已經來不及了,這時我坐在電腦跟前,就想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是無所不能的,證實法的道路必須是暢通無阻的,我發出強大的意念,必須上去。我坐在電腦跟前說,咱倆一定要配合好正法的大道,誰擋著誰在犯罪。打開電腦一下就上去了,比平時網速還快,把該用的都下完,關了電腦,此時我用人間的語言也表達不出那時的心情,我們的師尊帶著這無所不能的如意大法傳予人間以至天上,在這歸正天體蒼穹宇宙的時刻,我們大法弟子都在兌現著覺者的諾言。

我在外面呆了一週,回來正好又是週末,到家已經很晚了,無意中打開電腦,一點又上去了,一直上了18天,這天又是週末,上午還上網瀏覽了一圈看看週報還沒來呢,中午來了一位同修等著拷盤,同修問我你的電腦沒費還能上網,是不是邪惡在監視呢,我說這回上網不多呆,就這麼一句不在法上的話,就再也上不去了。

通過這件事,可以看到此時此刻要是我們大法弟子的正念十足,那真是無所不能。可是要摻著人的東西,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同修們,立即終止邪惡迫害的時刻到了,有的地區,有的邪惡黑窩,邪惡魔窟還那麼無所顧忌的迫害我們的同修。得法即是神,為甚麼我們神不起來呢?我悟到這就是整體同修應該換個神的思維去做事情。我們肩負著助師正法歸正天體蒼穹宇宙那麼大的歷史使命,輪迴到今天,該做的事情就在眼前,不負責任能行嗎。

同修們不要讓師父再操心了,讓我們用神的正念走好以後的路吧。聽師父的話,對同修要寬容慈悲,對自己要多向內找,修好自己,救度更多的眾生。

我修煉的層次有限,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