證實大法 救度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一月三十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至今十年了。回想自己走過的路,有痛苦、有喜悅、有彷徨、有無奈,坎坎坷坷,每一步都離不開師父的慈悲苦度,也離不開同修們的正念加持。

一、跌倒了爬起來

我得法不久,由於自己學法不深,被舊勢力鑽了空子,與丈夫離異,我帶著十五歲的女兒和十歲的兒子,每天照常學法煉功、上班、帶孩子,做自己必須做的事情。不斷用大法歸正自己,用法理教育孩子。特別是在自己承受著離異的痛苦和精神壓力的同時,教育子女不要記恨他們的父親,從其父親的所作所為中「區分真正的善與惡、好與壞」(《論語》),從而走好走正自己的人生路。

二零零零年正月十三日,惡警綁架了我,搶走了大法書籍、講法帶、煉功帶等,兩個孩子把師父的法像藏進書包裏,女兒每天背著師父的法像上學、放學,一直到我十五天放回來之後,女兒才從書包裏請出師父的法像。我激動的兩眼模糊,不禁向師父法像合十,感謝師父的慈悲,賜給我這麼有佛性的一雙兒女。

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兩個孩子先後都考上了國家重點大學,其中一個以本市第一名的成績考入北京大學並被保送本校的研究生。不少人找我「取經」,問我是怎樣教育孩子的,我總是真誠的告訴他們:因為孩子們也順應大法,所以大法就給孩子們福報。

由於有對子女執著不放的情,在大法和師父遭不白之冤時,曾準備到天安門證實法,臨行前,因孩子突然出現身體變化而沒有走出人來;在自己被迫害時,儘管從來沒有懷疑過師父,也從來沒有放棄過大法,但執著失去工作、執著一雙兒女要上學、要吃飯,所以違心的向邪惡寫了所謂的「保證書」,回想起來真是無臉面對師父。師父在《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中教導我們:「作為一名大法弟子,為甚麼在承受迫害時怕邪惡之徒呢?關鍵是有執著心,否則就不要消極承受,時刻用正念正視惡人,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這樣做,環境就不是這樣了。」

是因為偉大的師父慈悲,沒有丟下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給我們跌倒了爬起來的機會,於是我在明慧網上發表了嚴正聲明,決心從新修煉。

二、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

「七﹒二零」後,邪惡把我當重點對像,不是關拘留所就是送洗腦班,有時還被迫流離失所,回來後照常做該做的事,提供環境集體學法、切磋交流,建資料點、做資料,負責我們那一片的真相資料、真相小冊子、週刊、週報等。在洗腦班裏,不聽邪惡誣蔑大法,他們在台上講,我們在台下齊聲背誦《論語》,邪惡不讓在「教室」裏背,並把我們趕到了樓下,我們開始背《論語》,極大的震懾了邪惡。

二零零四年,區「六一零」頭目帶其隨從到單位來找我,用引誘的方式想迫害我,我求師父加持,明確的告訴他們:「法輪大法是正法,李洪志是我師父。如果你們是真的來關心我,就不要逼我放棄信仰。」很長一段時間他們再也不找我了。

我修的不夠精進,但在日常生活中非常注意大法弟子的風範,我在單位常有接觸錢或物的機會,但我從來不拿份外的錢或物。有時下到基層單位檢查工作或參加上級組織的檢查組到外單位檢查工作或逢年過節下級單位向上級送禮金或禮品的,我都堂堂正正以大法弟子的身份謝絕了,並向當事人和單位主要負責人講真相、勸三退。事後,當事人感慨萬千,經常和別人談起,有的還因此要看《轉法輪》和煉法輪功。因為我走的正,單位還恢復了我的職務。二零零六年我還被當地政府評為先進工作者。

二零零五年,邪黨中央下發秘密文件,要求各級要對有工作的大法弟子實行「雙開除」,即開除黨籍、開除工職。我單位接到命令後,領導非常為難,不願違背良心,又怕工作交不了差受批評,落個政治立場問題,一上午開三次邪黨黨委會,研究出一個「兩全其美」的決定:由單位代寫一份「保證書」打印成文,公司老總和紀委書記找我談話,表明了他們的難處,叫我在「保證書」上簽個字就沒事了,不然的話必須實行「雙開除」,二者必選其一。我當時的一念是我甚麼都可以不要,就是不能放棄修煉法輪大法。於是我告訴他們:我修的第一個字就是真,我不能欺騙自己,也不能欺騙領導,更不能欺騙神。如果你們確實很為難的話,我只有放棄工作。(因為他們都了解真相,也很維護我)。

也許是師父看到了我那顆對法堅定的心,正在這千鈞一髮之際,我的妹妹(同修)出現在我的辦公室,我們及時切磋,認識到放棄工作也是接受迫害,決定既不放棄修煉,又不放棄工作,走師父安排的路。結果在與單位領導的交談中,我們一個發正念、一個講真相,並與他們約定共同走我們師父安排的路,緊接著向單位遞交了書面「退黨聲明」,既否定了舊勢力的安排,又避免了單位領導助紂為虐。

三、證實大法 救度眾生

我曾經為自己沒有走出人來證實大法而痛苦,有時坐在辦公室裏眼淚不自覺的往下流。也許是師父見我家庭情況特殊,又有一顆證實法的心,就給我安排了我的證實法的路。

幾年來,我四次出差到北京,每一次都要帶一些真相資料、真相小冊子、真相光盤和不乾膠,到我所到之處去散發、去粘貼,每次都要上天安門層樓長時間發正念,鏟除北京地區另外空間的一切邪惡因素、共產邪靈因素和中共惡黨在人間以及另外空間的邪惡生命及邪惡因素,無所不包無所遺漏,每次都要到天安門廣場唱大法弟子歌曲,由於心態較正,每次都是平安歸來。

一次我在一家縫紉店裏講真相時,走來一位大姐,她也很認真的聽著,當店老闆一家退了後,她問我可不可以幫她一家也退了,我說當然可以,但必須要本人同意,第二天她送來了六個名字。今年我家蓋房子,在一木材店買了木材和紅瓦,當時講好了用不完可退,到退時,一經手人不在,另一經手人說不認識我,叫我等老闆回來,老闆回後說瓦不是他家的,即使是他家的也不退,當時我想這人怎麼這麼不講理,真想跟他幹一仗,轉念一想我是大法弟子,不能這樣做,我「時刻保持一顆慈悲的心、祥和的心態」,於是我平心靜氣的告訴他:做生意要以和為貴,你能做這麼大的生意,是你前世積的福德,我是因為煉法輪功才不跟你一般見識。我便跟他們講了大法的洪傳、邪惡的迫害、《九評》、三退等。還講了我一次被一狼狗咬傷沒找人家的絲毫麻煩,只是告訴人家要看好自家的狗,敬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聽後他說他沒有入過邪黨的任何組織,但真的相信法輪大法好,煉法輪功的人是好人,最後把瓦按標價算給我(我只要了買價),並一再道歉,還要拜我為師。

從這件事我體悟到,抱著一顆為他的心,才能真正救了人。

四、建資料點修自己

那時我們地區資料點負責的面很大,資料經常是供不應求,資料點的同修忙不過來,連揭露當地邪惡的資料都不能及時做出來,有時要等很長時間。當時我想為甚麼非要等呢,我也是大法弟子,而且明慧網要求資料點遍地開花,於是我找懂技術的同修幫我買了打印機和手提電腦,先是負責我所接觸的那一部份同修用的真相資料和小冊子,後來我們那個地區的協調人知道我在做資料,派一同修先是找我要服從領導,不能各自為政,後要收回我的機器設備,說我的電腦是某某的,我內找,難道我錯了嗎?資料點非要有協調人統一管理嗎?於是我靜心學法,找到了自己有顯示心,不是單線聯繫,誰要資料我都直接給,沒有安全意識,找到了執著後,去掉它,協調人既不說我不服從領導,也不要我把電腦「還」人了。

在正法即將結束的最後階段,我要更加精進,努力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正念、正行,走好最後的正法修煉之路,圓滿隨師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