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師正法了大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三日】我是一九九九年三月份得法的,不到半年的時間,我嚴格要求自己,一切惡習全改了。以前我是一身的病,甚至都不想活了。我和老頭結婚三十多年,打了二十多年的架。我的氣性大,一生氣就喝酒,結果做了一身的病:慢性氣管炎、肝硬化、腦血管病、尿毒症、半個身子不好使等。到最後尿不出來尿,天天打針吃藥也不好使。老頭說不給我治了,也沒錢了,死就死。我一聽就來氣了,和他打了一仗就打算不活了。

後來,我村有人跟我說你煉法輪功吧,還能治病。我就跟他們煉去了。當時我帶信不信的,我心裏想,好就好,不好就死吧,反正從今後藥我是不吃了。結果煉了三天,尿就排出來了。我當時就有了信心,這法輪功真神,我一定要修下去。從那天以後直到現在八年了,我沒打一針沒吃一片藥,這些病全沒了。

九九年七二零邪黨迫害大法。但大法這功我不能放下。我老頭說:別聽他們不讓煉,你就在家偷著煉的吧,誰也不知道。從那以後我聽說村裏人誰有病了,我就告訴他大法的神奇,晚上就發資料,就這樣我們村裏的人就都知道我煉法輪功了。有同修知道了就不讓我講真相,怕這怕那的,我不聽他們的,我說有師父保護我,我不怕。

《九評》出來後,我開始勸三退救度世人。剛開始覺得很難講,我就先從親朋好友開始講,後來村裏和我不錯的人都講完了,我又挨家走著講真相勸三退。我們村裏百分之八十的人都退了,現在我開始南村北村的講,每星期二是趕集的日子,每集我都去講三退,週六週日我去城裏送外孫女學英語,坐車時講下車也講,只要有機會就講,不管走到哪裏,師父都把有緣人送到我身邊,讓我救度他們,正念足一說就退了。

這幾年我都是獨自一人在做。都是半夜一、二點鐘發完正念後就去南村北村的發資料、貼不乾膠,有時黑天看見大道上精神病人在那坐著,我還給他資料看,有時也害怕起來,後來一想起師父就在身邊怕啥呀!

最近,我連看了四遍師父《對澳洲學員講法》,師父為我們不知操了多少心,臨走時師父還不放心,一再叮囑遇事一定要向內找!師父說我們現在是在救人在搶人。我把這句話牢記在心,我更加抓緊時間救人。

我雖然在這八年裏做了些大法的事,比不做的同修強一些,和網上做的好的同修比差的太遠了。我下決心一定要堅信師父堅信大法,走好自己的路,做好三件事,完成我的史前大願,回歸美好的家園。我相信自己一定能做好、堅決做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