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得法與講真相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三日】

一、漫長的得法經歷

我是一個很不爭氣的大法學員,雖然早在一九九五年就得法了,但由於對大法內涵理解不深,又加上當時社會盛行卡拉OK,跳舞,我經不住誘惑,修煉不到一年就放棄了,步入跳舞行列,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共產邪黨對法輪功的鎮壓使我感到迷惑,為甚麼修煉「真、善、忍」做好人國家要反對、要鎮壓?我雖然四年沒有修煉了,可共產邪黨還是沒放過我,到處清查煉過法輪功的人,我被舉報了,並列入黑名冊,當時搞甚麼「三幫一」也就是三個人(其中必有一個領導)對我強制洗腦,他們宣稱「做思想工作」,要我說師父不好、法輪功不好,還要我寫保證書,保證以後不再煉法輪功。我聽後覺的很奇怪,我已經沒有煉功了,他們為甚麼就怕我再煉功呢?雖然大法的內涵我不太理解,但我堅信「真、善、忍」是好的,那麼師父一定是好的,所以我很堅決的拒絕了他們的無理要求,堅決不寫保證書。我單位的一位主管人事工作的領導擋不住上級部門的壓力,他為了向上級交差,自己替我寫了一份所謂的保證書。一年後我和這位領導同時被調到另一地區同一部門工作,當時這個單位有一位煉法輪功的學員,她知道我曾經煉過法輪功,又知道我已患有高血壓,多次叫我重新修煉法輪功,可我就是聽不進去,我惰性很強,愛睡懶覺,又愛打麻將,我怕煉功吃苦。

轉眼又過了三年,終於有一件事情讓我醒悟,就是替我寫保證書的那位領導在一次車禍中死亡,而這位領導平時對任何職工都挺好,樂於助人,多次幫助解決內退、病退職工的生活待遇問題,他對單位那位修煉法輪功的職工也很好,從不為難她,聽那位煉法輪功的同事說,他還看過她給的《轉法輪》。我想他為甚麼也遭此劫難呢,原來他在出事前做了一件破壞大法的事情,他把大法弟子寫在單位圍牆上的「法輪大法好」的標語給抹掉了,有人說他的死是因為抹掉「法輪大法好」遭報了,這使我回想起他曾替我寫保證書的事情,難道他的死與寫保證書也有關係?那時我對做了這些事情會遭報不太理解,只感覺他為人好是單位職工都公認的好人,他的死對我衝擊很大,我開始覺的人活著沒有甚麼意思,一個活生生的人轉眼就死了,像我這樣有高血壓的病人生命更是沒保障了。

就在我對生活失去信心的時候,單位那位大法弟子向我伸出了援救之手,她給我講真相,把大法真相資料給我看,讓我知道了邪黨誹謗老師、誣蔑大法以及迫害大法弟子的殘酷手段,也懂得了善惡有報的天理。她還找來另外兩位大法弟子幫我一起發正念,他們就叫我打雙盤,照他們的動作做,可我只能打單盤,也不知道正念口訣,就甚麼都沒想,跟著他們做,就這樣我終於再次走進大法修煉。

再次走進大法修煉,已經是2003年4月份了,也是正法時期了,不僅是個人修煉,同時要證實大法,講清真相,救度眾生。我對這些都不太清楚,也不會,一切都要從頭學起,不過在大法弟子們耐心幫助下,我很快都弄明白了。記得那時我一想起要修煉法輪功,我的高血壓症狀就消失了,連續幾天查血壓都很正常,後來索性不查了。修煉一個月後,有一天下午高血壓症狀突然出現了,我很快悟到是師父在給我清理身體,我是在消業,而沒有把它當作病,沒有去醫院,也沒有喝藥,第二天早上起來感覺身體好輕鬆,心情也很舒暢,甚麼不舒服的感覺都沒了。通過這次消業,我心性提高很快,把心裏埋藏很深的積怨消除了,並在當年新年期間主動化解了我和常人之間的矛盾,同時把真相告訴了對方。

二、講真相勸「三退」

2004年11月份大紀元發表了《九評共產黨》後,我知道講清真相度眾生的擔子更重了,時間也更緊迫了。那時我工作非常忙,很多時間中午12點、下午6點都沒有時間發正念學法,煉功也很難堅持,我的家與工作又不在一個地區,在這種情況下,我決定放棄工作。回家後,我每天學法五至六講,除四個整點發正念外,每天再發三至四次正念。不過在講真相、促三退這件事情上,我又犯愁了,因為在我居住的地方,我沒有熟人,沒有朋友,勸「三退」一般給熟人,朋友講比較容易些,面對一個自己不認識的人講,我還有些顧慮,於是我就去找當地同修幫忙,要他們帶我一起去講。

當地同修就帶我去鄉下講,在講的過程中,我修去了很多人的人心,也吸取了同修的經驗,後來我就試著給他們講,有時很順利就講通了,有時很難,不過我沒有因此放棄,只要有機會且對方只一個人時我就去講。

後來,我想到我丈夫的同事我都很熟悉,我開始找機會去給他們講,為了好上門給他們講真相,我帶上我婆婆從農村帶給我們的土特產去串門,送一家,講一家,就「三退」一家。再就是我利用丈夫同事家辦喜事去送禮的機會登門講真相。有一次我主動向丈夫要求我去送禮,因為我丈夫的同事家辦喜事的禮以前都是他去送,我從不過問,這次為了講真相,促「三退」我向丈夫提出我去送,丈夫知道我要送禮是為了講真相,就想阻止我,說你不要太張揚了。我說:我做的是正事,是救人的大事,你說不算,我聽我們師父的。這次很順利的使這四口之家的人全勸退了。去年給姨夫慶七十大壽,原以為我姨媽姨夫不容易接受,沒想到我沒費多大功夫就把他們一家四人都勸退了。

我們每個大法弟子在講真相的過程中都在走自己應走的路,有自己的方式方法,不論誰用怎麼樣的方法,都離不開慈悲的師父給我們鋪好的路、安排好的不同形式,我們只是按照安排的去做罷了。當我們的心很純、很正完全為了對方生命著想時,講的效果就好;如果只是為了去完成講真相的任務而講真相,抱著一顆我把真相告訴你了,怎樣選擇未來是你的事,是留下還是淘汰由你自己決定這樣的心、而沒有想著我一定要救你,那效果就不好。當然也有師父說的救不了的人,這種人你就算是為他好而把心掏出來他都不相信,不願退,這種人我也遇到很多,但我們不能灰心。

由於悟法不深,層次有限,做得不妥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