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歸正法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二月三日】我是在上高二學習最緊張的時候走入大法修煉的,至今有十年之久。最初得法時身心受益巨大,修煉不到半年時間,我由體弱多病、成績平平轉變為身心健康、成績優秀,家人和老師同學都見證了這一轉變的快速和神奇。那時學習任務繁重,但是修煉使我的學習事半功倍,成績穩步提高,最終我如願以償來到北京一所重點高校讀書。

九九年的暑假,邪黨開始了鋪天蓋地的造謠和迫害。當時給我的感覺就像天塌下來一樣,儘管當時謠言滿天飛,我和媽媽最終選擇了堅定修煉不動搖,同時耐心勸導爸爸不要放棄。

雖然我和媽媽想要堅定的走下去,但是環境的變化還是對我們產生了較大的影響,很長一段時間我們無法和以前的同修交流,心裏總是戰戰兢兢,擔心受到迫害,根本想不到怎樣去證實大法。我回到學校後承受了很大的壓力,面對別人的質疑我只會保持沉默,去同修那裏也感覺是在逃避,學法越來越少,煉功幾乎停止,不久後同修相繼出國,資料點也散了,孤獨的我變得越來越像一個常人,開始談戀愛、準備考研甚至寫思想彙報準備入邪黨,這時的我只在內心裏惦記著大法給我帶來的益處而沒有放棄,實際上已經快混同於常人了。

偉大的師尊不願放棄任何一個差勁的弟子,在我修煉狀態最不好的情況下還讓我的天目看到法輪旋轉的光芒(修煉以來偶爾可以看到),雖然很不清楚,但足以讓我內心震撼,知道師尊還在慈悲呵護著我,我這麼差勁還在鼓勵我,不放棄我。在師尊的安排下,媽媽找到了同修,得到了最新的經文,走上了正法修煉的道路。儘管我和爸爸的狀態很差,但是媽媽還是鼓勵我們也走入正法,就算跟頭把式,也要向前,決不放棄。

我最初的正法修煉形式就是在知道我修煉的人問起我是否還煉的時候,堅定的說「是」。然後回答他們的疑問,告訴他們真相。因為我之前做的比較好,當有同學的家長說要舉報我時,同學堅決回絕了,因為他們知道我們都是好人,我們沒有任何過錯。由於我平時表現較好,院書記讓我寫彙報準備入(邪)黨,當時出於私心,違心的寫了彙報,我修煉的事被書記掩蓋沒有透露,結果就在評選結果出來前我被同學寫匿名信舉報,入(邪)黨的事情就此徹底停止了。現在看來當時是師尊的慈悲安排,不讓我的自私和無知毀了自己。院書記讓我寫認識,寫悔過書,只要寫了,入(邪)黨的名額還是我的。這時我沒有猶豫,這個悔過書我絕不會寫。我以為學校會追究,結果在師尊的呵護下此事不了了之。

大學畢業,我順利的考取了名校的公費研究生,但是我卻辜負了師尊的期望,在全新的環境中仍舊放鬆自己,得過且過,並且陷在常人的親情和感情中難以自拔。長時間不能接觸同修,看不到資料,只能偷摸著學法。好在寒暑假回家後能及時學習最新的經文、閱讀《明慧週刊》,讀研期間我也參照其他同修的做法,開始背法、抄法,雖然進度很慢,但每天都堅持下來了,我能夠堅持修煉到今天應該依賴於此。

隨著正法進程的加快,看到越來越多的同修正念正行證實大法,救度眾生,自己心裏也越來越著急,甚至有點自暴自棄:你為大法做過甚麼,只是一味的索取,沒有付出,還算甚麼大法弟子,將來有甚麼臉面見師父?想要像其他同修一樣精進的時候,各種執著和怕心就如同層層枷鎖,讓我始終處於矛盾狀態無法解脫。現在看來,怕心、走不出來著急的心等等,根源都是「私」,不想自己的利益受到一點損失,貪圖安逸,執著圓滿的同時還想過常人的好日子。為私為我的心導致了自己想精進卻突破不了的狀態。

通過學習師尊新的講法,借鑑其他同修的做法,我想我必須走出第一步,講真相證實大法、救度眾生。我放假時從家裏拿了一些真相資料,回到北京後找機會發出去,最初我揣著大法資料到處轉悠就是不敢發,猶豫了很久,最終選擇放在熟悉的家屬樓車棚的車筐裏,往車筐發了一段時間後,感覺心態穩定了,又找機會直接發到樓道的信箱裏、防盜門縫裏。最初也有些顧慮,發材料時很緊張,一段時間後就穩定多了,但是面對面講真相還是不敢做,甚至面對朋友同學也張不開嘴,陌生人就更別提了。在常人中誰都說我口才好,可為甚麼開口講真相這麼困難呢?就像師父說的:「人心凡重難過洋」(《心自明》)。說到底還是學法不深入、怕心重、沒有慈悲救度眾生的心、貪圖安逸,一個字「私」。通過學習師父的講法,我逐漸認識到自己有責任救度眾生,不能只想著自己圓滿,況且講真相是最直接證實大法的途徑。於是我下定決心一定要開口講,先從知道自己修煉的同學老師講起,以自己修煉的實際經歷說話,證實大法的美好。目前凡是知道我修煉的同學朋友,都知道大法好,不聽信惡黨的造謠。

向不知道自己修煉的同事朋友甚至陌生人講真相要困難許多,我選擇以第三者的身份,講自己的親屬修煉受益,從而講真相,雖然效果不如現身說法來的直接明顯,但我覺得這樣做能破除惡黨邪惡宣傳對人思想的禁錮。只是因為自己還有怕心,每次講的不夠深入透徹。我總是發願我沒有講得很明白的人能夠遇到其他大法弟子進一步講明,所以整體配合是很重要的。

由於從小受惡黨教育模式的影響,自己身上的黨文化流毒很重。所以最初知道要勸三退時非常不理解,覺的是搞政治。因此根本不知道怎麼做。通過看《九評》以及師父的經文,慢慢認識到勸三退是救人,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責任。惡黨犯了如此多人神共憤的罪行,是一定要滅亡的,加入其中的人也會毀滅。寫到這裏,我又感到師尊的慈悲,巧妙的安排不讓無知的我加入邪黨。

如果說講真相難,那勸三退對於我來說就是難上加難。我只得又從親朋好友做起,講真相我可以用自己的親身經歷說服他們,但是勸三退我真不知從何說起,怕對方不理解說我們搞政治,又怕講的太高引起反感,結果是還沒開口,自己先把自己問倒了。從小養成的謹小慎微的性格使我每做一件事力求十拿九穩,因此勸三退這件事耽擱很久也開展不起來。通過師父的講法和明慧上眾多同修介紹的經驗,自己慢慢有了信心,認識到了這件事的重要性。也相信只要心到位,師父就會給予智慧,常人明白的一面會接受救度。

第一次給同學講後大家都表示不能接受,不相信惡黨會垮台,出於安全考慮甚至一反常態的批駁我,當時自己有點灰心,出師不利讓我很是喪氣,生性不喜歡爭執的我選擇了暫時迴避這一話題。但是我不甘心,其他同修做的這麼好,這件事又這麼重要,我不能放棄!抱著這種想法,第二次跟同學相聚時,我非常誠懇的告訴他們這件事的重要性,要為自己的未來負責,為自己的生命負責,這一次同學不再反對,而是默許了我的說法。令我高興的是有一個同學已經在她同事的勸說下三退了,我真的很感謝那個同修,這樣我勸其他人三退就更有說服力了,這再次證明了整體配合的重要。大家的默許鼓舞了我,這說明他們認可我的說法只是懼怕惡黨淫威不敢表態。最後,我第三次跟大家見面時,再次強調了履行手續的重要性,同時把真相冊子給大家傳閱,她們終於都同意了三退,同意起化名了。那位在政府機關當公務員的黨員,最初總是表現的漫不經心,但當我發自內心對她說:「這比你關注身體健康要重要的多,畢竟這關係到你生命的永遠」時,我明顯感覺到她內心的震動,她馬上說:「好吧,你幫我起個名吧,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至此我深刻理解了師父所講的用熔化鋼鐵般的慈悲救度眾生的意義,堅定了我講真相的信心。

目前我又開始使用真相紙幣,懷著恭敬慈悲的心態,挑選較乾淨平整的紙幣工整的書寫真相短語及三退標語。一開始使用時還有點忐忑,怕對方看到後不要甚至追究,後來我認識到,真相紙幣是救人的法器,只要我能夠正念正行使用,就能起到救度眾生的作用,不存在不安全的問題,認識到這些我再使用真相紙幣時就非常自然、順手,使用的同時發出正念:讓看到紙幣的人都能得救,清除他們背後的共產邪靈因素。

下筆至此我想說,每個大法弟子的性格、能力各不相同,但堅修大法的心是一致的,每個弟子都應該走出第一步,根據自己的具體情況智慧、理智的講真相、證實大法救度眾生,不能總是等待觀望,這樣只能在不知不覺中脫離大法,毀了自己和自己應該救度的眾生。萬事開頭難,真正放下心來做的時候,你會發現真的像師父在《轉法輪》中說的那樣:「看著不行,說難行,那麼你就試一試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話,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