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生命 抓緊救度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二月十二日】每當看到《明慧週刊》同修的文章,我就想把自己的體會寫出來,但又覺的自己的所為平平淡淡,沒啥可寫,顧慮心一來,一直沒提筆。但一想起師尊對我的慈悲苦度,我的內心又覺的不用自己的親身經歷來證實大法,是沒有盡到大法弟子的責任。每每看到老年同修因沒闖過病魔過早的走了,留下未能救度更多眾生的遺憾;還有一些老年同修因放不下兒女情,被家庭瑣事纏繞,直接影響了作為一個大法弟子該做的三件事,我內心感到無比惋惜。

我這次衝破了「顧慮心」這堵牆,和同修一起分享我的心得。

我是年近七旬的老年大法弟子,沒修煉之前,曾患過多種疾病:鼻炎(幾乎沒知覺)、三叉神經痛(撕心裂肺的痛)、肩周炎(頸椎肥大壓迫所致)、胃潰瘍(醫生要求做手術)、膽結石等等。中西藥吃了不少也沒效果,還練過氣功也沒見好轉,就這樣被病魔苦苦的折磨著。

九六年八月,我有幸接觸「法輪大法」,看了《轉法輪》,我明白:做好人要按照「真善忍」去做,並且記住師父說的:「煉功人講:有心煉功,無心得功。抱著一種無為的狀態修煉,只管修煉你的心性,你的層次就在突破,你該有的東西當然就有。」(《轉法輪》)我不斷的堅持學法、煉功,那些病狀很快就消失了,我成了一個非常健康的人,身心感到無比輕鬆。

九九年「七二零」之後,邪黨發出「××黨不准煉『法輪功』的通知」,我在鄉鎮曾入過邪黨,與三位同修一起被派到「地區××黨學習班」,當時,我只知道大法好,並不知道「四二五」上訪的真相,糊裏糊塗的被惡黨人員鑽了空子。通過學法,我發現自己沒有從個人修煉中走出來。我認識到惡黨迫害大法弟子時,我們講清真相的重要性。從此,我開始了全力向民眾講真相

一次,我在菜市場一面給人們講真相,一面給他們真相光碟,很多人明白真相後感到由衷的高興,可能我出了歡喜心,突然被三個人圍住,有個人找我要光盤,我說下次給。他說:「我知道你是『法輪功』。」接著搶走我的包,並舉報到派出所,因包裏有個印章上有我的名字,四天之後,惡警找到了我家住處。我剛出去講真相,惡警撲了個空。事後,我明白是師父保護我,才讓我躲過了被抓。後來有幾次,惡人在鄉下找到我,我就堂堂正正給他們講真相,並用親身經歷來證實大法好,他們無話可說,再也不找我了。

二零零三年,正值「非典」流行,我在一同修家,突然感到噁心嘔吐、連拉帶吐的、吐出來,拉出來的都是血塊,一整夜沒停的又拉又吐,同修也一整夜沒睡,她從沒有見過這樣的情況,有點著急,要給我兒子打電話,我說不用打,我是大法弟子,沒事的,師父會管我的,我堅信師父,堅信自己一定能闖過去的。一星期之後,我停止了拉、吐,恢復了正常。然後我回到鄉下,有一同鄉問我,怎麼消瘦了,我說被病魔成這樣了。真是好壞出自一念,沒過幾天回到大兒子家中,又開始連拉帶吐的,又是一盆子血,兒子兒媳見狀很難過。一星期後,病情緩了下來。又是一星期,在大兒子家中又出現了同樣的症狀,兒子說:「這回由不得你了,你不去醫院也得去。」大兒子找人用救護車強行送我去醫院,一進醫院我就休克了。等我醒來後,我發現自己被舊勢力鑽了空子、舊勢力控制常人在迫害我,也是因為我沒有反對兒子所說的話,主意識不強,根本沒有正念,才導致這樣失去主意識的休克狀態。

醫院檢查說胃出血,又拉又吐,這次只有兩瓶子血。我漸漸加強了主意識,求師父幫助,一星期後,我拉出兩塊石頭:一塊大拇指粗、一塊二拇指粗,醫生說膽結石怎麼從腸子裏出來了,覺的奇怪。其實他們哪裏明白,是師父在幫我淨化身體。當時我非常激動,我的正念不強,悟性低,師父還是沒有放棄我,還在給機會讓我提高,我認識到偉大的師尊把我的病業根早已去掉了,我一味的消極承受是不行的,我還要提高心性、提高悟性啊。

我平靜的過了一星期,誰知,又開始了嘔吐和拉血,醫院說不治了,要兒女準備後事,醫生還囑咐我別難過,想開點,生老病死是正常的。當時我想:死,我一點也不害怕,兒女們各有家業,均不需我操心,但我這樣走了,現在是救度眾生的關鍵時刻,還有那麼多眾生沒被救度,我怎麼能走呢?我把一切交給師父安排,我不能走,不能跟舊勢力走。我發出強大正念。果然,我一天比一天好,恢復了正常。醫院最後做全面檢查,我的身體一切正常。

通過修煉大法,我的身心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兒女們都相信大法。然而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後,兒子們看了江氏流氓集團的電視造謠、誣陷、宣傳之後,反對我修煉。我住在大兒子家中,還可以幫他幹點活。一天,大兒子很嚴肅的對我說:「媽,你要不修煉就在我家住,煉功呢你就不在我家住,並要我收拾東西回鄉鎮。」我說:「功肯定要煉,不在你家住,我馬上就走。」走時,兒子也沒理我。第二天,兒媳婦見我走了,馬上給我打電話,堅持讓我回她們家住,當時,我心裏有點不舒服,並不太想回兒子家,但我想起師父說的:「你不但不要和他一樣去爭去鬥,你心裏頭還不能恨他,真的不能恨他。你一恨他,你不就動了氣嗎?你就沒做到忍。我們講真、善、忍,你的善就更無從有了。」(《轉法輪》〈第四講〉)我認識到自己應該無怨無恨的面對一切。我回答媳婦說:到你家住可以,但有條件,我要堂堂正正的學法、煉功,不能偷偷摸摸。媳婦同意了,回到大兒子家後,我給他講了真相,他再也沒提出不讓我煉功之事了。

我的三個兒子都住在縣城,孫子們三、四個也少不了照顧,還要接待一些親朋好友。我幫兒子們幹活,白天很忙,出去講真相的時間不多,我明白作為一個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必須做好「三件事」,在時間緊、任務重的情況下,怎麼辦?我想起了師尊的話:「少息自省添正念 明析不足再精進」(《理智醒覺》)。我每天睡很少的覺,白天較忙,我就利用好和我接觸的人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晚上學法、發真相資料,有時十二點發完正念後,還要輕輕開小門、輕輕開大門,然後出去發資料,一百份資料完成後才回家,家裏人都沒發現呢。

現在,我的環境越來越好,兒女們的事也很少要我做,只是偶爾幫他們一下忙,一家人都非常理解和認同大法。勸三退時,兩個兒子是黨員,女兒、女婿、媳婦、孫子都是團員,全都退了。我的很多親戚朋友也「三退」了。我每天堅持學法、煉功、發正念、發真相資料。有時和同修一起發,有時一個人單獨發一整夜,多的時候可發五、六百份。

發真相資料,不管走多少路,吃多少苦,我一點也不感覺累,而且精神很好。我明白自己現在的生命是師父給我延長來的,我不能再有一點偏差,要時刻用大法來歸正自己的一言一行,力爭在走向神的路上,越走越穩、越走越正。不足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