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自己的修煉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二月十日】我是一個普通的農民,生活中的不幸,使我歷盡艱難和坎坷。然而我又是幸運的,我成了一名大法弟子,並遵循師父的安排,走出了自己的修煉路。

一、苦中喜得大法

三十來歲上,妻子過世,我獨自帶著幼小的孩子,和廣大的中國農民一樣在貧困中煎熬著。到了九六年底,我的身體支撐不下去了,翻身也翻不了,走路也直不起腰來。不能勞動怎麼生活呀,孩子又小,又沒有媽媽,我可怎麼辦呢?沒有出頭之日啊……有甚麼辦法能擺脫這種困境呢?我在無奈和憂傷中度日如年。

一天,我想到姑姑家去。姑姑家離我家有八、九十里路,我硬撐著身體去了。在姑姑家見到了我哥。哥哥給我一本《轉法輪》。我沒念幾天書,識字不多,但大多數的字都能認下來。當看到第二頁時,師父說:「我這裏不講治病,我們也不治病。但是真正修煉的人,你帶著有病的身體,你是修煉不了的。我要給你淨化身體。淨化身體只侷限在真正來學功的人,真正來學法的人。我們強調一點:你放不下那個心,你放不下那個病,我們甚麼都做不了,對你無能為力。」

但是我真是甚麼都沒想,只管去修。就在這幾天中,師父給我淨化了身體,我多年的病全好了。伴著滾滾的熱淚,我知道,我獲得了新的生命。

二、紮實修煉的兩年

又過了一兩個月,我到城裏租了房子給人打工。一邊幹零活,一邊看點書。一回碰到一個老頭,老頭看見我看書就說:「這書好哇,學吧!」事後一想,這老頭保證是煉功的,我就按照老頭的特徵逢人就問,誰都說不知道這個老人。到了晚上,老頭來了,我喜出望外,老頭帶我到公園煉功點和他家的學法小組,原來這老頭是輔導員。

剛開始看《轉法輪》時最多只能看兩頁,再看就鬧心、嘔吐,後來能看三頁、四頁。因為業力太大,師父一遍遍加持我。書中說:「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全看你自己如何去修。能不能修,全看你自己能不能忍受,能不能付出,能不能吃苦。如能橫下一條心,甚麼困難也擋不住,我說那就沒問題。」師父說沒問題,那就沒問題。我能吃苦,我不怕苦。剛開始打坐,第一天45分鐘,第二天、第三天1個小時,第四天腿腫的很粗很粗的,床也上不去了。我心想,這根本難不住我,我一定能突破這一關。因為白天打工,我只能利用早晚的時間,晚上10點多鐘學法回來煉靜功;凌晨3點左右起床再煉靜功,然後參加早上的集體煉功。每天睡覺4個小時左右,天天這樣堅持不懈,處處按大法的要求提高心性。

約半年左右,一天煉功,如一道閃電「喀」一下,我的後腦巨震,腦骨(應該是玉枕穴)開了。一天抱輪,看到一番景象,心想這怎麼不是我呆的地方呢?煉靜功也是一樣,非常好的地方。啊,我明白了,這是另外空間。還有一天煉靜功,一個長的和我一樣的人靠在門框上笑著看我煉功。我想,我確實在這煉功呢,這是怎麼回事?噢,他是我的副元神。凡是書中寫的功中出現的狀態,在我這裏一一出現,包括大周天的情況。所以我的信心非常堅定。

師父在《論語》中第一句話就說:「『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學說中最玄奧、超常的科學。如果開闢這一領域,就必須從根本上改變常人的觀念」。這些法一開始我就記在腦子裏,我想,我一定把心擺正,放下所有的人心不怕苦,用心去一句一句的認真學好法。我真是這樣想的,也是這樣做的,一直堅持每天3點鐘起床,打坐由原來的一小時增加到兩小時再增加到每天兩三次。就這樣兩年過去了,雖然只有兩年,卻為我以後的修煉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三、六年打工艱辛路

和廣大中國農民一樣,我也離家在外打工,可是我的打工之路是不同尋常的。在師父的精心安排、呵護下,我走過了非常艱辛的六年的修煉路。在這其中,去掉了很多不好的東西,得到了很好的錘煉,在我的修煉試卷上寫下了不尋常的答案。

1、一天也不能離開法

99年2月底,數千里之外的親友來信,讓我到她那去工作。那裏是非常偏僻的山區,在山上幹活,住在親友家裏。剛開始晚上看書親友不管,後來就不讓了,說費電不許開燈。畢竟是親友,不是自己家,那就不能開燈了。可是我怎麼學法呀。我就把書揣在懷裏,幹活時快幹、多幹,說上廁所,去哪個山坡就能看一會法。最起碼一天還能去兩三趟廁所,其餘時間抓緊幹活。一天晚上,我看見從一戶人家透出一點微弱的光亮,我趕快把書拿出來藉著這個亮光看,這樣我的學法問題解決了,心裏別提多高興了。不管怎樣,學法一天沒耽誤,幹活時就背《洪吟》,從前背到後、從後背到前……一天在山上幹活時,從我眼睛打出去兩個大法輪,我明白了,是師父在鼓勵我呢。

一次工作中不慎,拽東西時,鋼絲繩「啪」的一下彈到我眼睛上,把眼睛打傷了。當時,熱乎乎的鮮血從眼睛裏往外流,血打濕了衣服。我捂著眼睛到親友家,直接到下屋,把血衣服藏起來。這時,親友看見,嚇壞了,非要叫我上醫院。我說甚麼也不去,他們沒辦法就去醫院拿回一大把藥,一手拿水一手拿藥,直接送到我嘴裏。當著她們的面,我把水嚥下去,等她們出去我把藥吐出來。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學法5天,眼睛看東西有影了,後來不知不覺中恢復正常。

時隔不久,我親友對我說:「聽說你在山上煉功,可不能煉哪,國家不讓煉,會牽連我們的。」其實,這時就是「七﹒二零」了,但我消息閉塞,不知道,也接觸不到別的大法弟子。可是我就是不能停,照樣3點鐘起床煉動功靜功,半夜藉著那戶人家的燈光學法。在這樣的環境中,我沒間斷過一天,學法、煉功、修心性,一直堅持著,又是一年半過去了。

2、證實大法,提高心性,歸正自己

2000年9月14日,經朋友介紹,我去了另一個公司打工,還在同一個地區。首先遇到的困難是:集體宿舍,人多複雜,無法學法煉功。師父在《轉法輪》中說:「好不容易得正法了,今天不修更待何時?複雜的環境,我想反倒是好事,越複雜,才能出高人哪,要從這裏脫穎而出,那才修的最紮實。」「作為一個真正能夠下決心修煉的人,我說反倒是好事。」

確實是這樣,這四年是我證實法的時期,嚴格按照大法的要求做,不能因為自己的行為使大法受到影響。因為這裏沒有人學法,我要衝破一切困難。我的動功靜功只能在外面煉,這時我對自己有個要求:無論甚麼天氣都要堅持。風天、雪天、環境怎麼惡劣,也動不了我的心。在大雪很厚的時候,我就動手掃開一個小場地,鋪個小墊、棉褲一脫、攔腰一圍、上面蓋件衣服就打坐了。學法還是老辦法,書在懷裏揣著,以上廁所為名就能看上幾段,師父的話句句打入我心。在這期間,工作中有好幾次危險,都是九死一生,在師父的保護下,全都安然無恙。

大法開啟了我的智慧,技術上突破,公司沾了大法的光,效益也好起來。很快我做了後勤主管工作,公司所有的開銷都由我來管。這時,對我的名、利、色心的考驗接踵而來。

首先,買東西的店主來了,帶我去洗澡,我就跟去了。到那一看,不對勁,這哪是洗澡?小姐就在兩邊站著,只要你看哪個小姐一眼,這個小姐就要陪你洗澡了。當我識破後,厲聲拒絕。我是大法弟子,我不能和他們一樣,他們怎麼做我管不了,社會都這樣了,但我可絕對不行!當我把人打發走之後,衣服還沒脫完,又來一個比前一個漂亮的,被我徹底拒絕。這方面他們死心了,沒法入手了。在錢、帳的管理上,我按照大法的要求做,筆筆有帳、一清如水。有人想辦法拉攏我想得點實惠,我也不上當,處處按照法的要求做。名利色都不動,引起了周圍人對我的怨恨「不信你是個石頭人,查賬!」這樣,查賬開始了,組織人查了三天,從早到晚沒查出甚麼來。說「不徹底」又重新查,怎麼使勁也沒查出來毛病。後來董事長對我親友說:「你親戚這個人,是個啥人呢?」我親友說:「他無所求,他煉法輪功,做好人的。」就這樣,公司一年到頭走馬燈似的換人,只有我一個人不換。

這段時間,是非不斷,我不動心。因為別人在我這撈不到好處,就說我的不是。串通來串通去,最後說我是煉法輪功的,要把我送進去。公司經理也聽信了,決定請我吃頓「鴻門宴」。筵席上,經理開場就講:「聽說你是煉法輪功的?」我說:「是的。」他說:「法輪功可是國家禁止的。」我說:法輪功太好了,就講了如何如何好……這時師父加持我,真是正邪大戰。經理說:「法輪功反黨」,我說:「共產黨也得允許人說話,我就是煉法輪功的,你們說法輪功不好,就拿我做例子,說說我們煉法輪功的哪裏不好吧!」這一下,沒人吱聲了,那時真是正氣凜然,壓倒一切。他們沒辦法,不了了之。

同樣一件事情,別人幹完了就邀功請賞;我付出努力卻沒有獎金。我知道這是考驗,不動心。因為有師父和大法的指導,我的心性得到了極快的昇華。每天都有人監視我,我也沒斷了一天學法煉功,他們睡覺時,我就出去煉功;他們翻我東西、找證據,大法書我就在懷裏揣著。硬的不行他們來軟的了,一天我的親友來說:「外面風聲很緊,把書暫時給我保管,對你好。」我把書給他了,他拿走了。等我送他回來一看,書還在我這放著。我非常激動,是師父一天都不讓我停下學法啊!

過大年,我回家鄉,從同修那裏得到了師父的新經文,更增加了我精進的信心。返程途中,我帶著大量真相資料,上車時包裹都要查的,就是不查我。在火車上我睡著了,4個小偷輪番拉我的拉鏈想拿內衣裏的錢,可是誰也拿不走。這都是大法的威力和師父的保護,這樣的事情很多。

四、回家鄉助師正法救度世人

2005年回家鄉給兒子操辦婚禮,我哥問我:「有個蛋糕店你幹不幹?」我說行,學了蛋糕製作技術就可以開業了。剛幹了一天半,一看不行,這裏裏外外就我一個人,耽誤我做三件事啊。我找我哥說不幹了,我哥說:「這錢剛給人家,不幹也沒辦法。」我急了,求師父:「師父啊,幫幫弟子,我不能幹這個,沒法做證實大法的事了,請師父幫弟子安排吧。」就這樣,不多日子,店就順利兌出去了。我選擇了另外的職業,能糊口就行,把精力全放在做三件事上。

1、組建學法小組

緊接著,我趕上了一個協調人的會議。在會上,我得知當地目前的情況:有的同修因病業過世了;有的在病業之中;有的走不出來;有的協調人說話也不在法上。討論完我就說:「這些問題普遍是人的觀念太強,法理不清,造成舊勢力迫害。最主要是缺乏整體學法環境,解決的辦法是,走出來參加集體學法形成整體。」我提議趕快組建學法小組,每個協調人都把周邊的同修組織起來,按片劃分,成立5、6個學法小組。同修之間有甚麼事,都按照大法要求的解決。師父說:「作為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個人解脫不是修煉的目地,救度眾生才是你們來時的大願與正法中歷史賦予你們的責任和使命,因此大量的眾生也就成了你們救度的 對像。大法弟子不要辜負了正法中賦予你們的偉大責任,更不要使這部份眾生失望,你們已經是他們能否走入未來的唯一希望,因此所有的大法弟子、新老學員,都要行動起來,全面開始講清真相。」(《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這樣我們抱著必成的信心,克服了許多困難。同修與同修之間、協調人與協調人之間、協調人與同修之間的事情都從法理上認識。大家有錢的出錢、有力的出力,解決了真相資料、刻錄光盤等實際問題,真正的做到資料點遍地開花。而且同修中有面對面講真相的,有發資料的,有到邊遠地區發資料救度眾生的,達到了每組都能走出去做三件事的良好狀況。

2、修煉中的不足

在做證實大法的工作中,我的很多人心暴露出來了,顯示心、妒嫉心、驕傲心、證實自己的心、私心、聽不進批評的心都出來了。一次我哥說給我弄點煤取暖,為這他找我兩次我都沒要。後來我姪女來了說:「給你弄的東西你不要,天天在煤場放著,咋回事啊,別人不懷疑嗎?」我想別給人家找麻煩,就弄回來取暖用了。結果我發燒,燒得不行,昏昏沉沉中聽師父的講法。師父說一句我跟著說一句,聽了4盤也沒好。我開始檢查我自己,當我找到了為私的執著後,從頭頂直到腳「刷」的一下,身上不好的東西不見了,身體一切正常。只剩兩腿往下有兩處雞蛋大小的地方流膿淌水,在往外排,過些天也好了。從此以後,我就更加注意找自己,這成了我每天睡前的必修課了。

3、幫助特殊的大法弟子走出困境

近一年多來,也是師父的安排,不斷把不同類型的被干擾的弟子送到我跟前來。這些學員在舊勢力的迫害和操控之下,有的已經把握不住自己。例如:一位60多歲的老同修,早期得法,後來不學了,一蹶不振。舊勢力告訴她說「活著有啥勁,上吊挺好的。你要不會,我教你繫扣,可好學了」等等。既然師父安排這個學員到我這來了,我就用法打開她的心結、用法引導她、歸正她的思想、加強她的正念、讓她在魔難中看到希望。最後擺脫了控制,現在三件事做的非常好。

還有一個50多歲的女同修,2002年得法。由於得法前的特殊原因,舊勢力鑽了空子,在她得法幾天後,邪魔干擾她,體重猛增,肚子很大。她非常想做好,其他同修也幫助她發正念,但是她法理不清一直沒有進展,她哭著找到我。對此同修不光要震懾迫害她的邪惡,還要在法理上給予幫助,加持她的正念,清理她整個空間場等。我建議在她家安排每週兩天的小組集體學法。因為我離她家很遠,白天我又要工作,只好安排在晚上。她丈夫是常人,只有我們兩個不行,不能給大法帶來任何不好。這時,干擾很大,協調人找我不讓我管,我哥也不讓我管,我站在法上,一一打退了。不能眼睜睜看著同修被毀掉,找不到其他同修,我可犯愁了。多苦多難也沒難倒我,這天我流淚了,我對師父說:「師父,您幫幫弟子吧。」當天下午就來了兩名同修,就這樣,我們的學法小組成立了。在這期間,師父給我強大的正念和智慧,面對邪惡的各種花招各個擊破,挽救了這個同修和她的家庭。現在這個同修也做的很好,每天出去講真相救度世人。這一切都來源於大法和我們最慈悲的師父,這些年在證實大法中,我心裏非常充實,內心充滿了喜悅和欣慰。

五、溶於法中

十一年來,我沒有因為任何原因不學法煉功。2007年一天,晚上6點出去做真相凌晨3點回來,回來打坐時,我看見自己是一個宇宙,是透明的,我的本體坐在最中間也是透明的。我一直看了兩三分鐘。我深知,我的這一切,包含著多少師父付出的心血與承受,也正是這些,激勵著我勇往直前。

同修們,我們將進入一個嶄新的歷史階段,無比輝煌的展現即在眼前,兌現我們來時的誓約已到了最後。沒做好的趕快做好吧,快快救人吧。我們無比慈悲偉大的師父在急切的等待著,放下人的一切的時刻到了。衷心的期盼每一個同修都做好,不要留下永遠的遺憾。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